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2)

作品:《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從菡萏院到紫竹苑,我琢磨了一路,方才那位陳貴人的性情同鳳九沒有半點相同之處,然她額間確然有一朵鳳羽花,也確然地一眼便認出了我是她姑姑。按說鳳九一個神仙,即便暫借了凡人的肉身來住,也萬萬不該被這凡人生前的情思牽絆,此番卻如此形容,莫不是……我摸著額頭沉思片刻……莫不是她在自己身上,用了青丘的禁術兩生咒罷?

    說起這兩生咒來,倒也並不是個傷天害理的術法,不過是助人在一個特定的時辰里轉換性情罷了。譬如青丘一些在市集上做買賣的小仙從前就極喜歡對自己下這個咒。如此,不管遇到多麼難纏的客人,便都能發自肺腑地堆起一張真誠的臉,笑得菊花一般燦爛,不至于幾言不合便大打出手。但顯見得這不是個實誠法術,有違神仙的仙德,後來四哥同我一合計,便將它禁了。

    倘若此番鳳九真在身上下了兩生咒,唔,她又是為什麼要下這個咒的?我想了半日也沒想明白。下午打了個盹兒,揣摩著夜里再去菡萏院走一遭。

    卻不想鳳九十分善解人意,不用我過去,她倒先過來了。

    當是時,我搭了個台子,正獨自在後院用晚膳。襯著天上的朗月稀星,頗有幾分情趣。將將吃得高興,她背上扎了捆荊條,猛然地從院牆上跳進來,正正砸在我飯桌上。一桌的盤子碗碟應聲四濺,我慌忙端個茶杯跳開。她則悲苦地從桌案上爬下來,將背上有些歪斜的荊條重新正了正,四肢伏倒與我做個甚大的禮︰“姑姑,不肖女鳳九來給姑姑負荊請罪了。”

    我將湛到袖口上的幾滴油珠兒擦了擦,見她現下是原本的樣貌,並未用那陳貴人的凡身,順眼得多了,便道︰“你果然是使了兩生咒?”

    她臉皮紅了紅,贊嘆了聲姑姑英明,姑姑委實英明。

    我對她這聲贊嘆深以為然,早年我大多時候很糊涂,活到近來,便大多時候都很英明。

    原本想將她扶一扶,但見她滿身的油水在月光底下 亮 亮,還是忍住了,只抬了抬手讓她起來,到一旁的石凳上坐著。

    我從手中幸免于難的茶杯里喝了口茶水,皺眉問她︰“你既是來報東華的恩,卻又為什麼須得違禁來使這個兩生咒的?”

    鳳九一張嘴巴立刻張成個圓圈形︰“姑姑怎的知道我是來報的東華帝君的恩,司命星君說東華帝君托生是個極機密的事,四海八荒沒幾個人曉得的。”

    我慢條斯理地喝口茶,做高深狀沒說話。

    她猛地一哆嗦︰“姑姑你,你將東華帝君的一舉一動摸得這麼透徹,莫不是看上他了罷?”既而又做扼腕狀︰“唔,東華帝君確然是要比北海的水君長得好些,術法也高明些,輩分也與你合稱些,可須知東華帝君是個石頭做的仙,姑姑你看上他,前途堪憂啊!”

    我望了望天上的月亮兄,漫不經心道︰“算起來,四哥也快從西山回來了,這兩生咒當初倒還是他頭一個提出來要禁了的。我尚且記得從前青丘有個糊涂仙,以為這個禁制是個說說就算的禁制,依然不管不顧用了兩三回,最後仿佛是被四哥趕出了青丘?”

    鳳九立刻從石凳上跳起來,將背上的荊條扶了扶,兩手一揖,拜下來恭順道︰“佷女在東華帝君府上做侍婢時,曾做給司命星君一個人情。司命星君承了佷女的情,待東華帝君托生轉世時,便著了個童子來通知佷女,算是將這個情還給佷女了。佷女不肖,當年受了東華帝君的大恩,卻遲遲無以為報,既得知帝君托生轉世了,便琢磨在他做凡人時將這個恩報了。帝君14歲那年,佷女入得他的夢境,問他這一世有些什麼成不了的願望,達不了的痴心。”

    我打岔道︰“那石頭做的東華說了些什麼?該不是富貴江山皆不要,只願求得一心人罷?”

    鳳九詫異得很︰“姑姑,你竟英明得這樣。”

    我一口茶水噴了出來,這一世的東華,他竟,他竟俗氣得這樣?!

    風九擦了擦滿臉的茶水,訕訕續道︰“想是帝君在凡界時,早年很受了些人情冷暖,便求佷女配他位一心愛他,不離不棄的女子。”

    我沉吟道︰“于是你便將你自己搭了進來?”

    鳳九點頭又搖頭道︰“其實也算不得將自己搭進來。司命星君曾與佷女看過東華帝君這一世的命格。帝君這一世里注定遇不到真心愛他的女子,不過,在他三十七歲這年的六月初一韋陀護法誕上,倒能遇到個他一心愛慕的女子,可惜這女子愛的是他的兒子元貞太子。佷女此番雖是來報帝君的恩,但也不能平白便改了他的命格。正巧半年前他的一位貴人陽壽盡,佷女思前想後,便暫借了這位貴人的肉身,想捧出一顆真心來,在帝君受他命中的情劫前,暫且先圓了他求一心人的這個念想。待到他真心愛慕的那位女子出現,佷女便算功成身退,如此,也便算不得改他的命格。”

    我低頭嘆道︰“你往日被他折磨得還不夠心傷麼?這番他倒是要求一心人了。做神仙時他若也是這個願望,你對他痴心那麼多年,便算早還清了。”

    鳳九頹然道︰“姑姑說得有理。佷女原本以為這是個極好辦的事。既然曾對帝君痴心過兩千多年,此番雖則斷了情,但要再找點當日對他的感覺來,照理該不算太難。可哪曉得這個真心也不是說拿得出來便能拿出來的,我醞釀了許多天,待借著陳貴人的肉身見著帝君時,卻委實找不到愛慕的感覺,便連一兩句情話都說不出,佷女覺得對不起帝君得很,也惆悵得很。”

    我安慰她道︰“死灰不是那麼容易復燃的,舊情也不是那麼容易復熾的,你不用這麼愧疚傷心。”

    她凜然道︰“然佷女畢竟已下了界,又承了幽冥司的冥主一個大情,保住了陳貴人的肉身,就這麼放手作罷,不將這個恩報了,總覺得吃虧得很,苦想了兩日,”她頓了頓道︰“佷女只得在自己身上下兩生咒。受法術的束縛,白日里必得依照陳貴人生前的性子做出愛慕帝君的形容,太陽下山方能解脫。卻不想陳貴人生前是這樣的性情,每每入夜回顧一番白日的形容,佷女都覺得痛苦萬分,委實太丟人了。”

    我違心道︰“你不用如此介懷,也沒有多麼丟人。”突然想起一件要緊事,我問她︰“你自化了陳貴人報恩以來,可有叫東華佔了便宜?”

    她愣了一愣,搖頭道︰“先前陳貴人便不是多得寵的。我借了她肉身後額間胎記長出來,被一個混賬真人判做妖花,帝君雖沒將我打入冷宮去,卻再沒到菡萏院來了。”

    我訝然道︰“那你每日做些愛他愛得要死要活的姿態,卻有什麼意思?”

    她鄭重道︰“須知真心愛一個人,是件很需要敬業精神的事,萬不能當著別人的面愛,背著別人的面就不愛了。”

    我打了個呵欠。

    見今鳳九的這個光景,倒還叫人放心。若她能順順利利地自己將這個恩報了,不用我與他的幾個叔叔擔著,也並沒什麼不好。我甚通透在心里過了一遭,正預備讓油水滴答的鳳九回去將自己洗刷洗刷睡了,平地里,卻刮了陣瑞氣騰騰的風。

    這紫竹苑想來是個福地。

    今夜,想來是個吉時。

    折顏在半空里顯了形,神色竟有些疲憊。蒼天大地,這是多麼難得一見的情景。該不會是他又做了什麼,將四哥惹著了罷。

    我不動聲色喝了口茶。

    他果然道︰“丫頭,真真這些天有來找你麼?”

    那聲真真生生將鳳九激得一抖,听了這麼多年,小丫頭竟還沒有習慣,真是可憐。

    我搖頭道︰“四哥不是去西山尋他的坐騎畢方鳥了麼?”

    他尷尬一笑︰“前些天回來了。”繼而又捂著頭道︰“他那畢方鳥委實野性難訓。”

    將將要走時,卻又轉過來與我道︰“有件事忘了同你說,你去東海赴宴的第二日,天君的孫子夜華來桃林找過我,同我打听三百年前你的舊事。”

    我驚詫道︰“啊?”

    他皺了皺眉道︰“我告知他五百多年前你生了場大病,睡了兩百多年才醒過來,他也沒再問什麼便走了,丫頭,你同他的這樁婚事不會是又要黃了吧?”

    五百多年前同擎蒼的那場惡戰自是不能同外人道,畢竟青丘與擎蒼並沒什麼冤仇,青丘的上神去拿擎蒼有些說不過去。

    我沉吟了會兒答他︰“應該不會吧,並未見著夜華有要退婚的形容。”

    他點頭道︰“那就好。”側身對鳳九說了句︰“真真很想著你的廚藝,什麼時候得空便來桃林一趟吧。”鳳九正要答話,他又道︰“你身上這個兩生咒下得不錯。”匆匆便走了。

    鳳九十分委屈地將我望著︰“姑姑,他威脅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