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3章 你裝逼,我打臉

作品:《異能小神農

    一秒記住【 】,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嘿嘿嘿……”

    魔霸道也是興奮地大笑起來,因為這賭注對他天魔族有天大好處啊。

    如果張斌輸了,他們可以得到萬變魔功秘本,如果張斌贏了,他們不但可以得到萬變魔功秘本,甚至可能學到血神寶典的秘法,因為張斌是他們天魔族天才,他們完全有能力有辦法從張斌手中得到。

    而眾多看熱鬧的魔修巨擘也同樣很興奮很激動。

    因為三天之後,又有恐怖的大戰可看。

    或許是因為張斌對天魔一族如此友好,魔霸道也是對張斌大方起來。

    天魔一族培育的天地靈藥,任憑張斌移植和采摘。

    所以,三天來,張斌就是在瘋狂地收集血魔族培育的天地靈藥。

    不管是珍貴的還是不珍貴的,甚至,連普通植物,他也喜滋滋地收集。

    種植在他的中央丹田。

    甚至,他還抽時間煉制了幾爐丹藥。

    也服用了,但是,還是不能突破到合體境巔峰。

    可能是他的進展太快了。

    也可能是修煉的功法太多了。

    增加了突破的難度。

    當然,魔霸道,魔青雲,一直在旁敲側擊張斌藏匿萬變魔功的地點。

    可惜,張斌守口如瓶,讓他們怎麼也不能如願。

    三天時間終于過去了。

    還是那一個練武場,還是那一個擂台。

    張斌正和血宙虎視眈眈地對持。

    護罩也早就升起,他們兩個,只有一人可以走出來。

    這是真正的生死搏殺。

    血腥淒厲到極致。

    血宙在天驕榜上的戰績排名第五,當然是超級強大和天才的。

    所以,血魔一族才敢讓血宙和張斌生死搏殺。

    血宙身高大約一米七五,有點瘦弱,看上去就如同文士。

    他的身上彌漫著一股奇異的氣息,似乎,他站在那里,又沒有站在那里一樣。

    仿佛,他不屬于這個時空。

    這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

    “血宙,天生就掌握時間異能,經過幾十年苦苦修煉,已經把時間異能修煉到很厲害的地步,心念一動,可以讓時間停止流逝。他僅僅只要一個瞬間,就可以斬殺血宇那樣的恐怖高手。”

    這是張斌這幾天了解到的關于血宙的資料。

    這樣的恐怖對手,張斌當然不敢有絲毫大意。

    不過,張斌還是一臉漠然地站著,給人一種高深莫測的感覺。

    “你的萬變魔功秘本準備好了嗎?有沒有在空間戒指之中?”

    血宙冷冷地問。

    “準備好了,藏匿地址就在我身上。”

    張斌看上去就是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

    “那你可以去死了,現在我要一指點爆你的腦袋。”

    血宙獰笑著說完,慢悠悠地一步步走到張斌面前。

    他的手也是慢悠悠地探出,點向張斌的腦門。

    而這就是血宙和人的搏殺方式,他從來都是文雅的,很少動用法寶,都是一指點破敵人的腦門,抹去敵人的生命和靈魂。

    身為他的敵人是悲哀的,因為被時間道法控制,時間停止流逝,一動不能動,就如同一頭被捆綁住的豬一樣,等著被他滅殺。

    時間道法的恐怖,可見一斑。

    “哈哈哈,張斌是很強,不過,和掌握時間道法的血宙一比,還是如同螻蟻。差太多了。”

    “時間道法一出,張斌也就歇菜了。”

    “天驕榜第五,那可不是開玩笑的。再強大,在時間異能面前,也就是一個天大的笑話。”

    “……”

    台下一些魔修在議論。

    他們的臉上都寫滿了獰笑和興奮。

    期待著馬上就看到張斌的腦袋被血宙一指洞穿的場面。

    “張斌,你一定要小心啊。”

    唯有一個人在關心著張斌的生死,那就是魔婉,她的臉上寫滿了緊張。

    眼看血宙的手指就要點在張斌的腦門上。

    張斌的右手卻是突然一揮。

    只見寒光一閃。

    血宙的腦袋就猛然脫離了脖子,平平地往一邊飛出,臉上的獰笑也是變得僵硬,兩個眼楮之中也是寫滿了驚恐。

    血從斷頭的尸體之中爆射而出,沖起有十幾米高。

    砰砰……

    血宙的頭顱掉在地上,尸體也是翻倒在地。

    所有魔修都變成了傻子,臉上寫滿了不敢置信之色。

    這怎麼可能?

    怎麼可能啊?

    結局不是這樣的啊,應該是張斌被洞穿腦門,怎麼變成血宙的腦袋被斬下來了呢?

    血魔門的巨擘最是震撼,一個個一臉懵逼。

    怎麼回事,無往而不利的時間到道法怎麼就不靈驗了?

    失去效果了?

    “啊,化血大法……”

    血宙這個時候才從裝逼的狀態中醒過來,發出了淒厲到極致的慘叫,他的身軀和腦袋也是砰的一聲爆炸開來,化成了漫天的血霧。

    然後就再次凝聚在一起,組合成了一個完整的身軀。

    出現在張斌面前幾百米遠處。

    他的臉上寫滿了憤怒和怨毒,“你竟然可以破開我的時間道法?”

    “你的時間道法很厲害,對我有一點點啟迪。所以,我沒有馬上殺掉你,給你一次重來的機會。”張斌說。

    他可不是在說謊,而是真心話,剛才血宙施展的時間道法很厲害,讓他處于噩夢中一樣,是很難掙脫出來,如果他不是也修煉了神奇的太陰神功,掌握了時間道法,就他目前的實力,還真要被對方洞穿腦袋。

    而他也是感覺到,血宙施展的時間道法並不是讓時間停止流逝,那太過艱難了。

    就是目前的張斌也很難施展,僅僅只能讓時間停滯一個微不足道的瞬間。

    所以,血宙施展的時間道法僅僅就是遲滯,其實就是減慢時間的流逝。

    讓人的速度減低幾百倍,甚至幾千倍。

    自然就如同陷入噩夢中一樣,也就沒有任何反抗能力。

    變成待宰的羔羊。

    “啊……氣死我了。”

    血宙憤怒到極致,他是多麼自負的人?什麼時候被人這麼輕視過?

    他的兩個眼楮都噴出火來,身上爆射出恐怖到極致的殺氣。

    他的手中出現了一把犀利到極致的血劍,身軀一晃,就已經到了張斌面前,手中的劍爆射而出。

    嗤嗤嗤嗤……

    僅僅一個微不足道的瞬間,他就刺出幾千幾萬劍。

    化成了恐怖到極致的劍幕,把張斌徹底地籠罩。

    那速度真是太快了,快得讓人反應不過來。

    bsg手機用戶請瀏覽m.ck101.tw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