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沒眼色的東西

作品:《清穿皇妃︰四爺,高抬貴手

    溫馨可不知道自己在四爺心里留下了個傻缺難養的印象,她只是實話實說。om

    並不知道自己的實話實說,給四爺造成了什麼樣的傷害。

    “那你平常還喜歡什麼?”

    四爺就很想知道溫家教了她些什麼,誰家女兒不學針線,就是福晉滿姓大族出身,針線也是格外的好。李氏性子是有些不太好,可是針線功夫也是極好的。宋氏就更不用說了,比繡娘也不差什麼。

    溫家只是漢軍旗,這女兒也敢這麼養,簡直是胡鬧。

    溫馨听著四爺這麼問,心里一下子敲起了警鐘,總覺得不太對勁兒。

    然而,她沒想到哪里不對勁。

    看著四爺盯著她,就下意識的說道︰“我就喜歡吃啊。”

    四爺︰……

    他就不該抱有期望,就不該多嘴問了一句!

    這話把他給憋的,瞪著溫馨看了好一會兒。

    溫馨被他看得發毛,也知道自己犯傻了,可她不是被他看得智商當機了那麼一小會兒嗎?

    不過,這件事情在晚飯桌上的吃到了溫馨讓廚房搗鼓出來的飯菜時,忽然覺得有個愛吃的格格,其實也挺好的。

    頭一回知道龍井還能做菜吃,這道龍井蝦仁,鮮嫩的蝦肉里透著茶香,清鮮無比,真是令人耳目一新。

    雞蛋清拌蜜酒釀,上鍋蒸了,入口即化,鮮嫩無雙。

    蒸雞蛋沒少吃,但是這樣的還是頭一回,新鮮。網om

    麻婆豆腐更是吃的停不下筷子來,麻、辣、燙、香、酥、嫩、鮮、活八味俱全,吃完之後,額頭上一層薄薄的汗珠,整個人都覺得舒坦極了。

    等到吃完飯,再看著溫馨,四爺忽然覺得針線不好他養得起繡娘啊,可是一張挑剔會吃的嘴,可是極為難得。

    吃這個嗜好,不錯。

    溫馨也是吃的心滿意足。

    龍井蝦仁廚房是做過啊,但是給她用的龍井,能跟今日給四爺用的雨前龍井比嗎?

    果然是跟著四爺有肉吃。

    清朝吃飯的時間跟後世是不一樣的,這里的人特別的苦逼,早上三點起床就要辦公,早飯吃的早,午飯跟晚飯自然也就早。

    午飯是十點半開飯,晚飯是下午五點左右。中午兩點有加餐一頓點心,晚上七八點還有晚點加餐。

    這會兒吃完晚飯,其實天還早著呢。

    溫馨就琢磨著四爺還要辦公,那她怎麼辦呢?

    總不能吃了頓好吃的就給打發了吧?

    正想著,就听著四爺說道︰“你可是要回去?”

    咦?

    四爺的意思也可以不回去啊?

    溫馨的眼楮一亮,立刻看著他,就抓著他的手撒嬌,“爺,我能在這里看看書嗎?”

    四爺板著臉,好一會兒才點點頭,“爺有公務要忙,不許擾了爺。om”

    溫馨就抱著他的胳膊連忙應了,“爺真是太好了。”

    四爺有些不自在的站起身來,背著手朝著書桌走去。

    溫馨留下來,晚上加餐又有好吃的了。

    四爺表示很開心。

    站在廊檐下伺候的甦培盛,抬頭看看天,心里有些嘀咕,這個時辰怎麼還不見溫格格出來?

    等到天色慢慢的暗下來,溫馨還沒有出來的意思,甦培盛就明白了。

    心里嘖嘖兩聲,真是看不出來啊,溫格格還真是有些本事。

    能在主子爺的書房里呆上大半天,這位是頭一份兒。

    福晉自恃身份,不會在前院呆很久。

    李側福晉那時候來前院,頂多用頓膳就離開了。

    真是想不到,這個溫格格還有這個本事,今晚上怕是也回不去了。

    也沒瞧著主子爺對溫格格太厚待,怎麼這就離不開了?

    甦培盛想不明白。

    “師傅,听竹閣那邊的奴才在外頭候著呢,您看這……”王德海跑過來氣喘吁吁的說道。

    甦培盛眼皮也不抬的淡淡說道︰“那就候著吧。”

    主子爺不放人,難道他還能進去把溫格格請出來不成?

    沒眼色的東西!

    溫馨抱著一本游記看的入迷,靠著暖炕上的迎枕,半斜著身子,旁邊的炕桌上擺著新鮮出爐的小點心,還有一盞雨前龍井。

    溫馨也不去動桌上的東西,自顧自的抱著書本看。

    心里卻是嗤笑一聲。

    前院書房自然是有婢女侍奉的,只是四爺是個認真的性子,且生性嚴謹,因此前院的婢女能在跟前侍奉的也就只有兩個。

    一個翡翠,一個碧璽。

    之前自己在書房里干坐了那麼久,也沒見這兩人給自己捧一杯茶來。

    如今她留在書房用了膳,且四爺並未讓她離開,這二人這才奉上差點。

    這里頭的東西,仔細一想就明白了。

    不過是她們瞧不上自己,不樂意侍奉,只是這會兒瞧著四爺對自己有幾分上心,這才恭敬幾分。

    看吧,生活在這種地方,你不想使勁往上爬,就連四爺跟前不起眼的侍婢,都能不把你當回事兒。

    侍寢了又怎麼樣?

    這院子里侍寢不得寵的多了去了。

    你捧上來我就要給你臉吃一口?

    不要想太多。

    溫馨雖然是個平和的性子,但是也不會別人打了你左臉一巴掌,還要把右臉湊上去的道理。

    四爺忙完手里的活兒,就起身活動走走,踱步過來就看到溫馨捧著書看的自在,桌子上的東西卻是一動未動,就開口問道︰“這些東西不合你的胃口?”

    溫馨听到四爺的聲音,就放下手里的書,笑眯眯的看著他,極其大膽的拉著他的袖子把他拽到身邊坐下。

    四爺︰……

    他這個小格格好像特別喜歡拽他的袖子,而且這個舉動實在是膽大不規矩,這院子里誰敢拽著他坐下的?

    眉頭還沒蹙起來,就听著溫馨說道︰“中午吃了龍井蝦仁,再看到龍井茶就滿腦子的蝦仁,哪里喝得下去?山藥糕太甜了,膩得慌,不想吃。爺,你看著能吃得下?”

    四爺的思緒就被拽跑偏了,認真想了想,好像還真的不想吃,就隨口問了一句,“那你想吃什麼?”

    就看著溫馨的眼楮一亮,四爺忽然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果然,就看著溫馨興致勃勃的說道︰“想吃的太多了,可夜宵不能多吃,咱們就吃個老鴨湯的鍋子怎麼樣?”

    四爺就看著溫馨,這還不到吃鍋子的時節,沒規矩!

    溫馨瞧著四爺的神色,心里不由的吐槽一聲。

    沒錯,在這里什麼時節吃什麼東西,那都是有規矩的。

    不是你想吃就能吃的,就是這麼任性!

    可四爺問了她,她也說了,她就想知道四爺會不會破了規矩。

    試一試,自己在他心里值不值得一頓飯!

    注︰龍井蝦仁起源乾隆時期,麻婆豆腐起源于同治年間,有穿越金手指的溫馨就是這麼傲嬌的吃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