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異樣感覺

作品:《撩妻入懷(重生)

    一秒記住【 】,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李景喻坐在她對面,兩人之間隔著一張檀木小幾,案上茄皮紫釉獅耳琴爐里燃著凝神香,裊裊輕煙升至半空,被從窗欞處漏進來的風吹散。

    她隔著桌案,看向李景喻,他兩道灼灼目光投在自己身上,眸色是溫柔的,薄唇甚至掀起一抹笑意。

    在她與李景喻為數不多的相處中,她很少見到他笑。

    或者是,微乎其微。

    眼前這位自少年成名的李景喻,給她的初始印象,便是儒雅俊逸,滿身殺戮之氣,不好相處。

    她甚至有些懼怕他,可幸在他對自己始終有禮相待。

    她也樂意維持兩人這種既不親近,又不疏離的相處狀態。

    可自昨夜後,他殷切的摟抱著她哄慰,甚至今日在大庭廣眾之下,若無其事的牽她的手。

    饒是她心中再感激他的搭救之恩,此刻,滿腹的怒意卻再也忍不了了。

    她仰頭,直視李景喻,一字一頓道︰“表哥,我有話與你說。”

    李景喻望著她,唇角的笑意僵住了。

    顧蒹葭繼續道︰“表哥對蒹葭回護之情至誠,蒹葭感激不盡,更無以為報,若表哥有什麼事是需要蒹葭做的,盡管吩咐蒹葭一聲便是,蒹葭絕不含糊,可,若表哥對蒹葭存了別的不好的心思,那表哥就別怪蒹葭失禮了。”

    “蒹葭向來口快直言,若有得罪表哥的地方,蒹葭先給表哥說聲對不住了。”

    顧蒹葭一口氣將昨夜壓在舌根滾了幾番的話,吐了出來,話音一落,似是將累月來,胸腹間積壓的郁氣一同傾瀉.出去,心頭一陣暢快。

    李景喻似是有些錯愕,劍眉微微一揚。

    兩道灼灼目光卻始終停留在她身上。

    顧蒹葭挺直背脊,似是較勁般,一眼不眨回望著他,可那雙黑眸中分明泄.出懼意,面上卻強裝鎮定自若,微微揚起的那副尖尖的下巴,卻露出柔軟的弧度。

    看起來,如同她小時候般既嬌艷,又稚氣。

    李景喻忍住想笑的沖動,誠懇的道歉︰“是潤之失儀,唐突了表妹,在此,潤之向表妹賠禮了。”

    顧蒹葭見他輕抿唇角,語氣里滿是歉意,不似作偽,一時不知他想什麼,可也不好再說什麼,只冷笑一聲,不再說話,轉頭看向窗外。

    ......

    一連幾日,李景喻都未與她親近,兩人同乘一輛馬車,他也不是多話之人,時常手執一卷書看著,偶爾她犯困,醒來時,身上總多一件男子衣衫,倒叫她有些意外。

    他似又變回那個有禮,對她愛護的表哥,正人君子了。

    她也不好再拒絕他的好意,便心下默認了此事。

    如此,就這般相處幾日,她對他慢慢放下心防,不再對他冷臉相待。

    這一日,快到洛陽了。

    她心頭雀躍,望著愈來愈近的城門,從扶靈回鄉而歸,一路上的擔驚受怕似是一下子消弭無蹤,只余滿心的期盼。

    她想念阿娘,阿耶了。

    甚至是鎮國公府上的一草一木。皆讓她興奮不已。

    一想到這,她便坐立難安,頻頻撩.開窗幔朝外看,恨不得將脖子伸出去,去窺一眼,這條通往城門的路還有多遠。

    可在這一次,在她數不清多少回探頭朝窗外看,又失落而回時,卻發生了意外。

    她頭上插的金瓖珠石蝴蝶簪刮住了窗幔上的流甦,流甦上線頭密集,如同藤蔓般纏著簪子,她一急,頭朝邊上扯,卻發覺根本無濟于事,簪子和流甦糾纏的更緊。

    正在她與簪子較勁時,忽的,李景喻的手伸過來,按住了她亂動的頭。

    “別動。”

    卻是李景喻隔著小幾俯身過來,要幫她解開纏在簪子上的流甦。

    她一驚,身子忙朝後退,要避開他的踫觸,卻被糾纏著流甦的發絲因慣力朝後一扯,扯掉了一小撮秀發。

    她疼的嘶了一聲,霎時雙眸盈滿淚花,再也不敢動了。

    李景喻似是輕笑了聲,手指按在她頭上戴的發簪上,輕輕撥.弄。

    她坐在座榻上,被迫微揚起頭,從她這處看,只能看到他勁瘦的下頜,往下便是隱在領口里凸出的喉結,一股異樣的似壓迫,陌生之感一下子攥.住了她的心神。

    這種感覺,仿似那天夜里那一股索繞在心頭的似羞憤,又似畏懼的情緒,她抗拒著這突如其來的異樣,身子繃住,一動不敢動,可手心卻不住的沁出熱汗。

    不知過了多久,許是須臾。他直起身子,稍離開了些她,那股攥.住她心神的感覺一下減淡不少。

    她微松口氣,再抬眼,就見他灼灼的望著自己,說道︰“好了。”

    她雙頰酥紅,半晌憋出一句︰“謝了。”

    她說話間,車忽然停了下來,不再前行。

    李景喻問向車窗之外︰“發生何事?”

    車外隨行的將士道︰“前頭的路被堵了,要等一會兒才能過去。”

    顧蒹葭為掩飾尷尬,撩.開車簾,瞥了一眼,就見前方道路中央,似是有三五個惡混正圍著一名年輕婦人追打,道路兩旁圍滿了路人,對其指指點點,無人上前幫忙,卻將這條原本進洛陽城的路,堵得水泄不通。

    婦人哭嚷聲從人堆里泄.出,聲聲泣血。

    顧蒹葭皺眉,洛陽城郊向來龍蛇混雜,更有從邊陲之地混入的流民,所謂三教九流之人,多不勝數。

    可在天子腳下,此等恃強凌弱之舉,亦是不多。何況,為何她听這婦人的聲音怎麼有些耳熟?

    她揚起身子,將車簾撩.開的更大些,這才看清那婦人的臉,當即大吃一驚。

    那婦人身穿紫羅色錦衣,容貌清麗,正是李嬤嬤的兒媳嗎,鈴蘭。

    此刻,她跪在地上不住的朝那幾個大漢哀求著。

    那幾個大漢身形異常彪悍,面目猙獰,一腳將她踢翻在地,口中罵道︰“你夫君欠我們賭坊幾千兩銀子,他人卻跑了,這債,當然要由你還。”

    “求求幾位大.爺行行好,再寬限幾天,想必......想必我夫君回來立馬就還錢。”

    鈴蘭痛哭流涕,語無倫次的道。

    那幾個大漢獰笑一聲︰“你夫君恐怕早死在外面了,不如這樣,我看小娘子還有幾分姿色,不如,今個就先將我們兄弟幾個伺候舒服了,我們兄弟還可以再寬限一兩日。”

    其中一名壯漢說完,抬手就要去扯鈴蘭。

    鈴蘭瞪大雙眼,身子不住朝後躲閃,驚叫連連。

    顧蒹葭曾見過鈴蘭,幾年前,李嬤嬤替兒子娶妻時,她還贈過新婦鈴蘭一副頭飾,當時她見鈴蘭溫柔可人,待人落落大方,可萬沒想到,今日,在大庭廣眾之下,竟遭人侮辱。

    縱然李嬤嬤害她在先,在未查明李嬤嬤毒害自己緣由之前,她豈能坐視不理?

    雖不知李嬤嬤兒子是如何欠了賭債,但強霸當街□□婦孺,但凡有血性之人,也不該袖手旁觀,她叱喝一聲︰“住手。”

    圍攏在鈴蘭周遭的人,頓時鴉雀無聲,皆回頭望向轎子這邊。

    那伸手拽鈴蘭的壯漢听到自背後傳來一道嬌叱之聲,也轉過頭,見身後離他十多寸之後,停了幾輛普通馬車,想必聲音便是從車中所發。當即大怒︰“你是何人,竟敢管老子的閑事了?”

    顧蒹葭坐在車里,听的怒火中燒,蹭的一聲起身,就要下車與他理論,忽的,她雙肩一沉,卻是李景喻將她按坐了下去。

    她一怔,李景喻已掀開轎簾,站在車頭,雙目威嚴的掃視幾人,睨著那壯漢寒聲道︰“幽州祁王府李景喻,夠不夠管你的事?”

    那幾名壯漢原本是洛陽城郊一帶的地頭蛇,平日多做些雞鳴狗盜之事,仗著身強力壯,欺壓婦孺弱鄰,攢下了些家業,開了座小賭坊,專門坑過往商旅錢財,慢慢的賺的銀子多了,身價倍漲,也混出個模樣來,平日便魚肉鄉鄰越發肆無忌憚來。

    如今,看著立在車頭的男子,玄衫高冠,神情威嚴自若,投來的兩道目光威勢逼人,豈不就是那赫赫有名,殺人如麻的幽州小郡王,李景喻。

    眾壯漢嚇得登時腿軟,跪俯在地上,連連討饒︰“小人有眼無罪,沖撞了小郡王,望小郡王勿怪,我等......我等著這就滾。”

    眾人說罷,卻不敢起身,頻頻看向李景喻。

    李景喻雙手負後,目光一掃眾人,沉了氣勢。

    “若再叫本郡王發現,你們欺壓百姓,便提頭來見。”

    他話音剛落,那幾名壯漢仿卻似特了特赦,朝他連磕幾個響頭,飛快的起身,倉惶逃去。

    與此同時,車廂門打開,一名年輕女子從車上下來,扶起地上驚愕的婦人︰“鈴蘭,跟我來。”

    那女子頭罩幕離,通身不可見,但聲音清脆,猶如鶯啼,忍不住叫人想窺見真容。

    鈴蘭驚愕更甚,無措間,由著她帶著登入馬車,而李景喻隨後.進入車內,不消片刻,原先被堵在路中央的幾輛馬車,轔轔于前。

    周圍圍攏的民眾平日皆被這惡霸欺壓的苦不堪言,方才被李景喻氣勢所驚,不敢吭聲,此時,見他入了馬車,還是與方才女子同乘,待馬車走後,議論不停。

    “一對璧人,一對璧人哪。”

    “英雄配美人,想必這便是小郡王的內人?”

    “胡說,小郡王年過二十,尚未娶妻,何來內人?”

    而這一幕,恰好落入停在對面的馬車里。

    成寄煙撩.開車簾,望著馬車離開的方向,咬牙啟齒︰“顧蒹葭,你終于回洛陽了。”

    bsg手機用戶請瀏覽m.ck101.tw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