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麓山侯朱益川

作品:《我有無數傳承

    麓山侯朱益川,在所有侯爵當中,封地算是比較小的,他麾下的私兵,戰力也很是弱小。

    可是,麓山卻因為其獨特的位置,擁有著大夏王朝從西到東最寬闊的水路,往來無數商船,都要通過這里。

    于是,麓山侯就借著這條水路,成為了所有公侯當中,數一數二的豪富。

    有錢自然好辦事。

    在大夏王朝的所有公侯當中,麓山侯所牽扯到的利益集團最是廣泛。

    畢竟,不管你是公侯還是朝上權臣,誰都離不開錢。

    今日,麓山侯朱益川是剛剛去英王府接受了五殿下魏昭的宴請。

    在宴席上,英王殿下還是如同往常一樣不好伺候。

    “魏昭這家伙只仗著陛下的寵信,就這般任性妄為。這樣的人,最重要的是還沒有腦子,他也敢覬覦大寶……”朱益川坐在馬車內,不住地搖著頭。

    而後,他看向了身旁的兒子,叮囑道︰“你可記住,魏昭此人雖然是陛下最疼愛的兒子,聖眷正隆,我們是可以利用此人,但是,我們絕對不可與其有過深的利益關系,要不然,我們遲早被此人連累,全家都跟著完蛋!”

    坐在旁邊的麓山侯世子朱俊羽立刻恭敬應聲。

    朱益川又看了兒子一眼,說道︰“你是不是對我讓你弟弟留在封地,卻讓你前來京城的事情感到很不滿?”

    “孩兒不敢。”朱俊羽急忙垂首。

    朱益川淡淡地看了朱俊羽一眼,說道︰“不要想那些有的沒的,為父今生破入金丹境已是無望,再最多也就幾十年好活了。你們兄弟中,你一直是我最看好的一個。帶你在身邊,只是為了給你言傳身教,讓你知道作為麓山侯該怎麼做事,又該做什麼事!”

    “你也知道,我們的封地不大,手底下,也沒有像鎮北侯那樣戰斗力彪悍的精銳騎兵,我們之所以能在大夏王朝內被人敬畏,靠得不是我們自身如何強大,而是靠著我們背後那千絲萬縷的復雜關系!”

    “所以,讓你弟弟先管理著封地事宜,而你,來接手我們朱家最重要的關系網,你有什麼不滿的?”

    朱俊羽滿臉慚愧︰“孩兒愚昧!請父親責罰!”

    “你想明白就行!”朱益川笑了笑,又道,“那我再考你一個問題?你可知道,為何陛下和太宰意欲削藩的時候,寧願選坐擁重兵的鎮北侯為第一個目標,也不願選擇為父這個看似更好對付的麓山侯作為目標?”

    朱俊羽思索了一下,說道︰“因為鎮北侯勢單力孤,又足夠震懾其他人?”

    “算是說對了一個點!”朱益川眼中露出滿意之色,“我們朱家雖然表面上既無精兵良將,又沒有佔有好的封地,但是,若是國君把矛頭對準我們,那麼整個朝堂之上,會有無數人因為和我們的利益糾纏而暗中掣肘,使得國君的削藩寸步難行!”

    “在這樣的情況下,國君自然會知道選擇誰才是最佳目標。畢竟,削藩一事,只要首戰告捷,接下來便會勢如破竹!可要是首次削藩,就出師不利,那麼基本上就再進行不下去了!”

    “不過,顧九鳴此人也是厲害!明明是必死之局,可是他卻另闢蹊徑,居然殺了耶律銀。耶律銀這個在北朝南部經營了數十年的南院大王一死,北朝南部肯定會出很多問題。這樣一來,比起削藩這種‘小事’,讓忠勇無雙的鎮北侯去為大夏開疆拓土,國君自己則能名留青史的‘大事’,自然會更讓國君垂涎了!”

    朱俊羽在一旁欲言又止。

    “你是想問,既然國君知道鎮北侯忠勇無雙,為何國君之前還要把削藩的矛頭對準鎮北侯?”朱益川見到兒子點頭,笑著道,“鎮北侯忠信,可我們這麼多公侯,除了會給自己家里撈些好處外,實際上也沒有任何反意。削藩,說到底只是利益之爭而已。是我們這些公侯,已經影響到了國君的利益,所以要都被鏟除!”

    朱益川看向朱俊羽,認真地道︰“俊羽,你要知道,在這個世界上,根本沒有那麼多對與錯。除了代表是非對錯的黑與白之外,更多的,其實是沒有對錯的灰色。”

    “孩兒記住了。”朱俊羽恭敬點頭。

    就在這個時候,旁邊突然有一聲暴喝傳來︰“狗賊朱益川,納命來!”

    “有刺客!”兩邊護衛立刻大喊。

    朱益川父子倆皆是一驚。

    已經沖出客棧的潘尹清飛在半空中,他的周圍有紅、藍、白三道劍光繞在他的身邊,凌厲旋轉著。

    “在這個位置,朱益川身邊帶著的,應該就只有他最信任的護衛,金丹境第二階的高手,周金園。”

    “而方才,我始一動手,盛京的蘭台強者應該已經監察到了,按照他們一貫的,應該在大約一盞茶不到的功夫就會趕來!”

    “兩劍擋住周金園,一劍,殺了麓山侯!”

    思路理清,潘尹清身形瞬間下落,殺將而出。

    一切,都與潘尹清預料的差不多。

    當他距離那輛馬車的時候,一個手持大錘的男子無聲無息地出現在了他的身側,手中大錘掄起,如同,一般向他砸來。

    紅、藍二色的長劍剎那間向著拎著大錘的周金園殺了過去。

    周金園匆忙擋劍,潘尹清自己卻毫不停留,繼續奔著那輛馬車殺去!

    潘尹清周圍有劇烈的風聲響起。

    “ 擦”

    這馬車的頂部直接被這狂風吹得粉碎。

    潘尹清持著白色劍光,對準了露出身形的朱益川。

    朱益川沒有想到他竟然會在鸞雀大街上遭遇刺殺,見周金園已經被攔住,而那一道白色劍光向他面門刺來。

    在這情急之下,若是沒有意外,下一刻,朱益川的身軀就要被潘尹清洞穿。

    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朱益川猛地一伸手,將身旁已經嚇傻了的朱俊羽猛地拽到了身前。

    鋒利的劍芒,瞬間在朱俊羽的腦門上開了一個洞。

    臉上滿是驚恐的朱俊羽瞳孔漸漸渙散,很明顯是當場死了。

    見到這一幕,不止是潘尹清,就連一旁的周金園都驚呆了。

    唯有朱益川一臉的冷靜,伸手一指潘尹清,怒喝道︰“給本侯殺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