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善有善報

作品:《罪臣之妻

    “臭婆娘, 是你害得玉燕流產,你還敢頂嘴!”

    大街上一向吵嚷。

    姜q乘轎子路過一個巷口, 卻見一個婦人被人抓住掀倒在地。

    那男人罵罵咧咧,對著地上的女人吼。

    婦人哭著辯解自己沒有,巷子另一頭, 一個年輕的女子從馬車上下來,往男人這邊走來。

    “夫君,姐姐她不是有意的,你不要怪她。”那女子楚楚可憐, 拉著男子, 眼淚就順著眼角淌了下來。

    “咳……”地上的婦人咳嗽了一聲,仰頭看向那男子, 道︰“是你自己說的,在我孩子出生之前,所有的妾室都不會有孩子, 且不說她的孩子不是我害的, 就算她的孩子是我害的, 難道這也是你寵妾滅妻的理由?!”

    那男人驟然暴怒,上前便踹了婦人一腳。

    “好啊,你終于承認了!”

    “姐姐……你好狠, 你為何要害我的孩子!”那嬌嬈女子嗚咽的哭。

    男人心疼之極,擁著她往馬車上走,將婦人丟在地上,連頭也不回。

    轎子往前走去, 眼見著便要錯過那巷口,姜q忽然叫住了轎夫。

    “夫人,有何吩咐?”轎夫問道。

    “將那婦人帶過來。”姜q說道。

    轎夫听了這話便去做了。

    等那婦人被帶到轎子前時,姜q臉上俱是錯愕。

    那婦人也是一副見鬼的樣子,轉身想走。

    姜q忙抓住她手,道︰“佳容妹妹?”

    林佳容見自己被認了出來,嘆了口氣,回身與姜q打了招呼。

    “讓姐姐見笑了。”她低著頭道。

    姜q覺得甚是不可思議。

    林佳容生得漂亮,落落大方,有姜家大夫人幫忙做親,怎會落到如此地步?

    “你為何會這樣?”她的語氣頗為唏噓。

    林佳容忍著淚意,將事情又說了一遍。

    盡管她盡心盡力服侍了大夫人多年,可大夫人最後為她指的一門親事卻是大夫人的遠方外甥所求。

    大夫人收了那遠親的好處,索性就將待嫁的她塞了過去。

    她嫁過去本想著男人好就罷了,若是不好,她認真做好自己的本分,怎麼也都好過的,哪里知道後宅的凶險。

    “你為何不來找我?”姜q嘆了口氣。

    林佳容哽咽道︰“嬸娘那樣待你,我哪里有臉找你,況且我與你並非近親……”

    最重要的是,先前的一切都還可忍耐,一切不堪的事情,也都是從那個女人進門開始才發生的。

    林佳容心中謹記三從四德,大夫人都不管的事情,她哪里會想到旁人。

    姜q撫著她的後背,安慰道︰“當年我落魄的時候你也幫過我一把,我如今又怎能看你這樣受苦。”

    林佳容只是低頭哭,想到自己付出那麼多所換來的一切,心底便無限寒涼。

    “不如你和離了吧。”姜q忽然說道。

    在這個勸和不勸離的世道,姜q知道自己說的話有多驚悚,也明白和離之後的林佳容會有多難堪。

    可她還是沒辦法勸對方繼續忍氣吞聲的過下去。

    林佳容眼中出現了片刻的茫然,隨即對姜q道︰“我不要和離。”

    姜q見她堅定,並沒有怯懦的神色,倒也沒有再多勸。

    只是她將林佳容帶回了府上,著人替對方重新收拾了一頓。

    “姐姐,我這樣打扮好看嗎?”林佳容問道。

    “好看。”姜q看著鏡子里的女子,不免嘆息。

    這樣好看的姑娘,豈能糟蹋?

    她叫了兩頂轎子,一前一後,帶著林佳容回到了對方的夫家。

    林佳容男人一听對方回來了,氣得便跑到後院拿了根手臂粗的棍子。

    他老娘在旁邊勸道︰“你差不多就行了,這媳婦我可是花了大價錢給你請的。”

    “哼,錢都掉水里去了,你看她這半年來下一個蛋了嗎?還把玉燕的孩子也弄掉了!”他說著便往門口走去。

    “你們是什麼人?”

    他還沒跨出大廳,就被人給攔住了。

    管家在他耳邊低聲說是首輔夫人來了。

    男人听了嚇一跳,趕忙又告訴自己娘,他娘把座位讓到一旁,讓人上最好的茶水,將姜q迎到了首座。

    姜q神情冷淡,身後跟著幾個僕人丫鬟,個個都衣著不凡。

    “老夫人,您府上有個叫玉燕的是不是?”姜q唇角微微翹起,看向老太太眼中一點暖意也無。

    老太太忙叫人將玉燕喊來。

    玉燕听聞消息過來,姜q才問身邊人道︰“佳容,你看,這女子你想如何處置?”

    老太太和男人听到佳容二字驀地抬頭看向姜q身邊的人,才發現那人是林佳容。

    只是此刻的林佳容打扮的十分姣美,和那個盤著頭為他們忙前忙後的大婦著實不同,他們根本就不敢相認。

    “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因為我才流掉了,我內心著實過意不去。”林佳容揚唇。

    姜q側目,隱隱也發覺對方也不似從前那般單純。

    “不如就喂她絕子湯,省得她往後再因為我流掉了孩子,叫我心里過意不去。”

    “啊,夫君……”玉燕臉色一片慘白看向男人。

    男人咳嗽了一聲,道︰“林氏,你……?”

    “佳容,你嘴角的淤青是誰打的?”姜q冷聲打斷了男人的話。

    林佳容垂首不言。

    姜q掃過堂內眾人,道︰“我這個做姐姐的沒什麼本事的,你告訴我,我能幫襯你,也就幫襯你了。”

    她說這話的時候,所有人心底都在發抖。

    誰不知道這位首輔夫人的手段有多麼狠戾。

    在她還不是齊瑯正室的時候,她連自己的親妹妹都打碎了牙扔回了姜府,誰敢得罪她?!

    “姐姐,沒有人打我,我是自己摔的。”林佳容淡淡道︰“只是玉燕妹妹長得這樣好看,旁人都顧著她,我摔跤了,都沒有人來扶我。”

    玉燕听了她的話,身體都開始打擺子了。

    “夫君,你說怎麼處置她好呢?”林佳容笑著看向自己的男人,指向玉燕。

    男人僵硬地扯了扯唇角道︰“既然她這樣的煩人,劃破她的臉丟出去就是了。”

    “哦。”林佳容的笑容便更大了。

    玉燕听完這話便嚇得昏了過去。

    “讓姐姐操心了。”林佳容側頭對姜q說道。

    姜q原本還想替她再警告他們一頓,可她卻讓自己現在就停手。

    姜q猜到了幾分,眼底笑意愈發得深,卻不再多說什麼,爽快地打道回府。

    “夫人為什麼不繼續警告他們了?”采薇在她耳邊問道。

    姜q道︰“佳容不是不想和離。”

    面對身旁丫鬟不解的目光,姜q解釋道︰“我猜,她會將這府上每一個欺負過她的人都報復回來,然後才會決定離開不離開。”

    這個局面是極為有趣的,因為有齊府做林佳容的後盾,曾經以欺負她為樂的人,恐怕每日都會活得戰戰兢兢。

    他們沒有辦法再囂張,甚至要擺上林佳容從前伏低做小的姿態。

    林佳容望著離開的姜q,忽然就想到了她第一次見姜q的場景。

    那時候她還是單純又善良的性子,只是看不過眼想要幫對方一把而已。

    卻不知,當初她無意種下的一顆小小善果,卻在偶然間成為她日後庇蔭的大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