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等著洞房

作品:《撩妻入懷(重生)

    此為防盜章---文學城首發---請各位小天使支持正版!

    可只這一眼, 嚇得朱會飛面如菜色。

    李景喻面上褪去方才閑適模樣,又恢復了以往“冷面閻王將軍”的威嚴, 他渾身上下透著冷厲肅殺之氣, 居高臨下的逼視巧兒, 語氣更是不容置疑。

    “你在二狗碗里下了什麼?”

    一旁站著的朱會飛怔住,船上的百十名將士皆是與李景喻上過沙場,出生入死過, 彼此知根知底, 二狗一向老實巴交,生性怯懦,怎麼會突然性情大變,去猥褻巧兒?

    憶及此, 他忙看向巧兒。

    巧兒整個人如同驚弓之鳥,微縮著肩膀,眼神四處亂飄,听到李景喻沉怒的聲音,嚇得額上沁出一層冷汗, 卻一直閉嘴不語。

    李景喻環視周遭眾將士, 揮手。

    甲板上的眾將士得令,一瞬間退個干淨。朱會飛臨離去時, 大著膽子朝身後投去一眼,就見巧兒膝行數步, 跪在李景喻面前, 淚流滿面的朝李景喻磕頭︰“求將軍救救奴婢。”他心生疑惑, 但也不敢再看,忙退了下去。

    ……

    四月末的午後,日頭正盛,曬在甲板上,刺目又燥熱,而這一方逼仄角落里的嗚咽聲更顯呱噪。

    李景喻皺眉後退半步,避開巧兒。

    巧兒佝僂著背,肩膀微微塌陷,糊了滿臉淚水,顫著音說道,“不是奴婢下毒.毒.殺二狗,是有人要殺了奴婢滅口,往奴婢碗里下了.毒,而剛巧被二狗吃了攙.毒的早飯。”

    李景喻神色不變,直視巧兒。

    巧兒似是不懼,揚起身子,仰頭與李景喻對視,她眼內懼意還未散去,牙齒打顫的朝他解釋道。

    “在水匪襲擊畫舫當夜,奴婢听到水匪登船的廝殺聲,忙去叫郡主的貼身丫鬟,卻發現他們早已被人喂了藥,沉睡不起,奴婢心中害怕極了,忙跑出房間通傳郡主,可當奴婢路過府兵睡的房間時,竟發現屋中大半府兵也昏迷不醒,奴婢察覺出不對,忙躲在角落處,才避免被水匪殺了。”

    原來如此。

    護送蒹葭回洛陽的府兵,各個身強力壯,雖不能與行伍出身的將士相比,但也不輸勇力,這也是他想不通為何隨行蒹葭的府兵踫上水匪,卻折損大半的緣故。

    李景喻雙手背在身後,眸中如同簇了利刃般直射向巧兒,寒聲發問︰“可發現是誰下的毒?”

    巧兒被他眸中冷意驚到,身子哆嗦一下。

    “奴婢不知道誰是凶手,也不敢在郡主面前露出破綻,但還是被下.毒之人察覺了,所以......奴才猜測,凶手要殺奴才滅口。”

    巧兒說到這,黑眸微微一縮,呼吸急促了幾分,咬牙繼續道︰“奴才不怕死,可郡主對奴婢有救命之恩,奴婢並非知恩不圖報的人,奴婢就怕郡主對凶手無所防備,會被凶手所害。”

    李景喻面色突變,雙眼微眯,逼視她道︰“要我如何信你?”

    他語含威嚴,如同泡了汾水中的水般,使她偏體生寒。

    巧兒迎著他審視的目光,顫抖著手,摸了好幾次,才從衣襟處摸出一小塊黑乎乎的物什,雙手交給李景喻。

    她啞聲道︰“這是郡主房中香爐里燃的香料,奴婢偷偷拿出來未燃盡的一小塊。”

    李景喻接過,湊在鼻端一嗅,須臾,一向古井無波的臉上顯出痛色,他倏然抬頭望向顧蒹葭所居住的屋子,眼眸深處泄.出一絲震驚之色。

    若他未猜錯,此香料里混有夜綺羅,而夜綺羅是種能致人精神恍惚,甚至失憶的毒.藥。他在邊關數年,過的是刀尖舔血的日子,在與柔然為數不多的交戰中,亦見過兵不血刃的毒.殺。故,對這種□□並不陌生。

    記得一回,大魏與柔然交戰中,阿耶領命迎戰柔然鐵騎小捷,當天夜里,全軍振奮,阿耶為激勵士氣,以酒水犒賞三軍,眾將士正值酒酣時,一向與他不睦的將領李武,趁著酒興,忽然揮劍砍下自己的右臂,鮮血自手臂斷處噴薄而出,撒了一地,而李武似是不知疼痛,精神恍惚的朝圍攏在他周遭駭住的眾將領呵呵傻笑,竟是瘋了。

    隨軍軍醫匆匆趕至,替李武診斷,當場斷定李武中了毒,而這毒便是夜綺羅,至于這毒為何出現在軍中,還未及查明,後來,隨著大魏與柔然兩軍交戰戰況慘烈。此事便泯滅與眾了。

    而他也由此得知,夜綺羅這種毒,雖不致命,但一旦人飲入過量,中毒之人便會變得精神恍惚,失卻記憶,甚至精神錯亂時,控制不住自己自殘。

    巧兒見李景喻背在身後的雙手倏然緊握,面色驟然緊繃,眸中有一絲怒氣翻騰,嚇得心中僥幸保命的念頭一瞬消弭無蹤,面色變得慘白如鬼。

    水匪登船那日,她躲在暗處親眼看到他如同天神降臨般,從水匪首領手下救下郡主,不知為何,那一刻,她便斷定,這艘船上,唯有眼前之人可以信任,可以解開這團團迷霧。

    憶及此,她咬牙,試著最後一博他的信任,強裝鎮定的說道。

    “奴婢所說句句是真的,不敢欺瞞郡王半分,若郡王不信,可親自去檢驗此物。”

    李景喻似是回過神來,黑眸直盯著她,不放過她臉上一絲一毫的神色,半晌後,才幽幽說道。

    “你說的事,本王會暗下查探,若你句句屬實,本王自會保你無虞,可若被本王查到,你留在郡主身邊居心叵測,那,本王也不會留你。”

    他又道︰“在此事調查清楚之前,你必須听從我的吩咐。”

    他身穿鐵葉攢成的鎧甲,在日頭下泛著冷光,帶著高居上.位的威嚴,吐出的話一字一句鏗鏘有力,似是對這毫無頭緒的謎團了若指掌。

    巧兒嚇得噤了聲,朝他不住的點頭。

    *

    顧蒹葭回到船艙,不知怎的,一直心神不寧,她摩挲著手中那枚自己路過巧兒身側時,巧兒往她手中塞的紙團,攤開,上面寫著“有人害你”四個字。

    此次,隨她去並州的府兵,丫鬟等人皆是鎮國公府上阿娘信靠之人,若果真如巧兒所說,船上有人想害她,可為何一路上,她一直無恙?或許,是巧兒怕被她攆下船,才故意編織的謊言?

    她心頭萬緒,再抬頭,見李嬤嬤端了茶過來,忙將紙團藏在袖中,又命李嬤嬤將窗戶打開,搬來小榻,坐在了臨窗的小幾前,看汾水兩側翠屏如蓋的峽谷。

    李嬤嬤將茶盞放在小幾上,從泥壺中泄.出一盞,遞給顧蒹葭,又拿來了御風的披風搭在她身上後,緊挨著她坐下,在她耳畔簌簌叨叨的泄憤。

    “姑娘,我看那巧兒生的白淨,可沒料到她竟是個狐媚子,若今日的事,傳到小郡王的軍營里,指不定,那些當兵的私下怎麼議論姑娘管下人無方。”

    “早在巧兒登船時,我就勸姑娘莫要收留她,你看,自她來後,這船上接二連三的死人,果真應了那句話,這賤婢是個不祥之人。”

    “姑娘,不如等下個渡口,將巧兒早早放下船為妙。”

    顧蒹葭听的心口煩悶,揉了揉眉心,豁然起身,答非所問的說道︰“我去看看此事調查如何了?”

    此事畢竟涉及一條人命,與其在這猜測,不如幫襯表哥調查事情始末。

    李嬤嬤聞言,語含怒意的說道︰“那狐媚子還需姑娘.親自去查看嗎?老奴這就去打听。”

    她說著,抬腳便要走。

    正在此時,忽的一陣腳步聲不疾不徐傳來,接著,一道英挺偉岸的身軀邁步進到屋中,來人一進來,似是屋中光線亦跟著黯淡一瞬。

    正是李景喻,而他身後,跟著的赫然是巧兒。

    顧蒹葭一怔,等回過神來,忙快步迎上去,忐忑的喚他一句︰“表哥。”

    李景喻雙手負在身後,黑眸深處倒影著眼前局促不安的人兒,他劍眉輕皺,輕嗯了一聲,將視線從她臉上移到敞開的窗戶外,淡聲開口。

    “表妹,事情我已查明,是我御下不嚴,累及表妹婢女險些失了清白,此次過來,就是來給表妹負荊請罪,特將巧兒送過來。”

    他面帶謙遜,語氣緩慢,嗓音里透著成年男子的沙啞,自帶股皇族的威嚴。

    她聞言,看了眼面帶怯意的巧兒,再轉眼,就見李景喻轉過頭來,正目不轉楮的盯著她看。

    不知怎的,她心跳快了一拍,為掩飾窘迫,忙垂首,接話道︰“表哥言重了。”

    她說到這,忽覺不妥,忙補話道︰“表哥多年鎮守幽州,勤勉自檢,治軍嚴謹,被全大魏上下稱贊,更懷有仁義之心。蒹葭早心生敬佩,此次,表哥不顧麻煩,救蒹葭與險境安置在船上,本就有諸多不便,此次,發生此事,蒹葭心里更是......更是過意不去。”

    船上皆是行伍打仗的將士,常年鎮守邊關,鮮少見女子,若有的將士一時色心頓起,也難免色令智昏。而若非表哥救她,或許,也不會發生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