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俄羅斯菜系

作品:《[綜]沙雕隊長

    說是準備俄羅斯菜,但其實俄羅斯好吃的特色菜不算特別多。

    這幾天瑪格麗特準備了所有單子里的菜給史蒂夫試菜,不得不說有幾樣的味道真的很奇怪。

    所以最後瑪格麗特準備選他們嘗出味道最好的幾樣,再加一些別國的優秀菜系。

    主要代表是中國、泰國和韓國。

    俄羅斯里選出的帝王蟹、牛柳絲、薄餅、魚子醬以及蜂蜜蛋糕作為6個主菜。

    另有泰國的冬陰功湯、芒果糯米飯和韓國的石鍋拌飯、辣炒年糕。

    以及中國難度最高(據說)的一個菜︰三不沾。

    就圖片和制作視頻來說,難度非常之高。

    這對瑪格麗特來說是一個挺大的挑戰,她足足留出了一個小時的時間來燒三不沾,並且在開始之前,還特意再看了一遍視頻。

    看著她鄭重以待的樣子,史蒂夫笑而不語。

    一邊穿著粉紅色的圍裙在旁邊打下手。

    娜塔莎和死皮賴臉要跟來的鷹眼走進門的時候,看見的就是這樣一幅畫面。

    嬌小的瑪格麗特穿著黑色的圍裙,高大威猛的史蒂夫穿著粉紅色的圍裙,在梳洗台前洗水果,一臉乖巧。

    而瑪格麗特正一臉凝重地在往盤子里擺盤。

    空氣里的香味濃郁到令人直流口水。

    娜塔莎深吸了口氣,聞到了俄羅斯的味道。

    雖然對“家鄉菜”沒有什麼特別的懷念。

    但是這個味道顯然勾起了她的饞蟲。

    “哦,我的天,這個味道可以去開餐廳了。”娜塔莎夸了一句,史蒂夫笑著抬頭︰“你可不知道,瑪格麗特為了這頓飯都準備了一個星期了。”

    桌上的菜他都嘗過,饒是如此,他此時也有點嘴饞。

    不過美國隊長可干不出搶菜吃這樣的事情來。

    “坐吧。我把水果切好就能入座了。”史蒂夫給二人倒上一杯熱茶,抽出水果刀,利落地將隻果切成小兔子的形狀。

    娜塔莎撐著下巴看地眼花繚亂。

    鷹眼看著她羨慕又崇拜的眼神,心頭忽然揚起一抹斗志。

    燒菜什麼的他不行,削個小兔子當然可以!

    做好菜,史蒂夫順便把菜台給收拾了,鍋一洗一擦,立刻恢復新裝修時的整潔。

    瑪格麗特滿意地給了他一個眼神,將三不沾端到娜塔莎的面前。

    “這是什麼?黃色的果凍嗎?”娜塔莎問。

    瑪格麗特搖頭︰“這是雞蛋做的,口感很不錯。”

    娜塔莎半信不信地嘗了一口。

    “!”

    哦,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她本來不喜歡這種滑不溜秋的口感!

    其他菜吃起來的驚喜感就沒有這一道這麼反差大。

    娜塔莎覺得味道有些熟悉,和她去過的一家高級店味道太相似,她細細地品嘗了一下,問道︰“你是拜了師傅嗎?”

    史蒂夫悄悄提醒︰“他看視頻學的,不過天賦非常之高,有一次我們去一家網紅華夫餅店看那個老板做,回來以後她做出了味道幾乎是一樣的華夫餅。”

    鷹眼吹口哨︰“砍成復制黏貼啊。”

    他已經抱著蜂蜜蛋糕開吃了。

    就是有點太淡,他說︰“可以再甜點兒。”

    娜塔莎翻了個白眼︰“這又不是給你準備的。”

    她搶過來,嘗了一口,甜度適中,還不發胖。

    她笑笑︰“如果我是男的,我一定娶你,小可愛。”

    瑪格麗特揮揮手︰“哦,我對人類的婚姻制度十分鄙夷,這完全是對女性的一種綁架。”

    娜塔莎看了眼史蒂夫,“是嗎,那以後你就不結婚了?”

    瑪格麗特摸著下巴考慮了一下,斬釘截鐵︰“不結。”

    娜塔莎捂著嘴吃吃笑︰“是嘛,那未來誰喜歡上你可就慘了。”

    瑪格麗特一臉傲氣︰“喜歡我的人可多了!瑪格麗特可是很優秀的!”

    娜塔莎捧著肚子︰“對對對……瑪格麗特確實十分優秀!”

    鷹眼︰也不知道為什麼話題歪到這個程度,但他的蜂蜜蛋糕沒了,就只能吃唯一一個甜食•芒果糯米飯了。

    抬起頭,伸出手,鷹眼看著史蒂夫手里端著的芒果糯米飯︰“……”

    為什麼總慢一步。

    •

    吃完一頓飯,娜塔莎沒有感受到深深的愛,但感受到了飽飽的胃和滿足的味蕾,所以愛和手藝這種東西不能並存的時候……娜塔果然還是會選擇手藝。

    至少那些人推崇的︰用滿滿的愛烹飪出來的食物是最美味的,她是無法理解的。

    娜塔莎︰我是一個冷酷無情的食客。

    史蒂夫包攬了洗盤子工作,鷹眼被娜塔莎一腳踹去拖地。

    瑪格麗特……瑪格麗特在泡澡。

    姍姍來遲•裝做偶遇的莎朗特工從窗戶上掃見癱坐在沙發上的羅曼諾夫特工,無奈地退了回去——還想著等他們吃完來蹭點殘羹剩飯,看來是不可能了……

    飯後,二人揮手離去。

    瑪格麗特躺在沙發上吹涼風。

    史蒂夫已經回隔壁洗澡去了。

    她斜靠了一會兒,軟綿綿地從沙發上坐起來。

    暈乎乎的腦袋朝窗外探出去。

    空氣中,有一股非常微妙的聲音在召喚她。

    瑪格麗特瞪著眼楮看了一會兒,空氣里仿佛多了無數的線條。

    她伸出手,白皙稚嫩的指尖在線條上撥過。

    外太空中,此時正有一道身影以肉眼不可見的速度沖向地球。

    瑪格麗特看向天空。

    同一時間,遠在西藏的某位法師也抬起頭顱。

    “法師,史蒂夫•斯特蘭奇提前出現了。”

    古一法師看著天空中的微光,眼眸微眯︰“他也提前回來了。”

    “那現在怎麼辦?本來距離他出現應該還有一年的。”

    古一法師輕嘆︰“我低估了她的能量,沒想到她的能力比她的記憶復甦地更快。”

    頓了頓,古一法師走到天台上,夕陽照耀著她樸素的身姿︰“或許這就是不可阻擋的命運吧。”

    •

    而此時的大都會,紅披風從天而降,將即將摔進河里的卡車硬拖了回來,引起群眾聲一片叫好——超人已經消失了大半個月了,這讓群眾們非常恐慌。

    他們的保護者如果消失,他們豈不是危在旦夕?

    這半個月來,大都會的犯罪率和事故發生率呈直線上升,一些悲觀主義者甚至認為世界要滅亡了,超人的出現,無疑給了他們一記強大的強心劑。

    克拉克•肯特此時正露出疲倦,哪怕陽光給他注入了力量,他仍舊抑制不住地疲倦。

    直到現在,他還沒有找到瑪格麗特,以最快的速度轉遍了他所能去到的星球,仍舊沒有絲毫瑪格麗特的痕跡。

    天知道瑪格麗特的能力一旦暴走,會不會跑到宇宙之外去……

    他嘆了口氣,在眾人崇拜的目光中放下卡車,隨即向老家飛去。

    肯特家的人一定著急壞了……

    •

    那種微妙的感覺很快就消失了。

    瑪格麗特呆呆地撐著下巴靠在窗戶邊,盯著遠方的藍天出了好一會兒神。

    直到史蒂夫一身清爽地從隔壁出來,她才回過神。

    “呆呆的在看什麼呢?”

    瑪格麗特搖搖頭,沒說話。

    史蒂夫淡淡道︰“我有任務了,這幾天可能不能陪你了,瑪格麗特,你能一個人生活嗎?”

    瑪格麗特看向他︰“任務?是要出門嗎?”

    史蒂夫點頭︰“要去一趟意大利,據說那里有些不對勁,我得過去看看。”

    瑪格麗特沒注意他話里隱藏的意思,只是隨口問了一句︰“我能一起去嗎?”

    史蒂夫露出為難的眼神︰“那邊很危險,我覺得你還是應該留在紐約。”

    他想了想,“或許我可以和弗瑞提議,叫一個女特工過來陪著你。”

    他不由想到莎朗,這位很愛干淨的女特工就住在這里,應該方便照顧,也能給愛干淨的瑪格麗特留下好印象。

    瑪格麗特揮揮手︰“算啦,你去吧,早點回來哦!”

    史蒂夫露出一抹溫暖的笑容,像是被什麼慰藉到了︰“好,我會早點回來。”

    或許是這個小小的女孩,撐著下巴對他平常的一句“早點回來”,讓他在那一瞬間有一種家的感覺。

    “我明天出門,下午會把你的冰箱塞滿,你一個人也要好好吃飯,如果不喜歡清理盤子就留著,拿一張布蓋上,我回來再幫你清洗,好嗎?”

    瑪格麗特點點頭,實際操作起來她能不能忍受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囑咐了好些事情,史蒂夫還是覺得有點不放心,念頭一轉,想著要不帶她一起去,到時候訂一家酒店留一個特工照看她,應該也不是什麼難事。

    但話到嘴邊,史蒂夫欲言又止,還是沒說出口。

    他轉過身,背影襯著夕陽的光輝,金色的短發絢爛著淡淡的光輝。

    看著這個背影,瑪格麗特的眼前忽然閃現出一片蔥翠的草地。

    在那里,有一條清澈見底的小河。

    河流之上有一個簡陋的石墩。

    石墩上坐著一個老人,身形佝僂,頭發花白,滿是皺紋的脖子上還有一些淡淡的斑點。

    但這個身影,不知為何十分令人感到眼熟。

    瑪格麗特皺了皺眉,呼喊出聲︰“史蒂夫?”

    走到樓梯口的史蒂夫停下腳步,回過頭去︰“怎麼了?”

    這一刻,那個老人也回過了頭,蒼老而熟悉的面孔和眼前年輕的史蒂夫重合在一起。

    瑪格麗特瞳孔一縮,淺褐色的瞳孔緊緊地皺在一起。

    史蒂夫嚇了一跳,小跑過來,停在窗口,擔憂地看著她︰“瑪格麗特,你還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