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驚喜源源不絕

作品:《似愛非厭

    兩人很快就分開了,那僅是一個很輕的吻而已了,沒有過多的糾纏,淺嘗輒止,像是情竇初開的少年少女,嘗到那一絲甜便已滿足。

    言舒洛咳嗽了一聲,掩飾他既不好意思又害羞的情緒,十足十一個純情少年,言清終于覺得他稍微符合他現在的年齡了,整天總是一副陰沉樣。

    言清低頭淺笑著,看得言舒洛等懵了,他哥這是什麼盛世美顏啊!!他發現啊,言清現在好像變得更愛笑了,明明幾年前他還是個嚴肅又死板的人,現在都變了,會在酒吧混了,都是某些豬朋狗友淨把他哥帶壞。

    對了豬朋狗友…慕月恆那貨還在酒吧里。

    言舒洛問言清︰「慕月恆還在那里,不會被撿尸了吧?」

    言清顯然也是忘記了他,他打去酒吧老板那里,老板表示知道了會好好照看他的了。言清听著這話里有更深層的意味,但他也沒多想了,反正現在確保了慕月恆的安全就行了。

    wistaria那邊。

    林旭收到好友的委托後走到舞台旁邊的貴賓席,盯著那位喝得爛醉如泥之躺在他們店的真皮沙發上的金發男人,確定沒認錯人後就把人扛起。

    眾人對于突然出現的老板感到驚慌,一致連忙說︰「老板好。」

    林旭點了點頭,就帶著慕月恆上樓了。他還覺得要好好修正這里的規則了,只能陪酒,再多的身體接觸都不能有,他這里可是正規酒吧,現在像什麼鬼樣。

    慕月恆一被扛起來就開始反抗,但他喝得這麼醉那動作頂多只能稱為扭動。林旭看他這麼不安分,皺著眉拍了下他的屁股讓他別扭。

    樓上的房間都是供貴賓用的,林旭好不容易找了間空房後就把人摔在床上,林旭揉了揉發酸的肩膀,心想那貨還挺沉的。

    回頭就看見慕月恆眯著眼努力地想要看清他,他突然大喊︰「我知道了!嗝!你是、你是!嘔…」他說著說著就朝林旭方向吐了,因為林旭站得近,嘔吐物還濺到他衣服上了。

    他沉著臉把人提起來,那人還特無辜地眨眼看著他,他嘖了一聲,提著他走進浴室,把他放在浴缸里,自己則在旁邊開始解開紐扣脫下衣服。站在一旁淋浴間開始清洗起來,他這人就是有潔癖,要他多穿一秒髒衣服他能死給你看。

    洗完了隨手拿了架上的浴袍穿,往浴缸一瞥才發現慕月恆已經睡著了,但剛剛的嘔吐物也濺到他衣服了,現在林旭看著他就在看百年沒洗澡的人一樣。

    林旭先打電話到前台讓人來清理房間再回到浴室里,他強忍著不適把慕月恆衣服給一一脫下,他想著可別把他又弄髒,他可以立馬讓慕月恆見閻羅王。

    原本他以為慕月恆會驚醒,但他還是高估一個二貨的能力了,那人睡得舒服著呢。

    他放好暖水後便蹲下為慕月恆擦拭著身體,手上動作一點都不溫柔,粗暴得讓慕月恆直皺眉。林旭看著眼前人的臉不爽地想這次言清欠他的可大了,手上卻不自覺地放輕了動作。

    「唔……」慕月恆舒服地哼了一聲,皺緊的眉頭也逐漸舒開,他無意識用臉蹭了蹭林旭的手,蹭得林旭想直接辦了他。

    但還真會享受,哪家的富公子何時被他這麼伺候過?也只有慕月恆有這個膽了。

    林旭扯過毛巾幫他擦干身體,隨後包住他抱起來放到外面已經收拾好的床上。

    他不是第一次見到慕月恆,他在高中的時候認識了言清,也知道言清有這麼一位的好友。後來在一個聚會上踫見了慕月恆,但當時的他就是位拽上天的大少爺,林旭厭惡這種人才沒和他再有接觸。

    不過現在變化還挺大的,雖然還是改不了他那放蕩的性格。

    林旭摸著他額前的碎發,因為頭發濕了的緣故,平日用發膠固定好的頭發此刻乖巧地垂下來,顯得更年輕,還長的蠻好看的。

    見都折騰到凌晨三點了,林旭也躺在床上拉過被子,原本以為會有些抗拒的,畢竟他不習慣和別人同床共枕,但當旁邊的人靠過來時他覺得那也不是不行的。

    ……

    早上七點多的時候,慕月恆突然驚醒,身上的毛巾早被他踢到不知去哪了,他現在全身都果著,歪頭一看發現有個男人在他旁邊背對著他睡,他頓時驚恐地摸了摸屁股。

    好像…沒事?

    慕月恆覺得自己快頭疼死了,醉酒並不好受,早知道不喝那麼多…等等,言清呢??他努力回想昨晚發生了什麼事,但顯然斷片了。

    他小心翼翼戳了戳林旭的肩膀,林旭向來淺眠,其實他已經醒了,剛才慕月恆發出的動靜把他吵醒了。林旭翻了個身就看見慕月恆一副無措的樣子,還一絲不掛毛巾都沒了。

    「醒了頭疼?」林旭用剛醒沙啞的嗓音問他。

    可能是對方的視線太過灼熱,慕月恆低頭一看才想起自己沒穿衣服,連忙扯過被子擋住。他紅了臉支支吾吾說︰「是,是有點…」

    林旭看他反應覺得有趣,昨晚醉了可不是這樣子的,但也沒逗他,打給前台讓他們送了杯蜂蜜水上來。沒多久就有服務員來按鐘,他下床整理好浴袍就開門,對方恭恭敬敬說︰「老板好,這是您點的蜂蜜水,還有什麼需要嗎?」

    林旭對他說︰「行了。」

    慕月恆在里面听到什麼老板,如果那個男人是酒吧的老板的話……那,那他不就是林旭了嗎?!他差點認不出了,但他忘了自己昨天已經認出他了。

    林旭回到床邊,把蜂蜜水遞給他,慕月恆趕緊接過。

    他邊喝邊問︰「那個…昨晚發生了什麼了嗎?」問完了還偷偷瞄了林旭一眼,剛好對上視線,他僵了一下看向別處。

    「洗了個澡而已。」

    什麼叫洗了個澡??!是你洗還是我洗??

    林旭像是听到他的吐槽,回答︰「你吐了,幫你洗了一下而已。」

    哦…那他的清白還在,他松了口氣。

    林旭見他喝完拿走了杯子,接著又上了床,看著手機顯示的時間,剛好八點正,還能多睡一會,對他說︰「才八點,再睡一會。」

    也不理慕月恆,自顧自拉過被子合上眼。慕月恆喝完蜂蜜水也覺得有些犯困,便也躺下來繼續睡。熟睡以後又滾到林旭懷里,林旭睜開眼看著他,心想還真沒防範之心,林旭摟著他的腰再次閉眼。

    在別人床上還睡得這麼香,也不想想這可能都睡到大灰狼的窩里頭去了,真蠢。

    ……

    m國。

    狄倫一大早就被門鈴吵醒,他嘖了一聲,帶著起床氣蹦下床,閉著眼熟門熟路走到門前,也不看看來者是誰直接把門打開,接著又一臉煩躁走回床上繼續睡。

    顧若鳴在後看的好笑,這小可愛怎麼還有起床氣呢,要是他再多按幾下門鈴是不是就要剁了他。但是吧這樣的習慣可不好,萬一是什麼不懷好意的人進來呢…他好像把自己給說進去了。

    狄倫醒來的時候已經九點多了,今天沒有課可以睡久點。他盯著新來的室友的背影,總覺得有什麼東西被他遺忘了。

    由于狄倫還有一年才畢業,言舒洛比他早入學,也不知道怎麼分到一起住的。現在言舒洛回國了,他這屋便空了一個位,應該是學院那邊又安排了一個新的室友給他。

    說起來他不容易和言舒洛搭上話,他人就回國了,他是那種對誰都漠不關心又冷淡的人,狄倫至少花了兩年時間才讓言舒洛肯開口和他說話,他當時還覺得自己好牛逼。

    他突然回想起這位室友今早和他說過話的,說了句︰「你是狄倫吧?我是…」

    他當時好像因為不耐煩打斷了那位新室友的話,但現在回想起來發現那聲線有點耳熟啊。他眨眨眼瞪大眼楮再看著那位在收拾東西的室友,若是沒猜錯的話……那不就是他男神了嗎?

    天,啊。

    他自扇了一巴掌,疼得咧開嘴,他摸了摸染紅的臉蛋,這不是在做夢。

    突然一道好听的嗓音問他︰「疼嗎?」

    狄倫才發現顧若鳴正含笑盯著他,完了他在男神面前犯二還被看見了。

    「嗯?」顧若鳴見人都傻了,好笑問道。

    狄倫迷迷糊糊點了個頭,他還是沒能反應過來,為什麼他男神突然成為他室友了,他待會要去發帖求救!

    顧若鳴托著頭歪頭看他,就像在看什麼小獵物一樣,看得狄倫臉紅耳赤不敢正視他。

    「那你過來…我幫你揉揉。」尾音還帶著一絲慵懶感,狄倫一大早被他迷得混混沌沌,顧若鳴說什麼他就跟著做了。

    顧若鳴半抱著他,捏了捏他柔軟的臉蛋,手感還不錯。然後拍了拍他屁股,讓他去洗漱。

    狄倫又听話地去洗漱,他看著鏡子里的自己,臉色紅潤,頭發凌亂,衣服太大還露出了誘人的鎖骨。這、這還是他嗎??!怎麼一臉春風得意的樣!!

    他才發現自己頂著一副最真實的樣子見男神,他男神還要捏他臉!拍他屁股!Whathappen!

    他洗漱完畢後又慫了不敢出去見男神。

    「行了就出來啊。」

    作者的話︰晚點繼續更。

    更多耽美小說盡在www.ck101.tw

    <u>如果您喜歡本作品,請記得點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發表評論,這是對作者最好的鼓勵!</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