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宮宴ゝ

作品:《撩妻入懷(重生)

    一秒記住【 】,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顧蒹葭從未見阿娘如此憤怒過,不敢再言,點頭應下。

    阿娘似是見她乖巧,命左右僕婦好好伺候她歇下,便出了漪瀾小築。

    可阿葭怎麼睡得著?躺在榻上翻來覆去,心里惦念著李嬤嬤安危,再想到明日便是姑奶奶壽辰,到時,皇阿舅,太子皆在,她要如何推拒這門親事?

    一想到這,她心亂如麻,不禁又想起了李景喻,明日,他會不會去皇宮給太後祝壽?她能見到他嗎?

    她不知為何忽然想起了他,理了半天頭緒,也未想明白,就這般滿腹焦灼入眠,直到後半夜才沉沉睡去。

    第二日,便是入宮的日子,一早,阿娘.親自來替她穿衣裝扮,又將去年皇阿舅賞賜給她的簪子帶上,環視她周身,似見無不妥之處,才展顏,牽著她出了漪瀾小築。

    阿耶早等在府外馬車邊,阿葭見到他眼眸一亮,飛快的奔過去,喚道︰“阿耶。”

    昨夜,她便听身邊嬤嬤說,近日阿耶因六鎮賑災之事,時常徹夜不眠,昨日,她回府後就被阿娘關起來,此時才見到阿耶,看他面容較之以往更顯老態,鼻頭一酸,險些落下淚來。

    顧建柏數月未見女兒,自是想念,當即眼眶微紅,牽著女兒坐上馬車,細細詢問扶靈歸鄉之事。

    顧蒹葭飛快的看了眼,隔著小幾坐自己對面的丁芷蘭,見她神色端凝。猜測,阿娘未將她遇到水匪之事告知阿耶。

    再看阿耶眼含關切望著自己。知阿耶為國事操勞,已心力憔悴,便搖了搖頭,將滿腹心事壓下,直說並未大礙。

    顧建柏捻須,感慨女兒已大,能獨當一面,便不再多問。

    就這般,一家人各懷心事,由著馬車載著駛向宮門方向。

    待抵達宮中時,天色已黑,顧建柏稱有要事,將丁芷蘭母女送至宮中,便離去了。

    前往福壽殿的沿途,雕梁畫棟,曲尺朵樓,朱欄彩檻,各處張燈結彩,一陣風拂來,廊檐下掛的大紅燈籠隨風舞動,如同點燃簇簇烈焰,耀眼的紅光升騰至半空,將整個皇宮籠罩在一片昏紅之中。

    顧蒹葭望著隱在紅光深處的福壽殿,不知怎的,總覺心神不寧,手心微微汗濕。

    待進入福壽殿,迎面就見福壽殿院中央空地上搭了一座一人多高的高台,高台正前方位置,遙映著十數張小幾,呈半圓形擺放。每張小幾下方皆鋪著厚厚的絨毯,供女眷席坐。

    顧蒹葭被阿娘選了個最顯眼的小幾坐下,沒一會兒,她就見朝臣女眷依次擇了小幾坐下,不多時,原本空蕩蕩的院子,便坐滿了女眷,卻無人大聲喧嘩,整個園中靜謐,聞針可落。

    而在這女眷中,她一眼便瞧見了坐在自己手邊的成寄煙,成寄煙見到自己,雙眸里滿是驚訝,捂唇低笑道︰“阿葭,今日是你大喜的日子,你能來,我真為你高興。”

    小時候,顧蒹葭與成寄煙交好,但隨著阿耶與成司徒政見不合,她便漸漸疏遠了成寄煙,自從她去年磕踫腦袋後,她更是記不得當年為何與成寄煙斷了來往。

    而此時,她在意的卻是成寄煙的話。

    她轉頭看向阿娘。

    阿娘顯是也听到了成寄煙的話,一雙秀眉滿是笑意,神色是她從未見過的欣喜,握著她的手,說道︰“待會你便知曉了。”

    阿葭卻听的心生不安。

    又坐了一會兒,不見太後過來,更發覺坐在她周遭的女眷,皆有意無意的瞟向她,神色里鄙夷,艷羨皆有。

    她咬了咬唇,看向坐在一旁的阿娘,低聲道︰“阿娘,姑奶奶何時過來?”

    此次太後壽宴,分為兩處置辦,一處則是福壽殿,供各位女眷吃酒慶賀之用,另一處,便是嘉寧帝平日所居的祥雲殿,則是款待前來賀壽的文武朝臣,而太後需先在祥雲殿露面,接受朝臣贊賀後,才來此處。

    丁芷蘭望向顧蒹葭,見女兒神色忐忑,撫摸她的手背,說道︰“不急,再等等,等過一會兒,便.....”

    她說到這,忽然想起什麼,便住了嘴,不說了。

    顧蒹葭心中不安之感更甚,正要再問,就見伺候在太後身旁的高嬤嬤,領著一群舞姬翩然而來,登上了福壽殿外面搭建的那所高台上。

    舞姬身著香髻麗衣,絲竹繁樂奏聲起。

    卻是太後怕女眷等急了,安排的歌舞助興,打發時辰。

    顧蒹葭只得壓下滿腹不安,看向台上舞姬。

    .....

    與福壽殿緊凝的氣氛相比,嘉寧帝所在的祥雲殿堪稱的上熱鬧不凡。

    殿內,與宴的朝臣按照官階各自入座,各人面前一張酒席,宮女行走其間,倒酒奉菜,殿中央,舞姬翩翩起舞,為太後賀壽助興。

    嘉寧帝高居龍案後,一雙鳳眸不怒自威,此刻,由朝臣輪番敬酒,也有些醉了。

    坐在嘉寧帝左下首的太後,今夜頭戴珠冠,身著鳳服,雙目湛湛,精神抖擻,說不出的滿身鳳儀逼人,她頻頻含笑,叫堂下那些前來向她參拜祝壽的朝臣起來。

    待朝臣參拜畢後,起身,笑道︰“列位臣公,爾等為大魏鞠躬盡瘁,竭力協皇帝執政朝事,乃社稷之幸,哀家,心生感激,為聊表薄意,備上酒水,還望諸位臣公盡興而歸。”

    眾位朝臣惶恐應答。

    太後笑著點頭,目光巡視堂下朝臣,當掠過坐在低與自己右下首的太子李孝敬時,微微一頓。

    原本太後這道掠過太子的眼神極其短暫,卻也被坐在朝臣之列首的顧建柏察覺到了。

    不僅是顧建柏,坐在顧建柏對面位置上的成司徒也隨之面色轉冷。

    兩人皆將目光投向太子李孝敬身上。

    太子李孝敬年僅二十,此刻,端坐在群臣之首,面色冷凝,從兩人方向看去,只望得見他側臉如同刀削般稜角分明。下頜線條勁瘦剛毅,整個人看起來,威嚴難犯。

    原因無他。

    今日不但是太後壽辰,更是太後為太子李孝敬擇定太子妃的日子。

    顧建柏與成司徒多年來,不僅朝堂爭斗,更涉及未來太子妃爭斗。

    此次,太後替太子李孝敬選妃,有兩名人選,一是,與太後同宗的顧蒹葭,二則,便是成司徒女兒成寄煙。

    而太後顯是更屬意扶植顧家,立顧蒹葭為太子妃。

    成司徒縱然有個做皇後的妹子,也無力阻止太後越過嘉寧帝,執意擇定顧蒹葭為太子妃,為此,極其惱怒,顧建柏多年與自己作對,若太後再立了顧蒹葭為太子妃,顧家坐大,那麼,他絆倒顧建柏就變得難上加難。他豈能不恨?

    憶及此,成司徒忙看向太後。

    太後似對太子李孝敬微微點頭,再抬頭,面上笑意漸濃,說道︰“哀家,今日有一喜事,需要當眾宣布。”

    她話音剛落,殿下眾朝臣皆看向太後,面上俱露出想听一听是何喜事,值得,一向深居簡出的太後在壽宴當日宣布的事。

    太後環顧一圈,將大臣的表情盡收眼底,正欲說話。

    忽的,殿外傳來一陣紛雜的腳步聲。

    太後和眾朝臣循聲望去。

    就見一名極其年輕的男子,著蟬衫麟帶,雙目湛湛,腳步矯健的邁入祥雲殿。

    那人甫一進殿,似是滿殿輝煌金碧也不及他眼中笑意璀璨,他快步來至太後身前,雙膝一曲,跪在地上,恭敬說道︰“潤之,來給皇祖母賀壽。”

    bsg手機用戶請瀏覽m.ck101.tw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