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第七章

作品:《撿的少年黑化成喪尸王了

    第七章

    人都有保護弱小的本能。

    他在近距離殺喪尸的時候下意識伸手遮住了池魚魚的眼楮,卻沒想到她是個好奇心旺盛的貓,一會兒沒看住,便拱著身體,從他的臂彎和手腕之中探出腦袋,睜著雙眼楮將眼前發生的一切半點不留全部都收入了眼底。

    少年低頭,看到池魚魚的目光的時候,表情微愣。

    她似乎不是害怕,不是驚訝,而是……崇拜?

    被這樣一只軟萌可愛還很有脾氣的小貓咪用崇拜的眼神看著,不得不說,少年的心情還是很愉悅的。

    他輕咳一聲,嘴角勾起米粒大小的弧度,摸了摸她的腦袋,便沒有再計較她的“偷看”行為。

    禿頭喪尸死後尸體被扔出了車外。

    車鑰匙剛好插在車子上,上面還掛著一大串其他鑰匙。

    車子還未來得及發動。

    從禿頭喪尸臉部的腐爛情況來看,應該死了還沒有太久。

    少年輕輕松松地將車發動。

    池魚魚被他放在副駕駛座上面。

    個子太矮就是不太方便,她只能看見車廂里面的東西,卻沒有辦法看到車廂外面的一景一物。

    少年在鑰匙串上摸索了一陣,找到電動門的鑰匙,挨個試了試,在試到第二個的時候,果不其然,便听到了陣“嘩啦”的聲音,面前的那個電動轉軸門緩慢地朝上升起。

    緊接著,刺目的光亮照了進來。

    在黑暗當中待了那麼久,突然接觸外面的光亮,眼楮一時之間有些難受。

    幸好他早有預料,沒有恰在日頭正盛的時候出門,而是選在了太陽西下的傍晚。

    這會兒外面的陽光看起來很是柔和,殺傷力沒有正午那般強,卻也晃了好久少年的眼楮。

    他抬手的那一瞬間便想去看池魚魚的反應。

    卻突然想起來,這些天,她幾乎每天都會出去搜刮食物,並不會不習慣外面的光亮。

    電動門升起的那一瞬間,便有不少喪尸听到動靜,朝這邊晃晃悠悠走了過來。

    這些喪尸速度很慢,像是一個個要來車前踫瓷的老人,沒有半點的威懾力。

    少年臉上表情不變,腳踩著油門,將那些喪尸一個一個撞到,接著,速度加快,一口氣沖了出去。

    池魚魚看不到車外的景象,著急得很。

    車子剛開出地下車庫,她便一個縱身,跳到了擋風玻璃前,貓著身子趴下,一雙圓溜溜的貓眼一眨也不眨地望著前面。

    少年無奈地看了她一眼。

    他開車的空隙,將手邊的幾個靠枕塞到副駕駛座上,接著拍了拍靠枕︰“喏,這樣。”

    池魚魚滿意了。

    她撲到靠枕上,舒舒服服地打了個滾。

    因為座椅被墊高了不少,她這會兒坐在副駕駛座上也可以不費力地看到車窗外的景象了。

    道旁喪尸數量相當可觀。

    若是忽略他們的外貌、穿著和行走姿勢,說這兒是一處人來人往的繁華都市也不會有人懷疑。

    池魚魚默默觀察了會兒。

    最初的時候她便想著,這兒的喪尸看起來並不是很強,行動緩慢,四肢僵硬,很有可能,末世不過才降臨沒多久。

    可是在地下室待了這麼久出來,喪尸給池魚魚留的印象仍舊還停留在第一次見到時的印象。

    發育緩慢是這個游戲世界的特征?

    池魚魚狐疑地扭頭看了一眼坐在一旁開車的少年。

    按理說,喪尸發育緩慢的話,人類的發育應該也會同樣緩慢才對,可是,他怎麼不按照常理出牌?

    若是所有異能者都發育這麼快,那些喪尸在異能者面前完全不值一提啊!

    也就夠嚇嚇普通人罷了。

    長此以往,末世遲早會終結。

    這完全不符合末世游戲的定律!

    池魚魚再一次確定,身邊的少年拿的那是個主角劇本。

    迅速升級,碾壓殺怪,一路打臉一路牛逼,爽就完了。

    主角光環普照大地。

    主角光環普照貓咪。

    完美。

    說起來,這個家伙……貌似才十七歲,未成年,居然能開車開得這麼嫻熟?

    仿佛若不是時間地點不允許,他都能現場飆個車玩玩了。

    池魚魚對這個世界一點兒也不了解,反正車子開到哪里都是她不認識的地方,她也懶得好奇少年的目的地到底是哪。

    反正,她現在是一只不會被喪尸盯上的小貓,又有大佬罩著,未來的生活想想都覺得……有滋有味。

    她絲毫不操心自己未來的去向。

    只是盯著周圍的建築看了會兒以後,她突然意識到,周邊的商場啊,服裝店啊,餐飲店啊之類的店名……她都是認識的。

    她又想起來,在進行第一個任務,尋找“商場里面的少年”的時候,她也是一眼便認出了牌匾上的“商場”等字。

    可是,為什麼之前和他寫“魚”字的時候,他沒有認出來呢?

    池魚魚腦內剛冒出這個疑惑,便突然意識到,雖然這些店名她都能認出來,可是,若是讓她自己用手寫,寫出來的字卻是和店名上面的字是完全不一樣的。

    也就是說,這個世界的文字,她不會寫。

    卻能夠第一時間認出來?

    是游戲系統提供的只能翻譯功能嗎?

    池魚魚有些喪。

    她本來還想著,若是可以用寫字的方法和少年交流,那一定會省事很多,不僅方便老大小弟之間交流感情,還方便她詢問更多的有關這個世界的消息。

    就比如說,池魚魚到現在都不知道少年究竟叫什麼名字。

    她垂了垂耳朵,喪氣滿滿地趴在靠枕上。

    少年小聲道︰“我似乎記得,末世爆發之後,我們區領導有提過,將幸存者收納進……”

    他將車載導航儀翻出來。

    末世爆發這麼久,導航儀仍舊可以用。

    池魚魚將腦袋湊過去。

    少年輸入“體育館”三個字,將最近處的幾個體育館的位置全部都調了出來。

    A區一共有三個比較大的體育館,其中最靠近他們現在位置的是澗河體育中心,不過這個體育中心離市中心最近,想也知道幸存者避難所不太可能設立在那兒。

    剩余還有兩個。

    位置太過偏僻的那個同樣可以忽略不看。

    少年將目標盯上了最適合當幸存者避難所的利友體育館。

    這同時也是該區最大的一處體育館,附近靠著警校,不管從什麼方面看,都是最適合收納幸存者的地點。

    距離在可接受範圍內。

    池魚魚知道,這少年是想去接回妹妹。

    四歲的妹妹。

    車子在導航儀的指導下,沒走多少彎路,路邊的喪尸雖說沒有造成什麼威脅,但是總會有撞上喪尸潮的時候。

    喪尸潮帶來的最直接影響便是,車子的行駛速度將會慢上不少。

    不能開車硬鋼上去,必須繞遠路。

    因為出來的時候便是傍晚,所以當車子開到體育館的時候,時間已經接近凌晨了。

    體育館雖說只是一個臨時的避難場所,但是畢竟有持著槍械的制服看守,紀律性和安全性都比池魚魚想象當中的要高。

    它對外接收一切走投無路的幸存者,卻也明明白白地告知所有的幸存者們︰這只是一處臨時的避難場所,隨時隨地都有可能被喪尸攻陷。

    少年的目標很明確。

    但是,要想在魚龍混雜的體育館里面找人,難度無異于登天。

    更何況,進出的幸存者都不需要登記,體育館大門處有人看守著,進門以後,卷著個包裹,隨便往地上一鋪,就相當于是佔了地兒。

    先來的能搶到先機,進入室內,後到的便只能在室外待著。

    這會兒又是夏天,大半個月沒洗澡的餿臭汗味和其他各類奇奇怪怪的味道擠在一起,聞起來便異常酸爽。

    少年將池魚魚抱在懷里。

    他面容稚嫩,剛一出現,便吸引了不少人的視線。

    仍在發育當中的少年,個子早已生得如松柏般挺拔,更使他扎眼的還有他周身那如玉一般的氣質,一看便知道……和周圍的大多數人不一樣。

    雖說身上衣服穿得廉價而破舊,可是光從氣質看,竟很容易看出,這大概是個富貴人家生出來的富貴少爺。

    不過,在末世里面,錢財也好,金銀珠寶也好,不過都是廢紙一張,除了會引來過去仇富之人的嫉恨以外,便沒有更多的作用了。

    除了這些外,少年身上最引人注目的便是他懷里乖乖躺著的那只小貓了。

    末世里面,連只老鼠都會被一堆人搶著生吞活吃。

    這只生得圓滾滾的貓,自然比老鼠更招人垂涎。

    不過,雖說這少年年齡看著小,很好欺負,但是體育館里面為了防止出亂子,到處都安插了持槍的制服,這大白天的,就是膽子再大的人,也沒有勇氣直接惹事。

    少年沒有和其他新來的人一樣,找空地休息。

    他的目標很明確,他需要立刻找到體育館里面負責廣播的地方。

    不管用什麼手段,他都必須要在最快的時間內,找到妹妹小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