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因為責任

作品:《寵夫成癮

    我焦急地望望台上,羅伯特還在那里照本宣科地念他的演講稿,看出來,他為了這次機會,不僅特意從國外飛了回來,還準備了這麼長的演講稿。

    整整二十分鐘,他都在台上唾沫橫飛地大講特講,從他的出生的那個小村莊講到了他的現在居住的小房子,從園藝會講到了外星人,東拉西扯,完全沒有半點和周年慶相關的話題。

    我真擔心他扯著扯著,把他的戀愛史講出來,讓樊叔想起點什麼,但是他似乎很明智地避過了這個話題,只是輕描淡寫地說他和宗賢的相遇是在一個醉酒的晚上,宗賢看好了他的胃病,他們成了朋友。

    樊叔見我不停地往台上看,也把目光投到羅伯特身上問我︰“這死胖子是哪國人?講得什麼鳥語?”

    我嚇得一哆嗦,冒了一身冷汗,趕緊把目光收回來,干笑一聲,轉移樊叔的注意力︰“樊叔,您剛說您的小孫孫讓您給他買玩具車,您給他買了沒啊?”

    “呵,哪能慣他這個毛病,小孩子都是被慣壞的。”樊叔噴了一口煙,鄭重其事地說道。

    我不吸煙,被嗆得不輕,正想著怎麼擺脫現在這個尷尬的局面,可巧,蕭阡走了過來。

    我趕緊招呼他,他看見我,橫眉冷對地走了過來,坐在了我的對面︰“台上就是那個被宗賢救了一命的園藝師?”

    我︰……

    我頓感自己失策了,慌忙看看樊叔,他卻沒有任何異常。

    我很奇怪,怎麼回事,難道他和羅伯特真的不認識?難道那張照片上的人其實不是他?

    不可能吧。

    我試圖從樊叔臉上發現點什麼,但是卻沒有找到任何蛛絲馬跡,樊叔和蕭阡打了個招呼,便開始詢問他的近況。

    蕭阡和樊叔也是老相識了,兩人聊得很投機,我松了口氣,把目光轉向那眼楮發綠的外國人。

    羅伯特剛說要介紹他給我的,想必是他的朋友,現在我們三個高談闊論,卻把他晾到一邊,似乎不大厚道,但是貿然上前和他說話,又顯得太過突兀。

    我正琢磨著怎麼開口,羅伯特就演講完下了台。那外國人看到羅伯特,眼楮一亮,立刻站起身目送他向我們這邊走來。

    羅伯特走到那外國人旁邊,向他點了點頭,示意他坐下,然後看了一眼也正在打量他的樊叔,冷哼一聲,扭過臉坐到我右邊的座位上。

    對于羅伯特的敵意,樊叔似乎終于發覺有些奇怪,他捻著下巴上根本不存在的胡須想了半天,忽然抬起頭來問我︰“小影,你剛才說這胖子叫什麼?”

    羅伯特听樊叔又叫他胖子,氣得滿臉通紅,拿起筷子狠狠插起面前的一塊肉,咬牙切齒地咬了一口。

    “樊叔,您這麼關注人家的體型,還讓不讓人吃飯了?”我還沒來及回答樊叔的問題,蕭阡卻替羅伯特說了一句話,他夾起他前面的一塊蘆筍,看了看,又放下了筷子,顯然沒有什麼胃口。

    樊叔瞟了一眼鼓著腮幫子大吃大喝的羅伯特,毫不在意地笑了笑,捅捅我的胳膊,又問道︰“小影,這人叫什麼特?”

    “羅伯特。”我扒了扒碗里的菜,想了想,還是告訴了他。

    “羅伯特?羅伯特……”樊叔叨念著這個名字,又把羅伯特從上到下細細打量了一番,忽然眼楮里掠過一絲驚詫,手里的煙鍋“啪”地一聲摔在了桌子上。

    “是……是你!”樊叔突然站了起來,繞過我,走到羅伯特的後面,一拍他的肩膀,把他轉到自己面前,“你怎麼變成……這樣了?”

    羅伯特盯著樊叔,臉紅了又黑,黑了又白,半晌,才動了動腮幫子,把口中的菜咽下去。

    “@#¥D%*#H^”

    他拍開樊叔的手,說了一句誰也沒听懂的話。

    有一對父女從我們這邊經過,我向左挪了一個位置,拉了拉樊叔的袖子,讓他坐下,好讓人家過去。

    那女孩向我道了聲謝,笑著看了我一眼,挽著她父親的胳膊向台上去了。

    蕭阡突然冷冰冰地剜了那女孩的背影一眼,然後又給了我一個奇怪的眼神。

    我被他看得莫名其妙,趕緊回想了一下,發現自己剛才似乎並沒有得罪這個小祖宗,才夾了一口菜,壓了壓驚。

    樊叔坐下後,向四周掃視了一圈,似乎沒有發現他要找的人,便問羅伯特︰“他呢?”

    羅伯特慘白的臉掠過一絲驚慌,垂下眼,搖了搖頭。

    樊叔沉默了片刻又問︰“他是沒有來,還是……”

    說到這里,樊叔突然停了下來,我似乎也有點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我拉了拉樊叔的袖子,讓他不要再說這件事。

    樊叔明白了我的意思,便換了一個話題,羅伯特的臉色好多了,不一會兒就興高采烈地開始給我們介紹起他旁邊的那個外國人來。

    那名金發碧眼的外國人叫凱文▪法博,是羅伯特在荷蘭阿姆斯特丹芙蘿莉雅蝶園藝博覽會上認識的朋友,凱文是荷蘭人,在國際園藝生產者協會工作,他這次來南陽,是為了讓羅伯特幫他做幾個盆景。

    知道了我們幾個是羅伯特的朋友,凱文就顯得友好多了,雖然我們不懂荷蘭語,但通過羅伯特蹩腳的翻譯,聊得也還算愉快。

    蕭阡驚異地看著羅伯特口出四國語言,咋了咋舌,不知不覺把自己碗里的菜吃了個干淨。

    台上演講的人換了一個又一個,直到換了七八個之後,我才驚訝地意識到宗賢認識的達官貴人原來如此之多。除了羅伯特,還有兩個是特意坐了飛機從海外飛過來的。

    院子里已經坐滿了,大門口還有人陸陸續續地往里面走。宗賢安排酒店的服務員來接待是對的,否則,就憑我們這一家子,肯定得累死。

    看著這熱熱鬧鬧的場面,我不禁欣喜地想,或許我和宗賢的婚事並沒有引起那麼糟糕的後果,畢竟,我們這種情況,也不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終于輪到最後一個上台演講了,令我詫異的是,演講的,竟是宗賢的母親。

    她一上台,人們都安靜了下來,顯然醫院的大部分員工都是認識她的,而宗賢認識的那些人,也應該認識她。

    簡短地做完自我介紹,便進入了正題,與之前演講的幾位不同,她一臉嚴肅。

    “大家都明白這次仁賢醫院召開周年慶的原因,但並不是所有人都真正清楚這背後的故事,也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宗賢的做法。我作為一個母親,看著自己兒子的心血因為一些風言風語遭受重創,無論如何,都應該替他討一個公道,更何況,這件事他並沒有做錯。”

    人群里響起一陣悄悄的議論聲,我按了按自己怦怦直跳的心,一邊祈禱著夢里的情景不要變成現實,一邊在台上搜尋宗賢的身影。

    宗賢站在演講台下,此刻正一眼不眨地望著他的母親,臉上充滿了期待。

    “大家都從各種途徑听說過宗賢和顧影的故事,有些人甚至親身經歷過。大家都知道宗賢為顧影所做的一切,但是,似乎沒有人認真地想一想,宗賢為什麼這樣做。”

    “為什麼?不是因為喜歡嗎?”

    “就是,要不然誰能做到這種程度?”

    人群的議論聲又大了一些,有人看向我,有人看向宗賢,宗賢的臉色一點點陰沉下去,我的心卻不由得提了上來。

    宗賢的母親到底是什麼意思?

    “我想各位都理解錯了,宗賢這樣做,是因為責任。”宗賢的母親一字一頓地強調道。“顧影是顧循的弟弟,顧循在我們家長大,幾乎相當于我們半個兒子,顧影受傷,是在宗賢和顧循的爭執過程中造成的。宗賢照顧顧影直到康復,是他義不容辭的責任。我很欣慰,宗賢是一個有擔當的人。面對自己造成的事故,他沒有選擇逃避,而是選擇了承擔。仁賢醫院有這樣一位院長,必定也會渡過這次難關,而我們宗家人,都將成為他堅實的後盾,在仁賢醫院遭遇困境的時候,義不容辭地伸出援手……”

    人群里爆發出一陣掌聲,宗賢的母親繼續她的演講,我思索著她剛才的話,總覺得哪里不對。

    因為責任?僅僅是因為責任麼?宗賢的母親為什麼……

    “啪——”一聲脆響打斷了我的思路。

    “知人知面不知心!”

    對面的蕭阡突然把筷子摔到桌子上,站起身向我走來。

    “蕭阡,怎麼了?”我被蕭阡從座位上拉了起來,搖搖晃晃地穿過人群往外走。

    蕭阡鐵青著臉,咬著嘴唇一言不發。

    我回頭看了看我們那一桌,羅伯特和凱文正在討論桌子上的菜,樊叔一臉擔憂地看著我們的方向,欲言又止。

    我又向台上看了看,宗賢依然望著台上,只是臉色僵硬,絲毫沒了周年慶剛開始的興奮。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我詫異地問蕭阡。

    蕭阡直到把我拽出醫院大門,才抹了一把汗,面色蒼白地橫我一眼︰“宗賢的未婚妻回來了。”

    更多耽美小說盡在www.ck101.tw

    <u>如果您喜歡本作品,請記得點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發表評論,這是對作者最好的鼓勵!</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