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放生吧

作品:《大魔王嬌養指南

    女子望見趙豐眼里的好奇,低頭看了獵物一眼︰“先前躲雪,我在山洞外頭設圈套抓雞,哪料到這黃皮子來偷,我就連它一起抓了。”

    趙豐指著它身上的傷︰“你揍的?”他再一細看,黃鼠狼好似傷痕累累,滿身黃皮都劃得七零八落,腿上的血口子最深。

    下手可真毒啊,看這女子樣貌秀氣,原來如此狠戾嗎?他有點擔心了。

    女子搖頭︰“逮著時就這樣了。現在天冷,食物難尋,這黃皮子八成是和其他野獸打架。”

    說話間,碗里的雪已融成了水。

    她正要端起來解渴,也不知是不是湊近火堆暖和之故,那只山雞突然醒了,噗噗直扇翅膀,把火星子鼓上了半天不說,還把女子手里的粗碗一下打翻!

    水潑了一地,火星子被吹飛出來,落在邊上十來根草蒲。這時天干物燥,草蒲“呼”一聲,燃了。

    草蒲就挨著木頭柱子放的。

    糟糕!趙豐驚呼一聲,速度伸手將草堆撥開。

    這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小廟要是燒淨了,兩人上哪里避風去?

    那女子一聲不吭,果斷脫下身上的羊皮襖往火上蓋,半點都未拖泥帶水。

    他倆反應及時,三下五除二就將新火給撲滅了。

    小廟里,草灰亂飛。

    這時大公雞還在滿場亂跑,黃皮子被它拖了一路早醒了,趁兩人撲火時悄悄去咬腳上的繩索。它的牙口居然鋒利已極,嚓嚓兩下就把繩索切斷了,一轉身就往門口溜去。

    女子首先發現,顧不上傻乎乎的雞,拔出木叉就去捅黃鼠狼。

    趙豐看這叉子,前端有銳器削過的痕跡。

    不過黃鼠狼也機靈,一路專挑隱蔽物藏身。饒是這女子看似經驗豐富,也鏟翻了兩個簸箕,又被一套破桌椅擋住了視線,最後才在門邊叉住了黃鼠狼的腦袋。這叉子前端的開口不大不小,按住小動物的脖頸格外方便。

    只憑這一點,趙豐就覺出女子的野外狩獵經驗大概很豐富了,至少比他豐富。

    “該死!”女子對趙豐說了聲,“對不住哈。”伸手要去抓黃鼠狼,不料這只格外生猛,一反嘴咬在她虎口上,鮮血長流。

    終日打雁,反而被雁啄瞎了眼麼!女子大怒,又有趙豐在一邊看著,臉皮上掛不住,當即抽出腰間的短刀來︰“敢咬姑奶奶?我活剝了你的皮!”

    黃鼠狼也知死期將至,吱吱叫喚,小爪子按在木叉上用力扭頭。女子只覺與它體型不符的一股大力傳來,仿佛叉子底下按著的不是一頭黃鼠狼,而是一頭巨狼犬。若非她氣力驚人,險些就被掙脫。

    她暗暗吃驚,更不願夜長夢多,當下手起刀落。

    趙豐在一邊,瞧著黃鼠狼豆子大小的眼楮滴溜溜直轉,靈動得緊,望向他的眼神居然像人一樣帶著懇求意味,心里不由得一軟。

    再見到黃鼠狼一身的傷,想來天寒地凍,小動物覓食艱難才會去偷獵戶的雞,他下意識動了惻隱之心,連聲道︰“且慢,別殺它!”

    他喚得急,刀就停了下來,女子側頭問他︰“怎麼了?”

    “這黃鼠狼一身是傷,你賣皮子也賣不了幾個大錢。”趙豐輕聲道,“不若把它放了,也算積德。”

    女子挑了挑眉︰“被咬的不是你,你當然沒所謂。”把受傷的手伸出來,向趙豐晃了晃,果然被啃出個口子來。

    這黃鼠狼的嘴可真不小,牙也尖哪,跟剃刀似地。

    見她又要舉刀,趙豐知道光憑幾句話不能讓他放生,只得咬了咬牙,從懷里掏出一錢碎銀子︰“我買活的,成不?”

    像這樣壞了皮子的黃鼠狼,這些碎銀可以買上好幾只了。女子一怔,看他兩眼,又听他小聲補充一句“我、我身上總共就這麼多了”。

    這人是怕她見財起意嗎?女子笑了︰“我在西北時也抓過黃皮子,這東西鬼得很,得罪它就要殺掉,否則它後頭總來找我麻煩。”

    “你進了城,它也能跟進城麼?”趙豐仍舊道,“再說它若真有靈性,就該知道是你放它一條生路,感激還來不及,怎麼會報復?”

    少年神色堅決,女子看看他,再看看黃皮子,本來也不將這小東西放在心上,當下把叉柄遞給趙豐︰“成,歸你了。”

    趙豐擺了擺手,連踫都不踫一下︰“放生。”

    這黃鼠狼是他買下來的,他有權隨便處置,女子一收手,抬起叉子。

    黃鼠狼得了自由,立刻往門邊躥去。

    她退回火邊,重新坐下,趙豐將銀子擺到她面前︰“多謝。”

    他既是堅持要給,女子也就收了起來︰“我看,你的好心全白費了。”這幾個小錢,她不看在眼里,但這種爛好人現今可是少見了。

    說來也怪,黃皮子本來都跳過門檻了,她話音剛落,這小東西忽然停了下來,轉頭抱爪,對著趙豐作了個揖。

    這動作居然非常標準,和人做出來也沒甚差別了。莫說趙豐吃驚,女子的笑聲也是戛然而止。尤其這黃皮子臨走前瞥了她一眼,目光中像是帶著森森的惡意。

    莫不是真踫上個成精的?

    但已經來不及去追了,黃皮子雖然一身是傷,跑起來依舊飛快,一出門就鑽入風雪之中,消失不見。

    趙豐嘆了口氣。那錢銀子已經是他最後一點盤纏了,在懷里捂了好多天,本想著能堅持到春明城,這下全打了水漂。

    唔,也不能算浪費,至少他救了一只有靈性的黃鼠狼。

    兩人重又坐下,女子打暈了山雞又打進來一大碗雪融掉,從懷里摸出兩個黃面饃饃,架在火上烤了起來。

    原本硬比石頭的饃饃,漸漸發出米面的香氣,勾得趙豐肚皮又開始咕嚕作響了。

    這響聲甚至連女子也听見了,她似是看出他的窘境,沖他myh齒一笑︰“不多收你錢,五文一個如何?”她還以為這爛好人錢多燒的,原來是個窮光蛋。

    趙豐若不是還忙著苦笑,就會發現她的牙白細整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