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搞笑的要死

作品:《詭戾之主

    在外邊吃完午飯。

    靈異大客棧,範熠彤送回了葉修。

    靈異大客棧不算太熱,或許是因為靈異客棧的原因,有些涼颼颼的。

    心理的生理的。

    即便如此,範熠彤額頭上還是有珍珠般的汗水。

    葉修和範熠彤相對而坐。

    都沒有說話。

    葉修從後面房間拿了兩瓶水,遞給範熠彤一瓶,範熠彤接在手里。

    露肩碎花襯衫第三顆紐扣解開了,露出白花花的一片。

    葉修喉結動了一下,垂涎。

    葉修舍不得移開眼楮。

    “看夠了嗎。”

    看夠,一個純粹的男人肯定看不夠,說看夠的都是虛偽。

    葉修笑了笑,說道︰“什麼看夠了嗎?”

    明知故問,男人總是在關鍵時候裝傻。

    範熠彤無語。

    說得好像他什麼都沒看似的。

    “我們談一談,你到這里來真的就是為了經營你這一家店。”範熠彤將心中的好奇心問了出來,然後回視著破舊的靈異大客棧。

    過了大概三秒鐘。

    葉修說道︰“沒地方住,只能住這里,省錢。”

    這個解釋並沒有問題。

    初來乍到。

    第一件事情當然就是找一個住的地方,合情合理。

    範熠彤調查過,葉修的確是才來這個地方。

    “你真的可以看到靈異的東西?我現在很好奇你的身世,你難道就是傳說中的那種高人。”

    範熠彤雙手撐著下巴,眼楮眨巴眨巴,看著葉修,長睫毛撲簌著讓葉修的心起伏不定。

    “我的身世。”葉修想了一下,說道︰“我也不知道我的身世,從小就和一個奇怪的老頭在一起,在一個鳥不拉屎的山村里,上學,從小學到高中,一直到現在就這樣糊里糊涂地過來了,身世就這麼簡單。”

    範熠彤認真聆听。

    就像是听著一個很重要的信息。

    “你父母呢?”

    父母。

    葉修的眉頭蹙了蹙。

    停頓了三到四秒。

    然後望著範熠彤,說道︰“我都不知道我父母長什麼樣子?很可笑吧,但這是事實。”

    沉默。

    範熠彤沉默。

    沉默不語。

    表情上有了一絲波動。

    感同身受。

    “對不起,勾起了你的傷心事。”

    傷心,習慣了一種事情,就不會再有傷心了。

    葉修記得王者榮耀里妲己有句台詞,沒有心,就不會受傷。

    就像是對一個單身狗而言談戀愛的感覺就有點虛無縹緲了。

    “沒事,我沒傷心過,習慣了。”

    葉修拿起水,擰開瓶蓋,囫圇喝了一口,用喝水掩蓋了僅有的一絲憂傷。

    “其實我也算是孤兒了,唯一的親人母親和妹妹先後都走了,到今天我也不知道自己的父親是誰。”範熠彤說到母親和妹妹的時候,眼楮濕了。

    女人的感性總是在這個時候最明顯。

    “算了,不說傷心事了,明天我就要上班了,所有往事就讓它過去吧。”

    範熠彤很灑脫的樣子。

    和往事再見。

    是一份灑脫,也是一種境界。

    昨日之日不可留。

    “明天你要上班了?你完全沒事了。”葉修問道。

    範熠彤點了點頭,“是的,明天上班。沒事了,過去了,總要面對。”

    片刻的沉寂。

    兩人之間。

    “好了,我回去了,有事電話微信。”頓了頓,範熠彤補了一句︰“現在我們應該算是朋友了吧。”

    範熠彤站起身。

    身材的完美曲線和凹凸的性感彰顯無疑。

    有這樣一個朋友真的是一種榮幸。

    當然,葉修更希望是女朋友。

    “當然,絕對的女朋友。”

    女朋友。

    範熠彤這次沒有反駁,沉默。

    瞪了一眼後搖搖著婀娜的身姿,圓潤的臀型在牛仔短裙下晃動著,長腿耀眼,在葉修的矚目中出了門。

    葉修嘆了口氣,葉修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嘆氣,伊人去,心傷懷吧。

    已快到下午了。

    葉修有些困了,疲倦感席卷著周身。

    就像是熬夜在網吧打了一夜的游戲,第二天一早去上課時的那種感覺。

    或者是異地戀的情侶,交了一夜的公糧。

    葉修爬在桌子上,閉上眼。

    倦意來襲。

    葉修整個身體被一種無形的東西圍繞著。

    就像是在一個無盡的迷霧中。

    望不見光。

    像是在一片迷霧叢林中。

    每走一步。

    都崎嶇不堪。

    藤蔓環繞著,荊棘蔓延。

    葉修在迷霧中被一種藤蔓纏繞著,葉修拼命掙扎,紋絲不動。

    “ ”的一聲。

    門關上的聲音。

    葉修睜開眼。

    好奇怪的夢。

    葉修發現靈異大客棧的門已經關上了。

    葉修發現剛才做的不是夢。

    葉修身體真的動不了了。

    被一種無形的力量束縛著。

    葉修望著一個人,熟人,昨晚上才見過的人。

    楊辰。

    楊辰笑的很開心。

    當然葉修並不這樣認為,葉修覺的惡心。

    楊辰旁邊還站著一個人,臉上帶著一張詭異的面具。

    “師父,就是他,他有著反噬我力量的能力。”

    葉修盯著楊辰和面具男人。

    “你們這算不算強闖民宅?”

    楊辰奸笑起來,說道︰“你不該多管閑事。”

    “我沒管過閑事,我記的昨晚我們連一句話都沒說過吧,而且昨晚我們也是第一次見面吧?”

    第一次總是美好的。

    葉修看出來了,男人和男人第一次並不美好。

    “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昨天用法力對我下過手,要不是師父給我的護心符咒,恐怕早被你傷了心脈。”

    楊辰走到葉修身旁,仔細打量著葉修。

    細皮嫩肉。

    “哦,我怎麼不知道我有什麼法力,你應該是找錯了地方了或者認錯人了吧?”

    葉修望著楊辰,很坦誠的模樣。

    楊辰笑了起來,臉上寫著四個字,你是煞筆。

    帶著面具的男人終于動了,邊走邊說︰“辰兒,你不是他的對手。”

    聲音滄桑,語音中暗含著一種陰戾的氣息。

    “果然不是一般人,竟然在我的束身咒束身情況下,還能如此輕松,看來引了他的陰力對我是好處多多呀。”

    那個聲音響起。

    陰戾力+5。

    好強的陰戾力。

    葉修從沒遇到過這麼強的陰戾力。

    而且在沒有生氣的情況下。

    楊辰退在一旁,面具男人站在桌子旁邊。

    望著葉修,說道︰“說吧,你的師承何方,是哪位大仙,你如果老實的話,我們可以好好談談。”

    “師承,我沒有師承,你是問我小學老師,還是中學老師,或者高中老師,但那太多了,說不完。”

    面具男人笑了起來。

    “我沒有開玩笑,你覺的我是在開玩笑嗎,你應該知道,我可以毀了你的修行,易如反掌。”

    葉修嘴角勾起一抹壞笑。

    很淡。

    很輕。

    很無辜。

    “我覺的你就是一個玩笑,這麼點道行,就敢說這樣的大話,你是在搞笑嗎。”

    搞笑。

    楊辰和面具男子同時笑了起來。

    很搞笑,他們認為很搞笑,非常搞笑,相當搞笑,搞笑的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