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世界之外的人影

作品:《獵人開始

    時間在一點點的流逝。

    季禮站在台上有些煩躁地看著眼前已然被打成結的:“喂,喂,這可不是我想要的戰斗,你既然能夠開發出伸長的能力,那麼縮短的話應該也會吧。快點,把你的手縮回去,然後我們再來,堂堂正正地打一次。”

    “雖然我也好想和你堂堂正正地打一次,但是現如今的我干了那麼多蠢事,已經回不了頭了,所以請在這里,讓我輸掉吧。” 笏韉妥磐酚鏌獠幻韉#12290;

    季禮也听出了潛台詞, 笏魘歉霾換崴醯哪腥#65292;所以戰斗也就無法繼續下去了。撇了撇嘴,無趣地向 笏髯呷#12290;

    季禮無奈地在心里大吼,可是奈何今天他早已說了五句話,現在的他已經無論怎麼用力地狂吼,季禮也听不見但是他自己又不想打斷“自己”樂趣,所以只能站在旁邊默默地觀看著。

    季禮持續地走著,他雖然感覺到有些事不對,但是此時的他別無選擇,難道在這里干等著等待是他季禮最為討厭的事情之一,所以相對的,他也不想讓別人等太久。既如此,那唯一的出路就是只有繼續向前走了

    就在季禮走到 笏韝暗囊簧材#65292; 笏韉牧潮淞#65292;嘴里吐出:“才怪。老子好不容易走了這麼遠,怎麼可能會這麼輕易地就認輸呢小孩子還是應該乖乖回家睡覺去” 笏髡趴 拇笞轂患糾窈鶯蕕卮蠔狹#65292;而且他好像還不小心咬到了舌頭。

    “別唧唧歪歪了,還能打的話,我們就繼續啊。”季禮臉上的不耐煩完全的表露出來了,手上的攻勢更是一次快過一次。

     笏饕膊桓曳匣#8220;undo。”

    場外的觀眾看著斗毆終于又一次展開了,發出一陣陣的浪潮,他們花錢就是想要看看這種拳拳到肉的戰斗。但是在那些擁有念能力的人的眼中,場上的情況卻再一次發生了變化,原來還被限制在地上的那個念氣大手完全消失了。

    雲谷也被這一變化驚得站了起來,他幾乎已經可以預見接下來所發生的事了。

    果不其然,擂台上, 笏韉淖笫衷僖淮緯グ順隼#65292;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季禮抓在了手心,臉上的面具也變得越來越猙獰。

    “你這個溫室里長大的小屁孩又懂什麼,我們這些平民在那些高層眼里只不過是炮灰而已,不懂念能力,甚至連知情權都沒有的我們懷著滿腔的熱血來到了天空競技場,希望能夠在這個萬眾矚目的地方出人頭地,重獲新生。但是我們看看我們都得到了些什麼,斷手斷腳的,比比皆是。我們到底做錯了什麼,為什麼要受這樣的傷害可是即便我們已經有了這樣的力量,在那些人眼里也只不過是個跳梁小丑罷了。所以我一定要登上去,讓他們親身體驗一下我們這些人這些年所受到的苦痛。”

    雲谷看著在那邊大放闕詞的 笏#65292;反而搖頭,笑著坐了回去。

    “所以呢,這關我什麼事”季禮掙扎著反問道。

    “關你什麼事你說,關你什麼事不就是因為你們這群自命不凡的人,所以才導致那麼多的悲劇發生嗎” 笏髟諤攪思糾竦幕昂#65292;腦子里的弦崩斷了,整個人仿佛瘋魔一般。

    季禮沒有說話,手里也並沒有停下動作,盡管他用盡全力,這個念力手也沒有絲毫松動的跡象。其實有的時候,輸給比自己強大很多的人也不無不可。他也不是傻子,喜歡被虐,同樣的他也討厭虐人,他所渴望的是勢均力敵的較量,拳拳到肉的浪漫。但是這並不代表著他對與勝利的渴望有了減少,尤其是面前的瘋子還在不停地狂吠的時候。但是他現在卻沒有任何辦法打爛這張嘴。這時,他的心里傳來枉若魔鬼的呢喃。

    季禮身上許久未見增長的念氣在季禮說了渴望的那一刻開始像打了激素一樣急速增長,季禮也因為靈魂上的撕裂感而產生了難以言喻的痛苦。季禮在這一刻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