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許仙買符誅鬼邪(求推薦求收藏)

作品:《白蛇之我欲成仙

    許仙疑道︰“北望兄找他?”

    “嗯,我請他幫我做件事,漢文兄再見到他的話,跟他提一下。”王維說。

    許仙不由道︰“見他?我躲他還來不及呢,我看他不像個好人,北望兄和他來往,還是小心些。”

    “嗯,我會小心!”

    王維往左右看看,王道靈不會是在躲他吧?

    等他們離開,一株樹後,王道靈走出來,眉頭皺起,經過他真心懇求,玄壇祖師賜他三道靈符,專門對付白娘子,他要先讓許仙把符買回家,待他燒符,自己遠距離施法,不然白娘子和小青找到,打斷他的話,前功盡棄。

    王道靈跟了許仙有一會兒,正要出面,突然看見王維,又見著呂祖,立馬縮了起來。

    呂祖什麼人物?惹不起惹不起!

    至于王維,他一樣不想惹,但要他替王維做事,心有不甘,所以干脆避著。

    惹不起,我還躲不起?

    等王維他們和許仙分開,逮著落單許仙,王道靈攔住他。

    本來許仙不想理王道靈,但想到王維的話,止了步。

    王道靈說許仙啊,你家里鬧鬼啊,我有靈符三道,保管有效,沒效不要錢。

    許仙忽地想到前些日子,家里看見的白骨骷髏,卻是白福酒喝多了,得意忘形,露了真身,他又想到今日見到的呂祖、仙使,心里就毛了,自己家真鬧鬼?

    耳根子一軟,許仙將信將疑,用白娘子拿給自己的三十兩銀子,買了三道玄壇祖師賜下的誅妖靈符。

    和王道靈有仇的是白娘子、小青,他無意害許仙,提醒許仙回家點燃靈符後,找個地兒躲起來,因為靈符的效果是請下天兵天將,殺死靈符一定範圍內的妖邪,許仙身染妖氣,有可能被誤傷。

    從這兒看得出來,王道靈並非大奸大惡之徒,僅是貪財好色,有點兒小毛病,否則的話,早被玄壇祖師逐出師門,一道雷劈成飛灰,更不會賜他誅妖靈符。

    修道之人,尤其道行高深的,都擅趨吉避凶,許仙剛買下靈符,白娘子和小青,頓生感應,性命攸關啊!

    甦州城上空,大晴天呢,一下子打起雷,真正的晴天霹靂,一道道雷聲,好似催命般,小青驚慌失措,罵起許仙。

    白娘子順她的話,責怪許仙兩句,讓小青氣消了,她算出危機來源,要小青離開去避難。

    小青不願自己一個人逃,想和白娘子共存亡,白娘子自然不願意,催促她離開。

    正糾纏時,許仙回來,給供奉的藥神菩薩像上兩炷香,今天見著呂祖,他對這神仙,多了七分敬畏。

    白娘子著急的把小青推走,偷偷跟著許仙來到後園。

    許仙拿靈符往燭火一燒,靈符方燒一角,天空黑雲飄來,一道雷霆炸開,嚇得許仙把沒燒完的靈符扔在地上,慌亂逃跑。

    白娘子走出來,發現黑雲來到,知是玄壇祖師率天兵天將親臨,事情無法挽回,怒其不爭的道一聲︰“哎,這個官人!”

    她化虹升空。

    許仙被雷嚇得不輕,跑出後園,到藥鋪,一個勁對著藥神菩薩像上香作揖。

    天色突變,陶掌櫃不疑有他,道︰“這黃梅天來的可真快,說下雨就下雨。”

    小青回到山上,炸響的雷霆,嚇得她倒在地上,雙手抱著自己,對普通人來說,此時的雷和尋常的雷並無不同,可對小青、白素貞來說,這雷是專誅她們的神雷。

    另一邊,王維尚在路上,雷霆驟響,把吳玉蓮嚇得花容失色,她從小到大,最怕打雷。

    憐卿抱住捂著耳朵,身體發抖,害怕不已的吳玉蓮,道︰“公子,不如休息一會兒?”

    “嗯!”王維瞅兩眼光打雷不下雨的天空,點點頭,到街邊兒的酒樓,尋張干淨桌子坐下。

    卻說白娘子上天,見著玄壇真君,老趙在天庭位高權重,正職天庭戶部老大正財神,司掌世間財源,副職陰間雷部將帥,兼領五方瘟神之秋瘟。

    像這等大佬,真身鮮有露面,白娘子所見,僅是道雷部將帥化身。

    白娘子貌美,老趙化身頓受迷惑,再听她陳述實情,涉及南海觀世音菩薩,老趙化身秉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則,饒恕白娘子罪過,拿回三道靈符,收了威嚴,回天庭復命。

    雷霆來得快,去的也快,許仙猶在懷疑,想起王道靈的話,回家把靈符貼在門上,拿碗淨水,一個勁的噴。

    無奈玄壇真君已收神力,遺留的不過是張尋常符紙,和鬼畫符沒什麼區別,弄得自己又濕又髒。

    等白娘子回來,責問他兩句怎麼弄成這樣,許仙先罵自己糊涂,再把罪過全推到王道靈身上,道明來龍去脈。

    “鬼迷心竅太胡涂,錯把西湖當太湖。白花銀子三十兩,買了三張鬼畫符。妖道說得呱呱叫,誰知都是鴉鴉烏。都怪我忘恩負義欺娘子,情虧理卻我不丈夫。”許仙真誠道歉。

    白娘子還能說什麼,自然是原諒他,道︰“歡喜冤家前生注,相逢有緣在西湖。金童玉女成婚配,我為妻來你為夫。志同道合行醫道,濟世活人在姑甦。你不該心猿意馬耳根軟,親疏不分你太胡涂。”

    小青回來見著二人你情我儂,氣不打一處來,想要斥罵,又被白娘子堵住話,老委屈了。

    但這件事,許仙真有錯嗎?

    從他的角度來說,沒錯。

    許仙並不知道真相,他只知道自己真看到個鬼,所以听信王道靈,他要除的不是青、白,而是家里的鬼,他是在為家好。

    換作其他男人,定然要據理力爭,許仙沒有,他直接認錯,看似軟弱,卻散了白娘子的氣。

    造成問題的原因,在于青、白的不坦誠和不公平。

    青、白對許仙的了解,是透徹的,透徹到知道他十八世以前干過啥,八輩祖宗都調查完了。

    許仙對青、白的了解,僅限于青、白給他勾勒的畫面中,一個美好的童話故事。

    而任何婚姻中,有一方藏著個天大秘密時,隨著時間推移,謊言難以隱瞞,破綻出現,懷疑、猜忌隨之而來,直至童話幻滅。

    說白了,相愛相殺到倦了,就會走到陌路。

    許仙和白娘子亦是如此,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兩人的悲慘結局,是一步步埋下的苦果。

    做個假設,如果白娘子的一開始就把話說清楚,早知道真相的許仙可能不會輕信法海,也就不會被囚于金山寺,白娘子沒機會水漫金山,不至于遭成殺孽,哪兒來的後續故事。

    但,沒有如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