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Chapter 011

作品:《我帶著嫁妝穿回來了!

    Chapter 011

    會場這邊被工作人員圍起來了,里面空蕩蕩的,沒什麼人。

    可外面,黑壓壓全是人,問題可大了。

    蕭F明低頭往大門那里一看,好些個扛著長/槍短/炮的記者們堵在門口,都在問︰“蕭F明出來了沒有?讓我們進去一下吧!”

    簡直和喪尸圍城差不多。

    手機嗡嗡狂震,不但有熟人們發來的消息,還有經紀人李揚打來的電話,他跟瘋了似的,電話一個接一個不帶斷的。

    蕭F明看了就煩。

    雖說吧,她擅自行動是不對,可她不要面子地跑來參賽,還不是因為公司不疼,經紀人不愛。李揚看自己兩眼就嫌煩,更別說為她爭取權益了,既然如此,她只能自己為自己爭取。

    如此想到,公主蕭的脾氣也上來了。

    就這經紀人,要來有P用,現在還有臉打電話過來訓人?

    掛斷拉黑一條龍,蕭F明渾身都舒坦了。

    瘋吧瘋吧,今天就讓咱們揚哥瘋徹底一點。

    小艾在旁邊瞅著她這麼操作,姑且勸了一句︰“明明姐,這樣不好吧?”

    蕭F明毫不在意,“沒事,等我這事了結,經紀人是不是李揚還說不準呢,和我不一條心的隊友我不要,比坑貨都不如。”

    說著,她看了小艾一眼。

    蕭F明現在眼楮清亮,眼神太過堅定,艾琪竟然被她這一眼,仿佛照妖鏡現形一般,看出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艾琪忍不住立刻豎起三根手指,說︰“明明姐,我是一條心的,真的!日月可鑒天地可昭啊!”

    蕭F明不置可否,直接沒理這一茬。

    她也不急著下去,便繞著樓仔細轉了兩圈。

    也許是工作人員的有意之舉,這樓,其實地理位置非常優秀,易守難攻。

    教學樓的背面靠著一座人工的小山包,山上全是密密麻麻的樹木花草,這會恰逢夏天,是樹林正茂密的時候。

    後門鎖了,由于小山的原因,也沒人去後門,倒是前門和前院的廣場,熙熙攘攘全是人,站在高處看一眼,都快得密集恐懼癥了。

    小艾手里還拖著從劇組借出來的道具呢。

    她苦兮兮地望著黑壓壓的一片,不禁問︰“明明姐,我們怎麼出去啊?”

    蕭F明一臉淡定。

    非常胸有成竹,一副她立刻能掏出任意門憑空消失的篤定。

    她指了指牆壁。

    小艾不明白。

    蕭F明覺得此子蠢笨,不得不指得再明顯一點。

    小艾︰“…………”

    小艾想跳樓。

    不如說她們這麼干,和跳樓沒什麼區別。

    蕭F明指的是面向小山那面牆的水管,也就是她要翻窗,再跳到院牆上,從鎖住的後門翻出去。

    小艾是正兒八經高等院校畢業的,以前在校是個天天泡圖書館的好學生,遵規守紀的,別說翻院牆了,無人馬路的紅綠燈都不會闖。

    小艾哆哆嗦嗦,“我,我手里還有道具呢,翻不過去。”

    蕭F明一把搶過她的道具袋子,拉開窗,扔鉛球似的一把扔過院牆。

    小艾哆哆嗦嗦得更厲害了。

    她抱住窗稜,“我,我害怕!會摔死人的!明明姐,珍愛生命,從我做起啊!”

    蕭F明一臉“看你這沒用的狗東西樣”的不屑表情,“就二樓,摔下去頂多斷腿,問題不大。”

    頂多?斷腿?

    問題不大???

    斷腿問題大大的好不好!

    小艾抱住窗稜愣是不肯松手了。

    哪知道蕭F明也不勸了,她綁了個馬尾,然後翻窗,踩著水管上的凸起,簡直跟個蜘蛛俠似的往下爬。爬到一半,蕭F明縱身一躍,穩穩落到一人半高的院牆上,緊接著身形一閃,人就消失了。

    小艾看的目瞪口呆。

    緊接著是被人扔下的恐懼!!!

    小艾顫顫巍巍地一腳剛邁出窗,電話就來了。

    接起。

    是蕭F明。

    她很隨意地說︰“我想起來,他們要捉的是我不是你,你直接從大門走不就好了。”

    “對,是哦!”小艾一拍腦門。

    蕭F明︰“你說你傻不傻?”

    小艾︰“……?”

    剛才是誰一直勸我爬牆來著?是電話那邊的那個人吧?!

    顯然那個人已經不認了。

    她拎著道具健步如飛翻小山,說︰“你把車開到東門接我,我再去處理一點事情。”

    說完,電話掛了。

    就這全學校媒體都等著堵蕭F明的關頭,她還能順手處理點別的事?

    小艾滿頭滿臉都是問號,並且很想來一句,“大哥,算了算了,我們饒人一條生路吧!”

    ……

    其實蕭F並沒有到處亂竄。

    她就在後門的山頂上,那里有個涼亭,上面矗立著供學生觀星使用的望遠鏡。

    望遠鏡因為是免費的,在加上長時間在這里風吹雨淋的,觀星的效果不是很好,所以學生們來的也少,多是那些談戀愛的小情侶晚上在這里約會,白天沒什麼人。

    這些望遠鏡雖然雞肋,不過用來看看前門廣場上的人,那還是沒什麼問題的。

    蕭F明霸佔了一台望遠鏡,先觀察了一會幾家媒體的位置,又花了點時間找到剛剛堵她和周揚雋的那對記者,蕭F明不自覺地壞笑了,開始捧起手機發信息。

    還未直播之前,她的位置就暴露了,而她一早上只和三個“好朋友”透露過。

    不把這位嘴巴有點大,心眼有點黑的“好朋友”捉出來,蕭F明渾身都難受。

    于是她給三位“好朋友”發消息——【我終于跑出來了,記者真的太可怕了,我現在還躲在廁所里瑟瑟發抖呢。】

    三個人都回的差不多,大意是問蕭F明怎麼跑出來的,又怎麼躲到廁所里去的。

    蕭F明給她們繪聲繪色地編造了一番,然後趕緊看望遠鏡。

    果然一分鐘都沒有,剛剛堵她的記者已經開始移動了。

    蕭F明眉毛一挑,再看手機。

    剛才她向三個人編造的逃離過程,都一模一樣,只是具體到哪棟樓哪一層的洗手間,蕭F明向三個人分別說了三個方向的建築物。

    此時望遠鏡里的記者已經進了圖書館,神色很篤定,還有點興奮。

    蕭F明明白其中的利害關系。

    沒直播之前,記者們把她逮到了,是個大新聞,現在把她逮到了,也不虧,勉強算個獨家。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今天穿什麼衣服化什麼妝,已經在直播里暴露了,一旦被他們拍到了照片,那就是“開局一張圖,其余隨便他們編”了,他們說什麼,都有圖為“鐵證”,蕭F明說什麼也辯解不清。

    這也是在雪藏決定的節骨眼上,她最想回避的勢態。

    卻有人費盡心思想要她完蛋。

    蕭F明向聊天記錄對照。

    嗯哼,田櫻田女士是嗎?

    你媽沒有告訴你,君王如果發現了臣子背叛,那臣子是絕不會有好結果的嗎?

    蕭F明修得精巧的指甲敲了敲對話框上的姓名,微一挑眉,然後摁黑了屏幕。

    蕭F明哼著歌往東門方向走,去和小艾匯合。

    路上隱約听到有人在哭。

    又走了一段,那哭的人正巧在她下山的路上,正巧踫到。

    是一位妹子,身上還貼了參賽的號碼牌,只是妝都哭暈了,鼻頭紅紅的,見有身影來了,她連忙擦臉躲避,回避這份尷尬和難堪。

    蕭F明多看了一眼。

    她當公主多年,Social場合想推都推不掉,認臉水平一流。

    她一下子認出,這妹子是之前在蕭F明小號微博上留言的妹子。

    蕭F明腳步頓住,遞了張紙過去。

    粉絲妹子小盧埋著頭抹眼淚,說︰“謝謝……對不起,讓您看笑話了。”

    蕭F明說︰“這有什麼好笑話的。結果是很重要,但失敗並不值得羞愧。”

    小盧听這聲音越听越熟悉,越听越像一個人,她疑惑地抬頭……

    尖叫卡在喉嚨里,小盧捂嘴,生怕發聲了,這景象便會幻滅。

    蕭F明摸了摸她的頭,說︰“我不是回復了嗎?我等著你。”

    小盧點頭,拼命點頭。

    蕭F明在穿回來前,並不欣賞粉絲對愛豆的那份喜歡,然而她現在卻被少女眼中單純的崇拜、喜愛和小心翼翼,給漸漸改變。

    一種細微的躁動,仿佛春季濕潤溫暖土壤里的一顆嫩芽,即將沖破黑暗,見到藍天。

    拋卻了種種她擅長的假面,蕭F明真正溫和地微笑了。

    “加油呀!”

    小盧︰“>///<”

    升天!

    我愛豆是全世界最好的愛豆!!!

    ……

    多虧蕭F明一通騷操作,被記者逮到是沒有逮到的,她成功和小艾在東門匯合,小艾將她送回了家里。

    路上蕭F明心情很好,又磕了一瓶魔藥,下午逛了一下午的藥材市場,淘到了不少好東西,蕭F明心情好到爆棚,于是一邊哼著歌,拋著房卡,一邊往房間里走去。

    方一轉身到客廳,蕭F明愣住,腳步一頓,房卡啪嗒一聲,掉到地上。

    莫文闐端坐在客廳里,膝蓋上擱了一個超薄的筆記本電腦,他的十指正在鍵盤上敲打著什麼,見蕭F明回來,莫文闐抬頭,分給了她一個眼神。

    “你回來了啊?”

    一個很意味深長的眼神。

    蕭F明背後汗毛倒豎,發了一身冷汗。

    莫文闐這個人,十幾歲就來她家了,不算太早,也不算太晚,足夠互相熟知。

    許是興趣愛好非常居家,人除了長得不安于室了一點,整體氛圍並不危險的原因,絕大部分人都認為,莫文闐此人,脾氣很好,很能容人。

    就連莫文闐的粉絲都是這麼吹的。

    網上還有甜甜好脾氣合集和發呆合集。

    但其實這人有些小心眼,還有些公主病。

    所謂公主病,指的就是,有些事情,如果你不按照他的心意來,他就有脾氣,生氣,不高興。

    這人可幾把煩人了。

    嬌氣得不行。

    雖然今早電話里這人已經和她deal了,可看這架勢……

    蕭F明故作鎮定,“嗯,我回來了。”

    莫文闐不顯山不露水,“試鏡得怎麼樣?”

    “哎呀,有直播的啊,你怎麼連我試鏡都不看看,文闐哥你實在太不關心我了。”蕭F明惡人先告狀。

    “我看了。”莫文闐說到。

    蕭F明微笑,果然。

    “還行,只是最後那個鏡頭,你還是回避了難點。一點小聰明而已,你以為易導看不穿嗎?”

    蕭F明︰“……”

    莫文闐微微揚起下巴看她,說︰“不如我們來打個賭,你試鏡女主角,能否通過?”

    蕭F明很不服氣,“我怎麼不可以?我當然可以。”

    莫文闐輕笑,有些輕慢,似乎在嘲笑她的天真。

    “那我就賭不可以了。按照我們今早的協議,如果你輸了……”

    蕭F明︰“那我都听你的。”

    蕭F明放完狠話,回房間,臨回房間前不忘給莫文闐倒滿了咖啡杯。

    ——里面加了滿滿一支他最討厭的魔藥。

    三天後,試鏡結果通過官方網站發表。

    女主人選——劉冉。

    一個听也沒听過的純素人。

    蕭F明︰“……”

    她深呼吸。

    蕭F明︰“…………”

    我不氣,我可以!

    蕭F明一邊說著不氣,一邊迅速打開兩小時剪輯版,找劉冉的表演片段。

    這時,蕭F明電話響了起來。

    她正是著急的時候,當然不想接,可那電話忒鍥而不舍了,響個沒完。

    “喂。”一聲喂,短促冰冷。

    那邊︰“蕭小姐,你好,我是導演江宏海,您有沒有興趣參加我們的綜藝,叫《翱翔吧雄鷹第二季》?”

    蕭F明渾身一震。

    那個收視率破2,明星誰上誰紅的綜藝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