032︰哪個不受委屈的

作品:《清穿皇妃︰四爺,高抬貴手

    書房里四爺正皺著眉頭看著手里的文書,左手食指正輕輕地敲打著桌面。om

    甦培盛彎著腰走進來,不敢擾了主子爺的清淨,就站在一邊靜靜等候。

    四爺看完這一頁,眼皮也沒抬,開口道︰“什麼事?”

    “回主子爺的話,听竹閣的溫格格想要求見爺。”甦培盛本不想通秉,他知道主子爺這幾日因為西巡的事情煩心,但是听竹閣那位最近被四爺放在心上,也不敢瞞了,這才進來了。

    溫氏?

    四爺本想說不見,後頭又想起她的性子可不是沒事往前院湊的人,頓了一下,就道︰“讓她來吧。”

    甦培盛心里想果然如此,虧得他沒自作主張,“是。”

    溫馨得知四爺讓她去書房的時候,她已經在二院門口等了好一會兒了,此時她的心情也已經平復了許多,沒有之前那麼憤怒惱火。

    有些事情急不得,她告訴自己,要穩。

    甦培盛親自來接她,溫馨笑著跟著他進了書房,一路上一句打探的話都沒問。

    等到溫馨進了屋,甦培盛站在門外,琢磨了半響,嘿嘿一笑,這個溫格格真是個有意思的人。

    這麼年輕倒是沉得住氣。

    他記得李側福晉當年的時候,可沒少私下里跟他打听主子爺的事情。

    溫馨進了書房,笑盈盈的先給四爺行了禮。

    四爺擺擺手,“起來吧。om”放下筆抬起頭看著她,倒是一愣。

    淡紫色纏枝紋的旗裝,一對嵌玉的蝶釵,縴縴素手捏著絲帕,眉眼間的盈盈一笑,看的他一肚子的煩悶慢慢的散了幾分。

    溫氏的東西自然是算不上好的,畢竟是格格的份例,但是她每回都能把自己收拾的妥帖,讓他瞧著就開心。

    想到這里,臉上的神色越發的溫和了幾分,“怎麼忽然想起來見爺,有事?”

    溫馨就走過去,卻並未到桌前,也不去看桌子上的文書,只道︰“也沒什麼大事兒,就是想著得了個好吃的東西,想給爺嘗嘗。”

    四爺就看著她空空的手,說是給他東西,東西呢?

    溫馨一瞧四爺這模樣,抿唇輕笑,恍若銀鈴輕晃,“廚房里還沒做得,奴才等不及就先來了。”

    等不及……

    溫氏就這麼想見他?

    四爺心里一陣陣的得意,臉上卻板著臉,“越發的沒規矩了。”

    溫馨心里冷笑一聲,憋死你個悶騷,嘴上卻嘟囔道︰“又沒有外人在。”

    四爺︰……

    “做了什麼好吃的?”

    “馬蹄酥,這東西松軟兼備,色香味俱全,知道爺不愛吃甜膩的,我讓孫一勺減了糖的用量。”

    四爺就道︰“你又折騰孫一勺了?”

    “什麼叫做又?”溫馨不樂意了,“我這是激發他的潛能,讓他做出更好的東西,這是他的福份呢。om”

    就她有歪理,什麼事兒到她嘴里,都那麼理直氣壯,理所當然。

    不期然四爺又想起兩人夜里在帳子里胡鬧的時候,這也是個嬌氣的,他進後院哪屋哪院的女人不是由著他來的。

    偏偏她嬌里嬌氣的,可他就喜歡她撒嬌的樣子,每每總會讓步一二。

    想到這里,四爺似是察覺到什麼,就去仔細觀察溫馨的神色,就發現她雖然含著笑,但是神色總有些郁郁的意思。

    溫馨顯然是不想說,四爺就記在了心里。

    孫一勺做的糕點手藝不錯,入口綿甜,果然如溫馨所說,減了糖的用量,他吃著剛剛好。

    四爺心里一怔,他在後院不知道吃過多少東西,就算是福晉也不會去想合不合他的口味,又或者費心去琢磨糕點的配料。

    李氏跟了他這麼多年,生的孩子多,人又生得美艷,他也的確多寵幾分,可她也沒想著這些小事。

    溫氏進府這才多久,他跟她也沒吃了幾頓飯,可她卻暗中觀察自己的喜好。

    雖然窺伺他的飲食不合規矩,但是……被人這麼放在心上,四爺多少年沒有過了。

    德妃是他的生母,可他一出生就被抱去了承乾宮貴妃膝下養著。

    德妃為避嫌,見到他從來都是視若不見。

    承乾宮母妃待她倒是真的好,可是她更多的心思都在皇上那里,大多時候陪著他的都是奶娘小太監。

    頭一回,有這麼一個人費盡心思的對他好。

    兩人吃了糕點,溫馨就起身告退了,臨走還趁著他的袖子撒嬌,“那爺晚上來瞧我?”

    上回溫馨也在書房陪了他大半天,這回卻是吃完東西就走。

    顯然是心里有事。

    四爺就在她臉上捏了一下,柔嫩的肌膚在他的指下輕彈,帶著年輕女子的嬌媚,“大膽,爺去哪里也是你能問的?”

    溫馨就道︰“那不行,爺吃了我的糕點呢。”

    四爺被氣笑了,連忙把人打發走了,他這里還真有事呢。

    溫馨笑著出了前院。

    等到溫馨一走,四爺坐下後,思量一下,“甦培盛。”

    甦培盛連忙進來,“主子爺。”

    “去看看今日後頭有什麼事兒?”

    甦培盛一愣,後頭出事了?

    沒听說啊。

    但是卻絲毫不敢耽擱,忙應了下來,就快步去了。

    甦培盛的動作很快,不過一盞茶的功夫,就把事情打听清楚了。

    四爺听了之後,面上依舊黑沉沉的讓人看不出頭緒。

    甦培盛心里嘀咕一聲,也不敢開口。

    他是真沒想到,福晉居然就因為耿格格幾句話,就把溫格格給罰了。

    這可是要跟著爺出門了,這個關口罰人,可不是把溫格格的臉踩地上了。

    難怪溫格格要來見爺。

    可是,也沒听著溫格格告狀,送了盤點心,吃完就走了。

    結果主子爺就讓他去查了。

    主子爺怎麼看出溫格格挨罰了?

    這事兒可不好處置了,福晉罰溫格格也不能說福晉做的錯。

    溫格格挨了罰,是她失了體統規矩,這是應該。

    但是,最要緊的還是爺心里怎麼想的。

    福晉的面子,溫格格的委屈。

    他都覺得為難了。

    甦培盛小心翼翼的打量主子爺的神色,心里忐忑不安。

    溫格格也是個是非精,這麼點委屈都受不了,這後院里的女人,哪個不受委屈的?

    就算是福晉,也不是沒有委屈吃的。

    主子爺的心思他不敢猜,站在屋子里候著,只覺得後背上都出了一層的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