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1)

作品:《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折顏一席話,叫我再沒心思待在九重天上。我雖同夜華有些慪氣,可上得玉清境療傷一事,終歸欠他人情,倘若不告而別,便真正沒度量;倘若跑到他跟前去告一回別,又顯見得我沒面子,遂留書一封,言辭切切,對他近兩日的照拂深表了謝意。便與折顏一道跨過南天門,匆匆下界。

    即便墨淵此刻還只是那西海大皇子身上一個沉睡的魂,我也想去瞧一瞧他。這一顆奔赴西海的殷切的心,正譬如山林中一只早早起來捉蟲的母鳥,捉得一口肥蟲子時,便歡欣地撲稜著翅膀飛快往鳥巢里飛,要急急地將這口蟲子渡給巢中的雛鳥。

    從九重天上下西海,騰雲約摸需騰個把的時辰,折顏踩著雲頭十分無趣,一直在我耳旁絮絮叨叨。萬幸近日他同四哥過得順風順水,才叫我一雙耳朵逃脫一劫,沒再翻來覆去地听他講四哥那一樁樁一件件丟人的舊事。

    折顏此番絮叨的乃是西海水君一家的八卦,我寶相莊嚴地坐在雲頭上,听得津津有味。

    東南西北四海的水君,我印象最淡的,便是這個西海水君。開初我還以為,大約是我在青丘待得久了,沒時常關懷關懷這些小一輩的神仙,才令他在我這里的印象十分寡淡。如今听折顏一說,方曉得原是近兩代的西海水君為人都十分低調,才令得西海一族在四海八荒都沒甚存在感。然就是這樣一位保持低調作風一保持就是很多年的西海水君,近日卻做了件很不低調的事情。

    這件事情,正是因他那被墨淵借了身子調養魂魄的西海大皇子疊雍而起。

    說是自六百多年前開始,疊雍那一副不大強壯的身子骨便每況愈下,西海水晶宮的藥師們因查不出癥結,調理許久也沒調理出個所以然來。請了天上的藥君來診斷,藥君帶了兩個小童子上門來望聞問切一番,拈著胡須兒開了兩服藥,這兩服藥卻也只能保住疊雍不再咳血罷了。藥君臨走跟前悄悄兒拖著西海水君到角落里站了站,道疊雍大皇子這個病,並不像是病在身上,既然沒病在身上,他區區一個藥君自然也奈何不得。

    眼見著連藥君都無計可施,西海水君一時悲憤得急紅了眼,思忖半日,干脆弄出來個張榜求醫,亮堂堂的榜文貼滿了四海八荒,上頭寫得清清楚楚,三界中有誰能醫得好這西海大皇子的,男的便招進來做西海大皇子妃,女的便招進來做西海二皇子妃。

    唔,是了,這西海大皇子疊雍,傳聞是個斷袖。

    西海水君因一時急得焦頭爛額,出的這個榜文出得忒不靠譜。誠然這天底下眾多的能人都是斷袖,譬如當年離鏡的老子擎蒼。但還有更為眾多的能人並不是斷袖。他一襲不靠譜的榜文,生生將不是斷袖的能人們嚇得退避三舍。待終于發現這榜文上的毛病,這榜文已猶如倒進滾油里的一碗冷水,將四海八荒炸得翻了鍋。

    從此,西海水君庭前,斷袖們譬如黃河之水,以後浪推前浪的滔滔之姿,綿延不絕。可嘆這一幫斷袖們雖是真才實學的斷袖,卻並不是真才實學的能人。

    墨淵的魂魄藏得很深,非是那仙法超然到一個境界的,絕瞧不出那疊雍身體里宿著一個日日分他仙力的魂魄。

    于是乎,大皇子疊雍被折騰得益發沒個神仙樣。西海水君的夫人瞧著自己這大兒子枯槁的形容,十分哀傷,日日都要跑去夫君跟前哭一場,令西海水君十分悲摧。

    人有向道之心,天無絕人之路。疊雍那同父同母的親弟弟,二皇子甦莫葉,同我的四哥卻居然有一番酒肉朋友的牽扯。說四哥從西山尋了畢方回十里桃林後,有一日與折顏斗了兩三句嘴,一氣之下便殺去西海水晶宮尋甦莫葉喝酒了。

    正踫上西海水晶宮一派愁雲慘淡之時,那二皇子甦莫葉多喝了幾杯酒,喝得醺醺然,靠著四哥將家中這樁不像樣的事挑巴挑巴全說了。四哥听了甦莫葉家中這一番辛酸的遭遇,惻隱之心油然而生,立即表示可以請十里桃林的折顏上神來幫一幫他。縱然折顏對自己的定位很明確,是個“退隱三界、不問紅塵,情趣優雅、品位比情趣更優雅的神秘上神”,本不欲淌這一趟渾水,可抗不住四哥一番割袍斷交的赤裸裸威脅,終歸還是揣著架子奔去了西海。這一奔,才奔出的墨淵快醒來的天大喜訊,圓滿了我的念想。

    折顏挑著一雙桃花眼道︰“我同真真離開西海時,答應了西海的一群小神仙,隔日便會派出仙使去西海親自調養疊雍。要令墨淵的魂魄恢復得順遂,那疊雍的身子骨確然也是該仔細打理一番的。”

    他說得雖有道理,我皺眉道︰“可你那桃林中卻什麼時候有了個仙使?”

    他倜儻一笑道︰“上回東海水君辦的那個滿月宴,听說有一位白綾縛面的仙娥,送了東海水君一壺桃花釀做賀禮,自稱是在我的桃林里頭當差的?還說那仙娥自稱是九重天上太子夜華的親妹妹,幾個老神仙去九重天上打探了半月,也沒挖出來夜華君有什麼妹妹,後來又跑到東海水君處證實,原來那仙娥並不是位仙娥,卻是一位男扮女裝的仙君,因同夜華有些個斷袖情,才堂堂男兒身扮做女紅妝,假說自己是他的妹妹,以此遮掩。”

    我抽了抽嘴角︰“東海水君其人,真是風趣,哈哈……真是風趣。”

    能親手來調養那西海大皇子的仙體,以報答墨淵,我十分感激折顏。可他此番卻一定要給我安個男子的身份,再將我推到一位斷袖的跟前去,令我微有惆悵。頗後悔既沒了四哥在前頭頂著,那日東海水君的滿月宴,我便不該祭出折顏的名頭來。

    折顏眼風里斜斜一瞟,我望了回天,搖身化作一個少年的模樣,面上仍實打實覆著那條四指寬的白綾。

    煎熬了個把的時辰,總算到得西海。

    折顏端著一副凜然的上神架子直直將我領進海里去,水中兜轉了兩三盞茶,便瞧得一座恢宏宮邸大門跟前,西海水君打頭的一眾干西海小神仙們盛裝相迎的大排場。

    因我是被折顏這尊令人崇奉的上神親自領進西海的,即便他口口聲聲稱我只是他座下當差的一位仙使,那西海的水君也沒半點怠慢我。依照禮度,將折顏恭請至大殿的高位上,仔仔細細地泡了好茶伺候著,又著許多仙娥搬來一摞一摞的果盤,令他這位上神歇一歇腳。

    折顏歇腳,我自然也便跟著。

    我的二哥白奕在萬兒八千年前,有段時日曾醉心文墨,常拿些凡界的酸詩來與我切磋。其中有一首便是一個凡人們公認的雖無德卻有才的大才子寫的,全篇記不得了,只還記得其中的兩句,叫做“近鄉情更怯,不敢問來人”。二哥細細與我解釋,說詩人遠走他鄉,多年杳無音信,此番歸心似箭,回得故鄉來,可離家越近,卻越不敢向旁人打探家中的消息。這兩句詩,將詩人一顆想往又畏懼的心剖白得淋灕盡致,非大才不能為爾。那時我听了二哥這一番話,心中並不苟同,只覺得這詩人思鄉情切卻又裹足不前,乃是他略有變態,正常人顯見得是不能做出這一番躊躇模樣來的。

    直至今日,我才悟出那兩句詩的深意,才曉得做這首詩的凡人並不是個變態,確然有幾分大才。因我此刻坐在西海水晶宮的大殿之上,懷中揣的,便正是一顆近鄉情怯之心。既想立刻見著墨淵的魂,又害怕立刻見著。

    折顏並沒歇多久,閉著眼楮喝了兩口茶,便提說須得走了。因他是揣著上神的架子說的這個話,西海水君即便有那個心想留他一留,也礙于他不苟言笑的凜然神色,只得招呼一眾干的西海小神仙再前呼後擁地呼啦啦將他送出去。

    送走折顏,西海水君持著一派憂愁的臉,謙謹地說了兩句客套話後,便親自領了我去見他那大兒子疊雍。我深深吸了口氣,將渾身上下緊緊崩著,生怕見著那疊雍時作出些失儀的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