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第十一章 偽裝

作品:《禁域異聞

    吧台上閃爍的幽暗燈光,將台下的區域襯得愈加晦暗。

    莫璃果然听話,雙手被束縛之後,她也沒有再用力掙扎,反而十分配合,以極為順從的態度嫵媚地望著雲獵。

    她生得俏麗可愛,模樣清純,身材嬌小,精巧的小胸脯包裹在寬松的衣裙里,肌膚細膩,曲線柔和,含苞待放,唇齒開合間,溢出絲絲縷縷的破碎音律,竟有一種難以言喻的別樣魅力。

    雲獵暗沉的瞳孔閃爍兩下,面上不動聲色,內心深處卻低嘲了一聲,這女人可真是個妖精。

    莫璃長得像個精靈,但外在的一切都是騙人的,即便到了現在,雲獵依舊無法分辨,莫璃口中說出的話,哪些是真,哪些是假。

    她用縴長的食指描摹莫璃下頜線的輪廓,柔軟的指腹與瑩白如玉的臉頰觸踫的時候,觸感溫潤,令人眷戀。

    她像是在把玩一件珍品,有些愛不釋手了。

    莫璃側了側頭,眸子里蕩漾著一汪朦朧的春水,小舌從唇齒間偷偷溜出來,猝不及防地掃過雲獵的指尖。

    粘稠滑膩而灼熱溫軟的觸感令雲獵背後浸出一層薄汗,她從未像這樣把玩一個女人的身體,有些不知如何下手,又強撐著不肯露怯。

    沒吃過豬肉好歹見過豬跑,兩人之間的互動無外如是,雲獵的理論知識還是很豐富的。

    她的指尖順著莫璃柔滑的脖頸游移到鎖骨,輕輕撩開莫璃的衣領,莫璃適時溢出一聲細弱的輕哼,如此嬌柔可憐的模樣,不經意間便能撩動旁人心中的野獸,生出佔有與欺凌的欲望。

    “阿獵……”

    莫璃嚶嚀著,輕喚雲獵,抬起被束縛的雙手,圈住雲獵的脖子,灼熱的呼吸裹著淡淡的像蜂蜜似的芬芳,噴吐在雲獵的臉頰上。

    美好的事務自然會引人欣賞,何況像莫璃這樣精致可愛的姑娘。

    雲獵不得不承認,她被莫璃吸引了,至少感官上是這樣。

    她舔了舔唇,嘴角勾起一抹淺笑,旋即粗暴地扯開莫璃上衣的衣領,乳白色的紐扣崩落兩顆,露出其下包裹著兩個小包子的淺橙色內衣。

    “唔……”

    莫璃輕哼一聲,眉頭稍蹙,卻不閃不避,圈緊了雲獵的脖子,將她往下拉,同時把自己的小胸脯貼上雲獵的胸口。

    比起身子嬌小的莫璃,雲獵的身材則更豐腴些,莫璃媚眼如絲,主動將自己往雲獵的懷里送,沉重的呼吸聲越漸急促。

    與此同時,酒吧大廳里來了一群人,負責接待的服務生剛站起來,一枚無聲的子彈便洞穿了他的眉心。

    來人沒有理會倒下的尸體,徑直朝著內里的包間行去。

    他們的腳步很輕,近乎于無聲,極具目的性地行至七號包間門外,為首的女人偏轉視線,看向房外的機械鎖,身後跟來的手下朝她搖頭示意沒有找到備用門禁。

    女人勾唇冷笑,從腰側掏出手|槍, 的一槍直接將鎖體破壞,鎖扣脫落,她一腳踹過去,房門應聲而開。

    屋里靜悄悄的,視野昏暗,包間內置的吧台上還閃爍著瑩藍的微光,女人領著一行人馬走進去,目之所及,沒有見到預想中的人影。

    她緩步走到沙發旁,腳下驀地踩住一個細小的硬物。她俯下|身,將其撿起一看,是一枚圓形的紐扣。

    她把這紐扣捏在指尖把玩,兩眼微眯,投射出危險的冷光,對跟在身後的手下吩咐︰

    “去里面休息室看一下。”

    手下人手領命,立即將包間里里外外搜了一遍,片刻後回來稟報︰

    “沒有發現目標,但衣櫃內側有一條暗道。”

    女人聞言,冷哼道︰

    “追。”

    言罷,她兩指一搓,那紐扣便碎成一撮齏粉,散在沙發上。

    一行人循著休息室里的暗道進去,包間里重新安靜下來,吧台後側的隔板無聲掀開,雲獵摟著衣不蔽體的莫璃現出身形,旋即翻身從吧台後出來,迅速推門離開。

    她用自己的大衣將莫璃整個包裹起來,擔心酒吧外還有埋伏,所以沒有橫穿前廳,而是循著迂回的長廊鑽進洗手間,將通風口的窗戶拆卸下來,勉強可以過人。

    離開酒吧後,雲獵又在路邊買了兩頂帽子,隨後帶著莫璃繞回商場,換了一身衣服。

    莫璃小臉兒上的暈紅還未消退,眼里神情懊惱,沉默地走在雲獵身邊,好半天一語不發。

    “那人你認識?”

    雲獵買了兩杯奶茶,自己端著一杯,另一杯遞給莫璃,她神態隨意,一點也沒有被人擾了興致的尷尬,反而對來人的身份頗感興趣。

    莫璃接過雲獵遞來的奶茶,雙手抱著,擰著眉悶悶地嗯了一聲,渾身上下每一個動作和表情都透露著她的心情很不愉快。

    雲獵感覺有些奇怪,雖然她認識莫璃也才一兩天,但在她和莫璃相處的這一小段時間里,莫璃一直表現得詭怪多變,讓人摸不透她的情緒。

    不管受到多麼嚴苛的對待,莫璃也始終嬉皮笑臉,這還是莫璃第一次在她面前鬧脾氣。

    “怎麼,跟你有仇?”

    身在禁域,誰身上沒有那麼一兩樁解不開的血海深仇,雲獵見怪不怪,也不覺得發生這類的事情有什麼值得生氣的。

    像她們這樣的人,要想活下去,就必須時刻保持警惕,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致命的危險就會突然降臨。

    但她剛問完這一句,忽然意識到自己的語氣好像過于親昵。

    雲獵擰起眉撇開視線,眸心閃爍的光芒也隨即暗了下來。

    莫璃能坐上聖盟二當家的位置,顯然混跡于禁域的時間不短,若沒有一星半點的城府,恐怕早就不知何時死在哪個沒人的管的角落里,銷聲匿跡了。

    但她不僅好好活著,還活得風生水起,背靠大山,手掌重權,這樣一個妖孽的女人,踫都別踫,更別說去了解。

    還沒從哪里說起,她就開始下意識地偏袒莫璃,這並不是一個好現象。

    她又如何知道,莫璃此時表現在外的模樣,不是具有欺騙性的偽裝?

    雲獵心頭暗自冷哼,畢竟,這項技能她最為擅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