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沉默的書生(十七)

作品:《職業替身[綜武俠]

    華燈初上,沈明衍的身後是萬千燈火映亮的街道。

    今夜是小鎮里獨有的明陽節,街上路人和小販的聲音此起彼伏,沈明衍走在成雙成對的情侶身邊,手中拿著從賭坊老板那兒拿來的欠條。

    “左邊沒有問題、右邊沒有問題、後面沒有可疑人物,暫時安全。”小圓球圍繞在他身邊,被街上的燈光映照著打上了一層暖色。

    沈明衍手上拿了串兔子形狀的糖人兒,用拇指搓動著轉圈玩︰“不用看了,吳成在小鎮里人緣不錯也沒結仇,除非是被私斗的江湖人波及,不讓他會被殺死的原因只有一個。”

    天道碎片停在他肩膀上,看著他手上閃著蜜色的糖人︰“你確定他今晚上就要死了?那陶雨竹那邊呢,已經證實他們兩個是真愛了嗎。”

    “真愛?我可從沒說過他們是真愛。”沈明衍輕笑一聲,“不過問題八成不是出在吳成身上。”

    “???”天道碎片跟著糖人旋轉的頻率微微晃動,“不是吳成的問題,難道是陶雨竹的問題?人家怎麼說也是有錢人家的大小姐,還能圖一個窮書生什麼?你找到什麼證據了?”

    “證據沒有,所以我才說八成,也沒直接下定論。”沈明衍看他好像對糖人感興趣,往肩膀處遞了遞,“想吃嗎。”

    天道碎片從右邊飛到左邊又停下︰“切,我對人類做的東西不感興趣。”

    “哦。”沈明衍一口咬下糖兔子的耳朵,在嘴里 嚓咬了幾下。

    天道碎片︰“……喂。”

    天道碎片跟沈明衍一起生活了這麼多年,也知道他偏愛糖類食品,只是和大部分喜甜的人不同,沈明衍就算喜歡,也不會把東西含在嘴里多感受一會兒,反而更愛直接把東西嚼碎咽下。仿佛他喜歡的不是甜味而是咬碎糖類的聲音。

    但剛剛他們是一起看著這只糖兔子成型的,天道碎片還以為沈明衍也挺喜歡這兔子行雲流水的造型,沒想到被把玩了好一會兒的糖人還是逃不過,和其他落到沈明衍手中糖類一樣的命運。

    沈明衍將糖咽下後十分客觀的給出評價︰“粘牙。”

    天道碎片不再去看破損的糖人︰“你別轉移話題,也別再賣關子了,吳成和陶雨竹那邊到底怎麼回事。吳成今天到底會怎麼死。”

    “在人為干涉下被水淹死啊。”沈明衍幾口把糖人吃完,又盯上了周圍的其他店鋪,“你是天道,這種事還需要問我嗎。”

    天道碎片跳腳︰“還不是你現在裝的像是早知道誰會殺他了,我才問的!”

    “陳永言。”沈明衍突然極其正經的講了一個名字,而後又笑起來,“信嗎?”

    天道碎片愣了一下︰“信。”

    雖然沈明衍的態度像是隨口開了個玩笑,也不知道他是猜的還是靠設麼得出這個結論,但天道碎片在這方面一日既往的天真也讓沈明衍笑容停頓稍許。

    隨後又他听到他的小碎片問︰“所以理由呢?”

    “理由和證據先不說,反正估計也馬上就要被我、也就是被吳成撞見了。”沈明衍總算收起了一些玩鬧的心思,轉而抖了抖手上的欠條,“我們現在站的地方,是靠近明陽橋最熱鬧的街道,鎮子里的人幾乎都聚集在橋上和這里,其他地方的人就會相對變少。那麼提問,現在最冷清甚至根本沒人的地方,是哪里。”

    欠條上所寫的位置,是河流下游,小鎮邊緣。

    那里唯一的居民,也就是那個欠了賭坊一大筆錢的商人,因為在沙漠賺到了足夠的錢,也很快就會搬離。

    目前也只有賭場里少許幾個人才知道他會回來休息一晚的消息。在其他人看來,那里其實是長時間無人居住來往的。

    因為不知道具體時間,還算有點讀書人原則的吳成也不會想在別人休息後再去打擾,所以肯定會早去一些,這樣等那人回來就能直接討賬。

    沈明衍是計算著吳成討賬的效率速度,夜幕降臨後還街上游蕩了好一會兒,才走過今晚情侶最多的明陽橋。

    那座橋上如今被人系了許多繩索,上面掛滿同心鎖,沈明衍獨自一人過橋時還被好幾個人好奇的打量了一下。

    走到橋尾時,他的手微微拂過橋柱上的兩行小字,稍顯詫異的停頓了一下,隨後若有所思的點頭︰“原來如此。”

    天道碎片飄到他剛剛摸過的地方邊看邊問︰“什麼原來如此?”

    這座橋上其實刻著不少字,大多是恩恩愛愛山盟海誓,他看的這兩句顯然年代久遠,被風吹雨打的磨去了許多稜角,上面還被其他的字覆蓋了一些,但還算隱約能看清。

    [我要去京城當大官]

    [一起去京城]

    這兩行字刻的較大,一看就像是小孩的字跡。上面一行刻的還算清晰端秀,下面那句就是完全的歪歪扭扭,‘去京城’三個字看著就是照著上面的樣子刻的,只比那個‘起’字好了一些,卻還是扭曲潦草的不成樣子。

    “怪不得吳成明明是在這座橋上遇見陶雨竹的,卻也沒和傳說中的一樣能白頭偕老。這座橋可能只對外來人才有效。”沈明衍帶著天道碎片走下橋,又繼續往湖的下游走去,“像他這樣從小住在這里的人,在這座橋上遇到的人太多,再靈的橋也不靈了。”

    天道碎片有些無語︰“你是小孩子嗎,還相信這種傳說?”

    沈明衍語重心長的拍了拍他︰“遇到你之後,就算是我也不得不相信很多事情。”他覺得自己有必要讓小圓球知道,他的存在就足夠推翻許多人的世界觀了。

    不過沈明衍倒是在自己胎穿到這里的時候就被重塑了一遍三觀,倒是和天道碎片沒什麼關系。

    “天道是維持世界運轉的最高統治者,跟這些鬼神傳說才不一樣!”天道碎片暴躁的反駁了一句,才回到正題,“你是說那兩行字是吳成刻的?這也能認出來?”

    沈明衍將天道碎片拿到手中揉了幾下︰“我就得批評你了,明顯走劇情的時候開小差。第一行字不是和吳成寫給陶雨竹話本上的字跡一樣嗎。”

    “哪里一樣?!”天道碎片大呼冤枉,不過他還是沒懷疑沈明衍的判斷,還接著他的話道,“所以下面那句話是劉宇刻的?”

    沈明衍才算欣慰的點了下頭︰“還算有點救。”

    天道碎片氣急︰“你們要是說話不遮遮掩掩的,我也不用問東問西了!”

    “好好好,我的錯。”沈明衍無奈的攤手。

    他們兩你一句我一句,走過從明陽橋到下游木屋的半程。遠離了小鎮熱鬧的燈火,身邊的路人也漸漸消失。

    又走完一段靜謐的路程,周圍已經完全沒有人煙,只剩腳下潺潺流水聲。

    沈明衍看到前方黑暗中的兩個人影,才停下腳步,輕聲對天道碎片道︰“證據來了。”

    “這這、你早就知道了?什麼時候知道的?”天道碎片對自己看到的畫面有些不敢置信,沈明衍卻是早有預料。

    “陶雨竹送給吳成的衣服,比之他的身形大了一號。陳永言倒是比吳成要高大很多。”既然已經撞到了現場,沈明衍也不怕自己是冤枉了人,直接給天道碎片講了他的懷疑,隨後又慢悠悠的問,“所以說,吳成、到底是被誰殺死的呢。”

    這是沈明衍第二次問出這個問題,比起第一天晚上,這回天道碎片听著就抖了一下︰“阿衍,你這樣真的一點都不正派。”

    “……是嗎。”沈明衍微微側頭,恢復正常。

    天道碎片松了口氣點頭,實話實說道︰“像個變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