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老紙有系統!

作品:《全世界就我沒系統

    校門口,夏涼和冬波等了近半個小時。

    “冬波,你表妹人呢?怎麼等了這麼久還沒來?”

    夏涼已經不耐煩,他還惦記著去找陳暮試驗自己的想法。

    “奇怪,她剛明明說已經上了出租車的?”

    冬波也一臉納悶的撓了撓頭,小聲嘀咕︰“出租車從高鐵站到這兒不用十分鐘,而且能直達校門口,到了校門口我們就能看到人了,這不可能會出錯的吧?難道……她的老毛病又犯了?”

    “毛病?什麼毛病?”

    夏涼在一旁沒听明白。

    “啊哈哈,沒什麼,我表妹從小就識路能力比較差。”

    冬波嬉皮笑臉的搪塞。

    是個路痴嗎?

    夏涼對冬波表妹的期待值又下降了不少。

    “來了來了,可算是來了!”

    就在這時,冬波突然叫了一聲,並推搡了一下夏涼。

    然後他馬上就朝校門外正在往里走的一男一女迎了上去。

    夏涼循聲望去,視線率先就鎖定在了那名身材高挑,長相無可挑剔,打扮也深得夏涼中意的女生身上。

    這……這特喵的就是冬波表妹?!

    卡哇伊內!

    這是二次元里面出來的吧?

    他頓時驚訝的差點合不攏嘴。

    我勒個去!怎麼會是這樣?

    這算是基因變異嗎?

    同一個家族,就算不是直系血親的表兄妹,顏值上的差異也不會大到如此的判若兩人吧?

    這個差異大到冬波和他表妹要是一起走在大街上,不認識的人絕對會第一時間認為這個胖子很有錢——土豪胖身邊帶個高白美,這不是自然界的規律嘛?

    “表哥!”

    冬波表妹看到了夏涼二人,遠遠的舉起手臂打招呼。

    ……

    夏涼跟隨冬波走上前,冬波伸手就去接表妹的行李箱。

    而那個走在表妹身邊,幫表妹拉行李箱背書包的普丑男生,卻是夏涼認識的人——學生會干部,方俊!

    說起來,方俊是個嚴格的人,就是嚴以待人,寬以待己的那種。

    他仗著自己是學生會干部,最喜歡做的事就是管東管西。

    尤其看不慣夏涼這樣‘自由散漫’的學生——自由散漫只是方俊單方面的說法,其真實原因就是嫉妒夏涼長得帥——每每遇到夏涼,總會當眾說一些讓夏涼尷尬難堪,卻又達不到狂怒並當場暴起揍人的話語,相當之討厭。

    “夏涼,你鞋帶散了。”

    方俊只打量了夏涼一眼,便馬上就找到了可供自己發揮的突破點。

    “做為一名鹽大學生,怎麼能這麼不注意自己的外在形象呢?這要是出門在外讓你代表整個鹽大的時候,那不得丟臉丟到姥姥家了。”

    夏涼實在搞不懂忘了系鞋帶怎麼就能跟丟整個學校臉面綁到一塊。

    不過,他雖然覺得方俊的管東管西有些討厭,但現在當著冬波表妹的面,也不太好發作。

    “知道了方學長,我下次會注意的。”

    無奈之下,他只能蹲下來系鞋帶。

    “表哥,這就是你之前跟我提到過的夏涼學長?”

    冬波表妹听到方俊的話,從一旁探出頭,瞪大眼楮打量系鞋帶的夏涼。

    “喔……是的,咦?我有在你面前提到過夏涼嗎?”

    冬波愣了一下,面露疑惑。

    “額?沒……沒有嗎?我記得好像有的。”

    冬波表妹臉上閃過一絲尷尬,為了化解尷尬,她馬上走到夏涼面前,主動的朝夏涼伸出手。

    “夏涼學長你好,我是甦冬波的表妹,我叫甦冬暖,學長今後可一定要多多照顧我啊。”

    夏涼第一次被女生主動握手,受寵若驚之下,連鞋帶也沒系好就趕緊起身。

    他伸手和冬暖輕握了一下,只感覺入手一片溫暖柔滑,這只手就像是沒有骨頭一般。

    “大家都是同學了,照顧什麼的不敢當,以後有什麼事需要我幫忙的,只管說一聲就行了。”

    一邊說著客氣話,夏涼一邊心里在想︰原來是叫冬暖?甦冬暖,好名字啊!怪不得冬波說跟我的名字很搭,冬暖夏涼,哈哈哈……(斜眼笑)

    甦冬暖主動去找夏涼握手被一旁的方俊看在眼里,頓時氣的臉上直抽抽,心里痛恨的想︰老紙從公交站幫你把行李帶扛回到校門口,走了至少800米,廢了這麼多體力你連句謝謝都沒跟我說,跟夏涼這小子剛見面就握上手了,靠!賤人!

    人和人之間的待遇怎麼就差這麼多?這小子不就是長了一副好皮囊嘛,照顧?他以後能給你屁的照顧,我,高貴的學生會干部,才是能給你提供照顧的人!現在的女人都這麼以貌取人的嗎?呸,膚淺!

    “夏涼,眼力見呢?”

    冬波在一旁沖夏涼使了個眼色。

    夏涼馬上會意,走到方俊邊上,沖方俊伸手道︰“方學長,你把冬暖學妹的書包給我吧,接下來我背就行了。”

    “這個……”

    方俊心里那個不甘心啊!

    這特麼我都千里迢迢給背到校門口了,眼看就要背到女生宿舍了,你小子偏偏這個時候來截我胡?

    方俊是坐公交車回的學校,他在公交總站門口看到一臉茫然的甦冬暖,本著關愛新生——要是個低顏值的妹紙他才懶得過問——便主動上前詢問,這才知道冬暖妹紙是迷路了,當即表示可以帶冬暖到校門口,並主動承擔起扛行李的責任。

    本來方俊是打算帶冬暖進校門後,很偶然的說出自己乃是鹽大高貴的學生會干部,繼而以幫助新同學為由,可以問到冬暖的微信號碼。

    這一招百試百靈,一般新生很難拒絕,方俊都用過兩個學年了,沒少騷擾新入學的女生。

    可現在要把書包交出去了,那就等于送冬暖妹紙去宿舍的這段路可以提前結束了,他的計劃都還沒來得及實施呢。

    “讓夏學長幫我背書包?這不太好吧?還是我自己來吧?”

    甦冬暖有些不好意思。

    但這話听到方俊耳朵里卻很不是滋味,什麼意思?讓夏涼背就不好意思,讓我背就很好意思了?靠!賤人!

    “哎,你都叫過人家學長了,幫忙背個書包多大點事,夏涼你說是吧?”

    冬波在一旁不讓,一副盡力要撮合冬暖夏涼組合的樣子。

    “那當然,小事一樁。”

    夏涼過去從方俊肩上‘強行’接過了冬暖妹紙的書包。

    “辛苦了方學長,接下來交給我就好了。”

    “方學長謝啦。”

    冬波也很敷衍的替表妹道了聲謝,拖上行李箱就走。

    他雖然是個肥宅寫手,跟學生會沒什麼瓜葛,但這會兒看方俊這個普丑男也沒什麼好感。

    無事獻殷勤,這家伙絕逼是在打我表妹的主意,哼,也不照照鏡子,癩蛤蟆也想吃天鵝肉?Hetui~

    ……

    你們以為這樣就完了嗎?

    被破壞了計劃的方俊撇了撇嘴角,站在後面充滿恨意的看著背上書包,拉上行李箱就走的三人。

    換在以前,我還真拿你們沒辦法了,但是現在……哼!老紙有系統!!

    他在心里默念了一句︰超級好感度系統,啟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