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一章 各方雲動,劍氣縱橫

作品:《地球第一劍

    qq 7 ,最快更新地球第一劍最新章節!

    無垠星空中,道道流光朝著錦華星沖去,一股股真仙、天仙的氣息肆虐在空洞下方幾處大城,讓一眾散修們惴惴不安。

    就在半天之前,‘無名劍仙’再次現身,身穿強橫寶甲,手持一把大劍,用那玄妙的星辰劍法,極短的時間內橫掃天風門在此地的駐地。

    駐地已經化為廢墟,駐地內一百二十余名仙兵死傷殆盡,總共九名真仙境高手,四人慘死、四人重傷,那名真仙境巔峰的執事,竟被打的肉身破滅,只剩元神得以逃脫……

    原本,該駐地內有挪移陣法,就算來不及逃跑,也可求援。

    但‘無名劍仙’發難太過凶猛,幾乎只是片刻之間,就造成了數位高手死傷、仙兵大量傷亡。

    而後這駐地內的寶庫被搬空,珍貴的挪移陣法被毀,那人還在一處顯眼的石碑上留下了一行大字︰

    對事不對人,退出天風門。

    竟是如此……押韻。

    一個落單的孤行劍修,卻直接威脅掌控了三顆星辰資源的天風門。

    威脅的效果可能一般,但這事本身,極盡嘲諷。

    王升並未走遠,他離開錦華星就藏在無影梭中,在觀察天風門的反應。

    半天後,一條身軀無比龐大的蒼龍從星空之中飛來,正在無影梭中的王升嘴角一撇,卻是用仙識‘看’到了,這蒼龍缺了一截龍爪。

    莫非,修成了傳說中的……天殘腳?

    這妖修老龍的氣息,似乎比當年吞他時弱了許多,應該是上次被亢金星君重傷之後還沒恢復過來。

    王升不動,繼續觀察。

    很快,錦華星上匯聚了七道天仙的氣息,其中有三道屬于天風門勢力。

    除卻妖修老龍之外,還有兩道氣息王升有些熟悉,就是那兩名北河劍派前來助拳的天仙。

    還有兩道氣息,出現在了鳳黎門掌管的大城之中,應該是鳳黎門趕來此地的高手。

    另外兩道氣息,出現在了元洞南、北的城鎮中,是錦華星‘仙道勢力’中的兩位高手。

    王升暗暗將這些高手的氣息都記下,總覺得自己今後少不了跟他們打交道。

    隨後,王道長就靜靜漂流在虛空之中,給無影梭一個不快的速度,悠然飄去了下一個目標點。

    他要去古戰場,去探一探天風禁地。

    錦華城這次,不過是他搞事的第一戰罷了,好不容易出來一次,就算不能動搖天風門根基,也要讓他們鼻青臉腫才行。

    ……

    錦華星上,天風駐地的廢墟上空。

    兩名身穿淺藍色道袍的天仙老者,宛若周遭那重重人影為無物,在此地不斷搜查著什麼。

    “這劍意,這星辰之力……

    不錯,當真是難得一見的天劍,竟能調動如此驚人的星辰之力!”

    “等待了九十余年,總算等來了此子現身,你我也算不虛此行了。”

    北河劍派兩位長老感慨不已,他們恨不得立刻找到那無名劍仙的下落,將他帶回北河劍派,得天劍劍法。

    至于如何得,那就看這個無名劍仙配合不配合了。

    對于北河劍派而言,劍道是存在一個鄙視鏈的,大約就是天劍最強、地劍次之、人劍最沒有價值。

    人之劍道流傳最廣,有諸多完善的高明劍法;在這兩名北河劍派的長老眼中,修出了心劍的星海門小長老皮卡丘,遠不如這個無名劍仙一根頭發重要。

    甚至,若是能得到一套完整的天劍劍法,他們北河劍派就有機會成為三界頂級的仙門,探索劍道的極致!

    星辰之力……

    以一敵眾卻幾乎碾壓式的局面……

    這更是讓這兩位長老道心振奮,大功幾乎就是唾手可得。

    一旁,那天風門長老龍熬天,正對著幾名身穿戰甲的真仙男女破口大罵︰

    “人呢?啊!消失了!?追尋不到蹤跡?”

    若是王升在此地,應當能感覺出,這妖修與百年前的性情有了明顯的改變;或許是被亢金星君砍出了心理陰影,或是因為自身在門內地位一落千丈,故而心有怨懟。

    總之,這或許是一條有蒼龍血脈的……更年期妖大爺。

    “平日里一個個爭功搶功擠破頭,現在要你們干點實事了,就沒個中用的!”

    一名女仙忍不住反駁︰“龍長老,我們種種辦法都用了,甚至還抓了兩名附近的散修搜過了他們魂魄,那人近乎來無影去無蹤!”

    幾名真仙也紛紛開口︰

    “此地就是元洞之下,他若是沖入了元洞之中,我們根本無法找尋。”

    “我們耗費了幾只珍貴的仙蟲,尋不到他的蹤跡;而且施法追蹤被他拿去的那些寶材仙石,也是毫無反應。

    此人看似是直接找上門來報復,激斗片刻之後取勝便走,實際上應當是有詳細安排過的,以至于我們連他蹤跡都難尋。”

    龍熬天一掃衣袖,沉聲道︰“他氣息最後消失之地是在何處?”

    一名中年文士低聲道︰“龍長老,就在西面九百里,是在鳳黎門的勢力城外……”

    龍熬天目光一凝,一旁那兩名北河劍派的天仙直接沖天而起,身影在空中近乎只是幾次閃爍,直奔西面而去。

    “二位!”

    龍熬天頓時面色有了些變化,此時他們天風門幾位天仙的元氣尚未恢復,不宜與鳳黎門直接開戰。

    他嘆了口氣,從後面連忙追了上去,卻是憑自己雄厚的修為,穩穩跟在了兩名先出發的北河劍派長老之後。

    三道身影幾乎轉眼就出現在鳳黎門勢力上空,與此同時,一名老嫗與一位不施粉黛、身著道袍的女仙出現在了空中,卻也是天仙修為,與三人分庭抗禮。

    那老嫗手中拐杖輕輕一頓,下方大陣流光溢彩,已經完全開啟。

    這老嫗有些有氣無力的問了句︰“原來是天風門的龍大長老,何故強闖我鳳黎門之地?”

    “原來是諸葛長老,”龍熬天拱拱手,並未多說,而是看了眼北河劍派兩名長老。

    一名北河劍派的長老拱拱手,問道︰“鳳黎門與那無名劍仙可有關聯?”

    “閣下又是何人?”老嫗目光之中有一縷精光閃過,卻是散發出了強烈的威壓,與龍熬天的修為境界大致相當。

    這兩位北河劍派的長老不以為意的笑了笑,各自報上了來歷︰

    “北河劍派,蕭恩德。”

    “北河劍派,魏拂。”

    那老嫗面容頓時露出幾分凝重,扯了個難看的笑容,“原來兩位就是北河劍派的高人,方才多有失敬。”

    蕭恩德問道︰“敢問道友,那無名劍仙與鳳黎門是否有所關聯?此人對我們北河劍派來說意義非凡,對各位並非劍道傳承的仙門卻是作用不大。

    假若他寄身于鳳黎門中,還請道友給我們一個與他交談的機會。”

    “不錯,”魏拂倒是干脆,直接說出了他們的目的,“若是鳳黎門能將此人交于我們北河劍派,我們願意以重寶酬謝。”

    這話一出,龍熬天的面色頓時有些難看。

    這兩個北河劍派的天仙,跟著天耀回來的時候,一副有了他們鎮場子、天風門就不必擔心被外敵所威脅的架勢。

    現在卻是掩飾都不掩飾自己的‘狐狸尾巴’,直接對鳳黎門開條件,還徑直表達,他們是沖著那無名劍仙的劍法而來!

    那老嫗沉吟幾聲,隨後便道︰“各位恐怕是誤會了,我們鳳黎門與這人並無瓜葛。”

    “確實如此,”一旁那名女仙也道,“當年這名劍修被困在天風門血礦中時,是與我一位師佷有些交情,只不過他們一直未曾聯系。”

    蕭恩德與魏拂頓時露出幾分失望的神色。

    他們二人對視一眼,卻也並未多說什麼,只是繼續道︰“若鳳黎門能捉到此人送于我北河劍派,之前我們所說的承諾依然奏效。”

    “打攪了,告辭。”

    兩人拱拱手,隨後轉身朝著天外而去。

    龍熬天頓時氣的胡子亂翹,他也對面前兩人敷衍地拱拱手,轉身朝著天風門廢墟飛去,卻是半句寒暄都欠奉。

    那女仙和老嫗對視一眼,緩緩落入了大陣中。

    “師伯,何不將那封信給他們?”

    女仙傳聲道,“那人在咱們城中出現過,此事必然瞞不住天風門,倒不如就將那封信給這兩個北河劍派的長老,賣個人情給北河劍派。”

    “人情?”

    那老嫗冷笑了聲,瞧了眼身旁女仙,嘆道︰“你呀,當真是修道修糊涂了腦子!

    對于北河劍派而言,咱們鳳黎門不過是偏遠之地的一家小小仙門,翻手便可覆滅。

    那兩人表面對咱們客氣,實際上打心眼里瞧不起咱們;若是我們給出半點線索,那接下來,必然是被逼著交出采薇,為他們布置誘餌,釣那無名劍仙上鉤。”

    女仙有些不以為然,“也不過犧牲一個掌門師姐不喜歡的弟子罷了,若是能得北河劍派的人情,咱們豈不是更好對付天風門?”

    “天風門此時已經被北河劍派當做了是自己的附庸,你一個人情,抵得過那源源不斷的仙石?

    那李天耀的師父,是北河劍派中赫赫有名的高手,更是據說距離金仙只剩一步之遙,他一人前來,十三星辰之上的天仙加起來都不會是他對手。

    咱們與天風門是一個層次,北河劍派又是另一個層次。

    但凡能在一方天域中排上前十的大宗門,有幾個會跟你講道理?他們要覆滅咱們,根本不需要半點冠冕堂皇的理由。”

    老嫗緩緩嘆了口氣,“安排下去,全力搜查那無名劍仙的下落。”

    女仙有些不解,“師伯,咱們不是不賣他們這人情了嗎?”

    “有些事,你剛邁入天仙境,還不曾知曉,”老嫗淡然道,“他們天風門以為背靠北河劍派,就能征服這十三顆星辰,霸佔這片古戰場之地。

    卻不知,咱們鳳黎門,上面也是有人的。

    找到那小家伙,讓采薇不惜一切代價套住他,不求他為我們鳳黎門所用,也要讓他掀開天風門的鱗片,讓天風門自己露出些破綻!”

    女仙明顯怔了下,隨後面露恍然,原本心底許多疑惑,也接連得到了解答。

    她們,上面有人。

    ……

    兩個月後。

    古戰場,一處臨近天風星系的灰暗區域,幾塊刻著‘天風禁地’的石碑靜靜懸浮在這片區域四周。

    一道身影,此時就在這片區域的中央。

    經過幾天時間的打探,王升已經搞明白了此地的作用。

    這里,是個‘仙蟲培育場’,有數十名仙兵在此地把守,值守此地的是三名真仙境管事。

    除此之外,還有兩小隊仙兵負責從搜羅一些奇花異草,落單的散修,送來此地喂養一些‘名貴’的仙蟲。

    這些仙蟲被封在一處處蘑菇屋般的大陣中,像極了……

    大棚養殖。

    王升已經決定將這里一鍋端,而且找好了跑路的路徑。

    此時,他就在這片‘仙蟲養殖場’的正上方,藏在一塊漂浮的山岳中,廢寢忘食的……制作劫雲。

    因為此地沒有太多元氣可以被劫雲引動,王升只是準備劫雲就用了半天的功夫;而且將劫雲藏在了這方山岳之內,並未提前顯露。

    等他覺得劫雲差不多足夠掀起一場雷暴了,總算停下折騰,吞了一顆丹藥,將大劍握在手中。

    而後跳到這塊山岳碎片正上方,一腳朝著下方猛踹,隨之手持大劍、顯出真仙威壓,朝著那三名正喝酒聊天的天風門真仙俯沖而去!

    三名真仙倒是反應迅速,立刻起身應對,急忙捏碎傳信靈符。

    他們所聊的,也是天風門駐地遭襲之事,只是沒想到突然殺機涌現……

    那塊殘缺的山岳正面撞擊,將下方養殖仙蟲的這片‘陸地’撞的猛烈顫動,迅速下沉。

    而這塊山岳直接炸碎,一縷縷劫雲從中彌漫而出,迅速連成一片,直接罩住了此地。

    雷光還沒閃動,劍氣已然縱橫!

    王升持著大劍宛若凶神下凡,那三名真仙立刻想到了逃命,但那要命的劍氣已是遮天蔽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