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投機倒把

作品:《農門長女[七十年代]

    萬紅英的確對襄平比魯盼兒熟,出了校門她就指著右邊說︰“沿著這條路直走就到中央街,再向左一拐就能看到百貨商店了,那里面賣什麼的都有!”

    百貨商店是一座二層樓,里面十分寬敞,正中間一圈櫃台,靠著四周的牆壁又有一圈櫃台,果然擺著數不清的東西,看得魯盼兒眼楮都花了。

    萬紅英得意地一笑,“我沒騙你吧,商店里什麼都有。”說著拉著她,“我們從這邊開始逛——這些東西就是不買,看看也挺好的。”

    魯盼兒原本想著早些買了吃的就回去,早些與萬紅英分開,她越來越不喜歡這個同學了。但是真進了商店,那麼多從沒見過的東西吸引著她,一時也顧不上討厭萬紅英,就隨著她一路看下去。

    鐵皮暖瓶有好幾種顏色,上面還畫著各種花卉,塑料殼暖瓶上面沒有花,但顏色特別好看,還有一種竹皮的暖瓶……各種搪瓷盆、碗、缸,有素面的,有印著字的,還有印著花的……林林總總,魯盼兒就指了一樣一尺見方,橢圓的扁扁的搪瓷物件問︰“你知道那是什麼嗎?”

    萬紅英也不認識,“不知道。”

    魯盼兒就很奇怪,“看樣子是能盛水的,可是口那麼小,又有蓋子,怎麼喝呀?”

    “噗!”就有人笑了,“那是盛了熱水暖被子的,不是喝水用的。”

    魯盼兒和萬紅英回頭一看,正是許琴,她左手里提著一個網兜,右手拿著一根冰棍,笑得眼楮都眯成一條縫。

    萬紅英的臉馬上變得紅了,“許琴,你,你怎麼來了?”

    “我為什麼不能來?”許琴立即收了笑容板著臉問︰“難道百貨商店不讓我進嗎?”

    “不是,不是,”萬紅英趕緊解釋,“你不是告訴我這周你爸爸過來看你嗎?怎麼又到商店了呢?”

    “我爸原來說這周末過來,可是臨時有任務回不來了,所以我就出來買點兒東西。”

    魯盼兒早听說許琴家在北京,她的母親去世了,父親是軍官,工作特別忙,沒空兒照顧她,只得把她托給杜老師。

    其實許琴一個人也挺孤單的。

    魯盼兒正想說大家一起逛吧,萬紅英就搶到了前頭,“許琴,你要買什麼?我陪你。”

    許琴看了看面前的兩個人,將左手的網兜一提,里面裝著一盒子餅干和七八個隻果讓她們看,“我已經買完了,這就回學校,你們繼續逛吧。”

    “那我陪你回學校。”萬紅英立即下了決心,上前挽著許琴走了。

    魯盼兒被留在原地,免不了呆上一呆,但她很快就想通了,自己本來就要一個人出來的,萬紅英一定要陪著,現在她不陪了,自己也不必受她影響,繼續看看商店里沒見過的新鮮東西。

    走過賣搪瓷用品的櫃台,又有賣各種鋁鍋鋁盆鋁飯盒的,突然有人拉住她,“魯盼兒!”

    這一次魯盼兒真吃了一驚,“田翠翠,你怎麼在這兒?”

    田翠翠就低聲說︰“我剛剛在馬路上就看到你和萬紅英,悄悄跟在後面,正好看到萬紅英走了,才過來找你。”

    魯盼兒再看田翠翠,穿著一件灰撲撲的舊上衣,頭發都包在帕子里,手里挽著一個竹籃,上面蓋了一塊冷布,仿佛鄉下串門的中年婦女,如果不是她們過去很熟,恐怕一下子認不出。

    “你怎麼這身打扮?”

    田翠翠下了決心一般地說︰“我來賣驢打滾兒了。”

    驢打滾兒就是用大黃米磨成面,蒸熟 成片兒,再灑上炒熟的豆面,卷成的卷子,可以做咸的,也可以做成甜的,很好吃。魯家有時也會做上一些,但是拿出來賣嘛,那就是……

    “投機倒把,對,我就是投機倒把了。”田翠翠的聲音不高,卻很堅決,“反正我上不了高中,將來既不能推薦上大學,也不能招工參軍。我就投機倒把掙錢,再不過窮日子。”

    魯盼兒趕緊拉住田翠翠,“你小點兒聲。”往人少的地方挪了挪。

    田翠翠倒不怕了,索性把肚子里的話都倒了出來,“那天萬局長到八隊,把我們家的菜都撥光了,就連屋後的果樹都被砍了,走到哪兒都被人笑話,萬隊長更是處處為難我們家。”

    “我參加勞動之後,萬隊長每天只給我記兩個工分,隊里最懶的婆娘都能記五分呢。我索性不出工了,兩個工分?哼,到年底連自己的口糧都掙不出來,出工有什麼用?專心投機倒把,結果找到了好幾樣掙錢的門路。”

    “賣菜賣糧掙錢少,賣驢打滾兒賺得就多了,今天我帶了一籃子,一會兒就都賣光了,能得好幾塊錢的利呢——就是累了點兒,晚上回到家做到半夜,第二天一大早趕到縣城里。”

    魯盼兒擔心地說︰“你小心別被萬隊長抓住。”

    “我就知道你不會嫌棄我,”田翠兒就笑了,“我說出門走親戚,萬隊長又有什麼辦法?哪怕他真在黑市抓住我,還能把我從紅旗八隊開除了?再說我們家世代貧農,還真不怕他!”

    過去田翠翠是有些膽小的,也沒有什麼主意,但是現在她看起來天不怕地不怕的,主意比誰都多,魯盼兒就說︰“你變了,田翠翠。”

    “我當然變了,”田翠翠一點也沒有否認,可她又說︰“魯盼兒,你也變了。”

    “我哪里變了?”

    “你比過去長大了,也好看了。”

    魯盼兒知道自己穿的要比田翠翠好許多,就安慰她,“你其實要是換一身衣服,也很好看的。”

    田翠翠一本正經地點點頭,“我最近沒下田,變白了許多呢。”

    兩人就哈哈笑了起來。

    笑了半晌,田翠翠才問魯盼兒,“你到百貨商店買什麼?”

    “我想買二斤餅干,”魯盼兒就把躍進在高中吃不飽的事說了,“他飯量大,每天吃幾塊餅干,總能墊墊肚子,免得餓了睡不著。”

    “我陪你去,”田翠翠輕車熟路地帶著魯盼兒繞過幾個櫃台,從水磨石台階上了二樓,“餅干就在那個櫃台。”

    魯盼兒到了櫃台前仔細看了看,有一種長方形大薄片的餅干,上面有一排排小孔,爸爸到縣里開會時曾給家里買過,很好吃,價格也最便宜,一斤只要兩毛六分錢,六兩糧票,就掏出錢和糧票指著餅干說︰“我買二斤。”

    沒想到售貨員理也不理她,只在放了復寫紙的小票上寫了幾個字,然後把兩張小票撕下來夾在頭頂的一個鐵夾子上,“唰”地一聲將夾子推走了,原來商店屋頂上拉著細細的鐵絲,夾子能滑來滑去。

    魯盼兒就不知道應該怎麼辦了。

    田翠翠拉住她,“來,你跟著我。”她走在前面,拿出錢和糧票遞向高高的收款台,上面的人收了錢,啪地一聲在剛剛滑來的小票上蓋了戳,把一張小票和零錢交給她。

    魯盼兒這時才醒悟過來,百貨商店與供銷社不一樣,收錢都要有專門的地方,而且田翠翠已經替她把錢和糧票都交了,“翠翠,我把錢和糧票還你!”

    “等一會兒再還,”田翠翠拉著她又回了食品櫃台,“你看售貨員怎麼包餅干,可有趣了。”

    售貨員收了蓋過戳的小票,就把一張方方正正的黃褐色紙放在秤盤上,對準了二斤的份量後用木頭夾子往上面放餅干,先是一下子放許多片,後然慢了下來,最後小心地掰開一塊餅干只放半塊,秤正好平了,將剩下的半塊餅干重新放回去,才慢悠悠地托起紙來。

    魯盼兒看著售貨員放餅干的時候就很擔心,她覺得那張紙太小,而餅干又太多,只要稍不小心就會掉下來,現在瞧著就更危險了。可是售貨員不慌不忙,輕輕地將紙攏了攏,然後折上一角,再折兩三下,一大堆的餅干就都被包到那張紙里了,嚴絲合縫,半點兒餅干也沒露出來。

    但是,這還沒有結束,售貨員又從頭頂扯下來一根紙繩,紙包轉了轉就系成了十字花,在上面留了一截又繞回去,打個死結再輕輕一Y拉斷繩子,最後把紙包交給她,正好用手提著。

    魯盼兒就贊嘆了一聲,“真是很有趣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