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番外(下)

作品:《徒孫總想撩我[重生]

    抬入宮殿,一股濃郁的靈氣撲面而來,甚至已經化成了霧水,大殿內用無數稀珍寶物裝飾,往上看屋頂足足有數十米高,中間用靈玉堆砌出了一條樓梯,二樓林立一排排書架,架子上擺著各種丹藥。喬揚的神色越來越尷尬,這也太浮夸了。

    就算是再傻的人看到這兒也看出不對勁了。

    “這是怎麼回事?”一名修士忍不住道,“難道元嬰修士的洞府里都沒有防護嗎?”怎麼會認人取走?

    “究竟如何,一試便知。”話雖這麼說,卻沒有人敢上前去試。

    眾人暗暗僵持了一會兒,有人仗著自己的法器厲害,便走到自己心儀的寶物前,觀察了一會兒,試探著把手伸過去,安然無恙地踫到了寶物,他將寶物拿起來,還是什麼事都沒發生。

    多了半晌,他回過神來,開始掃蕩周圍的東西,其他人見此哪里顧得上猶豫,紛紛向四處奔走,與此同時爭奪寶物的事情也接二連三的發生,宮殿里很快成為了一個角逐場,斗法殺人者越來越多。

    喬揚忍不住皺起眉頭,雖說這件事的起因是因為這些修士貪得無厭,但引誘他們自相殘殺的卻是他和公良元青,原本公良元青就和此界天道不太對付,難保以後不會所謂因果秋後算賬。

    “喬道友,你怎麼不動手?”張程看著站在角落的喬揚,十分不解,頓了一下忽然恍然大悟道,“難道道友看出了哪里不對?”

    喬揚搖了搖頭,嘆了口氣,將修為恢復到元嬰期,用靈力將聲音擴大,“諸位道友請住手。”

    張程呆愣愣地看著他。然而並沒有幾個人關注他的話。

    喬揚深吸一口氣,“媽的,打個屁!”

    顯然髒話更容易引起耳朵的注意,大多數人停下了手里的法器,轉頭看向喬揚的方向。

    喬揚被目光聚集,有些緊張地後退一步,下意識地尋找公良元青,突然想起師祖現在不在他身邊,只好若無其事地整理了一下袖子,笑道︰“諸位道友遠道而來,我自然歡迎,只是諸位的做法有些不妥吧?”

    修為稍高的七宗八派的幾位長老對視一下,打量著喬揚問道︰“閣下是此地主人?”

    “如假包換。”

    “如何證明?”

    喬揚听完笑了,“閣下來此地打砸搶,難道就名正言順了嗎?更何況……老子房產證還得給你們這幾個孫子看?你當你世界警察啊?”

    幾位長老的修為也和喬揚不相上下,听了這話,心里自然十分不快,他們面色一沉,就要打上去。

    一位長老攔住他們,小聲道︰“留活口。”若眼前這人當真是頂尖煉丹師,那麼活著的用處可比死了多多了。

    “養兵千日用兵一時。”喬揚冷笑一聲,從袖子里拿出了一塊拇指大小的龜殼,他將龜殼向空中一拋。龜殼瞬間多了出了一個腦袋四條腿,它蹬了蹬腿變成了一座迷你型的小山向幾人砸去。

    幾名修士忽然感覺到一股強烈的束縛,眼睜睜地看著那座“小山”壓過來,卻不能動彈。就在這時,一道白光在上空劃過,隨後“小山”憑空消失。

    幾個人心有余悸之時,便听到空中傳來一聲低喝,“滾!”

    這聲滾顯然不是在和喬揚說話,但這些修士自然也不甘心就這麼離開,猶豫的功夫,一道人影掠過,停在高處,低頭掃了他們一眼,那人生的俊俏,但一雙眼楮看過來,卻讓人遍體生寒。

    他背後浮著一把大劍的虛影。

    “是劍意化形!”一位有點見識的長老立刻辨認出來,高級修士不好惹,劍修也不好惹,去惹高級劍修想都不要想。

    公良元青動了一下,四周沒有風,衣擺卻飄動起來,身後的劍影分化成無數的小劍,二話不說直接向眾多修士刺去。

    他們還來不及反應,整個人就被那劍意穿透了身體,正當萬念具灰的時候,一轉眼周圍的景象變成了另外一個樣子,四周是熱鬧的小鎮,來來往往的居民對他們指指點點。

    原來那幻鏡下面是一個傳送陣,方才公良元青直接發動了傳送陣。

    眾人面面相覷,在對方的臉上看到了一個刺字——滾。

    “師祖!青青!”喬揚踏風飛過去,周圍的幻鏡撤去,下面是一片花海。

    公良元青接住他,從空中落下,將花海的花瓣驚起在空中轉了一圈落到了衣擺上。

    “你躲在哪里?”喬揚難以置信道,“一共才一百來人,我居然沒找到你。”

    公良元青微微抿了抿嘴角,整個人忽然變成了一個“黑炭”。

    “……”喬揚很挫敗,老祖宗說的真對,最危險的地方就最安全,自己真是被迷惑了。

    公良元青將龜蛇拿出來還給喬揚,道︰“殺一儆百,這幾百年,他們是不敢再來了。”

    喬揚摸了摸龜蛇笑道︰“我就是嚇唬他們,不可能砸死他們的。”

    公良元青道︰“我知道,可是萬一失手,你牽扯的因果就太多了。所以以後這種事還是我出面吧,你還要在此界修煉、渡劫,太叛離天道不是什麼好事。”

    喬揚嘆了口氣道︰“你這算債多不愁破罐子破摔了嗎?”

    公良元青道︰“反正無論我做什麼,此界天道也容不下我了。”

    他話音剛落,一道驚雷落下來,直劈花海,但轉了個彎又消失了,這花海里的生靈太多,即便是天道也不敢放肆虐殺。

    喬揚彎腰抱著一叢花親了一口,“真是個寶貝。”

    公良元青伸手在他腦袋上插了一朵小花。

    喬揚抬頭看向他,“怎麼了?”

    “沒什麼,只是剛才有花瓣落在你頭上了。”

    公良元青的表情實在正經,喬揚不做懷疑,“唉,不到出竅期,總會有人惦記我,我要去修煉啦。”

    公良元青道︰“不要急躁。”

    “我知道。”喬揚點著頭,心里卻不以為然,雖說他師祖已經飛升了,但從日常談話能猜出幾分,即便是上界之人也是有壽數限制的,公良元青留在下界無法修煉,已經耽誤了一百多年,喬揚自然不想讓他再耽誤幾百年。

    前幾日喬揚在白玉上躺了好幾天,反復回想出生以來的事情,心境有上了一個大層次,修煉起來也順利了許多,再加上有丹藥和源源不斷的資源,想要修煉慢也不可能,除非他真的蠢出天際。

    不過即便他是豬,自身的氣運也能讓他變成一只幸運豬。

    轉眼兩百六十年後,小天地上方烏雲密布,遠處的人甚至不敢望上一眼,這就是飛升雷劫,只要有人看上一眼,即便在千里之外也會被雷劫波及。

    公良元青心神微動,忽然感應到了上界的召喚,這一次他是非回去不可了,他運轉靈力克制著上界的召喚力量,看著喬揚渡劫,等到雷劫過去後才放下心來。

    喬揚在渡劫的時候也感應到了那股力量的存在,待雷劫平安度過後,才遠遠地看向公良元青,“師祖,我就剩一個因果劫了,你到上面等我吧。”

    公良元青微微抿了下唇角,點了點頭,整個人瞬間被空間之力吞沒。

    喬揚深吸一口氣,站在空中,遠遠地望著凌霄宗的方向,那里是他這一輩子唯一的因果所在。

    “師父!”凌霄宗里,一個青年猛然從凳子上站起來,他方才忽然感覺自己身上少了一層束縛,那就是因果牽連。

    宗主兩眼雖看不見,卻伸手毫無障礙地倒了一杯茶,往他的方向推了推,含笑道︰“看來他們都走了。”

    青年有些難過,將茶杯推到了一邊,他師父雖然不靠譜,他師公雖然嚴厲了一些,但好歹這麼多年也是有點感情的。

    宗主笑道︰“你好好修煉,飛升後自然也能見到他們。今日的功課做完了嗎?”

    “這麼大的日子,您能不提那晦氣事嗎?”

    “唉。”

    ——番外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