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2)

作品:《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我拉著糯米團子站在園門口,不勝唏噓。

    需知本上神年紀雖大,其實沒什麼方向感,進去方便,卻不知能不能出得來,還是在這口子上等著罷。

    小糯米團子卻不依,握著小拳頭做惡狠狠狀︰“娘親再不進去棒打鴛鴦,父君便要被那繆清公主搶走了。”又撫額做悲嘆狀︰“自來後花園便是是非之地,多少才子就是在這里被佳人迷了魂道失了前程,累得受苦一生的。”

    我傻了片刻,啞然道︰“這這這,都是誰教與你的?”

    小糯米團子呆了一呆︰“兩百多年前,天上白日飛升來一個小仙,叫成玉的,天君祖爺爺封了他個元君的虛號,便是他告訴我的。”

    頓了頓揉著頭發茫然道︰“難道竟不是麼?”

    我暗想片刻,覺得這位成玉元君所言著實非虛,如此妙人,日後定要結交結交。

    小糯米團子干脆來拉了我的袖子,硬要把我拖進園子去。

    他一個小人,我也不好反抗,只得出言相勸︰“你父君青春正健,那繆清,是叫繆清吧,那繆清公主也正是年華豆蔻,年輕男女相互思慕乃是倫常,他兩個既已做了鴛鴦,你我再去當那打鴛鴦的大棒,無端壞人姻緣,委實造孽。你與那繆清公主又不是有解不開的深仇大恨,非要壞了她的姻緣才盡興。”

    許是我後面那句話放得過重,小糯米團子嘴巴一扁,我趕忙安撫,又是親又是摸,他才鎮定下來,軟著嗓子道︰“她雖曾救過我一次,但我也好好向她道了謝,她卻自以為從此後便在父君面前有所不同,每每父君領著我去娘親的俊疾山小住,她便前來痴纏,甚是討厭。”

    我忍不住教育他兩句︰“救命之恩直比海深,豈是道個謝就能了事的。”

    若是道個謝便能不再掛心,我如今卻不知要逍遙多少,只管記著我和那人做師徒時圓滿融洽的情分,斷不會再有這許多愧疚遺憾。

    小糯米團子短短反省了一回,卻又馬上跺腳︰“她不守本分,她明知父君已有妻室,卻還來糾纏父君。她住娘親的房子,用娘親的炊具,還來搶娘親的夫君。”

    我望了一回天,略略回想夜華君那張和墨淵一個模子印出來的臉,很是感慨。

    這倒怪不著那繆清,本上神看那麼一張臉看了幾萬年,如今才能略略把持住。尋常的女子,要能在那張面皮跟前謹守住本分,著實有些困難。倒是東荒的俊疾山,什麼時候變做了那素錦的財產,我卻有些疑惑。略略一問,小糯米團子便和盤托出。

    他說得顛三倒四,我倒也能順藤摸瓜籌出個大概。

    原來這糯米團子他親娘並不是夜華君的側妃素錦,卻是地上的一個凡人。如今糯米團子的寢殿里,還掛著那凡人的一副丹青。說是青衣著身白綾覆面,正是現下我這副模樣。三百年前,卻不知什麼因緣,那凡人甫產下小糯米團子,便跳下了誅仙台。誅仙台這地方我有過耳聞,神仙跳下去修為失盡,凡人跳下去定是三魂七魄渣渣也不剩。

    小糯米團子想來卻並不知道這一層。

    那凡人被接上天宮之前,正是長在東荒的俊疾山里。夜華君思舊,將她在山上住過的屋子加了封印,每年都領小糯米團子來住十天半月。

    我委實欽佩夜華君的膽色,這些恩怨情仇宮廷舊事,卻一點也不瞞著小糯米團子,倒不怕給他這兒子造成心理陰影。

    百來年前一天,小糯米團子一個人在山上林子里捉兔子玩,靈氣引來路過的蛇妖。蛇妖只道是哪家道童,想他周身仙氣滋補,便要來吃了他。幸而遇到來俊疾山踩青的東海公主繆清,將他救了下來,按他的指引,送回了山上的小屋。那小屋因加了封印,外人本看不見,然小糯米團子敬這繆清公主救命恩人,便亮明身份,並將她領回屋子吃茶。茶畢,繆清公主正要告辭,卻遇上突然回來的夜華君。瞬時天雷勾動地火,這繆清公主對夜華君一見鐘情了。夜華不願欠東海公主的人情,便許了這公主一個心願。百十年來,繆清幾乎就守在東荒俊疾,夜華父子一來,便為他們洗衣煮飯蒸糕點。一個公主卻來做這些僕從的活計,夜華覺得不妥,那廂公主卻悄然低首無限嬌羞︰“這便是我的心願,求君上成全。” 夜華也無法,便只得隨她。

    然則以上只是小糯米團子的片面之辭。看這光景,夜華君倒也是個多情種,很難說就未曾對這善解人意的東海公主動過心。

    我頓覺空虛,夜華活到如今,也不過五萬來歲,就惹出這許多的情債,委實是個人才。

    本上神五萬歲的時候,卻還在干什麼來著?

    小糯米團子神色復雜,看著我欲言又止。

    我凜然道︰“身為男子最作不得吞吞吐吐的形容,一不留神就猥瑣了,有什麼卻說,痛快些。”

    他包了一包淚,指著我︰“娘親這不在乎的模樣,是不是已心有所屬,不要阿離和父君了?”

    我啞然。夜華與我雖有婚約,卻不過初初相識,實難談得上什麼在乎不在乎。

    小糯米團子卻後退兩步,捂臉痛心疾首︰“爹要娶後娘娘要嫁後爹,阿離果然應了這名字,活該嘗不了團團圓圓,要一個人孤孤單單,你們都不要阿離,阿離一個人過罷了。”

    我被他吼得心驚肉跳。

    他親娘當年拋下他跳了誅仙台,小小年紀必然有些心結。如今郁結進肺腑,怕是不好。

    我趕忙陪了笑臉來抱他︰“我既是你娘親,便絕不會不要你。”

    他指控道︰“可你不要父君。你不要父君,父君就會娶了那繆清,父君娶了那繆清,另生一個寶寶,便不會再要阿離。”說著便要淚奔。

    我大感頭痛,為了不使他失望,只得做出一副甜蜜樣,咬牙切齒道︰“你父君是我的心我的肝,我的寶貝甜蜜餞兒,我又怎會不要他。”

    說完自己先抖了一抖。

    小糯米團子大感滿意,抱著我的腿繼續朝花園里拖。

    我無法,只能隨他拖去。倒切切期盼夜華君此番並不在這園子里,省得我真來演一出棒打鴛鴦的大戲。

    倘若不幸,本上神英明如初,他此番確確是在會佳人,那夜華君,今日來攪你姻緣,乃是為了你兒子的心理健康,卻怪不得我了。

    繞過拱門,不遠處一頂頗精致的亭子里,玄色長袍,負手而立的男子正是夜華。旁邊坐的那黃衣少女,也正是繆清公主。

    本上神猜得不錯,他果然是來會佳人了。

    小糯米團子搖了搖我的袖子︰“娘親,該你出場了。”

    他倒入戲得快。我頭皮麻了一麻。思忖著要怎麼做這開場白才好。

    我識得的熟人中,只有大哥白玄桃花債最多。

    大嫂每次處置大哥那些桃花,都用的甚麼手段來著?

    我略略回憶一番。

    首先是眼神,眼神必得冷淡,上下打量一番那桃花,看美人譬如看一顆白菜。

    其次便是聲音,聲音必得縹緲,對那事主就一句話︰“這回這個我看著甚好,倘若夫君喜歡,便將她收了吧,我也多一個妹妹。”

    此乃以退為進。

    大哥雖逢場作戲者多,對大嫂卻是矢志不渝,非卿不可,此招方能生效。這麼一比,我與大嫂的情況卻又略略不同。

    我躊躇半日,小糯米團子已緊走幾步,跪到他父君跟前,道︰“孩兒見過父君。”

    夜華眼楮眯了一眯,越過糯米團子直直盯著我。

    我只得硬著頭皮走過去,略略見一見禮,將糯米團子從地上拉起來,拍拍他膝上的灰,再找個美人靠抱他坐下來。

    背後夜華君目光凌厲,我一套動作完成得很艱難。

    那繆清公主主動開口道︰“姐姐是?”

    我努力做出一副皮笑肉不笑的神態來,揉著小糯米團子的臉︰“這孩子喚我一聲娘親。”

    她像遭了雷劈。

    我內心其實很愧疚。這繆清公主模樣不錯,雖與那南海的綠袖公主比起來尚有些差距,卻大大小小也算個美人。她與我無冤無仇,我這番作為,著實不厚道。

    我心中淒苦,面上卻還得把戲份做足,繼續皮笑肉不笑道︰“現下這光景,烏雲壓頂,風聲蕭蕭,倒讓人不由得生出來幾分作詩的性質。妹妹說,是也不是?”

    夜華干脆操了手靠在旁邊亭柱子上听我瞎扯。

    小糯米團子不明所以,呆呆調頭來望我。我點他的額頭嗔笑道︰“天蒼蒼,野茫茫,一枝紅杏要出牆。”再望那繆清公主,道︰“妹妹說,應不應景?”

    她已傻了。俄頃,兩行熱淚順著眼角直落下來。撲通一聲,便跪到我跟前︰“娘娘息怒,繆清,繆清不知是娘娘鳳駕,繆清萬不敢做娘娘的妹妹。繆清只是思慕君上,並不求君上能允繆清些什麼。此番兄長要將繆清嫁去西海,那西海的二王子卻是,卻是個真正的紈褲。因婚期日近,繆清無法,得知君上將攜小天孫來東海赴宴,才出此下策以舞相邀。繆清只願生生世世跟隨君上,便是做個婢女伺候君上,再不做它想,求娘娘成全。”

    原是這麼回事。何其傷情又何其動人。我幾欲唏噓落淚。本想著天宮那麼大,就讓她分一個角落又如何。想了想,這卻終究是夜華君的家事。她若不是這麼情真意切一片真心可昭日月,我一棒子打下去又有何妨。如今,卻真真做不出了。情愛一事,本無道德可談,對錯可分,糯米團子尚小,日後可悉心教導。我卻萬萬再不能這麼助紂為虐了。想到這一層,便忍不住嘆口氣,抱起糯米團子要走。

    糯米團子委委屈屈死扒著美人靠︰“娘親你方才還說父君是你的心你的肝,你的寶貝甜蜜餞兒。別人來搶父君,你卻又任由他們搶去,你說話不算話。”

    我一個頭變兩個大。

    夜華似笑非笑,上前一步擋住我的去路,撩起我一縷頭發,緩緩開口道︰“我是你的心肝兒?”

    我呵呵干笑,後退一步。

    他再近一步︰“你的寶貝兒?”

    我笑得益發干,再退一步。

    他干脆把我封死在亭子角落里︰“你的甜蜜餞兒?”

    此番我是干笑都笑不出來了,嘴里發苦,本上神這是造了什麼孽啊造了什麼孽。

    我眼一閉心一橫︰“死相啦,你不是早知道麼,卻偏要人家說出來,真是壞死了。”

    我懷中的小糯米團子抖了一抖,面前的夜華亦抖了一抖。

    趁他們發愣的間隙,我將小糯米團子往那美人靠上一甩,丟盔棄甲,逃之夭夭。

    本上神此番,委實狼狽。奇書網(www.Qisu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