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1章 巧妙化解摩擦

作品:《妙醫鴻途

    甦韜能招募到李克勝加入自己的團隊,心情還是很開心的。

    很多外國企業到華夏發展會水土不服,華夏的企業到國外發展也會出現類似的情況,尤其是中醫,以前都是給黃種人治病,藥方都是為黃種人量身打造,如今到了國外,俄羅斯人的體質不一樣,藥方肯定要進行調整。

    李克勝雖說醫術可能一般,但他和他的團隊對俄羅斯病人的了解程度,絕對要超過自己從道醫宗、水雲澗那邊請過來的中醫,簡而言之,李克勝團隊的加入,可以很好地幫助國內過來的中醫人員完成水土不服的過渡期。

    而且,李克勝精通俄羅斯語,國內來的那些中醫,如果沒有李克勝相助,連問診都沒有辦法完成,所以李克勝對俄羅斯店非常關鍵,給他這麼多股份,讓他能夠盡心盡力地留在醫館,是完全有必要的,是甦韜經過仔細計算,絕不是心頭一熱,做出的決定。

    “關于維克多的病情,接下來如何治療?”李克勝忙完自己的事情,開始試圖幫助維克多解決難題。

    “我去見他一面吧。”甦韜笑著說道,“造成脫疽之癥的原因有很多共同點,但我還是得給維克多脈診,才能確定他采取什麼樣的措施,能夠完全解決病因。”

    見甦韜願意主動去給維克多治病,李克勝嘴角露出笑容,道︰“請你不用擔心之前發生的矛盾,他現在還是對你很尊重的。”

    甦韜笑著點頭,道︰“看在五億美金訂單的份上,就算對我不尊重,我也會一笑了之的。 ”

    李克勝知道甦韜是在開玩笑,忍不住笑了兩聲,人內心深處都有仇富的心理,維克多雖說接受過良好的教育,但舉手投足還是有上位者的傲慢。

    見維克多被巧妙收拾,李克勝內心深處還是會覺得暗爽。

    甦韜隨後讓李克勝和麗莎認識,簡單分配任務,李克勝擔任館長以後負責業務方面,麗莎擔任副館長,負責財務、行政等後勤管理工作,嚴格意義上,麗莎所做的工作,對于管理者而言更加重要,屬于心腹的角色。

    李克勝沒想到和自己搭檔的是一個漂亮年輕的俄羅斯姑娘,不過這讓他放心不少,說明自己以後在三味堂的工作並非那種架空的職位,而是能夠掌握實際權利的。

    隨後甦韜帶著李克勝和麗莎在附近一家餐廳吃了個午飯,人就是這樣,只有真正在同一個桌子上,看過對方吃飯的樣子,這樣才算是真正熟悉了。

    吃完午飯之後,稍作休息,甦韜和李克勝一起前往醫院,去見維克多。

    費婭早就接到李克勝的電話,在醫院門口等待,陪同的還有主治醫生阿納托利。

    阿納托利在網上找到甦韜的資料,他沒想到甦韜在俄羅斯也有粉絲,給他創建了一個俄文版的官方網站,上面詳細記錄了甦韜的履歷,以及一些在公開場合的視頻。盡管明知很多視頻不可信,但阿納托利還是被甦韜一些神乎其技的表現得所震撼到了。

    他原本對中醫只是有個懵懂的了解,但現在對中醫充滿興趣,因為未知的世界帶來無限的可能。

    在李克勝的翻譯下,甦韜和費婭、阿納托利打了個招呼,隨後幾人來到維克多所在的病房。

    維克多臉上帶著微笑,目光少了傲慢之色,道︰“甦先生,終于再次又見到你了。”

    甦韜這次主動伸出手,維克多微微一怔,抬起那只健康的胳膊,握住了甦韜的手。

    維克多明白甦韜的意思,上次自己主動想握手,被甦韜拒絕,這次甦韜主動伸手,是給他台階,算是真正的握手言和。

    維克多暗嘆一口氣,甦韜倒也不是想象中那般難以相處,如果換做自己的女朋友被別的男人盯上,也會像一只被激怒的斗牛,對整個世界充滿敵意吧。

    甦韜笑著說道︰“我們挺有緣分,如果不是因為共同喜歡上一個女人,說不定會成為很好的朋友。”

    維克多被甦韜的幽默詼諧惹笑,“放心吧,如果我能好起來,一定不會再騷擾她。”

    甦韜聳了聳肩,笑道︰“有你這句承諾,我相信我們有機會成為很好的朋友。至少我們的審美都是一樣的,有共同語言嘛。”

    費婭原本以為甦韜和維克多會針鋒相對,沒想到兩人談笑風生,竟然跟許久沒見的朋友一般,也是愕然無語。

    李克勝在旁邊也是暗松了口氣,他很擔心甦韜見到維克多之後,情況不受控制,但甦韜以靈活的方式,化解了自己和維克多之間的摩擦。

    其實甦韜和維克多之間也沒有什麼生死大仇,也就是甦韜拒絕和維克多握手,然後將一些湯菜潑到維克多的身上而已。

    “謝謝你神奇的藥,保住了我的胳膊。”維克多真誠地感激道。

    “不用感謝我,感謝李師兄找到我,同時還得感謝你英明的選擇。”甦韜笑著說道。

    維克多發現和甦韜交流,並沒有那麼難,指著椅子道︰“請坐。”

    “我不是來休息的,而是想看看你的病情。”甦韜挽起衣袖,然後從行醫鄉里取出一副皮手套。

    “麻煩你了。”維克多趕緊躺好,然後將那只纏繞著繃帶的手遞給了甦韜。

    甦韜緩緩解開紗布,經過幾天的休養,手臂上的潰爛部分早已生了新肉,只不過膚色比正常的部位要顯得粉嫩一些,甦韜上前仔細看了許久,然後按了按幾個部位,觀察維克多的反應,最後摘掉了手套,又給維克多搭了個脈。

    維克多咳嗽了一聲,與其余人用俄語道︰“你們能不能出去一下,我和甦醫生想單獨聊幾句。”

    其余人都退了出去。

    維克多臉色漲紅,還沒來得及出聲,甦韜主動微笑道︰“你是不是想問我,能不能治好你的腎病?”

    “是啊!”維克多暗忖甦韜這是有讀心術嗎,怎麼什麼都知道。

    “剛才李克勝已經將你的情況告訴我了。你不要多心,他說得越詳細,我對你的病情越了解,才能制定更加精準的方案,幫你徹底根治病根。”甦韜頓了頓,沉聲道︰“其實你得的脫疽之癥和你的腎病,有必然的聯系,治好了你的腎病,你的脫疽之癥也就根除,以後就不用擔心復發了。”

    “真的嗎?”維克多眼楮一亮。

    “中醫認為,脫疽之癥由于肝脾腎虧虛,感受寒濕之邪,致經絡瘀阻,血脈不通,從而使得陽氣不能溫達四末,肢端無血供養,從而引發缺血性壞死。”甦韜雖然知道維克多並不一定听得懂,但還是盡量耐心地解釋,“另外,你的脫疽之癥,屬于熱毒入絡,熱毒深入下焦, 灼傷腎脾,相當于是惡性循環。”

    “那該怎麼治?”維克多似懂非懂地問道。

    “清除熱毒的同時,養腎補脾,差不多三四個月就能徹底康復。”甦韜輕松笑道,“我先給你用隔蒜灸,幫你疏通脈絡吧。”

    隔蒜灸屬于艾炷灸之間接灸的一種,主要用治癰疽腫痛之癥,具有拔毒、消腫、定痛的作用。

    《肘後備急方》中記載隔蒜灸的辦法︰“取獨顆蒜橫截厚一分,安腫頭上,炷如梧桐子大,灸蒜上百壯”。

    甦韜給維克多用隔蒜灸與一般又不同,灸得不是外表腫痛的地方,而是腎髒部位,需要用獨特的手法,將藥力送到髒腑深處,這需要天截手才行。

    若是采用一般的辦法,也可以讓維克多能夠慢慢好轉,但甦韜不長期在俄羅斯,沒有足夠多的復診時間,所以采用這種比較強勢的方案。

    甦韜讓維克多解開上衣,趴在床上,然後將混合了蒜的藥餅放在他的腰際,上置艾炷施灸,維克多並不覺得燙,反而是一股涼氣朝自己的髒腑里鑽,那是因為藥效滲透其中,甦韜伸出手指,在藥餅周圍輕按,維克多仿佛有種在極其寒熱的天氣,遇到一股清涼的微風,口中忍不住輕哼了一聲。

    “一個大老爺們,叫得還真夠淫*蕩。”

    甦韜心中暗想,凝聚注意力,繼續開始給維克多揉按。

    又過了半個小時,甦韜才停下動作,然後將藥餅取下,維克多有種神清氣爽的感覺,有種沖動,希望甦韜繼續給自己按下去。

    “甦醫生,我好多了,精力充沛,感覺自己前所未有的強大。”維克多興奮地說道。

    甦韜將工具收拾好,淡淡一笑,解釋道︰“你之前體內脈絡到處都熱毒,就跟汽車加了不滿是雜質的汽油一樣,即使動力再足,跑起來總覺得不對勁,現在加了純淨的汽油,當然跑得比之前更加得勁。”

    維克多頓了頓,不好意思地看了甦韜一眼,“那我的腎功能……”

    “嗯,好了之後,一晚上一兩次,沒什麼關系,但也要注意節制。”甦韜板起面孔,很嚴肅地提醒道,“不過,你從現在開始一定要戒煙。你糟糕的身體,完全是吸煙過量導致。如果不改變這個習慣,未來還會有其他的病情發生。”

    維克多張大嘴巴,咽了口吐沫,無奈地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