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你兒子將來要嫁個男人

作品:《和未婚夫一起逃婚的日子

    玄岩信步到後院看了看池塘里的魚,逗了一會兒狗,就坐到花園旁邊的長椅上研究起他的那本破書來。

    躬岩信行和芳景藍馨一路驅車來到善若大人的住所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中午了。善若大人的住所也就是山腳梧桐樹下的兩間小茅屋,到了秋天,風一吹,地上的樹葉滿天飛,小茅屋就晃呀晃,晃得跟地震似的。大家都勸說善若大人搬出來,甚至還有人為他建造了一座豪華的府邸,但善若大人總是擺擺手,徐徐說道︰“人之所欲,非吾所欲,所謂居所,遮風避寒而已,何必求美?”大家勸說不過,只好放任善若大人一年四季都住在那座危房里。不過奇怪的是,這兩間小茅屋雖然夏天漏雨冬天漏風,卻從來不曾倒下過,人們覺得這小茅屋是因為善若大人而受到了神明的庇佑,便對小茅屋也恭敬起來。

    躬岩信行和他夫人感慨一番善若大人清心寡欲,敲了敲小茅屋的門,沒听到有人答應,門卻吱呀一聲自己開了。屋頂上落下一陣塵土來,迷了兩人的眼,不過屋里倒也干淨,炕上一床被褥,牆邊擺放著一個銅盆和一個大箱子,箱子上有幾只碗筷,再無其他。

    善若大人並不在屋里。

    躬岩信行又和他夫人轉身向山上走去,因為眾所周知,善若大人一年四季都在山上沉思,為世人尋找解脫苦難的方法。

    又走了大半天之後他們才找到善若大人。

    善若大人正像往常一樣盤著腿閉著眼坐在那棵枯死的梧桐樹下沉思,他周圍的草長了一米來高,幾乎要把他埋了,他的衣服上長滿了苔蘚、蘑菇和各種野花,他的頭發亂糟糟的,一只鳥餃著草在他頭頂飛來飛去,一只鳥窩已見雛形,躬岩信行走上前,看見一群蜜蜂和幾只蝴蝶不停地圍著他轉,善若大人的身上,發出一種類似雨後泥土的味道,照顧善若大人的小童正收拾了飯盒準備下山。

    “朽壞了,朽壞了,”善若大人喃喃自語,蒼老的聲音從他的喉嚨里發出來,像是大地在呻吟,“生,即是死,死,即是生,唯其有死,予吾以生。”

    躬岩信行等善若大人安靜下來,道個擾,說明了來意,善若大人听了,少有地皺皺眉︰“什麼?懸崖跑步?懸了,懸了。”

    “是玄岩信步,不是懸崖跑步。”躬岩信行以為善若大人听錯了,趕緊糾正道。

    “你這兒子將來恐怕要嫁一個男人。”善若大人捻捻發綠的胡須長嘆一聲,圍繞他的蜂蝶追逐著他那一口氣飛走了。

    “啊?”躬岩信行听了,頓時心如石沉大海,變了臉色,難道小三子早已心有所屬,怕家里不同意,才這麼消極避世裝作清心寡欲的?讓小三子嫁給一個男人,做父親的當然難以接受,可讓他孤獨一生也不是個辦法,既然善若大人都這樣說了,與其讓他孤獨,不如成全他算了。

    躬岩信行和他夫人告別善若大人,心事重重地回來了,他們到家的時候,玄岩信步正坐在池塘邊上喂魚,他前天又踫見賢許由真了,賢許由真這家伙太難纏,廢話真不是一般的多,又跟他哭訴了一下午逃婚的事。所以,為了避免再見到他,玄岩信步今天沒有去他那小茶棚營業。

    躬岩信行和他夫人芳景藍馨一見到玄岩信步就討好似的圍過來噓寒問暖,玄岩信步有些奇怪,他父母今天這是怎麼了,從外面回來,竟跟變了個人似的。以前這二老總是盼著他倒霉,好讓他向他們求助,今天怎麼突然關心起他來了?莫非其中有什麼貓膩?

    果不其然,躬岩信行和他夫人旁敲側擊了一番之後,才戰戰兢兢地問他是不是有喜歡的人了。

    玄岩信步莫名其妙地看著他的父母,直到看得他們都想拔腿逃走了,才搖搖頭,說了句“沒有。”

    “三兒啊,要是有了喜歡的人,千萬別不好意思說,當娘的一定給你做主,就算是男的,我們也全力支持你。”

    芳景藍馨拉著他兒子的胳膊,一邊說一邊不由自主地雙腿打顫。雖然善若大人預言玄岩信步會嫁一個男人,可這樣赤果果地捅破這層窗戶紙,她還是怕得要命。萬一,萬一小三子並不喜歡男人,那該怎麼辦?

    玄岩信步更奇怪了,他怎麼可能會喜歡男的?爹娘整天都在琢磨啥?怎麼出去走一趟,回來就不正常了?是不是路上撞見什麼不干淨的東西了?

    想到這里,他又仔細打量了一下芳景藍馨,發現她抖得厲害,趕緊扶住她問︰“媽,您哪里不舒服嗎?您好像抖得很厲害。”

    芳景藍馨見他如此反應,以為他是避重就輕地默認了,心也不慌了,腿也不抖了,大著膽子追問他到底喜歡的是誰,那男的對他好不好,如果不好,她就立刻出馬幫他擺平。

    玄岩信步見他母親沒事,無奈地放開她,又重申一遍他沒有喜歡的人,對男的更沒有興趣。

    躬岩信行扯扯他夫人的袖子,兩人便別了玄岩信步來到堂屋。

    “善若大人沒有預言錯吧?我看信步並沒有說假話。”躬岩信行托著下巴若有所思,“信步並不是那種愛說假話的人。若他真有了喜歡的人,我們這麼坦白地問,他也只會閉口不談,而不是一口否定。”

    芳景藍馨沉吟半晌︰“有道理。不過善若大人的預言是不會錯的,莫非——善若大人說話的時候風有點大,我們听錯了?”

    “我記得那時候沒有風吧?”

    “我記得有!”芳景藍馨白他一眼,這老爺子听別人說話從來都抓不住重點。

    “那我們再去問問?”

    “好,不過這次我們要找個黃道吉日。善若大人惜字如金,同一句話只說一遍,萬一又沒听清,豈不是又白跑一趟?”

    “對,我這就去選。”躬岩信行起身拿來日歷,找了個出行、嫁娶、搬家、祭祀都大吉大利的日子做上標記,準備到了那天再找善若大人問一次。

    這一切,玄岩信步都蒙在鼓里,他母親支持他喜歡男人這件事,他以為是他父母日常犯神經,也沒大在意,又去專心尋找他茶棚的新址去了。

    更多耽美小說盡在www.ck101.tw

    <u>如果您喜歡本作品,請記得點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發表評論,這是對作者最好的鼓勵!</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