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遇熟人

作品:《限時重生

    季平住的這戶人家人比較多,睡大通鋪,因為他來的晚,床位被擠到了牆邊不說,分到的地只有巴掌大,目測一包種子根本種不下。

    可喜的是這家院子里有人的種子發芽了,那位重生者高興半天了,一直蹲在自己的一畝三分地前守著苗,生怕它受到什麼風吹雨打。

    既然有人的種子能發芽,就證明這黑淤泥地不是一毛不拔,所以大家紛紛重拾信心,認認真真播種等發芽。

    季平沒種過地,學著人家的樣子把種子一顆顆埋進淤泥地,為防止生存空間太擠了,還仔細地給每顆種子規劃地盤。

    “喂,小眼小哥,”旁邊的“地主”說,“地方不夠種我這邊吧,我這空著。”

    這是位年輕姑娘,也穿一件白大褂,一頭大波浪,皮膚又細又白,在季平眼里屬于那種不敢直視的御姐款女神。

    “誒?你,你不種啊?”對著女神,季平不由自主結巴。

    女神燦爛一笑,“相信我,沒用的。”

    怎麼能沒用呢?“那人不是種出來了麼?”

    女神吊著眉梢,笑著做了個請的手勢,“祝你好運。”

    季平︰“……”

    他尋思著種了沒用也比啥也不干等死強,便把鄰居的地一塊刨了,還非常好心地想,如果他的種子種出來了就算他跟美女姐姐一起的。

    這位美女姐姐心態好得讓人羨慕,別人都眼巴巴望著地,就她一人塞著耳機哼歌。季平偷偷瞄了人家一眼,忽然想起自家老大,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這倆人挺般配。

    正想呢,美女姐姐不知道看見了誰,扯掉耳機站起來,掐著腰大喊︰“你出門又不帶藥!”

    季平怕怕地順著她的手指頭看向來人,結果當場一噎,“老,老大?”

    剛進門的游翎也吃了一驚,眉頭立刻擰了起來,“你什麼時候來的?”

    這美女是他的主治醫生,叫徐茵,人隨姓,特別能絮叨,還很強勢,專治像游翎這種不怎麼肯配合的病人,游翎自從落在她手里,就沒一天有病號權。

    “你別管我什麼時候來的,我就問你出門為什麼不帶藥。”徐茵踩著雙細高跟,風風火火從木板橋上走過來,那木板被她踩得吱扭響,看得人心驚肉跳。她抱著胳膊在游翎面前站定,雖然比人家矮一頭,但氣勢相當足,“你瞅瞅你這個臉色,我就不拿殮容比喻了,半夜出來沒人讓你嚇死麼?”

    游翎︰“……”

    季平︰“……”

    就他老大這顏值,變成鬼也能迷暈一票小姑娘,哪里就能嚇死了。

    “忘帶了。”任何病人都扛不住醫生危言聳听,分分鐘能把你說死了,游翎為了讓耳朵少受點摧殘,通常很配合,“半夜出來,沒帶外套。”

    “不是讓你所有衣服里都放藥麼……算了算了,指望你對自己上心沒用,我帶了,趕緊喝。”徐茵從口袋里掏出五六瓶藥給他,連維生素都帶來了。

    游翎嘴角一抽,“你怎麼進來的?”這怎麼感覺像是準備好了進來似的。

    “我哪知道,接你電話就莫名其妙跳樓了,那天研究所值班的工作人員凌晨給我打電話,說你半夜打著電話去了天台,然後我就急忙從家里趕去,上天台後我接到了你的電話,你說找你就得跳下去,完了我就跳了。”

    游翎皺眉,“電話里‘我’說什麼了?”

    徐茵攤手,“吵架,我問你為什麼不帶藥,你說我多管閑事……反正就吵挺凶的,我這暴脾氣你也知道,最後吵得理智全失。”

    說不上為什麼,游翎覺得這有點反常。

    “你在鐵籠里怎麼過關的?”

    “我說它智齒應該拔掉,又丑又不衛生,牙菌斑太多,又丑又不衛生……”徐醫生列舉了一系列牙齒問題後吸了口氣,“……鐵籠好好的沒漏,我啥事沒有。”

    游翎︰“……”

    季平再看美女姐姐的眼神里盡是崇拜。

    “所以你是怎麼回答的?”徐茵反問游翎,對方裝模作樣地咳嗽兩聲,明顯想蒙混過關,“嗯?”

    季平驕傲地替老大回︰“我們老大牛得很,人家說了自己的名字啥事沒有!”

    游翎咳得更厲害了。

    徐茵露出一臉果然如此的表情,然後皮笑肉不笑地“呵”了牛人一臉,“大義滅自己啊,那麼偉大呢您?”

    “……”游翎懷疑自己是吃飽撐的才過來找季平,“咳咳……季平,你種地了麼?”

    “種了啊老大,我連美女姐姐的地一塊種了,等長出來就算我們倆的。”季平朝徐茵嘿嘿笑。

    徐茵︰“別,種不種出來都算你自己的,我不參與,哎誰誰。”

    季平星星眼︰女神好酷哦!

    “那行吧,我先回去睡一會。”游翎裝著再不睡就可能嗝屁的樣子,從徐醫生眼皮底下病遁了。

    “你按時吃藥听到沒!”徐醫生在後面大喊。

    游翎揉揉快生繭子的耳朵,抬眼就看見了等在門外的司機。

    過來的時候這位司機跟了一路,可能是沒生意閑的,賴上一個是一個,可惜殷勤獻不出去,人家寧願擠木橋也不上車。

    “呦,吃這麼多藥?”關燁主動打開車門,並把自己的牛仔帽貢獻出來接藥,“您這身子骨怎麼搞的?”

    游翎︰“我沒錢,也不想賒賬。”

    “談錢多傷感情啊!”關燁扶著車門做了個請的手勢,“只要讓我每天看見你,我可以免費當你的專車司機——永久。”

    游翎活活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這地方沒有路,狹窄的木板橋最多四只腳寬,且沒任何防護措施,非常容易失足,游翎來的路上就看見過有人掉下去,然後就再也沒上來。

    “吶你看,每天不知道有多少人失足,省幾個錢圖啥。”關燁指著一隊人說,“那就是收租隊,人多還不講究合理分配,木板經常會塌掉,你說多冤……跟著我就不一樣了,你能感覺到顛簸嗎,沒有吧,又穩又安全,絕對出行首選啊。”

    司機先生不遺余力推銷自己,游翎選擇性地只听關鍵字,“收租隊沒有什麼強制措施,會不會有人中途跑了?”

    所謂的收租隊,就是有兩個胳膊上戴紅袖箍——上寫收租兩字的領路人,後面跟著一隊重生者,一路走一路收,人數不斷增加。按照道理講,後面跟著的完全可以趁機逃跑。

    “當然可以跑啊。”關燁說,“能跑的出去沒人攔著的。”

    想逃跑的想法一點都不稀奇,游翎再抬頭就發現一個,那人在收租隊中間,悄悄往旁邊讓了一步,小心翼翼站在木板邊上。他應該是想等後面的隊伍過去再跑,誰知後面的人見他想跑也動了心思,跟著停下,可他倆一停就打破了隊伍行進節奏,後面那位沒有防備一下就撞上了,這下後面的隊伍立刻遭了殃,有人停有人走,一個沒站穩連帶著掉一串,下餃子似的跌進了淤泥中。

    那麼多人全部如石沉大海,沒一個能上來。

    “不是說電量超過二十格可以換命麼?”游翎皺眉。

    “可以換,但不是萬能的,”關燁解釋說,“首先,要根據危險級別扣除相應的電量,最低十格,上限到刷爆個人電量為止,也就是低于三十格的沒資格。其次,需要你們自己選擇刷單次還是不計次,當重生者沒有自行選擇能力時,默認不計次。”

    不計次的意思並不是流氓交易,而是說當重生者處在無法脫身狀態下的默認選擇,比如掉進黑淤泥里的人,他們幾乎是瞬間就陷進去,別說做出選擇,很多人連叫一聲的時間都沒有,這時候就會默認不計次復活。

    這種死法,復活了也爬不上來,然後就會再死一次,直到刷爆電量為止。

    這樣說起來,電量保命只是相對意義上的,除非誰能在第一次復活後自救成功,可這種情況少之又少。

    “有人成功過麼?”游翎問。

    “有啊。”關燁吹了聲極其得意的口哨,是誰不言而喻。

    游翎︰“……”

    當他沒問。

    “你怎麼不問我經歷了什麼呢?”關燁追著人家問。

    不想問……

    “到了,”游翎遺憾地說,“有機會再聊。”

    又許客氣約!

    “我可記著啊!”關燁目送人家下車,“明天見啊親!”

    “明天見。”游翎回頭一笑,隱約還眨了眨眼。

    關燁血槽頓時空了。

    明知道這家伙渣還總上他的套是什麼不治之癥!

    游翎推開院門就看見了幾顆嫩芽,不過是在牛眼男的地里。

    牛眼男盯著自己地里的嫩芽正樂,“你回來了游兄弟,你看我的長出來啦!”

    牛眼男這口氣快趕上範進中舉了,倒也難怪,因為他是壓上了自己所有的時間來種地。這個世界倒計時四十八小時,他昨天凌晨來的,如果今天種不出來,時間結束後他就沒命了。

    雖然壓上了時間,但只要可以種出種子對應的果實就能直接通關,比去當什麼生死難料的租好得多。所以牛眼男寧願冒險也不想當租,現在冒險成功,當然樂得不行。

    “恭喜。”游翎笑了笑。

    “你那樣泡水是不行的游兄弟,你得趕緊種地里才好使,這種子跟一般種子不一樣,必須得在淤泥地里才能長。”

    游翎不置可否,上樓回了自己房間。他放在窗台上的水培種子一顆也沒長出來,仔細看好像還換了品種,不是原來的番茄種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