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內密策(上)

作品:《凜夜獨行

    看到江明旭的汗血馬落在軍帳前,望台上的軍士絲毫不敢怠慢,馬上下台恭迎,並且吩咐巡邏軍士進行通報,不過幾分鐘,右神策軍將軍白將戰便親自出來迎接了。

    這位右神策軍將軍已經四十多歲了,但是身材健碩,神采奕然,端得是威風八面,比起眼前的江明旭,顯然是要更貼近將軍這個稱呼一些。他身穿金盔鏈子甲,手提鳳翅,足著印有紅葉標志的簪金靴,走到江明旭跟前時。這麼二人一對比,雖然同是武將,官秩相同,但是江明旭氣勢卻輸了大半。

    不過,軍帳中右神策軍的軍士都很清楚,江明旭平時看起來,就是這麼文質彬彬,弱不禁風,但是一旦騎上戰馬,散發紅葉之氣,氣勢是絕對不輸白將戰將軍的!

    之所以江明旭現在看起來這麼弱,完全是因為他身板並不是練家子的身板,他的強大,完全是靠紅葉之氣爆發出來的,這點和白將軍有著本質的不同。

    江明旭一旦爆發出紅葉之氣,恐怕白將軍也只能和他打個平手,這才是最恐怖的,也是凜夜騎士團真正的王牌。

    “白將軍。”江明旭走到白將戰跟前“怎麼親自出來了?我不敢當啊。”

    “你我朋友一場,生死之交,許久不見,自然應該出來迎接。”白將戰說道“請,我們將帳內敘事。”

    “好。”江明旭點點頭,跟在白將戰的身後,來到了將帳之中。

    將帳內並不大,人卻不少,十多個衛士守在門外,十多個衛士守在門內,門簾後還有兩位暗侍,屏氣凝神,時刻守護帥帳的安全。

    “將軍,事關重大,且屬最高機密,還請屏退左右。”江明旭對白將戰說。白將戰听懂了江明旭言語中的含義,下令讓所有人都退出將帳,只留下軍師一人在內商討。

    “江Xiong-Di,這位是我的軍師,值得信任。”白將戰介紹了一番站在自己身旁將近六十多歲的老者。

    “既然這樣,那我就直說了。”江明旭點點頭,他知道,白將戰向來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既然是擺在自己身邊最親近的,自然也是最值得信任的。既然是白將戰信任的人,自己也完全可以信任。

    “但說無妨。”白將戰說。

    “我有預感,這幾天,他們會有大動作。”江明旭開門見山的說道。

    “他們?”白將戰問“你是說,你們那個世界的人?”

    “沒錯。”江明旭點點頭。

    “軍隊要來了?”白將戰神色忽然開始恐慌起來,像是看到了最可怕的夢魘,令人緊張,顫抖,恐懼。這種所有的情緒一瞬間,都涌了上來的感覺,白將戰已經不是第一次體會到了,但是卻永遠也習慣不了這種可怕的感覺。

    能夠讓身經百戰,將生死置之度外的將領,聞風喪膽的軍隊,就要來了?

    旁邊的軍師默不作聲,靜靜的听著這段談話。

    “我不知道。”江明旭搖搖頭“我已經和那邊失去了聯系。”

    “所以,我們應該準備布防了嗎?”白將戰急切的問“皇上呢,怎麼辦?萬一軍隊直攻神都,恐怕我們擋不住。”

    “將軍別急,事情還沒到那麼嚴重的程度。”江明旭說“這只是我個人的預感,是因為最近發生了一件事情,所以我才有這樣的感觸,但是我無法判斷這件事情的嚴重性,所以才來,找將軍定奪。”

    “你快說,是什麼事情。”白將戰問。

    “還記得我之前和你說的,查爾斯嗎?”江明旭問。

    “當然記得,我記得你和我說,他是你們這個項目,我沒記錯的話,是項目這個詞吧?”

    “沒錯。”

    “對,他是你們這個項目的主要統帥之一。”

    “不是統帥,是項目經理。”

    “哦對哎,你們那個世界的詞,我老記不住,反正,就是一個意思,他怎麼了?他要派軍隊來?”白將戰問。

    “不是,你先別問,听我說完,他在我身邊安插了一個間諜,叫饒柯禹,你知道吧?”江明旭繼續問。

    “知道,當時我就說宰了這小子,你說不要,敵明我暗,留著有用。”白將戰點點頭。

    “對,昨天,他忽然給我一個情報,說是有軍隊的人出現了,讓我去看看。”江明旭說“我開始,還以為這是一個圈套,想要置我于死地。”

    “你去了嗎?”

    “當然去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他們這麼主動,我有什麼不赴約的道理?況且,我相信我的實力,查爾斯沒那麼有權利,可以調用足夠多的軍隊來殺了我。”江明旭說“然而,到了那里,奇怪的事情發生了,那個村莊里並沒有什麼軍隊,只有一個實驗者,他像是剛剛使用了巴氏能量管,沒法控制自己的情緒,導致紅葉之氣凌亂噴發。”

    “就是和你一樣的實驗者?”白將戰問。

    “嗯,他實在不像軍隊的人,見到我的時候,他還下意識抬頭看我頭頂,估計是想要判斷我是不是和他一樣的實驗者吧。這應該不是軍隊里的人的思維方式。”江明旭說。

    “所以,你覺得他這個舉動的目的是什麼?”白將戰問。

    “我覺得,他們希望我殺了這個實驗者。因為他們知道我對軍隊恨之入骨,見到任何軍隊的人,都會毫不猶豫的殺掉。因此他們讓間諜告訴我這個人是軍隊的人,以借我的手殺了他。”江明旭回答。

    “嗯,然後呢?”白將戰問“所以,你真的殺了他?”

    “當然沒有。”江明旭說“我哪有那麼傻?我讓季卿臨用幻術迷惑了饒柯禹,讓他以為我殺了這個實驗者,然後救了他,這會兒估計季卿臨已經把他救醒了。”

    “這樣啊這個季卿臨可靠嗎?”白將戰問。

    江明旭知道白將戰擔心什麼,說“絕對可靠,我在查爾斯那邊也有眼線,他們給過我一份查爾斯分派在這邊的實驗者名單,季卿臨不在其中。”

    “難道,他就沒可能是假名?或者軍隊的人嗎?”白將戰問“小心被查爾斯擺一道啊!”

    “軍隊的人自然是不可能的,查爾斯權利還沒有那麼大,可以拿軍隊的人獨自出來當誘餌。至于實驗者,我已經全部確認過了,查爾斯的實驗者都是真名,而且分布在不同的地方,季卿臨不是他的實驗者,是另一個和趙芳涵關系不錯的心理醫生的實驗者。”江明旭回答“應該不會有問題。”

    “這樣啊”白將戰沉思了一會“查爾斯很了解你和趙芳涵嗎?”

    “這我不太清楚,他應該挺了解趙芳涵,但是應該不了解我。”江明旭說。

    “嗯,那,為什麼因為這件事,你感覺查爾斯會有動作呢?”白將戰問“你是還知道什麼事情嗎?比如,那個男人的身份,或者趙芳涵,沒有透露些什麼嗎?”

    “就單純只是直覺。要說這直覺怎麼來的,可能是因為,這麼多年,他們都沒有行動,而現在忽然有動作,所以才讓我有了這種預感吧。”江明旭搖搖頭“趙芳涵和我的聯系已經被查爾斯切斷了,如果她要聯系我,只能自己親自前來,或者通過其他實驗者轉交信息給我。”

    “這段時間,她有聯系過你嗎?”白將戰問。

    “沒有。”江明旭回答。

    “我記得你和我說過,是因為趙芳涵一直在那邊護著你,所以目前那邊才沒有大規模的派遣軍隊過來,對吧?”白將戰追問道。

    “對,趙芳涵父親比較有地位,擁有軍隊力量。查爾斯不敢動趙芳涵,也正是因為害怕他父親。”江明旭說。

    “這樣啊那如果那邊會派遣軍隊來的話,趙芳涵會通知你嗎?”白將戰問。

    “會。”

    “用什麼方法?”白將戰追問。

    “如果是這麼緊急的事情,她會親自過來。因為她有凜夜騎士團軍帳圖,可以最快找到我。”江明旭說“如果不是太緊急的事情,可能會讓其他的實驗者來找我,這樣會在路上耽誤一些時間。”

    “我明白了。”白將戰說“如果真如你所想,查爾斯他們是希望借你的手殺了那個實驗者,那我們就需要保護好他。但是也有可能是查爾斯意識到饒柯禹的暴露,因此特地安排了這個實驗者來接替饒柯禹的地位,你也要小心他才是。”

    “是,我明白,我這次來,主要還是提醒你,查爾斯可能有動作了,神都的防御工事需要馬上檢查了。”江明旭點了點頭,表示對白將戰看法的認可。

    事實上,他也是這麼想的,這個實驗者到底是誰,為什麼查爾斯非要利用他?查爾斯這是在做什麼局?

    此刻的江明旭,真想飛快見到趙芳涵,向她問清楚事情的真相他明白,這種時候,只有趙芳涵,能夠幫自己了。

    可是,自己回不去,也沒有主動權,只能等趙芳涵給自己信息了。

    希望不要太晚。

    更多耽美小說盡在www.ck101.tw

    <u>如果您喜歡本作品,請記得點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發表評論,這是對作者最好的鼓勵!</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