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第三章

作品:《[綜漫]我真的是一瓶酒

    “鶴、鶴……”

    道明寺安迪指著操場中央,結結巴巴磕磕絆絆的說,“秋山你快掐我一下,我懷疑我在做夢。”

    “別說了,我覺得現在秋山才是最需要被掐的人,你看他都懵逼了。”一旁,性格比較好親近的日高說道。

    “嗚……”

    不同于隊員們的混亂,宗像禮司依舊靜靜的看著清瀨七海,淡島世理也是同樣。

    “室長,我有一個問題。”

    沉默片刻後,她抬起頭,“為什麼會選中我?我只是一個高中生,你特地把我招募進來,而且給我的佩刀是鶴丸國永,而不是和副長他們一樣的西洋劍。那就代表,室長希望我發揮自己的能力吧。但是,我不知道……現在的我,有沒有能力達到你的期待。”

    黃金之王手下應該還有更多更優秀的人,七海不明白,宗像為什麼要選一個看起來平凡弱小的高中生。

    “清……”

    淡島世理正想說不要妄自菲薄,就看到宗像禮司上前一步,挺拔的背影仿佛完全把清瀨七海籠罩起來。

    “你說的沒錯,我招募你,確實有特殊的期待。”

    “現在的Scepter 4,需要一塊堅硬如磐石的守護罩。當你接過那把劍的時候,榮譽和威脅將共同伴隨你,但是我相信,你將成為我們Scepter 4最可靠的守護者,你刀上的力量,不是為了擊敗敵人,而是為了守護你的同僚存在的。”

    “……”

    清瀨七海在一瞬間明白了宗像禮司的意思。

    宗像禮司接手了Scepter 4後,一直面臨困境。

    前代青王羽張迅死了,但他的部下們依舊存在,並且心高氣傲。其中有一部分人听說宗像禮司出現後,希望重新回來就職。但宗像只願意接收自己親眼看中的人,拒絕提拔舊部下,這引起了羽張勢力的不滿和反抗——說實話,清瀨七海覺得宗像的做法是對的,部下私下里懷念著舊王而看不起新王,倚老賣老,這種事放到琴酒面前早就被一槍崩頭了好嘛!哪里會留他們繼續蹦?

    面臨這樣手腳受制的情況,宗像禮司一邊強勢打壓舊部,另一邊開始提拔優秀的新人。清瀨七海知道她的能力用來獲取情報非常便利,宗像禮司說需要她成為Scepter 4的守護者,那應該是意味著,他急需她的異能吧。

    也許自己這瓶酒可以潛得更深一點。

    一瞬間,腦海里閃過了這個想法。

    她抬頭看著宗像禮司的眼楮。對方秀氣的眼鏡後面,深藍的眼眸注視著她。

    于是她仰起脖子,把佩刀橫放在身前的地上,右手抵著心髒的位置,神情堅定地說︰“那麼,我將獻上我的此身守護你,今後,只要我的心未被撼動,我的劍將永遠指向Scepter 4的敵人。清瀨七海,今後將侍奉第四王權者宗像禮司為王,以盟臣之姿舍身奉獻,竭忠盡誠。”

    “…………”←這是一臉震驚的淡島世理。

    “?????”←這是沒想到竟然有人比他們室長更中二的隊員們。

    “哈哈哈。”←這是突然放聲大笑的宗像禮司。

    清瀨七海在說完那段話之後也有點後悔,听到宗像禮司的話,她就鸚鵡學舌的學著來了一段。不過在心里想想是帥氣的,說出來……那就有點中二過頭了啊。

    還有,你們干什麼笑啊,別以為她沒看到你們忍笑的表情,剛剛室長說話的時候你們的面癱臉去哪兒了?听室長的話沒笑,她一個新人就可以隨便嘲笑了嗎?過分!

    宗像禮司似乎覺得很有趣,彎下腰,把手放在清瀨七海的肩頭︰“那就拜托你了,七海君。”

    她大驚,又來了?這麼親密的稱呼?

    宗像和淡島離開後,操場上突然爆發出一陣笑聲。

    清瀨七海氣鼓鼓的瞪著那群沒良心的未來同事,操場上風變大了,吹得他們的制服翩飛。

    “你們過分了啊。”

    “抱歉抱歉,清瀨。”一個戴著眼鏡的青年笑著擺了擺手,七海記得他叫\本,是道明寺所屬的擊劍機動課部隊第四小隊的隊員,而且是個喜歡看Jump漫畫的宅。

    “只是……你的話讓我想起了少年漫畫里向反派效忠的小弟,一時間忍不住——噗。”

    看吧,果然如此。

    清瀨七海眼神死亡的轉頭,盯著少數幾個沒有笑的人。

    秋山︰“好了好了,你們冷靜一點。特別是你,道明寺,別在清瀨面前丟臉。”

    他單手提起快要笑趴到地上的道明寺安迪。

    回到休息室後,他們才終于止住笑。

    “清瀨……我可以叫你小七嗎?”

    道明寺安迪似乎是為剛才的笑聲感到抱歉,主動湊到清瀨七海身邊。

    “可以是可以……”不過,為什麼突然這麼親近自己?

    秋山苦笑︰“別在意,道明寺一直是這樣的。”

    “而且,現在你可是機動隊里唯一一個女孩子,道明寺和你同齡,年輕人之間應該有很多共同語言吧。”眾人中,唯一結過婚(又離婚了)的加茂劉芳走過來說。

    “哈哈哈,說的沒錯。听副長說有新人加入時,我還祈禱了好久一定要是個女孩子呢。”

    “什麼,你還要祈禱?我一听新人的名字就知道她是女生了。”

    “誒?”

    “因為七海(Nanami)這名字怎麼听都是女生吧!”

    “這是個女名?”

    “給我有一點常識啊!”

    無奈的看著同事們插科打諢,這時,剛剛離開的淡島世理又出現在休息室門口。

    “清瀨,室長找你。”

    “我馬上來。”

    七海一頭霧水的跟著淡島世理過去,不明白宗像禮司又找她干嘛,不是剛剛才結束授劍儀式嗎。

    很快她就知道了。

    “出差?我?”

    清瀨七海用一只手指著自己,“室長,你還記得我昨天才剛上崗嗎?”

    “我看過御柱塔對你的評價,相信你可以做到的,滿分通過面試的七海君。”

    宗像禮司笑眯眯的在桌子上攤開一份資料,上面有這次案件的描述。

    “京都……室長,我有個問題……”

    “住宿路費全包,額外有獎金,你還有問題嗎?”

    “沒有了,請讓我去!”清瀨七海果斷地說。

    也不能怪她沒原則……只是一听到有獎金,這張嘴就控制不住自己,她的嘴有自己的想法。

    都怪組織平時不給她漲工資!

    整理好出行的衣物,清瀨七海找了個空檔給琴酒發短信,說她已經成功潛入Scepter 4里了。

    過了幾個小時,那條消息顯示為已讀。

    七海也沒理,提著行李箱,與同事們打了個招呼,就匆匆趕上最後一班新干線離開了東京。

    到了京都,向那里的警察展示了自己的工作證,接著,清瀨七海正式加入了特搜組。

    有個異能犯罪者,也被青之氏族稱為權外者的男人犯下了幾場入室搶劫案,至今沒有被找到。京都的警察調查出犯人可能是異能者後上報了異能特務科,再由異能特務科上報Scepter 4請求支援。

    “原來如此,所以室長才會派我過來啊。”

    清瀨七海看了看京都警察鎖定的嫌疑人的照片,嘆了口氣,仿佛預見到了自己未來會面臨怎樣的加班地獄。

    「涂佛之宴」,發動。

    那瞬間,所有空氣都化為她的眼楮,利用異能,她很快找到了一張與照片上的男人相差無幾的臉。

    “在京都車站,唔,他好像要搭乘半個小時後的列車逃到群馬去……有沒有搞錯,還要逃?我才來這里誒!”

    她瞪大眼楮抱怨,而听到她的話,警察們迅速出警。七海猶豫了一會兒,也跟了上去。

    找到犯人只用了十分鐘的時間,但抓住他卻花了足足三天。警察在京都站跟丟了他,然後清瀨七海認命的用異能再次搜索,她覺得這三天里,自己仿佛化身為高德地圖,還是全天無休的那種。

    結束任務後,清瀨七海回到Scepter 4。

    “哦!小七你回來啦。”

    一看到她,道明寺安迪就舉起手朝她揮了揮。

    “我回來了。”身心俱疲地朝他們打了聲招呼,她放下行李箱,“室長呢?我要和他匯報一下。”

    “就在會客室哦,畢竟今天有客人來訪。”

    客人?

    清瀨七海有些疑惑,在前往會客室的路上,她遇上了從房間里出來的兩個人,這才明白道明寺說的客人是誰。

    吠舞羅的三把手,草出雲,以及……這個少年好像是叫,伏見猿比古?

    咦?

    她突然垂眸,看了眼伏見猿比古的鞋子,眨了下眼。抬起頭時,發覺對方也正在看她,眼楮陰沉沉的沒什麼生氣。

    清瀨七海對他笑了一下,然後側身放兩人通過。

    匯報結束後,清瀨七海提起自己看到的那個少年︰“室長,剛才的少年……他的身上還攜帶武器吧?鞋子里面。”

    按理說,外人來屯所都會被要求交出武器,七海詢問了門前的守衛,他們說親眼看著伏見猿比古在宗像禮司面前卸完了武器——手臂和身上的刀套摘下來,一共藏了有十八把飛刀,多到讓人懷疑他是不是專業殺手。

    但清瀨七海卻發現他的鞋子里還藏著暗器。

    “看來你也發現了。”

    宗像禮司坐在沙發上,姿態悠閑的看著報告。

    “所以室長早就知道?”清瀨七海嘆了口氣,“好吧,是我多言了。”

    其實想想也知道,宗像作為王權者的能力肯定比她一個氏族更敏銳。宗像既然默許了伏見猿比古帶暗器進來,說明他並不擔心。

    突然,宗像問她︰“你覺得那個人怎麼樣?”

    “那個人……是指伏見猿比古嗎?我有听秋山他們提起過,是吠舞羅的沖鋒隊長之一吧,看起來怪陰沉的,不過腦袋應該不錯。”

    因為一來就被安排出了外勤,清瀨七海到現在都只在照片上見過傳說中與Scepter 4是勁敵的吠舞羅的成員,伏見作為暗器使,那張臉的辨識度也相當之高。

    “我覺得,如果有個暗器高手也不錯。”

    七海大驚︰“你已經墮落到要從赤組那里搶人了嗎?當初從黃金之王那里把我挖走還不夠,還要搶吠舞羅的人?小心赤王燒你哦。”

    宗像禮司笑著看了眼清瀨七海︰“那麼,如果有新生力量加入我們,你這個Scepter 4的守護者會覺得困擾嗎?”

    ……你還在想這回事啊?冷靜一點,她只是一瓶臥底的酒,擔不起大任的。

    沉默了一會兒,頂著宗像饒有興致的目光,她搖了搖頭,說︰“不會啊,既然室長說我的刀是守護的力量,那麼不管是Scepter 4的誰,都是我的守護對象吧。”

    “包括我?”

    “當然。”

    這個回答過于快速了,宗像別有深意地眯起眼,看著少女沒有陰霾的眼神。

    “那太好了。”

    宗像禮司從抽屜里拿出一份新的文件,“北海道有新的權外者出沒,向我們發出求助,七海君,要麻煩你再去那里一趟了。”

    “室長,你是惡魔嗎?”

    清瀨七海總算明白了,宗像把她挖過來,就是為了剝削她這個可憐的弱女子。

    所以她現在和Boss申請退出還來得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