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4、神之力與帝國末日

作品:《美漫生存指南

    qq 7 ,最快更新美漫生存指南最新章節!

    由于阿米莎的仁慈,酷多成功的撿回了一條性命,但是他卻並沒有感激阿米莎的仁慈,他的內心只有恐懼。

    他還從未見過動作如此之快、力量如此之強的海族,手持三叉戟的阿米莎像是深海中最危險的怪物,根本就是死亡的化身。

    “太可怕了……這個女海族太可怕了……”

    “我必須要把這個消息匯報上去,必須……”

    酷多一路瘋狂逃亡,來到了駐守在邊疆的一支護衛隊的基地,此時的基地里有七名強壯的年輕海族,他們正圍著儲備的食物大快朵頤。

    “不好了!不朽帝國的戰士們!不好了!”

    酷多氣喘吁吁的來到基地外面,朝著里面的戰士大聲喊道︰“末日降臨了,末日降臨了……”

    護衛隊隊長被酷多冒失的態度和說話的內容所激怒,憤怒的起身問道︰“你在胡說什麼?酷多!你瘋了嗎?還有……今天是你巡邏的日子,你為什麼擅離職守!”

    酷多指著背後的湛藍海域,緊張而又膽怯的說道︰“海里出現了一個女……女海族……她殺了班德,她就是……她就是我們帝國的末日!”

    “胡說八道!一個女海族就能把你嚇成這樣嗎?愚蠢的老家伙!”護衛隊長起身往酷多游來的地方看去,隨後問道,“你確定她只有一個人?”

    “是的,我確定。”酷多點了點頭,“但她非常厲害,我從沒見過像她這麼迅速、這麼強壯的女海族,她一下就殺掉了班德,強壯的班德!”

    “我看你是嚇傻了,就這麼簡單……”護衛隊長冷笑道,但他也並沒有因此掉以輕心,他多年的經驗告訴他,這神秘的大海中總是會發生一些常理無法解釋的事情。

    因此雖然嘴上調侃酷多,但護衛隊長還是謹慎的拿起了武器,並且召集所有護衛隊成員,大聲的說︰“走!我們去看看,究竟是怎樣的女海族讓我們的酷多嚇成這個樣子!”

    護衛隊成員紛紛哄笑起來,跟著隊長拿起武器往酷多游來的方向游去。

    而酷多卻並沒有跟上,因為他知道只憑這些人根本不是那名女海族的對手。

    “你們馬上就會明白,你們不該嘲笑我的……”

    酷多低聲說道,說完之後又朝著不朽帝國的深處游去,他知道他必須把這個消息告訴更多的人,因為那名神秘的女海族,真的有開啟不朽帝國末日的能力……

    ————————

    末日的消息逐漸蔓延整片海域,不朽帝國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恐慌。

    據說一開始只是南部邊境的一支帝國護衛隊突然全軍覆沒,全副武裝的護衛隊員身首異處,慘死當場。接下來是南境帝國內的附屬群落、以及前去調查的支援護衛隊。

    死亡的陰影籠罩了整個不朽帝國,而南境在幾天之內就變成了人間煉獄,越來越多的幸存者從南境往海域中部逃竄,而每一支前往調查的護衛隊都有去無還。

    根據不完全統計——不朽帝國用于調查“末日”,並且派往南境的士兵數量已經達到了七百余人,其中生還者不足十人。

    而每一個僥幸從南境回來的戰士都滿面驚恐,口中不斷重復著“末日將臨”……

    兩周之後。

    中部海域。

    一片壯美瑰麗、五彩斑斕的珊瑚礁群之內。

    不朽帝國的現任君王,藍王的第四十代玄孫,蔚藍海域的領導者,福庫里,正面容嚴肅的坐在王座上。

    而在他的王座之下,不遠處的平台之上,一名虛弱的海族膽怯的抬頭看著他。

    “告訴我,戰士,你叫什麼名字?你來自于哪里?”福庫里沉聲發問,君王的聲音低沉而又洪亮,讓人發自內心的敬畏。

    但對于平台上的膽怯海族來說,就算是不朽帝國的君王,也很難與他幾周之前見到的那位帶來末日的女海族相比……

    “我的名字叫做酷多,我尊敬的君王……我來自南境,我原本是南部海域邊陲的一名守衛海族。”平台上的膽怯海族如實回答了問題,每一個字都帶著顫抖。

    “你目睹了什麼?告訴我,把每一個細節都說出來,不要害怕。”福庫里沉聲說道。

    也許是察覺到了酷多的恐懼,察覺到了酷多不安的顫抖,福庫里朝著旁邊一名漂亮的女海族招了招手︰“馬璐卡,去給這位忠誠的衛士送上一顆勇士果。”

    勇士果是中部海域特有的果實,那是一種生長在火山岩附近的神奇的植物,海族服用了這種果實之後會變得異常勇敢甚至暴躁,而且往往會說出一些平時不敢說的話

    但是在短時間的勇敢和暴躁之後,這種果實又會讓人變得昏昏欲睡。

    到目前海族都尚不明白這種果實為什麼能夠起到這樣的作用,他們猜測這種果實可能被某種神秘的力量加持了。

    至于來自南境的酷多,他根本就連見都沒有見到過這種東西。

    “吃下他,我忠誠的衛士,這是你應得的獎賞。”福庫里對著酷多伸了伸手,微笑說道。

    酷多吞下勇士果,一股刺激性的液體從果實中迸射出來。

    “唔!咳咳咳……”

    酷多險些被嗆死,這種詭異的液體進入喉嚨之後會變得非常辣。

    “哈……哈……”

    吞下勇士果的酷多伸著舌頭狼狽的吐著氣,同時他感覺到自己現在渾身血液都往腦袋上涌,同時身體燥熱不安,就像是被烈火灼燒著一樣。

    過了一會兒,他才意識到自己現在的樣子太過失禮,連忙對福庫里低頭道︰“實在抱歉,我尊敬的君王,我丑陋的表現冒犯了您……”

    “這沒什麼。”福庫里大手一揮,“還是趕緊回答我的問題吧,勇士果給你的勇氣只是暫時的,接下來你將進入沉睡。”

    “遵命,我的君王。”酷多連忙說道,這時他才意識到自己的舌頭有點大了,不過勇士果果然名不虛傳,他現在的身體不再顫抖。

    “我在邊境上見到了一名強大的女海族,她自稱來自紅珊瑚群落,她說她是來覆滅不朽帝國的,她是不朽帝國的末日……”

    “大膽!!!”福庫里身旁的一名女海族大聲呵斥道,“你怎敢說這種話?”

    福庫里卻抬手制止了這名女海族的咆哮,沉聲道︰“讓他說完。”

    酷多繼續開口︰“這名女海族仿佛是神明的化身,她有無比強大的力量,她可以用她的三叉戟輕易斬下其他海族的頭顱;她還有令人驚嘆的速度,深海中游得最快的魚也追不上她的身影;她經驗豐富,躲得過狡猾獵人的追殺;她非常勇敢,曾經一個人與一支數百人組成的軍隊抗衡……”

    “她簡直不可戰勝。”

    說完這句話,酷多只覺得自己腦子昏昏沉沉的,再也忍受不住這勇士果的摧殘,他“噗通”一聲一頭扎倒在地睡了過去。

    而王座之上,不朽帝國的偉大君王福庫里面色凝重。

    他身旁的女海族過來溫柔的捏著他的肩膀,小聲在他耳旁寬慰道︰“喔,福庫里,我強壯、勇敢的王,不要听信這個南部鄉巴佬的話,這大海之中怎麼可能有比你更強大的海族存在?”

    “一個人殺掉數百人的軍隊……這句話一听就是謊言……福庫里,我偉大的王,不要被他的謊言蒙蔽了,您的不朽帝國是不可戰勝的!”

    福庫里並沒有搭理這位女海族,而是朝著遠處發出了呼喊︰“來人!”

    兩名莊嚴威武的海族迅速游了過來,分別在福庫里面前彎腰問道︰“尊敬的君王,請問您有何吩咐?”

    “我要御駕親征,去南方尋找那位散播末日謠言的女海族!”福庫里大聲的說,“我要動用整個不朽帝國的力量,去除掉這個威脅到帝國百姓的禍害!”

    “御駕親征?”其中一名海族連忙阻止道,“偉大的福庫里,那個神秘的、尚且無法確認是否是真實的女海族,真的值得你這麼做嗎?”

    “當然。”福庫里點頭道,“你也听到了,現在小半個不朽帝國都在流傳那名女海族的事跡,他們都在說那名女海族有著無窮的力量、有著難以置信的速度,在這些描述之中,那名女海族的神勇已經在我之上!”

    “當我所統治國家的子民,崇拜的是另外一名海族的時候,那麼我的地位,也就受到了動搖。”

    “我現在需要做的,是重新奪回子民的敬仰和信賴,所以我必須御駕親征!”

    “不朽帝國綿延千年,我絕不會讓她斷送在我的手中!!!”

    ————————

    阿米莎提著三叉戟,剛剛屠戮了一個附屬于不朽帝國的群落。

    這個群落共有三百三十名海族,其中一百八十七名海族是戰士,剩下的則是老人和孩子。

    阿米莎這次並沒有仁慈,因為她的父親和族人被殺的時候,不朽帝國也沒有絲毫仁慈。

    用殘忍懲罰殘忍,她覺得很公平。

    遙望著逐漸升上海平面的不朽帝國海族的尸體,阿米莎的嘴角露出微笑。

    神之力果然無比強大,阿卡多賜予的三叉戟果然無堅不摧。

    “偉大的阿卡多,感謝您對我的庇佑,我不會讓你失望的,我會讓邪惡的不朽帝國徹底消失!”

    阿米莎心中默默禱告,游動著身體往中部海域而去。

    前面,就是不朽帝國的核心地帶了。

    再向前三百海里,據說有一片龐大的珊瑚礁群,而不朽帝國的現任君王福庫里和他的戰士們,就住在這片珊瑚群里。

    “我的父親,我的族人們,我馬上就要為你們報仇了!”

    阿米莎大聲的說,說完之後情不自禁的笑了起來。

    這是她這幾年來第一次由衷露出笑容,這是她夢想即將實現的笑容。

    阿米莎燦爛的笑聲沿著海水傳遞出去,很快就被不朽帝國的士兵們捕捉到了,而在這些士兵的簇擁下,不朽帝國的君王福庫里正御駕親征。

    他有著超越常人的听力,因此他也听到了阿米莎的笑聲,只是這笑聲在他听來無比恐怖,簡直就是怪物的嚎叫。

    “這就是那個災厄之源嗎?這就是那個聲稱自己帶來末日的家伙嗎?”

    福庫里低聲詢問周圍的士兵,士兵們也只能揣測著給出肯定的答案。

    福庫里揮舞手中長矛,朝著笑聲傳來的方向一指。

    “殺掉她!終結末日!”

    于是這支由數萬名海族組成的不朽帝國最強大軍,浩浩蕩蕩的朝著阿米莎游去。

    大戰,一觸即發!

    ————————

    此時的阿米莎提著她的三叉戟,靜靜的等候著不朽帝國大軍的襲來,她早就通過水流听到了敵人的消息,她現在的听力也是普通海族的百倍。

    “這一天,終于到來了。”

    “父親,族人們,請見證我為你們復仇吧!”

    當黑壓壓的帝國軍隊沖來的時候,阿米莎顯得非常興奮,她大聲對著敵人宣布道︰“這就是你們帝國的末日!”

    還沒等帝國軍隊將她包圍,阿米莎已經化作一道白色的閃電朝著他們沖去,她手中的三叉戟輕輕一揮,便輕而易舉的斬殺了不朽帝國的三名先鋒。

    前面的帝國戰士有些震驚,因為他們從未見過這麼快的身手,同時他們心中涌起一陣恐懼——難道傳聞都是真的?

    早在出征之前,他們就曾經听說過關于阿米莎的傳聞,據說這恐怖的女海族有著遠超普通海族的力量和速度,她的三叉戟可以輕易的刺穿不朽帝國最強大將軍的心髒。

    但沒有多少人會相信這麼夸張的傳言,他們無法相信世間能有這麼恐怖的海族。

    直到他們親眼見證這一幕。

    可此時再相信,為時已晚。

    他們上一秒剛剛相信了阿米莎的實力,下一秒就被阿米莎的三叉戟斬下頭顱。

    一眨眼的工夫,不朽帝國的先鋒部隊已經被阿米莎屠戮干淨。

    戰陣之中的帝國君王福庫里神情慌張,他已經開始亂了分寸。

    而帝國的軍隊早已經亂了分寸,原本熟練的陣容也徹底凌亂。

    只有阿米莎越戰越勇,身體仿佛有用不完的力氣,帝國軍隊的士兵們拼盡全力把長矛插向她的身體,卻發現阿米莎的身體比大海中最堅硬的岩石還要堅硬,不朽帝國的長矛根本傷不到她。

    一人滅一國!

    這就是眼前的局面!

    歷經了五個小時的鏖戰,不朽帝國由數萬名海族戰士組成的軍隊被阿米莎殺得七零八落,其中六成戰士當場陣亡,剩下四成臨陣逃脫逃離中部海域。

    而不朽帝國的君王福庫里最終也沒能活著離開這片戰場,他在緊急逃亡的途中被阿米莎成功追上,並且用三叉戟刺穿了後背。

    “這就是你的下場!”

    “殺死我父親、殺死我族人應有的代價!”

    “父親,紅珊瑚的族人們……我為你們報仇了!從今以後,大海之中再也沒有邪惡的不朽帝國!”

    ……

    阿米莎說到做到,利用從阿卡多那里獲得的神之力滅亡了整個不朽帝國,而這件事情也逐漸在海域中流傳了出去,所有人都知道阿米莎是被阿卡多眷顧的海族。

    他們知道,曾經降臨極南海域的阿卡多隨便動動手指,便將阿米莎變成了海族中最強大的戰士,一個人單槍匹馬便滅亡了聲勢浩大的不朽帝國,終結了這綿延千年的統治……

    至此,再也沒有人敢懷疑阿卡多的存在,也沒有人敢質疑阿卡多的實力,每一個听到這件事情的海族都成了阿卡多虔誠的信徒,自覺的為阿卡多貢獻信仰和崇拜。

    更夸張的是,海族中一些渴望自己也能像阿米莎一樣被阿卡多眷顧的人,學著阿米莎來到了極南海域之中,每日浸泡在冰冷的海水里祈禱阿卡多的接見。

    一開始只有三四名海族這麼做,很快數量變成了四五十,又增加到了兩三百,再後來這兩三百的海族互相接觸、繁衍,反而形成了一個嶄新的族群。

    而不朽帝國中的一些逃兵因為懼怕阿米莎的追殺,便一路朝著大海的盡頭逃去,他們知道阿米莎在海洋之中是戰無不勝的,便拼了命的想逃離海洋。

    一開始這些人戰戰兢兢的生活在淺海區域,那已經是不適宜海族生活的地帶了。後來在恐懼的支配下,這些海族干脆貼近海面、甚至游出海面。

    又過了數萬年的時間,這些海族干脆離開海洋走向了陸地。當然這已經是後話了,那時候的海族早已忘記了曾經大海深處有個強大的帝國存在……

    ————————

    覆滅了不朽帝國之後,阿米莎並沒有利用自己的神之力創建另一個嶄新的國家,她並沒有這個志向,她一生的目標只有復仇而已。

    在這一場驚天動地的戰斗之後,海洋中的海族數量大幅下降,不朽帝國既然覆滅,原本被不朽帝國統治的擁有富饒物資的中部和北部的海域就空了出來。

    原本只能躲在大海邊緣的自由群落紛紛來到這里,瓜分不朽帝國殘存的領土,而為了爭奪資源,他們大打出手,不斷殺戮,這導致了海族數量的持續下降。

    戰爭持續了整整百年,海族們把這段時期稱之為“百年亂戰”,而原本由不朽帝國積累起來的財富在這百年之間被揮霍一空。

    阿米莎在滅亡了不朽帝國之後活得空虛而又無聊,在阿卡多的干預下,她擁有了更長的壽命,但她逐漸發現長壽無法給她帶來任何快樂。

    自從滅亡了不朽帝國,復仇成功之後的阿米莎就失去了人生的意義,她不再殺戮,也不再拋頭露面,每天只是獵殺能夠維持生活的獵物,之後便在深海里漫無目的的游蕩。

    這種枯燥的、如同行尸走肉的生活結束于“百年亂戰”終結的前四十年,也就是海族間頻繁戰亂的第六十個年頭。

    在一個平凡的下午,阿米莎在某個人數稀少的群落遇到了一名年輕活潑的獵人,這名獵人在追殺一條花斑魚的時候踫巧遇到了阿米莎,他被阿米莎奪走了辛苦追捕的獵物。

    阿米莎本以為這名獵人會對她出言責怪,甚至對她發起攻擊,畢竟她並未展示出自己強大的力量和速度,而她的體型看起來又比那名獵人瘦小許多。

    但出乎意料的,這名獵人大方的把花斑魚送給了她。

    于是因為一條花斑魚,兩人愉快的攀談起來。

    這還是阿米莎在滅亡了不朽帝國之後,第一次與人交流。

    她已經有六十多年的時光沒有和其他海族說過話了。

    交流的過程中阿米莎了解到,這名年輕的海族只有二十歲,他來自于一個叫做“追魚者”的族群,他是族群里最優秀的獵人。

    他有一個哥哥,有兩個妹妹,他的父親已經去世了,但母親此時還健在。

    在兩個人的交流之中,阿米莎發現自己對這名年輕獵人很有好感,此刻一種全新的情緒讓她原本枯燥的人生變得快樂,這種情緒叫做愛情。

    于是她跟著獵人回到了“追魚者”群落,並且與他結為了伴侶。

    兩個人接連生育了兩個孩子,這兩個孩子都是男孩,哥哥取名叫班達爾,弟弟取名叫德科。

    在海族的語言中,哥哥的名字意味著“不忘先祖”,而弟弟的名字則意味著“庇佑子孫”。

    看著兩名孩子咿呀學語,原本內心中只有仇恨的阿米莎重新找回了幸福感。

    直到有一天,直到那個漆黑的晚上。

    熟睡中的阿米莎只感覺胸口一陣劇痛,冰涼的金屬戳入了她的胸膛。

    當她驚恐的睜開眼楮的時候,她看到她最摯愛的丈夫拿著她的三叉戟捅入了她的心髒——而那支三叉戟是她第一天來到追魚者部族之前就埋在三海里外的海溝里的,她想徹底隱藏自己阿米莎的身份。

    只可惜她的丈夫顯然早就知道她是阿米莎,也知道她藏匿起了三叉戟。

    “為什麼?為什麼?”阿米莎抬頭看向她的丈夫,不解的質問道。

    “因為我從一開始就要殺掉你,你這邪惡的女人!”獵人憤怒的說道,“原本的海族強大而繁榮,我們在不朽帝國的保護下平安和睦!是你滅亡了不朽帝國!是你毀掉了這美好的一切!”

    “你殺掉了我的爺爺,班德,一名不朽帝國忠誠的巡邏兵,你殺掉了我的族人,毀掉了海族的和平!”

    “因為你,海族陷入了漫長的戰亂時代,因為你,海族的數量越來越少……”

    “你是邪惡的化身,我必須要終結你!!!”

    听到這里,阿米莎終于恍然,但她掙扎著看向遠處仍在熟睡的、還沒喊出第一聲媽媽的孩子,痛苦的問道︰“可是你既然一開始就打算殺掉我,為什麼還要和我……和我生育那兩個孩子?”

    獵人並沒有欺瞞他臨死的妻子,而是如實回答︰“因為阿卡多的神力不能失傳,我還需要用它去阻止這個戰亂的時代!神之力是海族的希望,只有神之力才能讓海族重新強大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