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不炫耀就死星人

作品:《清穿皇妃︰四爺,高抬貴手

    “你懷著身子呢,別胡鬧,睡吧。網om”四爺握著李氏的手開口說道。

    “……委屈爺了。”李氏強顏歡笑,心里卻是越發的不安。

    以前府里女人少,她懷著時,兩人也曾帳子里玩鬧過的。

    可現在卻說她胡鬧。

    李氏心里發堵,一晚上也沒睡好。

    但是無論如何也不敢再鬧了,四爺的脾氣她是知道的。

    四爺看不見的地兒,她是有子有女的側福晉,就算是在福晉面前,她都能挺起腰來。

    在這府里後院的地界上,她做什麼福晉也給三分面子。

    但是在四爺面前,她依舊只是個奴才。

    四爺拍拍李氏的手,便閉上了眼楮,明日還要早起進宮,西巡的事情雖然說是皇上會帶上他,但是到底聖旨未下,變數太多。

    滿腦子的朝堂事兒,也就沒听出李氏話音里的意思。

    迷糊著睡著了,等到甦培盛叫起的時候,四爺一下子就睜開了眼楮。

    東院里點起了燈,滿院子的人都忙了起來。

    李氏穿了衣裳起來服侍四爺更衣,挺著個肚子著實不方便。

    四爺就扶著她道︰“你別忙了,歇著吧。om”

    大著肚子在他眼皮底下晃來晃去的,瞧著就有些擔驚受怕的,他又不缺人伺候。

    李氏卻不肯,對外雖然囂張跋扈,但是在四爺面前總想著表現出自己是賢良淑德的主兒。

    說了一回李氏不撒手,四爺也就由著她去了。

    看著李氏不由得就想起溫馨來,不讓她動,那就是個懶的,真的就不肯動。

    李氏這樣盡心盡力的服侍,但是卻違逆他的意思,溫馨雖然懶卻受了他的心意。

    這樣一想,四爺忽然覺得溫馨那樣的舉止反倒是真切起來。

    再看李氏挺著肚子還要堅持服侍他更衣,換做以前,他總是要感動一二。

    但是現在,隨著在朝上當差心思也越發的深沉,總覺得李氏這樣的行為,倒是跟朝堂上的那些老油條似的。

    話說得好听,卻總是對他陽奉陰違,推三阻四。

    這樣一想再看著李氏,又想起前些日子李氏暗中刁難溫馨的事情。

    忽然覺得,對他這個側福晉,他也許並不了解。

    四爺走的時候,臉色不太好,李氏心里就跟吊了十五個水桶似的,七上八下。

    仔細一想,自己沒有什麼地方做的不好,也就慢慢的放下心來。

    反正她有孩子傍身,底氣足。35xs

    **

    溫馨早上起了床就趕緊的梳妝更衣,今日是十五,要去正院請安。

    遍地撒花的水藍色旗裝,發髻上也只簪了一對素銀的蝴蝶釵,耳朵上光溜溜的連個耳墜子都沒戴,手腕上就是綠松石串夾著米粒大小的珍珠做成的手串,真是素淡極了。

    早膳吃的簡單,熬的香濃的八珍粥,炸的酥黃的焦圈,蘿卜絲餅咸香可口。一碟鹵鴨肝,一碟鹵雞脯,還有兩碟醬菜。

    溫馨現在還是長身體的時候呢,在吃的上面一向是不忌口的,吃飽喝足了,這才扶著雲秀的手往正院去。

    昨兒個晚上李氏從正院截走了四爺,今兒個可是要看一場大戲。

    福晉被人打了臉,李氏昨晚成功留下四爺,自己這個新得寵的格格,怕是也要魚池遭殃。

    就李氏不炫耀會死星人的德行,今兒個怕是有的熱鬧呢。

    溫馨是踩著點去的,果然去的時候也只有宋格格到了,兩人見過禮,各自坐下。,

    宋格格對溫馨溫和的笑了笑,沒有閑聊的意思。

    大家都是格格,雖然有個先來後到,但是宋格格擺明我不想跟你來往,溫馨自然也不會上趕著討人嫌。

    露出一個羞怯的笑容,就坐在那里當木頭人。

    福晉院子里的三等小丫頭送上茶來,就倒退出去,悄無聲息。

    這規矩還真是跟前院的規矩相差無幾,到底是夫妻,夫唱婦隨。

    溫馨還沒端起茶盞,耿格格就到了,少不得三人又重新打過招呼。

    宋格格一貫低調,今日耿格格也是穿的素樸,看來是跟溫馨想到一處去了。

    不知道是不是在花園里成功搭上線的緣故,耿格格看著溫馨格外的親熱,笑著跟她搭話,“溫格格這衣裳上的瓖邊倒是從未見過,瞧著怪新奇的。”

    溫馨做出一個驚愕的模樣,摸摸瓖邊,就直愣愣的說道︰“我倒是沒注意,繡房那邊送來的,你要是喜歡,回頭我替你問問哪個繡娘的手藝就是。”

    擺明了這衣裳都是出自府里繡娘的手,可不是她自己想出來的花招。

    耿格格絲毫沒覺得尷尬,反而笑的十分的開心,“那敢情好,許是外頭新學的樣子也不一樣,以前是沒見過的。”

    溫馨矜持一笑,眼角悄悄的掃過宋格格,就見她坐在那里眼神有些呆滯,似乎並不在乎她們在說什麼。

    福晉扶著羅嬤嬤的手出來了,李氏還未到。

    大家起身給福晉見禮。

    “都坐著吧。”福晉在上首坐下,手指劃過手腕上的念珠,臉上的笑容淡淡的,看著李氏那邊空著的座位眼神暗沉。

    這時,就听著一道清脆的笑聲穿過門簾響了起來,“奴才來的遲了,還請福晉見諒。臨出門的時候,二阿哥鬧著不撒手耽擱了些功夫,給福晉請安。”

    石榴紅遍地織錦旗裝耀眼生輝,踩著三寸高的花盆底氣勢十足,鞋尖上的梅花花蕊嵌著米粒大小的珍珠,隨著李氏的步伐若隱若現。扶著周嬤嬤的手也只是做個樣子微微屈膝,不等福晉叫起就站起身來。

    李氏一進來,一池靜水就像是投入了一塊巨石,瞬間攪起了漩渦。

    “側福晉懷著身子無須多禮,坐吧。”福晉現在沒有了兒子,李氏搬出二阿哥來,她能說什麼?

    再說現在李氏是個孕婦,就算是這規矩不好,她也不能罰她。

    這口氣只能硬生生的咽下去。

    李氏入了座,宋格格、耿格格跟溫馨就上前見禮,三個人的規矩是極好的,半蹲著身子雙手交握在身側。

    李氏長眸微眯,不急不忙的喝了一口茶,這才笑著說道︰“都起來吧。”

    虧得溫馨沒穿花盆底,耿格格跟宋格格蹲的久了一點,站起時身子微晃,臉色都不太好看。

    李氏的眼楮掃過溫馨,瞧著她今日的裝扮,實在是挑不出錯來,只得含恨做罷。

    眼楮一轉,笑眯眯的看著福晉,“听說主子爺要隨駕西巡,不知道福晉可選好了服侍的人跟著去?”

    身為側福晉,李氏對府里的事情,也是有發言權的。

    大清的側福晉,可不是漢族的貴妾只是個擺飾,手里是有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