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新婚ゞ三更

作品:《撩妻入懷(重生)

    一秒記住【 】,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祁王府佔地極廣,是幾所五進三出的宅院並在一處, 今日李景喻成婚, 全幽州有頭有臉的人物皆來道賀,更有毗鄰幽州的別處鎮將亦來捧場, 足足有上千人之眾,將偌大的祁王府院落塞得滿滿當當,抄手游廊, 假山憑欄各處皆擠滿了人。

    李靖舒父子性情豁達, 又廣交益友,對前來道喜的人,無論身份貴賤皆平常對待, 故, 前來吃喜酒的人也沒個顧忌,眼看新郎李景喻進了洞房遲遲未出,便起哄要去鬧新娘。

    可平日里, 李景喻沉默緘言,又威嚴難犯,眾人雖趁著酒興嘴上起哄, 可到底沒幾個人敢真的去鬧。

    圍坐在抄手游廊邊上的一桌宴席上,李景喻手下的副將穆安瞧了眼方才鬧得最凶的一桌上,哼笑道︰“這群兔崽子只敢嘴上耍耍威風,若真叫他們去了, 還不嚇得屁也不敢放。”

    坐在穆安對面朱會飛一張滿是絡腮胡的臉上, 黑紅摻雜, 顯是醉的不輕,似是既不贊同此話,猛地雙手擊掌,叫嚷。

    “那幫崽子不敢去,俺敢去,穆安,走陪兄弟去看新婦,今日郡王高興,難不成還敢將咱們打出去不成?”

    他話音剛落,穆安卻搖著杯中酒,瞥他一眼,那兩道目光里分明存著譏誚之色。

    朱會飛尋常便是莽夫,如今酒興上頭,又遭穆然白眼慫恿,登時大怒,拍案而起︰“穆然,你小瞧俺,俺現在就去鬧......”

    “鬧什麼去?”

    朱會飛話尾里“新娘”兩字尚未吐出,便听到自他身後傳來一道冷肅的聲音。

    他驚住,渾身打了個激靈,酒醒了大半,待看清說話之人時,一張滿是絡腮胡的臉頓時大窘。

    “郡王,俺.....俺是說鬧肚子。”

    臨座的將領早被這邊朱會飛的話驚動,朝這邊望過來,此時听了這話,登時笑的人仰馬翻。

    就連李景喻一向不苟言笑的臉龐上,也沾染了些許笑意,在眾人的陣陣哄笑中落了座。

    此前穆安被李景喻派去懷溯鎮,尋鎮將于景發放糧廩,前幾日才歸,便听到李景喻娶妻的消息,吃驚不小,今日一早匆匆尋來,直到此刻,才能與他說上幾句話。

    穆安眉峰輕皺︰“潤之,懷溯鎮鎮將于景放糧,多有波折,所幸你能及時讓嘉寧帝賑災,如若不然,恐怕懷溯鎮的亂民會揭竿起義,自立為王。”

    原是穆安依李景喻命令,前去受旱災最重的懷溯鎮求鎮將于景放糧廩,于景以無嘉寧帝詔令,不敢私開糧庫為由拒絕,可懷溯鎮因旱災,疾疫隨行,百姓顆粒無收,已達人肉相食的地步,若非李景喻親書一封,願替于景擔起私放糧廩的罪責,恐怕,懷溯鎮大旱,鎮民暴起,拖延不到嘉寧帝賑災白銀運過來。

    穆安說完,又起擔憂,繼續道︰“潤之,你為何事先不告知與我是此等僭越聖旨之事?早知如此,我寧可被你責難,也不願你再受嘉寧帝猜疑有不臣之心?”

    李景喻抬眸,看向穆安。

    “穆安,與你而言,國之重,還是家之重?”

    穆安不料他有此一問,一怔。

    就听他道︰“如今大魏外敵柔然環伺,境內奸佞當道,國之危矣,你我在其政謀其事,若自顧明哲保身,睜眼看著邊境六鎮因旱災而起紛亂,到時生靈涂汰,國將不國?何以為家?”

    “而我只能做了能極力挽救此等局面之事,至于其他,與國而言,已無足輕重。”

    李景喻聲音不大,卻字字鏗鏘,如同根根尖針般刺入穆安心底,激的他胸膛內震顫不已,這一刻,他為自己有此等品潔的男子為僅生摯友,感到榮幸之極。

    “好一個為國!”

    穆然倏然起身,舉起酒盞,敬向李景喻。

    領座的將士紛紛起身,達數十眾人皆高舉酒盞于頂,眼含欽佩的遙敬李景喻。

    李景喻來者不拒,一一喝下,直到深夜,還有不少將領過來敬酒,穆安看他腳步浮虛,便替他喝下,推脫眾人敬過來的酒,放他回青廬。

    李景喻也未推脫,辭別賓朋,便跨過垂花門前往青廬而去。

    待行至帳幕門前,巧兒見他滿身酒氣,似是醉的不輕,忙要入內知會顧蒹葭,卻被他制止。

    李景喻望著她,淡聲道︰“去端盤桂花糕來。”

    此時正值六月初,何來桂花糕?

    巧兒猶疑的望著他,正要說話。

    他身形踉蹌了下,一手扶額,似是笑了下,不知是自說自話,還是說給她听的︰“我怎麼忘了。”

    他說罷,未等她回話,便輕輕.撩.開帳簾進屋,翻手合上帳簾。

    巧兒來時被丁芷蘭千叮萬囑定要照顧好顧蒹葭,如今,小郡王醉的不輕,若在新婚夜趁著酒興欺凌了顧蒹葭,那可如何是好?

    巧兒在門外急的跺腳,可這新婚夫妻關起房門的事,也不是她這個做丫鬟所擔憂的,一嘆,索性打發了左右僕婦回去睡覺,她則守在青廬前。

    顧蒹葭坐在床沿上,等李景喻大半夜,見他未歸,高懸的心弦緩緩松弛下來,便有些頭暈腦脹,昏昏欲睡了。

    可一想起,她獨自嫁來幽州,往後將舉目無親的生活在這里,便勉力打起精神,撐著眼皮枯等李景喻。

    就在她困乏不堪,睡眼惺忪之時,忽的,青廬外傳來一陣極輕的說話聲。

    李景喻回了。

    她心神猛地繃緊,挺直背脊端坐在床沿上,雙眼直勾勾的看著李景喻掀簾入內。

    他看到她端坐在床沿上,似是有些意外,快步過來,輕聲道︰“怎麼還沒睡?”

    顧蒹葭自入青廬後,心緒雜亂,止不住的想今日是她和李景喻的新婚之夜。

    他這個名為自己表哥的男子,在滿朝文武眾目睽睽之下求娶她,對自己藏掖了什麼心思?

    而直到他入了青廬的這一刻,她腦中卻極力的撇去頭一個問題,更想知道眼前最迫切的事。

    他會如何待自己?會不會像一個月前初見她時那般,待自己疏離有禮,或者是如世間所有男子般對待新婚妻子柔情蜜.意哄慰一番,便行那夫妻間親密之事。

    可她萬沒想到,他朝自己說的第一句話卻是“怎麼還沒睡?”

    難道自己應該不等他這個名義上的夫君,獨自睡去?

    顧蒹葭檀口微張,望著距自己一步之遙站著的李景喻,有一瞬的恍惚,以為自己听錯了。

    她遲疑了下,似是確定他話中真偽般,不確定的問︰“我睡嗎?”

    這自然說的是她自己獨自去睡。

    李景喻微微一笑,望著她的兩道目光中滿是柔色。

    自他進青廬伊始,他對著自己時,臉上便溢出這般似寵溺,似嬌縱的神色。

    顧蒹葭被他盯的渾身不舒服,忙上榻,掀起錦被蓋在身上,似怕他反悔般急忙說道︰“我睡了。”

    她說罷,連忙閉上眼楮。

    閉目之時,听到他唔了一聲。

    接著,耳畔便是一陣之音,混著極輕的腳步聲朝浴房而去,然後,便是一陣嘩啦啦的水聲。

    許是因閉目的緣故,顧蒹葭的听覺變得異常敏銳,似能精準的猜出在這僅有兩人的青廬中,此刻他在做什麼,腦中也不受控的描繪他是如何動作的。

    待她反應過來,自己做了什麼時,心里又羞又躁,一把拉高錦被遮住頭臉,滾入床榻里面。

    不多會兒,他似是從浴房出來了。

    緊接著,她睡得床榻上,近側朝外的位置微微一沉,響起翻身的聲音,然後,她耳畔再無聲息。

    自始至終,李景喻再未理睬她。

    她如同被他遺忘的人兒般,被他徹徹底底的忽略了。

    顧蒹葭的頭悶得錦被中,一張小.臉憋得通紅,在這極盡詭異的靜謐中,就連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

    她越想越氣,心頭又陡生出濃重的失落。

    在李景喻未朝太後求娶自己之前,他總對她以禮相待,又克制風度,雖對她做過為數不多的親密之舉,可每回都義正言辭的說辭,讓她百般難辨。

    而今,他娶了自己,卻這般對她。

    她忽然覺得無法忍受,猛地扯落錦被,剛偏過頭,就撞上李景喻望著自己兩道含笑的目光。

    他臉朝向她,側臥而眠,身上只穿了層薄薄的白綢衣,衣襟系帶未系,精壯的胸膛便從衣襟散開的縫隙中暴露出來。

    顧蒹葭駭住,待察覺自己看到了什麼,驚呼一聲,忙轉過身去,緊閉雙目,氣急敗壞。

    “我有話要和你說。”

    李景喻循著她的視線,低頭看了眼自己身上,方才覺得熱,他松開了的衣襟上的系帶而暴露出的胸膛,又抬頭看了眼背對著自己坐在榻上的顧蒹葭。

    她只穿了一層薄薄的粉.嫩色春衫,低垂著頭,露出後頸一大.片膩白的肌膚,在燭火的映照下,上面絨毛畢露,如同無數把小刷子般,癢癢的掃過他的心間。

    他心口一陣發熱,身上那層剛沖去的熱汗悉數迸發出來,只剎那光景,便渾身燥熱,大汗淋灕了。

    bsg手機用戶請瀏覽m.ck101.tw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