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1禁止轉載

作品:《收養厲鬼反派們後

    青年愣住許久,散發而出的冰冷氣息一時收斂許多。

    他望著季糖笑眯眯的面龐,眉色微沉,冰冷的雙手下意識地去捂住被耳罩罩住的耳朵。而不是讓耳朵露出來。

    白色耳罩縫有一個兔子圖案,絨毛很柔軟,像兩團有著毛茸茸光暈的小太陽,是這寒冷的冬天最好不過的保暖物件。

    讓他殘缺的雙耳感到了點久違的溫暖,似乎能將積攢二十年的冰冷給融化。

    季糖未察覺到青年的異樣,他眯起眼楮,打量起青年。

    這名厲鬼很陰森,有著一副冷冰冰的面龐,但他戴上這副軟綿綿的兔子耳罩後,似乎多了點反差萌。

    季糖又在紙上寫道︰【先生,你戴上它很好看。】

    青年靜靜地望著這字眼,沒有任何光芒的晦暗雙眼不知在想什麼。

    季糖瞥一眼時間,凌晨四點。這一晚上他經歷太多,讓他未免有點困和疲倦,他小小地打了個哈欠,眼角溢出淚水。

    他睜開迷蒙的雙眼時,自己手里捧著的紙張突然多出一行字。

    【去睡吧。】

    季糖揚起唇角,笑眯眯地對青年道晚安。他有點錯覺,感覺青年只是一個來自己家做客的普通朋友。

    他本想叫青年暫時睡沙發,但他想起對方是鬼,不需要睡覺,便打消這個念頭。自己回到臥室。

    季糖沒有關上臥室門。

    屋子內的燈已經全關了。

    青年沒有離開,靜靜地站在屋子里。

    月光透過他的身子,投下蒼白的光,映得他整個人很孤獨神秘。

    季糖輕嘆口氣,躺上床。

    不知這名叫謝立的厲鬼,經歷過什麼。

    明明是一個音樂家,但又听不見。一定很痛苦。

    他正疑惑著,被窩里的手機突然響起軟件提示音。

    【恭喜!謝立已經成功入住您的收容所!您與他的羈絆即將開始!】

    【謝立帶來了行李。該行李可觸發謝立內心深處最執著的願望。】

    **

    次日六點。

    清晨的陽光順著窗縫傾瀉在地。

    季糖起得很早,他下意識地尋找起厲鬼的身影。

    他沒有見到青年。

    但手機依舊顯示謝立已入住收容所。

    厲鬼可能是不喜歡在白天出沒。

    季糖想道,邊從自動電飯鍋里舀出一碗金黃色的小米粥,自己榨了杯甜甜的豆漿。

    當他端著準備好的早餐走出廚房時,突然看見飯桌上多了一個黑色物體。

    這八成便是謝立的行李。

    季糖疑惑,放下早餐,去查看黑色物體。

    當他走近去時,心猛地一頓。

    那是一把破碎的小提琴。

    小提琴的雲杉木面板被摔出好幾個大窟窿,黑黝黝的窟窿散發著令人心驚膽跳的絕望氣息。

    季糖的手機出現新的提示音。

    【您找到了謝立的行李。】

    【破碎的小提琴︰他生前最心愛的寶貝,但最後卻被他摔得四分五裂,就如他破碎的夢想。他的音樂,再不會被喜歡了。】

    【您可以以各種方式使用該物品,以此觸發謝立內心深處的執念。】

    季糖︰“……”

    他小心翼翼地揣起小提琴。小提琴被少年的懷抱捂得不再這麼冰涼,多了點溫溫的暖意。

    既然謝立死後還帶著這個小提琴,代表著它對他有特殊意義。

    他身為音樂家,一定不想自己的樂器壞掉。

    再加上游戲允許他使用謝立的行李,暗示他必須得做些什麼。

    比如修小提琴。

    小提琴的弦和主干部分沒壞,只是面板摔出幾個大洞。可以修得好的。

    季糖猶豫著拿出一個小布包,把小提琴放進里面。然後到樓下騎上自己的小電瓶出門。

    附近不遠處有一家琴行修理店。

    他去到的時候。修理店沒有什麼人,老板恰恰有空,可以馬上為小提琴進行修理。

    老板接過小提琴時,瞅了一眼小提琴的樣式,不禁嘀咕道︰“這是一把很高檔的小提琴……怎麼就摔壞了呢?真可惜。”

    季糖沒說話。

    “你晚上過來取貨吧。”

    季糖點點腦袋,嘴角冒出一對小梨渦︰“好。”

    ****

    季糖回到家。

    時間正是中午,熱烈的太陽照耀著大地。謝立應該不會在這個時間出現。

    季糖望著有點冷清的客廳,走進了臥室,拿出自己的電腦,開始一天的工作。

    他最新一期的靈異探險視頻後期都制作完畢了,就差背景音樂,也就是BGM。

    他皺著眉頭,有點犯愁。

    背景音樂可以說是靈異視頻最重要的一個東西。

    既然拍不到鬼,那就需要背景音樂來制造恐怖氛圍。背景音樂越恐怖越好。

    然而。布丁網的版權管理很嚴,不允許主播隨意用網絡下載的恐怖音樂作背景音樂,這樣會侵犯作者版權。

    于是需要主播親自去找作曲人花錢定制音樂。

    季糖找了好幾家作曲公司花錢定制音樂,無一都被拒絕和刁難。

    靈異主播圈子出現過好幾次靈異主播騙音樂的事件,又加上靈異主播人氣日漸衰落,根本賺不到錢,很容易拖欠費用。那些作曲公司,比起幫靈異主播制造音樂,更喜歡幫那些人氣有潛力的美食博主、VLOG博主制作音樂。

    季糖又聯系一家作曲公司,同樣遭到偏見,然後被拒絕,甚至還被諷刺。

    季糖︰“……”

    季糖抿起唇,神情帶有點怒意,他反駁了幾句。

    沒想到對方的脾氣因此炸了,徑直罵道。

    【你們的圈子風氣太差,我們不歡迎,有本事你們自己做背景音樂!做得比我們還厲害!】

    沒等季糖回復,對方就已經將季糖拉黑名單。

    季糖搖搖頭嘆口氣,但沒放在心上。

    他趴在桌子上,抬起半邊腦袋,悶悶地望著泛著微光的電腦。

    他不如想想昨天發生過的那些事。

    足以顛覆他人生觀的事。

    他遇到鬼了。

    那個鬼的名字叫……謝立?

    是一個音樂家。

    季糖突然想起什麼。

    既然是一個有身份的人,那網絡上說不定可以搜到謝立生前的事。

    他好奇謝立的故事。明明這麼年輕,怎麼就成了厲鬼?雙耳怎麼還……听不見了?

    季糖打開網絡搜索,摸著鍵盤搜索“謝立。”

    午後的陽光不再這麼炙熱,將坐在窗邊的他圍上一圈毛茸茸的金光。

    頁面出現許多詞條。

    第一個則是謝立的個人百科。

    季糖心一顫。

    謝立。著名音樂家。享年二十五歲。

    鼠標往下拉,是一大串謝立曾經獲過的獎項。

    在百科的最後,寫了他的死因。

    ——他在回鄉的時候,雙耳被人捅聾,兩個月後雙耳感染而亡。

    季糖沉默著,點開一張他生前的照片。

    二十年的時間太久了,沒有什麼視頻得以在網絡流傳。只有幾張模糊的黑白照。

    照片里的青年穿著一身黑色西裝,小提琴被他抱在懷里,英俊的面龐揚著笑意,金色的舞台燈落下,使得他整個人像是發著亮晶晶的光,像一顆被萬人矚目的星星。

    想必那時的他,一定很驕傲有那麼多人能喜歡自己的音樂,一定對未來充滿著希望。

    季糖瞅著百科,眼眸微垂。

    季糖不知謝立耳聾後的那段時間是多麼的痛苦。

    在寂靜的世界中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夢想破碎。

    最後,自己也只能跟著夢想一起逝去,再無發生希望的可能。

    季糖握著鼠標的手微頓,眼眸微亮,不知在想些什麼。

    他瞥一眼時間,倏然發現自己看謝立的資料看了一下午。

    該去取修好的小提琴了。

    季糖關掉光腦,出門。

    昏黃色的夕陽已經悄然籠罩了大地。

    他取小提琴的時候,不忘在琴行里為小提琴購買新的琴盒、一罐保養液。

    他把這些東西小心翼翼地放進自己的大背包里,離開琴行。

    回家的路上。下了一場迷蒙的小雨。

    天空變成漆黑的墨藍色,淅淅瀝瀝的小雨打濕街面。季糖從電瓶車車箱里拿出一把小傘,搖搖晃晃地騎車回家。

    他把車停到車庫里,然後背著背包撐傘回家。

    他拿出鑰匙打開家門,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像潮水一般撲面而來,伴著一股涼索索的氣息。

    季糖縮縮脖子,有點緊張。

    謝立……回來了?

    果不其然。他看見客廳里多出一個高大的身影。

    青年站在客廳內,沒有多余的動作,只是用漆黑無神的眼楮靜靜地望著他。

    不知情的人,恐怕真的會被青年嚇一跳。

    季糖無意看到他冷峻臉龐邊戴著的兔子毛絨耳罩,緊張的心頓時放松下來了。

    他噗嗤一聲輕笑,笑眯眯問候道︰“謝先生,您回來了?”

    謝立冷冷地瞥一眼他,沒說話。

    季糖突然反應過來。

    對方听不見……

    他皺起眉頭,有點小失落,但又很快松開眉。

    他攥緊背包帶子,抿起唇,有點忐忑。

    他除了要給謝立修好的小提琴外,還要和謝立說一件事。

    他很想幫幫謝立。

    人死了,真的什麼都不能剩下了嗎?

    任何一切,包括希望,都只能結束了嗎?

    季糖拿出新買的小本本,寫上幾行字,小心翼翼地遞給謝立看。

    【謝先生,您生前一定被很多人喜歡著吧。】

    謝立接過本子,淡淡地瞥一眼,無神的眼眸閃過冰冷的微光,但很快消失,只留下死寂一片。

    他蒼白修長的手指驟然攥緊紙張,將紙揉成一團。

    英俊陰郁的青年突然冷笑一聲,笑聲低沉磁性,蘊含著濃濃的寒意,在漆黑的屋子內回蕩著。

    謝立不想回憶生前的事。

    他听不見後,遭受許多惡意。那些惡意如同一雙雙手,將對生活充滿希望的他,拽入深不見底的淤泥。從此,他再也不是一個善人。

    他變得和淤泥一樣骯髒。

    他與“喜歡”這些溫暖的詞匯無緣。屬于他的只有黑暗和絕望。

    他就像那被摔破的小提琴,任何一些善意與美好都會在他身上支離破碎。

    少年和他不一樣啊,少年還好好活著,有很多被喜歡的機會。

    他已經死了。

    不被人厭惡就不錯了。

    謝立攥緊季糖給他的紙條,突然間,他另一只空著的手又被塞了一張紙條,帶著點來自少年手心溫溫的暖意,讓他冰涼的手猛地頓住。

    謝立攤開那張新紙條。

    兩行圓乎乎的字映入眼簾。

    【謝先生,您很棒,值得被很多人喜歡啊。】

    【如果您願意,我可以讓您擁有好多好多喜歡。】

    【您的小提琴……我已經修好啦。】

    少年的想法很簡單。

    謝立身為頂級音樂家,又是見識過各種恐怖場面的厲鬼。他肯定能奏出最為驚悚嚇人的音樂。

    靈異視頻的驚悚背景音樂請他來作,最適合不過,甚至可以說超級適合。

    比那些拒絕過季糖的音樂工作室,好得多。

    他相信他的粉絲們,一定會很喜歡謝立。

    與此同時。

    季糖褲袋里的手機響起關于謝立的新提示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