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逆轉策略

作品:《田園嬌女︰夫君,娘子來了

    肅北王府,花廳。

    詭異般的寂靜過後,便是暴風雨即將來臨的勢頭。

    朔方在門外藏了起來,就孫飛鳳這個驕傲又蠻橫的性子,一會兒很可能把屋頂給掀翻。

    “表哥!”孫飛鳳果然不假模假樣的裝端莊淑女了,她猛然站起身來,氣的渾身發抖的捏著拳頭,傷心難過的看了西陵虞一眼,又眼神狠厲的看向獨孤嬌。她知道她是誰,姑母都讓人捎話給她了,她也終于明白,為何姑母和父親只讓她做表哥的側妃,而不是正王妃了。

    因為,在表哥一出生,就注定要是獨孤氏的女婿!

    而表哥的正王妃,也一定要是獨孤氏的小姐!

    所以她才恨,憑什麼一開始她就注定要矮這個鄉巴佬一頭?憑什麼!

    她姑母是皇後娘娘,她一母同胞的姐姐是太子妃,她的身份比這個鄉巴佬高貴多了。

    她琴棋書畫樣樣精通,更是龍華書院出來的名門淑女。

    她這樣出身教養的貴女,憑什麼要屈居這個深山里走出的鄉巴佬之下啊?

    獨孤嬌被孫飛鳳拉拽起來時,她倒也沒害怕,只是背對著西陵虞,似笑非笑,卻語氣友好的對孫飛鳳行了一個平輩禮︰“姐姐好,我叫嬌嬌,是天虞哥哥的未婚妻。”

    “你叫誰姐姐呢?”孫飛鳳伸手就推了獨孤嬌一下,她可記得,獨孤嬌今年十五歲了,可她才十四歲,還沒及笄呢!她憑什麼叫她姐姐啊?

    獨孤嬌被孫飛鳳推的退了兩步,她站的很穩,沒有一點摔倒的跡象,依然好脾氣的禮貌道︰“姐姐瞧著比我年歲大,嬌嬌自然該敬稱姐姐。”

    “我年紀比你大?”孫飛鳳一手指著自己,眼楮也打量著獨孤嬌,看著這個稚嫩猶如十二三歲的小丫頭,她忽然放下手一笑說︰“你的確很小,像個沒長大的孩子,嫁給表哥後……是讓表哥把你當女兒養嗎?”

    “我再小也沒那麼小,天虞哥哥也沒老到可以當我父親。”獨孤嬌這話說的很平常,其中深意,卻足以挑起西陵虞的怒火。

    “放肆!”西陵虞果然生氣了,一掌拍在桌面上,起身怒瞪向孫飛鳳,她今兒怎麼不裝模作樣了?原形畢露的丑惡面容,真是讓人惡心。

    “王爺息怒!孫小姐也是一時氣急,才會口不擇言,言語有失的……”老嬤嬤一開始就想阻止孫飛鳳了,奈何這位獨孤小姐看似一副純良無害的模樣,說起話來,卻是句句話中都是陷阱,極為懂得如何激怒人,如何巧言挑撥離間。

    獨孤嬌不在理會孫飛鳳,也沒有去看那個眼神犀利的老嬤嬤,她只是轉身回到西陵虞身邊,親昵的挽著西陵虞的手,望著他撒嬌道︰“天虞哥哥一點不老,養我也只是養妹妹,我喜歡天虞哥哥,天虞哥哥也喜歡我,對嗎?”

    西陵虞這一腔怒火,被她這樣撒嬌搖兩下,也就全消了。

    獨孤嬌見西陵虞不生氣了,她就依戀的抱著他,頭靠著她臂膀,對孫飛鳳嬌俏可愛一笑︰“如果你不是姐姐,那就是妹妹了。我是天虞哥哥的未婚妻,以後,也就是你表嫂了,表妹。”

    孫飛鳳此時此刻已是被氣的渾身發抖,雙眼泛紅,呼吸逐漸不暢,好似下一刻就會被氣死一樣。

    誰不知道,她這位性情乖張怪癖的表哥,打小就有個毛病,那就是不喜歡與人肢體接觸!

    打表哥懂事起,就不許任何人踫他,連她姑母,他親母後,他這些年越發大了,也是一點不讓姑母踫了。

    可如今,獨孤嬌挽著他手臂,與他這樣的親密無間接觸,卻也沒見他有一點點的不適應!

    老嬤嬤也是吃驚了,四皇子多少年都不讓人觸踫了,如今倒是和這位獨孤小姐有緣了。

    “表妹,你要留下來吃午飯嗎?我晌午要給天虞哥哥做八寶鴨,因為……天虞哥哥喜歡我做的吃食。”獨孤嬌似乎還覺得孫飛鳳氣的輕,又加上這麼一句,轉頭又看向西陵虞笑問道︰“天虞哥哥,除了八寶鴨,你還想吃什麼?我會的可多了。因為娘和嬸嬸們對我說過,能照顧好夫君的起居飲食,才是一個賢良淑德的好妻子。”

    西陵虞很滿意獨孤嬌今兒的表現,故而對她笑容溫柔幾分道︰“獨孤伯母說的對,女子就要上得廳堂,下得廚房,方為賢良淑德秀外慧中的好妻子。那些十指不沾陽春水,五谷不分的嬌小姐,本王可不喜歡。畢竟,本王娶的是妻,不是請個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祖宗進門。”

    “王爺……”老嬤嬤想替孫飛鳳說情兩句,可是一對上這混世魔王的森寒眼神,她就一下子什麼話都不敢說了。

    孫飛鳳始終年紀太小,又是個嬌慣壞的千金小姐,被獨孤嬌這樣言語挑釁暗諷也就罷了。

    可是……西陵虞可是她親表哥,怎麼可以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罵她是個什麼都不會廢物啊!

    “孫小姐,孫小姐……”老嬤嬤一見孫飛鳳哭著跑了,她也就不適合繼續留下來了,行了一禮,也就帶人追上去了。

    西陵虞等著孫飛鳳跑的看不見人了,他才彈了獨孤嬌光潔如玉的額頭一下,低頭瞪著她道︰“還不放手?”

    獨孤嬌乖乖听話放了手,習慣性的向後退了三步。

    西陵虞瞧著如此乖巧听話的她,又想起之前她說自己幼承庭訓……呵呵,有點意思。

    說實話,總說自己幼承庭訓的帝都貴女多了去了。

    可真的是幼承庭訓,還是假的幼承庭訓,平日里相處下來,便可瞧得出來。

    獨孤嬌見西陵虞沖她這樣笑,她疑惑的歪了下頭,不太明白他這是什麼意思?

    西陵虞輕咳聲掩飾自己的尷尬,又傲嬌的沖獨孤嬌喊道︰“愣著做什麼?不是說吃八寶鴨嗎?還不去做!”

    獨孤嬌扁嘴盯著他看了一會兒,忽然轉身向門口走去,並留下一句︰“你既然討厭我,那我就走了。”

    “什麼?”西陵虞被她這忽然改變策略殺的那叫一個措手不及,愣怔在原地片刻,才反應過來,沖著門口忙喊道︰“朔方,攔住她!”

    “是!”朔方應一聲,便上前堵住了這位忽然要走的獨孤小姐的去路,這是怎麼個逆轉風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