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第3章

作品:《穿進豪門寵文當反派女配

    食不言,寢不語。

    吃飯時,就連話多的顧夫人也得在顧老爺子面前乖乖講規矩,他們不說話,孟矜身為客人就更不會貿然開口了,一頓晚飯安靜的吃完。

    等吃完後,聊天話題果然扯到了訂婚上。

    “小矜,阿姨知道你和雲琛平日工作都忙,但這終身大事可不能一直耽誤下去啊。”顧夫人拉著孟矜的手,一臉“我是為你們好”的貼心勸告,“你們年輕人就是不看重這些,按阿姨說,應該早點商量好時間才對,我們大家也好為訂婚宴提前做準備啊。”

    “這訂婚雖不是結婚,但也得隆重才行,不能委屈了小矜你。”顧夫人假意瞪了眼自家兒子才繼續道︰“雲琛這孩子性格是冷了點,但勝在臉長得還不錯,外面不知道有多少小妖精惦記著他呢,但阿姨只認你這一個兒媳婦。”

    “你們倆早早把訂婚宴辦了,那些姑娘知道小矜你是雲琛未婚妻,自然就會知難而退,阿姨這才放心得下去。”

    孟矜笑了笑,說話的語調平和而溫柔,“阿姨您說得對,其實訂婚宴的事我前不久已經同父母商量好了,只是最近工作忙忘了告訴你們,實在抱歉,讓您多慮了。”

    “沒事沒事。”听到這話,顧夫人心頭只剩下滿滿的高興激動,哪會舍得因此責怪她,“不知這時間是?”

    “三個月後,”孟矜笑道︰“家母一向比較注重風水,她說今年十月份的日子都很不錯。”

    這話並沒有說謊。

    至于為什麼訂婚宴日期由孟家決定,這是因為當初顧家提起這口頭婚約時,她父母其實並不願意答應,甚至做好了補償的打算。

    孟氏不需要豪門聯姻,孩子的婚姻大事怎麼能夠商業化呢,如果雙方沒有感情,訂婚是萬萬不能的,這是她父母的想法。

    可惜孟矜本人答應了。

    這個門當戶對的婚約,她還是比較滿意的,因為顧雲琛相貌不錯、風評不錯,且她沒有要找戀人的打算,如果結親可以帶來好處,那她為什麼要拒絕?

    多虧了父母一向寵愛她,也尊重她的想法,哪怕心里再不願也答應了。不過他們也有要求,訂婚和結婚的時間由他們決定,顧家同意得很快,沒有傻傻的拒絕。

    所以才出現顧夫人總是詢問時間的情況。

    這些年孟顧兩家關系一直還算不錯,听說是以前顧老爺子救了她爺爺,于是才有了這口頭婚約。

    “十月好十月好。”顧夫人頓時笑眯了眼,拉著孟矜又高興的聊了聊其他話題。

    她離開時拒絕了顧夫人的挽留。

    孟矜人走後,顧家氣氛立馬安靜了下來,而顧雲琛則被他爺爺叫去了書房談話,半響才冷著臉出來。

    -

    第二天一大早,孟矜到公司時,她的辦公桌上便放了兩部手機,一部是新的沒拆包裝,另一部則是摔壞了的那部。

    徐秋說已經修好了,那款手機太過老舊,修手機的師傅花了不少時間,她說他其實更建議換新手機,因為這款就算修好了也用不了多久,經常卡頓是肯定的。

    孟矜不在意這些。

    能開機就行了,起碼看起來跟新的一樣。

    她稍微看了看手機外表就放下了,也沒興趣特意去翻人家隱私,本來打算把手機暫時先放抽屜里的,結果不小心按到了鎖屏鍵。

    屏幕驟亮,壁紙是一張照片。

    孟矜目光一頓。

    照片上應該是岑遇和他奶奶。

    一頭華發的老太太笑容格外慈祥溫柔,挽著還是少年模樣的岑遇,眼角處滿是開心和喜悅,就好像和他拍照是件很幸福的事。

    而少年嘴角則帶著淺笑。

    眼底落下的光暈驅趕了眉梢不少陰郁,看得出來,以前的他,性格似乎有些沉默。

    這張照片充滿了感情。

    孟矜忍不住多看了幾眼,隨後目光便落在了少年的衣服上,他穿的是中學校服,學校的校徽大大方方的繡在胸口處——湘城一中。

    這套校服她也有一模一樣的,也就是說,他們應該是畢業于同一所高中。

    居然是小學弟?

    對于高中的生活,她印象很深刻。

    孟矜心里一直有個秘密,她其實是穿越的,而穿越那年,原主正在讀高三。

    上輩子,她本名叫孟悄,一個身價百億白手起家的總裁,年紀輕輕死于車禍。本以為一生就這麼過了,她也坦然接受,哪知醒來便成了孟矜,一個小名也叫悄悄的姑娘。

    很有緣分是不是?

    剛穿越那段時間她很懵,生怕自己被發現,後來有了原主的記憶才好轉。這就像是她偷來的日子,她貿然佔了別人的身體,她自責卻無可奈何,因為生活還在繼續,她唯有替小姑娘照顧好家人,然後過好一生。

    原主是個很叛逆的中二女生。

    電視劇里的小太妹風格她全做過,是湘城一中的大姐大,無數學生見之繞道那種。

    高三那年,她和朋友約出去飆車,結果途中意外發生了車禍,再次醒來,她則變成了她。或許那個真正的孟矜也和她一樣,是穿越到了另一個世界,過著依舊幸福的生活。

    大概是很久沒想以前的事了,孟矜疲憊的按了按眉心,心情莫名變得沉重。

    -

    孟矜等了兩天才等來岑遇的電話。

    電話通了,那頭沉默了幾秒才開口,語氣有些小心翼翼,“……請問是孟小姐嗎?”

    “你好,我是孟矜。”

    “……我是岑遇。”他頓了頓,輕聲詢問道︰“今天你有時間嗎,我可不可以和你見一面?”

    孟矜自然答應了。

    最後兩人約好的地點就是咖啡廳。

    果斷地推遲了幾個會議,她給徐秋叮囑了幾句話就開車離開了公司,老板破天荒那麼早下班,可謂驚呆了不少孟氏員工。

    孟矜到時岑遇已經在等她了。

    看到她的一剎那,青年臉上瞬間綻放了笑容,周圍事物都仿佛成了他的背景。

    “孟小姐。”

    在他對面坐下,她挑了挑眉道︰“叫我孟矜就行。”

    青年眨了眨眼,“孟矜。”

    他嗓音很輕柔,像親昵的低喃。

    听得孟矜耳朵莫名甦了下。

    “……抱歉,這兩天我是課比較多,所以才沒有給你打電話。”岑遇神色有些不好意思,軟趴趴的眼神無辜的盯著她,黑黝黝的一片很是清澈,她似乎能在里面看見自己的倒映。

    “沒關系。”

    孟矜笑了笑直奔主題,然後把修好的手機遞給他,“你先看看這手機里面有沒有什麼東西被意外刪除了沒。”

    岑遇一愣,當著她的面乖乖翻了翻手機。

    片刻後,他問道︰“你幫我修好了?”

    “嗯。”

    “……謝謝。”他語氣有幾分悵然,眼楮卻亮晶晶的,瞧著很是好看,“其實它我用了好幾年了,修起來肯定不容易,你應該花了不少錢吧,我還給你。”

    孟矜沒說話,反而又把另一款新手機推到他面前,完全不給拒絕的機會,“這是我重新賠給你的,你如果不想要可以選擇扔掉,隨你怎麼處理,我這人不喜歡欠債。”

    許是她態度太堅決,岑遇沉默了會兒。

    “太貴了,你留著吧,”他垂下眼瞼,低聲問道︰“我可不可以就用你這個?”

    徐秋買的新手機大概一萬出頭。

    對她來說不貴,對青年而言或許是真的貴了些,不過和她以前用的那款價格是差不多的,但這話她不可能說出來。

    “也可以。”

    “謝謝。”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他嘴角弧度愉快的揚了揚。

    孟矜目光一閃,“你高中是湘城一中的?”

    岑遇嗯了聲,表情頗為疑惑。

    “那巧了,我也是,”她難得好心情的調侃道︰“看來我是你學姐咯。”

    這事他當然知道。

    岑遇掩飾住眼底的情緒,笑容靦腆而驚喜,“真的?那真巧。”

    “修手機的錢也不貴,看在你是我高中學弟的份上,我再給你打個折扣吧,一百如何?”

    岑遇頓時啞然失笑。

    等在孟矜打算離開時,他忽然笑著隨口提起,“說不定我們高中時見過面的。”

    孟矜第一反應是覺得不可能。

    她高三時可沒有在學校見過相貌如此出眾的少年,就算真的見到了,怎麼可能會忘記?原主的記憶中就更沒有這個人了。

    “或許吧?”

    岑遇沒再說話,眸色卻悄悄黯淡了些。

    她的表情告訴他,她不記得。

    也對,明明以前也沒記得過。

    -

    手機的事情終于解決。

    不出意外的話,他們應該不會再見面了。

    哦也不對,如果岑遇繼續在咖啡廳當鋼琴師,偶爾也是能踫見的。

    孟矜笑了笑,不再多想。

    之後她確實沒再遇到岑遇,訂婚宴的事她回家給父母說了,孟顧兩家也開始為此準備起來。

    雖是要和顧雲琛正式訂婚,可兩人私下卻依然和以前一樣,沒事不主動聯系,有事助理電話通知,簡直比點頭之交的朋友還不如。

    此刻顧氏總裁辦公室內。

    顧雲琛冷臉百年不變,在他面前站著一位正裝戴眼鏡的斯文男人。

    “顧總,這是幾天後拍賣行的邀請函,您是拒絕,還是需要我為您安排好當天行程?”

    拍賣行挺無聊的,人多又鬧。

    顧雲琛一向不喜歡這種嘈雜環境,以前都是直接拒絕,身為他的助理,所以聞林只是意思意思詢問。

    “安排行程。”

    “好。”聞林表情不變,“顧總,生活助理小劉因為家庭原因辭職了,您看是需要重新再招聘還是直接從下面提拔?”

    顧雲琛皺眉,“我記得公司有個叫于盼盼的實習生,她能力如何?”

    聞林眉心一跳,“尚可,工作很認真積極。”

    “那就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