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擊退

作品:《異能小神農

    一秒記住【 】,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其實張斌的腸子都被對方一腳震斷了,本來是會失去戰力的。

    但他修煉的是神奇的青木長生訣,生命力格外強。

    還是可以再戰。

    他如同流光一樣沖過去,手中攸地出現了一把木劍,這是屬于陳俊恆的木劍。

    對蒙面女人發起了如同水銀泄地一樣的攻擊。

    蒙面女人的右手腕骨斷裂,右手幾乎被廢。

    她的胸膛被刺穿,咽喉也被咬破。

    而且還有這麼多寵物在攻擊她。

    她雖然強大,但卻是有點頂不住了。

    但她還是沒有撤退,瘋狂地大喊︰“張斌,今天我必殺你。”

    現在她已經抽出手擋開了張斌那攻擊她眼楮的錐子,而且她的神識也再次放了出去。

    可以感受到任何攻擊。

    所以,她還是有把握,即使只用左手,她也可以把張斌殺死。

    但是,她的臉色突然大變了!

    因為她突然一腳踩在一個硬邦邦的石頭上面,然後她的腳踝就一痛,似乎被什麼東西咬住了。

    這當然是小玄子干的好事。

    張斌和蒙面女人血戰了這麼久,唯一一只沒有發出攻擊的寵物就是小玄子,它在陸地上的速度還是太慢了,所以,它只能等在一個地方,守株待兔。現在蒙面女人不走運,竟然踩在它的背上,它自然是毫不客氣,狠狠一口就咬住了她的足踝。

    烏龜最厲害的就是牙齒,即使是普通烏龜,咬住人死也不會松開。

    就是骨頭都可以咬斷。

    而小玄子修煉了玄武版本的蠻荒霸體訣,不但防御能力強大得可怕,而且牙齒的攻擊也格外恐怖,牙齒比大黃還要厲害。

    竟然突破了蒙面女人真氣的防御,深深地咬了進去。

    雖然沒有咬斷她的骨頭,但劇痛攻心,讓她難以忍耐。

    她用力抖動小腿,罡氣爆發,要把小玄子震飛開去。

    但她沒有成功,小玄子的牙齒很堅固,腦袋也很堅固,硬是沒有松嘴。

    她重重一腳踩在小玄子背上,想將之踩死。

    但小玄子的軀體僅僅是變扁,還是沒有破碎。

    不愧是玄武星的護國神獸玄武,僅僅修煉了幾個月,就牛逼到如此地步。

    “殺……”

    張斌趁機猛攻,手中的劍急速刺出。

    黑衣蒙面女人不得不探出左手,指甲彈在張斌的劍上。

    當當當……

    指甲和劍急速地撞擊。

    張斌竟然破不開她的防御。

    但是,其余寵物卻是得到了機會,紛紛猛攻。

    尤其是小倩,專門撕咬對方的咽喉。

    “啊……”

    她的咽喉再一次被小倩咬出幾個血洞。

    更恐怖的是,不知什麼時候,柳若梅潛伏到了黑衣蒙面女人的背後,狠狠一劍刺在對方的後背。

    “噗嗤……”

    柳若梅的劍是犀利的合金鋼劍,加上她真氣的灌注,更是犀利,竟然刺進去大約半個指頭那麼深。

    “啊……”

    蒙面女人再次發出了一聲淒厲的慘叫。

    但她真的太強大了,身上罡氣爆射,竟然把柳若梅連人帶劍,也把小倩和另外幾個寵物都震飛了開去。

    她另外一個腳也是急速地提起,踩在小玄子的頭上,差點把小玄子的頭踩碎,不得不松開了牙齒。

    她的左手飛快地擋開張斌刺來的劍,人卻是倒飛了出去,如同鬼魅一樣地急速飛奔,眨眼就去到了幾千米之外,她那冰寒怨毒的聲音卻是留下來了,“張斌,這次算你命大,下次你絕對逃不過!”

    等聲音沉寂,她早就不見了影蹤。

    “好恐怖的女人。”

    張斌一屁股坐在地上,臉上浮出了後怕之色。

    如果自己不是培育出這麼多寵物,那今天絕對要悲劇。

    如果自己沒有鍛煉異能,今天也同樣要悲劇。

    如果沒有柳若梅那致命的一劍,可能結果也會截然不同。

    “姐夫,你怎麼樣?”

    柳若梅五官都在流血,但她還是馬上就撲了過來,哽咽著大喊。

    張斌最致命的傷就是腸子斷了,一直在里面流血。

    其余地方雖然有傷,但不致命。

    “扶我去別墅,我要動手術……”

    張斌痛苦地說。

    柳若梅就小心翼翼地把張斌抱起,飛快地跑進了別墅。

    眾多寵物雖然也傷痕累累,但卻還是在別墅周圍戒備。

    一進入別墅,張斌就洗干淨雙手,脫去褲子,取出一把犀利的匕首,給自己開刀。把小腹劃開,把斷了的腸子接在一起,運長生氣讓其愈合。

    等修復好了腸子,他就又讓小腹的傷口快速地愈合。

    柳若梅就在一邊看,看得她的眼淚都在撲簌簌地流。

    听到驚動,也趕上來的柳若蘭,小芳,張父張母也看得是淚流滿面。

    “不要擔心,我保證,從今以後,沒有人可以在我們三岔河村橫行無忌。”

    張斌抬起頭,安慰他們說。

    “為什麼總有人要來殺我兒子?我兒子到底做了什麼錯事?”

    張母悲憤地說。

    “媽,你就不要追問原因了,你只要相信你兒子從來沒有做過昧良心的事情就好。”張斌站起身來,“只有當我強大到別人不敢惹的地步,才會消停。這世界就是這樣。欺善怕惡。”

    他安慰了父母和幾個女人好久,才把他們安慰住了。

    不過,他們也不下山了,就在這個別墅住下來了。

    反正別墅的房間多。

    張斌沒有休息,先是給幾個寵物療傷,然後就在努力地修煉,恢復他的異能和真氣。

    剛才的搏殺雖然僅僅只有一分多鐘的時間。但卻是驚險之極,消耗了他大量的真氣和精神力。

    天也漸漸地亮起。

    危險的一夜終于過去了。

    張斌也終于可以有時間思索了,那個蒙面女人到底是什麼人?僅僅二十來歲的樣子,竟然快要修煉到液化境大圓滿的地步了?她怎麼會那麼天才?

    這樣的天才太可怕了。

    絕對是一個心腹大患。

    恐怖的是,她的背後還有人,應該就是寒冰雲,那更是一個心狠手辣的恐怖女人。

    “兔兔,搜索到那個女人的資料嗎?”

    張斌在心中問。

    他的視力很好,即使是在黑夜中,還是勉強看清楚了女人的輪廓。

    自然就被兔兔拍照了,一直就在網上搜索。

    bsg手機用戶請瀏覽m.ck101.tw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