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不一樣的庫洛洛

作品:《火影之我的手辦軍團

    房間內地板上殘留的血跡並不十分明顯,似乎有被拖動的痕跡。

    在水無月凜的仔細尋找下,發現門口處也殘存著一絲淡淡的血痕。

    雖然無法百分百確定,但他大致已經猜到了這處房間主人的下場。

    水無月凜的懷疑並不是沒有任何根據。

    流星街出身的庫洛洛能成為幻影旅團的團長,自然不會是一個仁慈善良的家伙。

    或許對待旅團內的成員有著那麼一絲關心,但他畢竟也是連自己的性命都沒那麼重視的存在。

    整個幻影旅團,在獵人世界當中都稱得上是窮凶極惡的組織。

    哪怕旅團的成員個個個性鮮明,卻也無法掩飾他們盜賊的身份。

    而庫洛洛更是將那種盜賊的本性衍生到了極致,只看他的念能力便能夠知曉他的性格。

    盜賊的秘籍,能力就是在達成一定條件之後能夠偷取對方的念能力。

    “去盜走,只要渴望!”

    “去剝奪,只要需求!”

    “想要的東西,一定要得到手!”

    三句話基本闡述了庫洛洛是一個怎樣惡劣性格的人。

    對流星街出身的他而言,殺人或許就像是喝水要拿杯子這個舉動類似的概念吧。

    並不是因為喜歡殺人,而是想要奪取他人的東西,殺人是最快捷方便的。

    難道正常人想要喝水還要自己制作一個杯子嗎?

    想到這點,水無月凜盤坐在地,長長吁了口氣,感覺空氣隱隱有些涼意。

    即便是將大緊緊裹在身上,卻仍然感到身體有些發冷,心中涌起一股難以訴說的感受。

    這可不是看動漫啊,而是一個真實的世界。

    他也不是一個心理扭曲的人,而是一個心態正常,甚至有些善良的普通人。

    就在他目前所坐著的這個房間,十個小時之前剛剛死去一個人。

    而殺人凶手還細心的照顧了自己一整夜。

    該怎麼形容這種復雜的心情?

    水無月凜不知道,只是覺著內心有些發堵,有些生氣,甚至隱隱有些害怕。

    “或許應該跟他談談...”

    他自言自語道。

    而位于西邊的一處略顯頹靡的鎮子前。

    白色的雪地之中留下一串長長的腳印,一身單薄麻布衣的庫洛洛眼神平靜的看著眼前的鎮子,輕聲道。

    “終于到了嗎...”

    “仔細想想的話,凜的身體似乎還需要補充一些營養...”

    他輕輕拈著下頜,似乎想到什麼,點了點腦袋,平靜道。

    “嗯...太瘦了...”

    說完,便一閃身,向著鎮子內進發。

    或許是這個國家治理太差,整個鎮子顯露出一股蕭條的景象。

    不過,很顯然,藥店的生意不在其中。

    一場初冬以來突如其來的大雪使得鎮子上生病的人多了不少。

    再加上平民們本身就生活在一股消極的氛圍之下,匱乏的身體自然會出現各種各樣的毛病。

    在鎮子上,其他的攤位店鋪生意都是較為低靡。

    位于鎮子東邊的藥材店,生意卻是越發興隆。

    庫洛洛來到此處時,幾個藥店的幫工學徒正在給客人抓藥。

    就在他正要上前詢問醫師是誰的時候。

    “阪田醫師,昨..昨天這份藥才二十兩,今天怎麼就七十兩了...”

    “求求您賣便宜些吧...我母親昨日生病...真的拿不出這麼多...”

    一位衣著樸素,面色卻有些精致的少女此時小臉有些漲紅,忍不住小聲哀求道。

    然而,她的話還未說完便被藥店中一位腰肥體圓的中年男子呵斥打斷。

    “不要亂說話,小鹿子!”

    “大雪封路,你以為這藥材是我想提高價格的嗎!?”

    “我一心一意為鎮子上的鄰居們服務,你這麼亂說話讓大家听了還怎麼看我!?”

    听到中年男子的呵斥,名為小鹿子的小女生顯然有些害怕,連忙躬身道歉,卻還是小聲哀求道。

    “求求您,阪田醫師,再便宜一些吧...”

    阪田醫師皺眉看著她,狀似無奈的點了點頭,然後招呼幾位學徒道。

    “你們看著點客人。”

    然後一指小鹿子,嘆氣道。

    “那你跟我過來,我給你母親找些便宜的藥材。”

    听到這話,小女生的臉上先是一愣,然後露出一份驚喜,連忙躬身道。

    “謝謝您,謝謝您,阪田醫師!”

    庫洛洛卻是瞥到了醫師轉身時嘴角露出的那絲竊喜,不過他的臉上並沒有什麼表情,只是隨意的走進店里。

    藥材店的內部,一處積壓藥材的倉庫。

    小鹿子不明所以的跟著中年男子來到這里,也不敢多問。

    忽然,阪田醫師停下了腳步。

    只見他瞥了一眼一旁的藥材,隨手抓過一包,然後轉過身,臉上帶著一絲得逞的笑意,略顯猥瑣道。

    “小鹿子呀,你母親生了病,這份質量上佳的藥我這做叔叔的就做主免費給你了。”

    小鹿子先是一愣,有些不敢相信。

    不過在看到阪田臉上的表情之後,卻是臉色一慌,不僅沒有上前,反而向後退了一步,小聲道。

    “不用了,阪田醫師,您..您給我些便宜的藥就行了...我..我會出錢的...”

    看到小鹿子向後退步,阪田的臉色有些難看,斥聲道。

    “我這做叔叔的好心幫你,你這是什麼態度,小鹿子!”

    說著,竟然直接跨前一步伸手抓向小鹿子。

    眼看著體肥腰圓的阪田抓來,小鹿子俏臉一白,連忙尖叫著向後跑,可被一把抓住了肩膀。

    就在這時候。

    “ 嚓——”

    “啊!”

    一聲殺豬般的痛呼聲從阪田醫師的口中傳了出來。

    俏臉蒼白的小鹿子驚恐的瞪大了眼楮,看著眼前扭曲成兩截,白骨徑直刺穿的血淋淋的手臂,小臉霎白無比。

    此時此刻,兩人都才注意到不知何時出現在此處的庫洛洛。

    “你...你是什麼人!?”

    阪田醫師的額上滿是冷汗,臉上的五官猙獰扭曲,卻是露出一股畏懼。

    這..這家伙是什麼人!?

    難道是忍者嗎!?

    听到阪田的問話,庫洛洛才瞥向他,臉色倒是十分平靜,緩緩道。

    “為了避免太多麻煩,我想這種方式應該能讓你稍微配合一下。”

    “能麻煩你給我找一些可以補身體的藥材嗎...應該是大補的那種...”

    听到這話,阪田表情一變,內心瘋狂喊道。

    這家伙...難道是瘋子嗎!?

    竟然...竟然就因為這種理由...把我給!?

    庫洛洛說到這的時候,仿佛才注意到一旁的小鹿子,奇怪的瞥了她一眼,聲音十分平靜道。

    “無關人員的話,就帶上東西離開這里吧。”

    已經嚇壞了的小女生俏臉怔了怔,看向庫洛洛。

    在確認了他的話之後,連忙想要逃離這里。

    不過隨後又舍不得藥材,那是她體弱的母親現在極為需要的,還是顫抖著回過身撿起了地上那包藥材。

    正要走,猶豫了一下,還是忍不住回頭小聲道。

    “你..你還是快跑吧,鎮..鎮子上有護衛隊,被他們抓到的話會死的...”

    听到小鹿子的話,庫洛洛似乎想到了什麼,神色一怔,然後看著她,開口平靜道。

    “抱歉,不能放你走了。”

    驟然听到這句話,小鹿子都不知是什麼心情,小臉瞬間霎白,幾乎哭泣道。

    “我...我不會亂說的...求求您!我還有母親要照顧,求求您大人,我不會亂說的!”

    庫洛洛眉頭一皺,隨後一緩,看著她,緩緩道。

    “在鎮子的門口等我吧,想要活下去的話需要替我做一件事,逃跑的話你應該知道後果吧。”

    小鹿子連忙點頭,擦了把小臉,這次瘦小的身子毫不猶豫的直接從此處逃離。

    自始至終,庫洛洛也沒有太多的反應。

    此時,他扭過頭看向阪田醫師,瞥了周圍的藥材一眼,平靜道。

    “該你了...挑出我所需要的藥材吧...”

    ...........

    位于小鎮的門口處。

    寒冷的冬天里,小鹿子瘦小的身子緊緊懷抱著藥材,烏黑的眸子中卻是止不住的害怕,不知道等候自己的將會是什麼樣的結果。

    她在這里已經等了一會兒了。

    就在這時,街道對面的一道身影的出現卻是讓她身體一顫。

    不過,當那道可怕的身影來到她面前時,她卻是愣住了,看著眼前這人的造型,心里面的恐慌似乎也減弱了許多。

    只見庫洛洛左手提著幾只烤雞,肩膀上挎著幾大袋包起來的藥材。

    右手則是握著一大塊切割好的生豬腿,腰間纏繞著一些佐料,看起來倒像是一個采購的廚子。

    不過顯然庫洛洛並沒有在意這些的意思。

    在獵人世界當中,流星街是一處可以丟棄任何東西,不被各國政府承認的三不管地帶。

    垃圾.武器.尸體.嬰孩...這個世界舍棄的任何東西這里的居民都會全部接收。

    而出身流星街的庫洛洛更是從小就明白一個道理。

    想要的,就要不擇手段的去奪取,過程絲毫不重要。

    此時沒有念能力的他希望凜能夠健康起來,這是最簡單快捷的方式,于是他就這麼做了。

    看著在此處等著的小鹿子,庫洛洛點了點頭,然後平靜道。

    “位于這個城鎮東邊的方向,大約一個時辰的路程的距離,有一個村子。”

    “我需要你去那里照顧一個人。”

    听到這話,小鹿子顫抖著聲音,開口說道。

    “我的母親剛剛患病...需要我來照顧...”

    庫洛洛看了她一眼,沉吟一下,詢問道。

    “你還有什麼家人嗎?”

    听到這,小鹿子身子一顫,低著頭小聲道。

    “沒有了,只有我和母親兩人生活。”

    對此,庫洛洛緩緩道。

    “那就等你母親好一些,一起來吧。”

    “凜現在的話...多一個人照顧他也是件好事...”

    並沒有再征求小鹿子的同意。

    在此時的庫洛洛看來,能夠讓她們照顧凜,實際上是一件無比幸運的事。

    如果不是此時的他沒有念能力的話,他也不會做出這樣的安排。

    對于這個世界,他也是無比陌生的,需要警惕很多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