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2)

作品:《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當晚,我拿出結魄燈來在夜明珠底下觀賞。這盞燈一直放在西海大皇子處助他養氣凝神,墨淵醒後被折顏取了回來,一直擱在青丘。在九重天上時,夜華沒問起,我便也忘了還。

    夜明珠鋪開的一片白光底下,這一盞結魄燈燃起黃豆大一點燈苗,瞧著無甚稀奇。可誰曉得,這無甚稀奇的一盞燈里頭,卻盤著一個凡人三百年的氣澤。

    我越想心頭越沉,素錦說的話雖不可全信,卻還有天庭中的小仙娥奈奈的話做保證,如今我得空來一樁樁一件件盤算過去,夜華他這三百多年來確然是對團子的親娘情深似海。他是個長情之人,這似海的一腔深情,磨了三百年都沒被被磨成灰飛,怎麼一見著本上神,他就立刻移情別戀了?

    我越想越覺得肝膽里那把邪火燒得旺,連帶著肺腑之間爬過一道又一道的委屈。我愛夜華是因著他這個人而愛他,譬如他同我的師父長得像,我也沒一刻將他當作墨淵過。若我也將他看做墨淵的替身,怕是每次見到他都要恭敬問安,半點褻瀆不得。

    我既是這樣對的他,自然希望他這樣對我。倘若他是因我像團子娘,而他對團子娘相思不得,這才轉而求其次尋的我。那我白淺委實受不起他這個抬愛。

    迷谷在外頭低聲道︰“姑姑,需同你抬些酒來麼?”

    我沉默應了。

    迷谷抬來的酒全是些沒存得老熟的新酒,陽剛之氣尚未被泥土調和得陰柔,灌進口中,嗓子處便是一股燥辣之意,燒得我發昏的腦袋愈加昏沉。大約迷谷他見我今日回來時有些神不守舍,便心領神會了,才特特挑出的這些烈酒,一得令便搬進我房中。

    我喝得眼前的結魄燈由一盞變成了十盞,自覺喝得差不多了,便站起來跌跌撞撞去睡覺。朦朦朧朧卻睡不著,總覺得桌上有個東西亮亮的,刺得人眼楮慌,難怪總睡不著。我坐在床沿上眯著眼楮去看,依稀是盞燈。哦,大約是那盞結、結什麼玩意兒的燈來著?

    我想了半天沒想起來。

    那燈亮亮的亮得人心頭發緊,我身子軟著爬不起來,便隔著七八步去吹桌上的燈,吹了半晌沒吹熄,想用術法將它弄熄,卻一時間又想不起熄燈的術法是哪一個。我唏噓了一聲倒霉,干脆隨便捏了個訣朝那結什麼玩意兒的燈一比。 當一聲,那燈似乎碎了。也好,燈上的火苗子總算熄了。

    這麼一折騰完,天上地下全開始轉圈圈,我立刻倒在床上睡死過去。

    這一睡,我睡了兩天,睡得想起了許多往事。

    原來五百多年前,擎蒼破出東皇鐘,我費力將他重新鎖進去後,並沒同阿爹阿娘他們說的那般,在狐狸洞里安詳地睡了兩百一十二年,而是被擎蒼種了封印,落在了東荒俊疾山上。

    什麼素素什麼團子娘什麼跳誅仙台的凡人,那根本統統都是彼時無能又無知的本上神老子我。

    我還奇怪飛升上神的這個劫怎的如此好歷,不過同擎蒼打了一架,短短睡了兩百一十二年,便在睡夢中位列上神了。三百年前從狐狸洞中醒轉過來,我目瞪口呆瞧著自己從銀光閃閃變成金光閃閃的元神,還以為是老天做給我一個人情。感激地覺得這個老天爺他是個仁慈的老天爺。

    殊不知,同擎蒼打那一架不過是個引子,我飛升上神歷的這個正經的劫,卻是一個情劫。我賠上一顆心不說,還賠了一雙眼楮。若不是擎蒼當初將我的仙元封印了,跳誅仙台時還得賠進去一身修為。老天辦事情半點不含糊,仁慈仁慈,他仁慈個鬼。

    我總算明白過來夜華他在青丘時為何常做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明白過來凡界住客棧那夜,朦朦朧朧的一句“我既望著你記起,又望著你永不再記起”並不是我睡迷糊了幻听,一切都有丁有卯,是夜華他當年冤枉了我,他覺得對不住我。

    他怕是永不能曉得我當初為何要給團子起名叫阿離,永不能曉得我為何要跳誅仙台。

    舊事紛至沓來,三百年前那三年的痛卻像就痛在昨天,什麼大義什麼道理,什麼為了維護我這一介凡人的周全而不得不為的不得為之,此時我全不想管,也沒那個心思來管。我從這一場睡夢中醒來,只記得那三年,宿在一攬芳華中的一個個孤寂的夜,一點點被磨盡的卑微的希望。這情緒一面倒向我撲過來,我覺得無盡蒼涼傷感。那三年,本上神活得何其膿包,何其悲情。

    我覺得如今我的這個心境,要在十月同夜華成親,有些難。我曉得自己仍愛他。三百年前我就被他迷得暈頭轉向,三百年後又被他迷得暈頭轉向,可見是一場冤孽。愛他這個事我管不住自己的心,可想起三百年前的舊事,這顆愛他的心中卻硬氣地梗著一個大疙瘩,同樣地,我消不了這個疙瘩。我不能原諒他。

    迷谷打水送進來供我洗漱,看了我一會兒,道︰“姑姑,可要我再去抬些酒來?”

    我伸手抹了把臉,才發現滿手的水澤。

    迷谷果然抬了酒進來。上一頓我喝了七八壇,以為將四哥存的全喝完了。迷谷卻還能抬進來這麼五六壇,可見他那幾間茅棚中私藏了不少。

    我每喝便醉,醉了便睡,睡醒又喝,再醉再睡,單調過了三四日。第五日傍晚醒過來,迷谷在我房中坐著,斂眉順目道︰“姑姑著緊身子些,窖中已無酒可搬了。”

    迷谷多慮,我身子沒什麼可操心,終歸只是沒力氣些,沒像鳳九那般不中用,傷個情喝個小酒喝得差點將黃膽吐出來。且經過這一番歷練,大約酒量還能增進不少。

    沒了烈酒的滋潤,我的靈台得以恢復半扇清明。這半扇清明里頭,叫我想起件無論如何也不能忘的大事。我那一雙長在素錦眼眶子里頭的眼楮,須得尋個時日討回來。

    那時我歷情劫,被素錦她趁火打劫奪了眼楮。如今我的劫既已經歷完了,那雙眼楮放在她眼眶子里頭也終歸不大妥當,她自己想必養著我的眼楮也不自在。

    擇日不如撞日,我喚出昆侖扇來,對著鏡子略整了整妝容。唔,臉色看起來不大好。為了不丟青丘的面子,只得翻出一盒胭脂來仔細抹了抹。

    我容光煥發地上得九重天,捏個訣輕易避過南天門的天兵天將,一路暢通無阻直達洗梧宮中素錦住的暢和殿。

    典範她真會享福,正靠在一張貴妃榻上慢悠悠閉目養神。

    我顯出身形來,方進殿的一個侍茶小仙娥驚得呀一聲叫喚。典範刷地睜開眼楮,見著是我,一怔,嘴上道︰“上神駕到,素錦不勝惶恐。”翻身下榻的動作卻慢悠悠的,穩當當的,果然不勝惶恐。

    我在一旁坐了。她拿捏出個大方的笑容來,道︰“素錦揣摩上神聖意,大約是來問君上的近況。若說起君上來,”頓了一頓,將那十分大方的笑做得十二分大方︰“凡世的那個素素,同君上處得很好,也將君上他照看得很好。”

    笑意襯得她面上那雙眼楮盈盈流光,我撫著扇面做出個從容的模樣來,道︰“如此這般,自然最好。夜華這廂托你的照拂令我放了心,是以今日,我便想著也來關懷關懷你。”

    她疑惑看我一眼。

    我端莊一笑︰“素錦,本上神的眼楮你用了三百年,用得好不好?”

    她猛一抬頭,臉上的血色由潤紅至桃粉,再由桃粉至慘白,瞬間換了三個色,煞是有趣。她顫著嗓子道︰“你、你方才說什麼?”

    我展開扇子笑道︰“三百年前本上神歷情劫,丟了雙眼楮在你這里,今日掂起這樁事,便特地過來取。你看,是你自己動手還是由本上神親自動手?”

    她往後退了兩步,撞在身後貴妃塌的扶臂上,卻沒覺著似的,嘴唇哆嗦道︰“你是,你是素素?”

    我不耐煩攤開扇面︰“到底是由你親自剜還是本上神幫你剜?”

    她眼楮里全無神采,手緊緊絞著衣袖,張了幾次口,卻一句完整的話也沒說出來。好半天,似哭似笑道︰“那個女人,那個女人她明明只是個凡人,怎麼會是你,她明明只是個凡人。”

    我端過旁的桌案上一杯熱氣騰騰的濃茶,奇道︰“一個凡人怎麼,一個上神又怎麼。只因我三百年前化的是個凡人,膿包了些,你這個小神仙便能來奪我的眼楮,匡我跳誅仙台了麼?”

    她腿一軟,歪了下去。“我、我”地我了半天沒我出個所以然來。

    我挨過去手撫上她的眼眶子,軟語道︰“近日本上神人逢喜事,多喝了幾壇子酒,手有些抖,大約比你自個兒動手痛些,你多擔待。”

    我手尚沒下去,她已驚恐尖叫。我隨手打出一道仙障,隔在暢和殿前,保準那些小童子小宮娥即便听到她這個聲兒也過不來。

    她瞳色散亂,兩只手死死抓住我的手,道︰“你不能,你不能……”

    我好笑地拍了拍她的臉︰“三百年前你就愛扮柔弱,我時時見得你你都分外柔弱,就不能讓本上神開開眼,看看你不柔弱時是個什麼模樣麼?夜華剜我的眼時說欠人的終歸要還,當初你自己的眼楮是怎麼沒的,我們兩個心知肚明。我的眼楮是怎麼放到你眼眶子里去的,我們兩個也心知肚明。你倒說說,我為什麼不能拿回自己的眼楮,難道我那一雙眼楮在你眼眶子里擱了三百年,就成你自己的東西了?”

    話畢,手上利索一動。她慘嚎了一聲。我靠近她耳畔︰“三百年前那樁事,天君他悄悄辦了,今日這樁事,我便也悄悄辦了。當初你欠我的共兩件,一件是眼楮,另一件是誅仙台。眼楮的債今日我便算你償了。誅仙台的債,要麼你也正經從那台子上跳下去一回,要麼你跟天君說說,以你這微薄的仙力去守若水之濱囚著擎蒼的東皇鐘,永生永世再不上天。”

    她身子一抽一抽的,想是痛得緊了。此種痛苦我也遭過,大約估摸得出來。她痛得氣都抽不出來,卻硬逼著蹦了三個字︰“我……決不……”

    不錯,總算沒再同我扮柔弱,勉強硬氣了一回。我抬高她滿是血污的一張臉,笑了兩聲︰“哦?那你是想讓本上神親自去同天君說。但我這個人一向此時說一套,換個時辰說的又是另一套。若是我去同天君提說,就不曉得那時候說的還會不會是此時口中這一套了。”

    手底下她的身體僵了僵。繼而痛苦地蜷成一團。我心中念了句佛,善惡果報,天道輪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