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作品:《愛默紙上

    是夜,煙雨閣中。

    “雨兒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看著一臉嚴肅的李凌,心中不禁莞爾,面上卻裝作傷心的模樣。

    “凌哥別生氣,我只是看你們太忙了,我卻什麼也幫不上忙。才想了這個計策。難道不好麼?如果真的不好,那對不起,是我給你們添麻煩了。”說著還裝模作樣的低下了頭。

    一見夏雨這番模樣,李凌的心立刻軟了下來。

    “不是說不好,只是此事太過凶險。你知道的,我不想見你置身危險之中。”

    “我知道了,以後不會這麼做了。”

    “你知道就好,若是你有任何閃失,我怎麼和義父交代。又怎麼和自己交代。”

    “那這件事我算是幫成功了麼?”

    “成功了,已經有消息了,過不了兩天皇上就會下詔,讓大皇子前去賑災。”

    “嗯,那就好了。”

    “只是雨兒現在要更加小心,葉鋮徽的dang羽現在恐怕認為你是大皇子的人了。以後處事要多多防範著些,切不可大意。”

    “知道,我向來只在店中,甚少外出,想來他們想找麻煩,也是不太好找的。”

    “還是小心為妙。天色也不早了,雨兒早點休息吧,我還有事要辦,就先走了。”

    望著李凌離去的背影,夏雨心中一陣酸楚。

    “凌哥事情結束了,我們就回江南吧。”

    李凌停下了身形,卻沒有回頭。

    “等一切塵埃落定,我們就回去。”

    說完李凌便消失在了夜幕中。

    “雨兒等爹不忙了,就帶你回江南。”不知怎的,夏青說的話又浮現在夏雨腦海里。李凌的背影也與夏青漸漸重合。夏雨想要喊住李凌,卻又沒法開口。

    惶惶不安了一晚,翌日醒來,夏雨不禁對自己的行為感到了可笑。看來只是自己想多了。

    剛到大堂,還沒有坐下,江孜便趕了過來。

    “我原以為掌櫃的只是個平凡的生意人,怎會也朝堂這趟渾水。”江孜一見到夏雨便忍不住心中的疑惑。

    昨日獻菜的事,他實在不敢相信。所以,一大早便火急火燎的趕了過來。他多希望這樣的人能夠只是個單純的生意人,但是獻菜的事一出,恐怕……只是希望不是他所想的那樣。

    “我不是生意人,還能是什麼人?江公子這話好生奇怪。”就知道今天不會安穩,江孜這番模樣到也在夏雨的預料之中。

    “那昨日掌櫃的為何要在皇上面前為鋮王說話?”

    “獻菜一事我沒料到我們能奪魁,皇上問我要何賞賜,我一時沒想到。恰好前幾日听這里吃飯的食客提起賑災一事,就隨口說了。”

    “掌櫃的真的只是無心?”

    夏雨放下手中的賬本,面無表情的看著江孜。

    “江公子既然不信我的話,又何必來問我?”

    見夏雨臉色有變,江孜不禁將要說的話咽了回去。

    “我信便是了,掌櫃的這表情好生可怕。”

    不去理會他,夏雨又接著開始看起了賬本。

    “掌櫃的一直這麼對待客人,難道不怕砸了自己招牌麼?”

    “怎會有客人來酒樓不為吃飯,一直拖著掌櫃的說話呢?”

    “我這不是關心掌櫃的麼。掌櫃的听我一句,朝廷這渾水不得,還是明哲保身的好。”

    夏雨剛想說話,只見七巧急急忙忙走了進。見到江孜也在,便附在夏雨耳邊說了些話。

    江孜也不知道這主僕兩葫蘆里買的什麼藥。但是見夏雨臉色越發嚴肅,不由得有些好奇。

    “掌櫃的出什麼事了?”

    “私事,江公子我出去一趟,您自便。七巧備車。”

    “可是小姐,公子他說……”

    “我說了備車。”

    說完便急忙往門口走去。卻在門口被一人擋住了去路。

    “夏掌櫃這是去哪。”

    夏雨一見來人,此刻心里卻是沒有任何波瀾。

    “私事,還請鋮王殿下讓開。”

    說罷就便往門外走去。葉鋮徽見夏雨要走,一把拉住她。卻一不小心用力過猛,夏雨腳下一個不穩,跌坐在地上。身後的江孜見了慌忙將夏雨扶起。

    “鋮王殿下這是作何?就這樣為難一個弱女子麼?”江孜語氣不由得有些凌厲起來。

    這在這時馬車趕到,江孜將夏雨扶到車上。夏雨也沒多做停留,便讓車夫駕車出發了。

    葉鋮徽看著夏雨遠去,冷冷開口。

    “江公子越發大膽了。”

    更多耽美小說盡在www.ck101.tw

    <u>如果您喜歡本作品,請記得點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發表評論,這是對作者最好的鼓勵!</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