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大軍壓境(2/3)

作品:《這里有只德魯伊

    “你居然敢這麼跟我說話,很好,很好。”哈羅德被氣怒了,“給你一個管家的身份,你就上天了是吧,你不過只是一個半精靈,一個卑微的亞人種,天生就是當奴隸的命。給我抓住他,我要在他的身上刻上奴隸印記,讓他記住自己的身份。”

    “奴隸!”

    這個充滿屈辱的名詞,讓林末深深的皺起了眉頭,腦海中浮現出一段記憶。

    那是這個身體原主人的記憶,他的部落,那些半精靈的族人,就是被別人抓走當奴隸。這是他親眼目睹的,而沒有看到的,還有很多。

    所以他們必須遠離人類社會,躲在深山老林之中,才能夠有一片淨土。

    可即便如此,人類的腳步,依舊能夠找尋到他們的痕跡,步步緊逼。

    一部分人是因為貪婪,而另一部分是為了享樂,就將跟他們外表差不多得的智慧生物,當成了家畜一般的奴隸對待,推向噩夢的地獄。

    這些記憶,也引發了林末自身的共鳴,因為華夏民族,也曾經有過一段水深火熱的屈辱歷史,在自己的土地上,身份地位卻是最低的,甚至還被當成家畜一般對待,不僅被肆意屠殺,還將屠殺的數量,當成了炫耀,當成了功績。

    那一段歷史,林末沒有經歷過,只是在課本和影視作品之中看過,硬要說有特別的感觸,那也只有一個,就是慶幸自己沒有生活在那個年代。

    而此時此刻,兩種記憶交替,卻讓林末仿佛有了親臨其境的體會。

    一時間,林末的內心,涌現出一股強烈的情感,說不出來那到底是一種什麼情感,只是鼻頭一酸,淚水浸濕了眼眶。

    面前上前要將自己拿下的私兵,林末出手了,這一次,他沒有用魔法,而是用拳頭。

    不管怎麼說,他還有一個龍騎士的職業,斗氣他還是會點的。

    那兩個私兵也沒有想到,林末居然敢反抗,而且出拳那是一個快準狠,力道還特別大,沒有防備,柔軟的腹部中了一拳,蹲了下去半天站不起來了。

    “感覺很不錯。”

    第一次用拳頭解決敵人,這種打擊感,還挺讓人著迷上癮的,難不成自己的身體里,還潛藏著暴力因子。

    這一瞬間,林末不是一個人在戰斗的,因為他多了一些東西,而也是這些東西,讓他想明白了。

    “你還敢動手!”

    “為什麼不敢,你都要給我刻上奴隸印記了,我還不動手,難不成還得乖乖束手就擒,把自己的腦袋伸到你的面前不成。”

    林末微笑著,但他的眼瞳閃動著綠光,那是跳動的靈魂之火。

    如果現在不是白天的話,那麼此時的林末肯定會很嚇人,眼中冒著綠光,殺意更是清楚的寫在了臉上,渾身上下彌漫著強烈的殺氣,這副形象,跟惡鬼完全沒有區別。

    “我應該要感謝你的。”

    “感謝我,感謝我什麼?”

    這話說得,別說哈羅德了,就連其他人也是一頭霧水,他都要將你貶為奴隸,你還感謝他,腦子是不是壞掉了。

    “感謝你讓我徹底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有時候,做事情不要想太多,有太多的顧忌,因為別人會比你更加肆無忌憚。”

    哈羅德不是很明白林末這話的意思,但他感覺到了,此時的林木很危險。

    空氣中充滿火藥味,沖突已經是無法避免的,戰斗也即將一觸即發。

    哈克和尤里卡等人默默的拿起武器,金姆倒是義氣,走到了林末的身後,表明了支持的態度,當然還有很多人的態度是中立的。

    可就在這個時候,大地微微顫抖,傳來一種咚咚咚的聲響。

    這是什麼聲音,听起來好像是腳步聲,可能夠造成這麼大聲勢的腳步聲,得是一只多龐大的隊伍啊。

    這是大軍壓境,還是敵國入侵啊?

    難不成這個哈羅德,還是某個大人物的私生子之類的,感覺到林末要動手做掉他,暗中保護的人出手了。

    不,並非是這麼一回事,因為林末看到了一群綠色皮膚的家伙,它們是哥布林。

    但它們又不是一般的哥布林,普通的哥布林都是矮個子,一般身高都在一米二到一米五之間,可眼前這些,身高最低的居然都不在一米八之下,絕大多數還有兩米出頭。

    而那些原本就有三米之巨的大型哥布林,更是暴增到了四米,他們的皮膚依舊是綠色的,但體表卻別一層紅色的光芒籠罩,雙目赤紅神情猙獰而瘋狂,宛如瘋狗一般,邁著整齊的步伐,朝著午夜鎮狂奔而來。

    “這一群哥布林,難道是山里面的那群家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林末覺得難以置信,那群家伙他又不是沒有見過,當初看到的時候,除了發展出了部落,擁有社會性之外,跟其它的哥布林也沒啥區別啊,這才多久沒見啊,他們怎麼變成這副德行了。

    “他們是中了嗜血術!”托德在林末的耳邊小聲說道。

    “嗜血術,我雖然對魔法了解的不多,對祭祀這些也不是很清楚,可嗜血術不應該有這麼強的效果。”

    嗜血術在獸人那邊是十分常見的一種增益法術,這已經是每一個薩滿都必須掌握的基本技能,因為它的增幅效果的確很好,其作用類似于狂化,都是以犧牲理性作為代價,換取戰斗力翻倍,不畏死亡的效果。

    狂化是有代價的,嗜血術也有副作用,它能夠是戰斗力翻倍,其實是燃燒自己的血液,用自己的生命力做燃料。

    也正因為如此,所以嗜血術不會持久,一般都是維持十分鐘左右,十分鐘只會讓獸人虛弱一段時間,而不會有性命之憂。

    而十分鐘的爆發,也足以決定一場戰斗的走場,奠定勝機了,

    從山腹那邊跑到這里,需要多久,十分鐘根本不可能好吧,就算它們動用了嗜血術,沒有半個小時也別想過來。

    “嗜血術只是一個引子,它們事先服用了特殊藥物,這些藥物在嗜血術的作用之下,會持續增強嗜血術的效果,直到它們耗盡最後一滴鮮血。”

    “靠,一群炮灰!”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林末怎麼會不明白,隱藏在山林之中的音浪一族,是利用這些哥布林充當炮灰,很顯然這是要奪回午夜鎮的節奏啊。

    “都被愣著了,快點回去!”林末朝著還在發愣的鎮民大喊道。

    為了避免有些朋友搞不清楚狀況,我們將時間調回到六個小時之前,這里是時間的分割線——————

    六個小時之前還是深夜,掏空的山腹很熱鬧,因為所有的哥布林,在哥布林之王的召集之下,集聚一堂。

    奴役一個族群,其實不需要奴役到每一個個體,只需要控制他們的王就可以了,高效而快捷。

    如果沒有王,那麼就培養扶植一個傀儡王出來,也不是很困難的事情。

    在王的威懾之下,哥布林們都很安靜,安靜的等待那個比它們的王,更加高貴的存在。

    黑袍人出現了,哥布林之王就好像是一條家養的忠犬,湊到黑袍人的身邊,搖尾乞憐,等待對方的投食。

    從衣袖伸出一只手,掌心放著一顆紅色的藥丸,哥布林之王看到這顆藥丸,就仿佛是看到了美味一般,立刻就把它給吞下了。

    “很好,很好!”黑袍人很滿意,隨後又拿出一瓶藥劑,將藥劑倒入到一缸水里面,對于黑袍人的舉動,這些哥布林早就習以為常了,每隔一段時間,它們就得喝這種藥水。

    也正是因為如此,它們有了秩序,一個一個排好隊,前面的那個舀了一碗喝完,後面的就替上去。

    整個過程安靜有序,完全沒有不和諧的事情,自然進行得很快。

    很快的,所有的哥布林,都已經服下了藥水。

    而這個時候,黑袍人拿出一個水晶球,放在它們的面前,水晶球倒映出午夜鎮的景象。

    “記住這個地方,去消滅這個城鎮的所有人,一個不留,去吧!”

    黑袍人揮了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只是在水晶球之中,留下一個猩紅色的圖騰,然後便消失了。

    那個圖騰就是嗜血術的圖騰,水晶球綻放出猩紅色的血光,四面八方無死角。

    被猩紅血光照射的哥布林布,紛紛發生了異變,一個個痛苦抱著自己的的腦袋,發出慘痛的嚎叫,它們感覺自己似乎失去了什麼,那種東西就做理智。

    一股強大的力量,從身體深處涌現出來,將他們瘦小的身軀撐起來,就好像是吹氣球一樣,綠色的身軀快速膨脹,直至成為林末所看到的那個樣子。

    這個時候,它們已經成為了瘋狂的野獸,完全沒有了理智,腦海中只有一個聲音。

    殺,殺,殺!!!

    沒有任何言語,在哥布林之王的帶領之下,它們朝著午夜鎮前進了。

    不需要理由,也不需要思考為什麼,它們只知道,目的地是午夜鎮,而他們的使命就是消滅這個地方,即使是付出自己的生命,也完全在所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