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忍無可忍不再忍

作品:《異能小神農

    一秒記住【 】,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三岔河村亂成一鍋粥。

    眾多村民就擋在張斌的別墅前,哭著喊著罵著,和眾多鎮派出所的警察和強拆隊的隊員對持著。

    警察們還在吼叫著,“鄉親們,你們這是犯法的,請退開,退開,別墅沒有宅基地批文,是違法的,必須拆掉。”

    “一幫刁民,不退開,就全部抓起來。關你們十天半個月就老實了。而別墅,還是要被拆掉。”強拆隊的那個隊長也是獰笑著大喊。

    至于國土局的刁主任,更是囂張之極,他就點著張斌的鼻子說︰“一個小農民,敢和國家對著干,簡直就是不知死活?你想打人吧?有膽量就打啊?我看,你就是一個慫貨。”

    他就是要激怒張斌,要張斌動手打人,那今天的事情就鬧大了,不是拆別墅了,而是把張斌抓起來關進監獄了。

    柳若蘭和小芳兩人用力地抱住張斌的腰,不許張斌動手,而且她們不停地喊著,讓張斌冷靜,不要上當。

    好好的喬遷之喜,弄成這樣。

    張斌心中憤怒之極,牙齒都差點咬碎,但他反而冷靜下來,對小芳和柳若蘭說︰“放開我,你們放心,我不會動手的,即使別墅被拆了,我也不動手。”

    兩個美女才松開了張斌,但還是很緊張地站在張斌兩邊,只要張斌有動手的跡象,她們就會抱住張斌。

    她們可不願意看到張斌被抓起來,那後果就不堪設想了。

    張斌一得到自由,就走到刁主任面前,他壓低聲音說︰“刁主任,不知你結婚了嗎?”

    刁主任愣了一下,冷冷地說︰“我結沒結婚和你有什麼關系?”

    張斌親熱地攀住刁主任的肩膀,憐憫地說︰“我是關心你老婆呢,因為你有不舉的毛病啊,是沒有辦法繁衍後代的。如果你沒有結婚還好,結婚了那就淒慘了,你老婆要守活寡了。”

    “放你媽的屁。”刁主任一點也不相信,因為他知道自己沒有這樣的毛病。

    “你動我的別墅,那你的老二也就變廢物了,你自己看著辦。現在你試試看,你的老二還有知覺嗎?”張斌壓低聲音在他耳邊說完,就退了開去。

    “不好,不會是他剛才做了什麼手腳吧?”

    刁主任的臉色大變,馬上就集中注意力去感應自己的小丁丁,然後他驚恐地發現,真一點也感應不到了,仿佛沒有這個零件了一樣。

    他還伸手去摸了一下,發現連觸覺都沒有了。

    他的心頓時就哇涼哇涼的,糟糕,中了陰招,慘了,淒慘了,這小農民那可是有點本事的,不但是武林高手,而且還是神醫,可能今後我真的不舉了。

    不過,他不愧是刁家人,就是狡詐和毒辣,他獰笑著說︰“張斌,你使陰招也沒用,我告訴你,今天你的別墅必拆掉。這些鬧事的村民也全部要抓起來。而你,因為傷害我,也要被抓。你的命運已經決定。你的下場也早就注定。”

    “很好,那我們就試試看,是你們刁家得逞,還是你們刁家灰飛煙滅?”

    張斌的目中射出冰寒的光芒,怒火熊熊而起。

    在這一刻他做出了一個可怕的決定,晚上就去殺了刁家幾個主要人物。

    這樣一個邪惡的家族,滅掉就是替天行道。

    “嘿嘿……我可以告訴你,必然是你和你的家人飛灰煙滅。”刁主任壓低聲音獰笑說,顯然,他猜出了張斌的意圖,而這也是他刁家期待的,把張斌逼反,逼瘋,要對付就很簡單了。

    “我的家人,會活得很好,至于你們刁家,覆滅就在眼前。”張斌殺氣騰騰地說,“而你,必然就是第一個死的。”

    “你……”

    刁主任心中涌起一股深深的寒意,感覺似乎惹了一只猛虎一樣。

    不過,他們刁家那可不是普通人家,怎麼可能畏懼區區一個小農民的威脅?

    他囂張地大喊︰“抓起來,統統抓起來……”

    眾多警察就動手了,取出手銬烤人,徐老二一個不小心,就被兩個警察摁在地上,銬了起來。

    幾個罵得最凶的村民也同樣被銬了起來。

    “警察同志們,你們這是為虎作倀,那我也就不客氣了。死了就莫怨?”

    張斌徹底地憤怒了,他的手猛然就一抖。

    無數松針就爆射而出。

    嗖嗖嗖……

    瞬間越過空間,扎入了那些警察的體內。

    啊啊啊……

    所有的警察和那些強拆隊的隊員都發出了一聲痛叫。

    然後一個個委頓在地,一動不能動了。

    “你不是說不動手的嗎?”

    柳若蘭和小芳都來不及阻止,同時氣急敗壞地說。

    “我這是自衛。”

    張斌說。

    “但是,現在麻煩大了,正中刁家的下懷,這也是他們期待的局面。”

    柳若蘭嘆息說。

    “我可以看著別墅被拆,但總不能看著所有的村民都被他們抓走!他們是無辜的。”張斌憤怒地說。

    “哈哈哈……張斌,你襲警,你就等著把牢底坐穿吧?”

    刁主任果然興奮地大笑起來。

    “襲警算什麼?我還要打你耳光呢。”

    張斌一把就抓住刁主任,幾個耳光狠狠地扇了過去。

    啪啪啪……

    清脆的聲音響起,刁主任的臉就高高地紅腫起來,幾顆帶血的牙齒也是飛了出來,叮叮當當地落在地上。

    “啊……”刁主任發出了如同殺豬一樣的慘叫,“你敢打我?你竟然敢打我?你們全家都要陪葬。”

    “我也敢打你。你敢把我怎麼樣?”

    馬如飛沖了過來,也是重重幾個耳光扇在刁主任的臉上,打得刁主任差點暈過去。

    “你……”

    刁主任憤怒之極,但竟然不敢對馬如飛放狠話。

    “你就是一條狗。”

    馬如飛重重一腳把刁主任踹倒在地。

    而張斌卻是去把那些村民手上的銬子捏斷,精鋼打成的手銬全部破碎,叮叮當當地掉落。

    所有的警察看得眼楮都直了,臉上寫滿了驚恐和震撼之色。

    不過,張斌的臉色很嚴肅,因為接下來的麻煩定然不少。

    刁家的後續手段馬上就會用出來。

    他把馬如飛、秦小龍,岳興,田廣進,柳潛等人請到一邊,商議對策。

    bsg手機用戶請瀏覽m.ck101.tw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