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費珠的表現讓姐嫉妒

作品:《孔門學渣

    狼妹是最後一個出來的,她的懷里抱著兒子。

    听說有人要送女娃來上學,她覺得奇怪,就出來了。本來她的心思是在樂歌這邊。可見樂歌喝醉了倒到地上了,她就懶得過去了。反正沒事,就讓他躺一會兒。

    費珠來上學的事,狼妹是不知道的。可樂歌喜歡費珠,把費珠當未來的小媳婦培養這事,她是知道的。

    大妮子自然沒有親口告訴她,可樂歌的夢話出賣了他。

    見來人是費珠,狼妹的臉色當場就變了。

    心想:大事不妙這小蘿莉這麼粘著樂歌,絕對沒有好事。樂歌是什麼人,她是知道的樂歌就是一個喜歡女色的男人。為了女人,他是什麼事都做得出來。

    真的你讓他刷馬桶,他絕對不含糊。

    “姐姐姐夫呢”費珠玩了一會兒姨佷子,突然地想起來:姐夫呢

    小姨妹駕到,姐夫怎麼都不出來相見呢

    說著她的眼楮朝著教室那邊看了過去。心想:姐夫應該在上課吧姐夫是先生,教書是第一位。

    “你姐夫你姐夫”大妮子吞吞吐吐道:“你姐夫醉死了”

    “醉死了”費珠楞了一下,問道:“醉死了你也不管”

    “管他干嘛是他自己要喝,又不是我灌的”見費珠這麼關心姐夫,大妮子語氣生硬地說道。

    女人本能的醋壇子,讓她無法接受。心想:你才這麼小,你就這麼關心你姐夫。要是你成人了,懂得感情了,那還得了

    “我姐夫呢姐夫在哪里”費珠說著,再也不理一臉笑臉的姨佷子。把姨佷子往大妮子的懷里一塞,就要去找人。

    “你”大妮子一個沒有注意,差點沒有接住兒子。見費珠跑到客廳那邊去了,著急地攆在過去喊著:“你慢點你唉”

    穿著講究的中年大叔見狀,也是苦笑著搖頭。見大妮子出來與費珠接上頭了,他帶著另外幾個人出了學堂,到外面去了。

    他們是下人,是不能隨便進別人的家的。沒有主子的吩咐,你都不能進別人的家。就算那里的主子請你進去,也得自己的主子同意。

    一般情況下,自己的主子都不是讓下人進別人的家的,以免造成不必要的麻煩。

    比如說有人訛詐你,說你的下人進了他們家,他們家正好有某個貴重的東東丟失了。

    狼妹見費珠風風火火來了,心里的嫉妒之火也一下子就燃起來了。可是看見還是個孩子的費珠,她又拿人家沒有法子

    真的你跟一個天真無邪的小娃計較什麼呢

    孩子無錯,大人有過

    一切都是大人的罪過是樂歌的罪過是樂歌這個色色的男人太齷齪了,才這麼小的小女娃,他就打主意了。

    真是畜生啊畜生不如

    狼妹見過費珠一次,認識。但是不那麼親近。她是去貨棧做客的時候,見過費珠的。那次費珠正好在貨棧里面。

    見費珠過來了,狼妹只得抱著兒子閃身站到一邊,放她進來。

    “狼妹姐”費珠客氣地叫了一聲。

    其實完全是出于有教養的家庭教育的結果費珠叫狼妹,那是本能反應,隨口而叫,都沒有認真看狼妹就叫了一聲。然後徑直到客廳里面去了。

    要是真正地禮貌,是要看對方的,與對方雙眼對視後,再先叫對方。這樣才符合周禮,才符合人情世故。

    “姐夫嗚嗚嗚姐夫你怎麼了姐夫嗚嗚嗚”費珠掃了一眼孔子和閔世恭後,直接奔到樂歌那邊。

    樂歌與曾點兩人,都倒在地上,沒有人理他們。而一邊的孔子與閔世恭兩人,還在喝酒。

    孔子是認識費珠的,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