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第十六章

作品:《狐假虎威

    戚安坐在書桌後擺弄著手上的小玩意兒,蓮心見狀,笑︰“這病了幾日,少爺怎就喜歡弄這個了?”

    手里是個小竹編娃娃,戚安未停下,只道︰“打發時間罷了。”

    蓮心瞧著他手上動作熟練,眸光閃了閃不再多話,再過一個月就是戚安的生辰,他出生的日子是母親的忌日,是以從未慶過生日,眼瞧著小少爺不知不覺已經長到八歲,不知夫人在泉下是否安息。

    “少爺還是早些休息的好。”

    “我知道,”戚安朝她笑了笑︰“明日周先生說早些來。”

    戚安瞧著蓮心掩門出去,他心中有些不好的猜測,這是母親留下的丫鬟,上一世他從未有過疑心。

    老夫人去山上祈福,回來之後便備了一份厚禮到清河伯府去。

    “那小姑娘瞧著倒是懂事。”

    楊媽媽听著笑應︰“可不是。”

    “是清河伯府的嫡女,也不知願不願意來咱們將軍府做個妾室。”

    “是嫡女不錯,可生母早逝,哪有人真心替她打算,咱們將軍府,正頭夫人可是長公主呢。”

    楊媽媽正說進了主子心窩子里,老太太笑得跟花兒似的,道︰“不過只一面之緣,還是得多瞧瞧。”

    楊媽媽忙道︰“您總是思慮周全。”

    “少爺,清河伯府的大小姐過府來了。”今日沒有上課,戚安便在書房看書,干城進來說了這麼一句話。

    “清河伯府?”這是個靠著祖上功勛過活的伯爵府,沒什麼有能力的子孫輩,在京中遍地權貴的地界兒,算不得多高的門第,若是伯爵夫人過府還好說,卻來了位大小姐。

    “好了,你下去罷。”

    干城退下,說來將軍府其實不常有客人來,畢竟女主人不住在府中,老夫人這個年紀,早也已經過了喜歡熱鬧喧囂的時候,更不喜待客。

    其實動動腦子就能知道老夫人請這麼一位姑娘過府是為何意,不過上一世將軍府同清河伯府從未有任何瓜葛,不知這位姑娘現下忽地入了老太太法眼,能不能修一個正果出來。

    松鶴堂中,老夫人瞧著這位清河伯嫡女愈發滿意,有些圓潤的面相,身量不算太高但腰細臀圓,瞧著就是好生養的樣子,他將軍府現下最想要的不就是子孫香火,那些瘦弱秀美的小娘嫁進來也不知是做什麼用,難不成再生幾個同戚安一樣的孫子,她老太婆可是死了都不放心。

    “你這孩子,真是合了我老婆子的眼緣。”

    馮愉笑著應道︰“是老太太不嫌棄我呢。”

    馮愉在清河伯府都是指著府上的老夫人過日子,自然知曉如何來哄戚老夫人開心,松鶴堂中時不時便傳出老太太被逗樂的笑聲,樂融融的。

    離開將軍府,馮愉上了馬車,京中都是光坦的大路,可她在家中是個不受待見的小姐,連帶著坐的馬車都差了不少,時不時還會有些顛簸。

    她身旁跟著的丫鬟青俏被顛了一下後,終于忍不住開口︰“小姐,這老太太的樣子,怕是想讓你來將軍府...”

    “做妾?”馮愉瞧著這丫鬟吞吞吐吐,索性接了她的話。

    青俏有些不忿︰“您好歹也是清河伯府正正經經的大小姐,哪有給人做妾的道理。”

    “大小姐怎麼了,出門要坐的不還是這麼破爛的馬車。”馮愉自嘲了一句,馬車似是配合她一般顛簸了起來。

    “夫人巴不得我來給戚大將軍做妾,咱們伯府哪兒比得上將軍府矜貴。”

    方才在戚老夫人面前還帶著幾分嬌憨模樣小姐眼神早已變了,青俏只能輕輕在心里嘆了口氣,不管是高門大戶還是鄉野粗人,這沒娘的孩子什麼時候都得比旁人艱難。

    清河伯夫人正等著馮愉回來,她知道前兩日馮愉去山上祈福的時候遇到了將軍府的老夫人,後來將軍府還送了一份厚禮,這沒幾日又讓這丫頭過府一趟,想想現下的將軍府,只有一個男孩,長公主早已過了而立之年,生兒育女的事情總是傷元氣,再說已經有了嫡子,多幾個庶子沒什麼不好,伯府這些年不景氣,能跟將軍府攀一門這樣的親事,她巴不得呢。

    “夫人,大小姐回來了。”丫鬟喜氣洋洋地進來通傳,清河伯夫人起身,還往前迎了這個她一向不願瞧在眼中的女兒兩步。

    “娘,我回來了。”

    “好好,老夫人身子可康健?”

    “老夫人身子好呢,還問到了爹和娘。”

    清河伯在京中權貴里早已經是一種微妙的被排擠在外的位置,听到將軍府的老夫人問到自己,清河伯夫人心下忽然生出了一種莫名其妙的光彩。再瞧馮愉身上的衣裳,忽然說道︰“瑜娘身上的衣裳是去年的樣式?這可不行,得再裁幾身。”

    馮愉笑︰“多謝母親。”這還是她挑挑揀揀選出來能見的人的衣裳。

    清河伯夫人旁敲側擊地問著馮愉,想知道將軍府是否有讓這個丫頭去做妾的心思,她好馬上開始準備。

    “老夫人找女兒只是說了些閑話,年紀大了偶爾也想同晚輩聊一聊天,旁的倒是沒有。”

    听馮愉這樣說,清河伯夫人熱切的態度稍稍冷淡了兩分,不過還是叮囑道︰“你能合了戚老夫人眼緣是咱們伯府的福氣,可要用心對待。”

    “女兒知道了。”

    從清河伯夫人處回到自己住處,清河伯府這些年頹敗,買了不少祖產,可清河伯還是一個接一個地往家里娶,她是嫡出的姑娘不假,可連自己的院子都沒有,還要同一個庶妹住在一處。

    不過還好是嫡出長女,住的是兩間正房。

    “姐姐回來了!”馮霜是四姑娘,比馮愉小了三歲,見到長姐回來高高興興地迎了上去。

    “回來了。”今日從將軍府回來,戚老夫人還給她包了些上好的點心,說來一個伯府的嫡女,還帶旁人的點心回來,總是有些丟面兒,但想想這個嘴饞的小丫頭,還是帶了回來。

    “走,去我屋里用點心。”

    馮愉拉著馮霜的手往自己屋里走,馮霜是當初馮愉母親跟前的貼身丫鬟被伯爺收用後生下來的,跟她一向親近。

    這小丫頭平日里是用不來上好的點心的,偏生又是個貪嘴的,坐在馮愉房中,捏著香軟的雲片糕吃得開心,可忽然又住了手︰“大姐姐,二姐姐她們說你要去將軍府做妾了。”

    馮霜不想做妾,更不想讓對她一直很好的大姐姐做妾,她娘親在院子里抽泣的次數太多了,在夫人面前也是話都不敢多說,她也想過自己日後的親事,高門妾也比不得窮□□。

    馮愉笑︰“莫听她們講,老夫人只是讓我過府說說話罷了。”她知道四丫頭從小就說過,日後絕不像姨娘那般,做個平常人家的正妻就好。

    馮霜這才繼續吃著手里的點心,這偌大一個伯府,除了姨娘就只有大姐姐對她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