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小心悸

作品:《撩妻入懷(重生)

    一秒記住【 】,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他面色冷凝,說這話時,語氣卻罕見的溫柔。

    顧蒹葭微訝,忽覺來自于他身上咄咄逼人的氣勢,一下子消失無蹤。

    她從新打量眼前這位男子,他是李嬤嬤口中總逗自己哭鼻子的表哥,而她卻從他救下自己後,始終有些懼怕他。

    此時,在異地他鄉舉目無助時,忽听到這不算勸慰的話,她身上如同被注入一股暖流,暖意緩緩盈滿心間,倍覺心安。

    等她再望向他時,心里甚至多了一絲好感。

    她垂下眼眸,壓制住心底泛起的微末漣漪,溫聲道︰“謝謝表哥勸慰蒹葭。”

    她說完,見他眼底泄出一絲不悅,又道︰“听表哥一言,蒹葭心里好多了。”

    他頷首恩了一聲,靠近她一步,忽的頓足,抬步朝門外去,不知和守門將士說了什麼,須臾,一名將士端來一碗湯面進屋,放置在桌案上,悄聲退了下去。

    “表妹餓了吧,先吃點湯餅墊墊肚子。”

    他若不說,她還不覺得餓,此時,倒是饑腸轆轆了。

    以往都是李嬤嬤到時辰幫她將膳食端進屋里,服侍她用膳.....

    她鼻頭一酸,勉力壓下想奪眶而出的眼淚,坐在食案前,拿起了筷子,正欲吃面,忽的察覺兩道灼灼的視線盯在自己後背上。

    她扭頭,猝然撞入他望來含笑的眸子。

    他似是遲疑了下,抬步走到桌案前,與她並坐一桌,似是要看她吃面。

    她心頭突突直跳,方才那種心悸的感覺又浮上心頭,正不知所措時,忽的,門外響起一陣焦灼的敲門聲。

    他斂了臉上笑意,抬步出了門,不多會兒,又疾步進到屋中,朝她道︰“表妹待會听到門外有任何動靜,務必待在房內,不要出來。”

    她心生詫異,再想到今晚甲板上眾將士把酒言歡,許是怕她身為女眷,夜半出門對將士多有不便,當即不再多問,低聲應了。

    他再不多話,反手關上門,疾步離去。

    .....

    夜色漸深,遠處峽谷兩道萬丈峭壁如同蟄伏在黑夜里的巨獸,在暗中窺探著船上眾將士,似是尋找時機伺機而動。

    甲板上的眾將士醉的東倒西歪,原先舞劍的將士將劍擲在船舷上,仰頭睡在桌下。

    桌上,地上到處皆是空酒壺,殘酒順著瓶口流入,漫過桌沿,淌入甲板上,如同溪流匯集在船舷旁的地下,那處已攤了一層薄薄酒漬。

    正是萬物寂靜的時候,甲板上將士無一例外,全部醉死過去。

    此時,忽的從底倉偷偷走來一人,那人穿著胡褐色府兵衣衫,探腦巡視甲板一圈,似是確定無人醒著後,長出口氣,點燃枚響箭(信號彈),響箭如箭簇般急速升空,發出“噗”一聲尖響。

    這聲音不但突兀,甚至是刺耳,可甲板上的眾將士卻毫無所覺,依舊酣睡,顯是被下了蒙汗藥。

    那人自燈燭陰影里一笑,一轉頭,忽的,眼前白光一閃,一把泛著白光的利刃已架在脖子上。

    這一切只發生在瞬息,他還未反應過來,朱會飛已一口痰啐在他臉上,罵罵咧咧道︰“他娘的,總算逮到了。”

    他說著,三五下將那人捆了,還不忘跺上兩腳。

    那人吃痛滾在地上哼唧兩聲,眼角余光瞥向甲板,只一眼,便當即駭住,方才已醉倒的將士已逐個爬起來,面上毫無醉態。

    ……

    李景喻從近旁船艙內渡步出來時,朱會飛已帶著那人下去審問,見到他來,忙快步迎上來,語含欽佩道︰“郡王,還是你有辦法,一下子就逮住了下蒙汗藥之人。”

    郡王一早便懷疑當日在郡主畫舫下藥之人還在船上,並猜測下藥之人與水匪有關聯,便將計就計,在知曉水匪距他們不足三里時,下令今晚眾將士佯裝痛飲,並派他去船上堆放酒水之處盯著看看是否有人下藥。

    直到傍晚時,果然有一人鬼鬼祟祟的潛入堆放酒水之處,將蒙汗藥撒入酒水中,並隱身在暗處。

    而郡王早有察覺,在下藥之人不備時,令他換下有蒙汗藥的酒水,並讓眾將士佯裝中藥暈倒。

    那下藥之人果然上當,看到甲板上暈倒的眾將士,掏出響箭召喚水匪。

    郡王此招極妙,既能抓住下藥之人問清何人要害郡主,二來,還能用下藥之人引來大意的水匪前來誅殺。

    他跟隨郡王身邊數年,深喑他行事總出其不備,以亂取勝,心中那點因水匪數量眾多而起的憂慮,瞬間消失無蹤。

    李景喻並未答話,而是站在船頭,看著朝他們逼近的船只,沉聲道︰“命眾將士听命,一會兒還有場惡仗要打。”

    朱會飛忙湊過去,一眼看到是水匪的船只,已離此處不足半里,心中激蕩,這些年邊境太平,他已幾年未打過仗,腰間那把嗜血的寶劍早已按奈不住了。

    他心中一凜,手撫上腰間佩劍。

    李景喻卻是突然轉頭盯著他若有所思,須臾,說道︰“你去保護郡主。”

    朱會飛驚愕︰“啊?”

    李景喻眉目倏然一沉︰“若郡主有半點閃失,你提頭來見。”

    朱會飛胸腹間那股澎湃激揚的斗志,一瞬間偃旗息鼓,脖子梗的老粗。

    他不服氣的道︰“郡王,行軍打仗是俺的特長,您讓俺去保護那嬌滴滴的郡主,俺怕...... 俺怕唐突了郡主。”

    朱會飛平日便是糙漢子,說話口無遮掩,仗著武力驚人,十分得李景喻器重,是李景喻手下第一勇將,為此,他深感為傲,甚至以往每次都沖在李景喻前面沖鋒陷陣。

    李景喻擰眉,朱會飛似是想到什麼,眼眸一亮,湊近他說︰“俺知道了,郡王是看上了郡主,怕郡主有什麼閃失,若是這的話,俺現在就去保護郡主。”

    李景喻已年滿二十,至今仍舊獨身,手底下欽佩他的將士不免時常猜測,郡王是否有心儀之人。

    李景喻微微一笑,不置一詞。

    朱會飛深覺猜到了郡王了不得的心事,精神一振,再不遲疑,大步朝樓上而去。

    ....

    顧蒹葭吃完面,想到李景喻臨去時的囑咐,想要尋李嬤嬤問清楚的念頭只能暫時擱置。

    屋中靜謐,甚至一絲風都未從窗戶外侵進來,她躺在榻上,半晌,突覺不對。

    以往此刻,夜風大起,從河面上傳來的細碎破浪聲震耳,可今夜,所有聲音,似是全部停止了。

    她下榻點亮燭火,朝門口去,還未邁出兩步,忽的,船身一陣猛顫,她猝不及防,一頭撞在近旁小幾上。

    再抬眼,頓覺眼前金閃盈盈。

    “郡主,你怎麼樣了?”

    接著,從門外傳來一聲焦灼的一嗓子。

    顧蒹葭一怔,回話道︰“無事,只是不小心撞到了桌子。”

    她話音剛落,門外一陣雜沓的腳步聲響起,接著,慘叫聲,吆喝聲從四面八方透門進來。

    這聲音她再熟悉不過,前幾日,便是這比噩夢還要可怕的聲音傳來,她帶的府兵死了大半,丫鬟悉數慘死。

    憶及此,她霎時站立不穩,慘白著臉奔去門口大力推門,可房門似是被人從外鎖上,怎麼都推不開。

    一道英武壯漢的剪影倒影在窗花上,他舉劍捅在一人喉嚨上,鮮血如同噴泉般在窗花上撒下一道血痕。

    “郡主莫慌,卑職奉郡王之令保護郡主,定會護郡主周全。”

    一道喘著粗氣的聲音傳進來。

    她心頭沒由來的一慌,若她沒猜錯,應當是前來報復的水匪登船,與李景喻將士廝殺在一處。

    一想到或許這一切因她而起,卻連累李景喻陷入險境,恐慌一下子攥住了她的心神。

    她驚慌的大力拍門。

    “郡主這門我已經鎖了,你安心等在房間便是,等卑職誅殺完水匪,定放您出去。”

    門外的朱會飛將染血的劍從水匪尸體上拔出,迎上順著樓梯爬上來的水匪,舉劍砍過去的同時,朝門內吼一嗓子。

    又一道血泉毫無預兆的噴在眼前鏤空門明瓦上。

    顧蒹葭大驚失色,驚叫一聲,跌坐在地上,霎時手足冰涼。

    bsg手機用戶請瀏覽m.ck101.tw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