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章 寵妻成狂

作品:《重生之寵妻成狂

    “說什麼?”顧知許嬌憨地偏著頭,睜大眼楮去看程東洋。

    程東洋修長的手指在她的額頭上輕輕一彈,含笑看著她,“你說呢?”

    顧知許笑道︰“不知道,所以才問呀~是要說心生嫉妒刻薄的同事被兩大總裁啪啪打臉呢?還是說風流父親真誠悔過薄情女兒拒不相認呢?都是一場好戲的麼~”

    程東洋點點她的鼻頭,把她溫柔地擁進懷里,柔聲道︰“你想說什麼都可以,什麼都不想說也可以。我只是想告訴你,我隨時都在這里。”

    “我知道。所以,我們現在下去喝湯吧!”

    窗外,寒風凜冽;窗內,溫暖如春。

    第二天到了公司,顧知許發現同事們看她的目光又變了。

    這一次,大家甚至都忍住了沒有上前來八卦。一些人,徹底地疏遠了她,也有一些人,更加高明地獻著殷勤。

    只有g,一如既往,抓著顧知許問東問西,毫不顧忌。

    十二月初的一個周末,顧知許跟程東洋在商場里給顧父顧母買東西。她不想再給他們錢,擔心給了也是被顧慕許拿出去花在那一家子沒什麼心肝的人身上,所以便趁著周末來給他們買衣服,買吃的,買用的,準備買好了一起寄過去。

    買到一半,程東洋接了一個電話,然後就興奮起來,眼神晶亮地看著顧知許︰“知知,有個好消息!”

    顧知許心下大喜,笑道︰“我猜是白家!”

    “go!”程東洋點頭,把一條新聞鏈接發到顧知許的qq上,“你自己看。”

    顧知許打開新聞鏈接,便看到一條重磅消息︰白家的上市公司被退市清算,白董事長數罪並罰,一審被判有期徒刑十年,罰款2個億,別墅、豪車等財產全部被查封拍賣。白董事長的獨生子多宗案底被查,連夜潛逃,終于在一個陰暗潮濕的地下室里被抓獲。另外,據悉,多名與白董事長賄賂案件有關的官員被控制,已經啟動公訴程序。

    看到壞人受到應有的懲罰,顧知許神清氣爽,看向程東洋的目光又多了幾分崇拜,“怎麼辦東洋,你怎麼可以這麼能干?”

    程東洋寵溺地瞅著她,“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加倍地愛我,一輩子都在我身邊,永遠不要離開我。”

    顧知許調皮地笑道︰“這是好幾個辦法了!”

    程東洋深深地盯著她回道︰“不管多少個辦法,管用就是好辦法!”

    自從進入十二月以來,顧知許的肚子便一天天地大了起來,對于鼎成的年會便更多了幾分憂慮。

    “東洋。”

    “嗯?”

    “東洋~”

    “怎麼啦?”

    “東洋!”

    “你說,我听著呢!”

    “我好像胖了好多,可不可以不去參加你們公司的年會啊!”

    程東洋放下手中的電腦,走到顧知許身邊坐下,輕輕撫著她的肚子,溫柔笑開,“哪里胖了?這不是正好嗎?縴儂得度,看著瘦瘦的,摸起來軟軟的,多好!”

    顧知許瞪他一眼,“哪里好了!明明就多了很多肉!穿什麼禮服都不好看,我明年再去參加吧?”

    “懷孕的女人是最美的,知知寶貝,你最美了!你不相信自己,難道還不相信你老公我的眼光嗎?放心吧,我已經幫你約好了造型師幫你準備,到時候你肯定是全場最漂亮的女人!”

    年會的前一天晚上,程東洋便帶著顧知許飛到了三亞,入住悅榕莊酒店。第二天早上起床,悠閑地用過早餐,兩個牽著手,沿著寧靜的海岸線走了半個小時,然後回到酒店,坐在房間的落地窗前懶懶地曬著太陽。

    兩個人依偎在一起,也不多話,一個人看書,一個人看報紙,一晃就是一上午。

    吃過午飯,又睡了一個小時的午覺,程東洋便催著顧知許去洗澡,“等會兒造型師就來了,去吧!”

    顧知許洗完澡不久,門鈴就響了。程東洋去開門,顧知許跟著看過去,然後就驚呆了。

    她以為來的是一個造型師,帶著一個化妝箱和一套衣服,沒想到竟然是一個團隊!好幾排高端大氣的晚禮服,十多雙各式各樣精美華貴的鞋子,一長排做工精細的定制手包,還有一大摞首飾盒……

    “麻煩你們了!”

    程東洋向造型師團隊致謝,然後輕輕吻了吻顧知許的唇角,交代了幾句,就坐到一邊看報紙去了,時不時回頭,看著她溫柔地笑一笑。

    看著鏡子里盛裝打扮的女人,顧知許覺得,上輩子加這輩子,她都沒有這樣美過。

    一身白色裹胸高腰紗質短裙,露出潔白的肩膀跟精致的鎖骨,脖子上墜著一塊鵝卵石大小的陽綠翡翠蛋面,周圍瓖嵌著細小的碎鑽,更襯得她肌膚瑩白如玉。短裙尚不及膝,兩條白皙的大長腿露出來,襯著一雙簡潔大方的矮跟水晶鞋,更顯得高挑修長。

    臉上畫了淡妝,只嘴上抹了蜜桃紅的口脂,頭發被燙得蓬松,精致又隨意地編成蠍子辮垂在胸前,辮尾綴以十多顆小巧圓潤的珍珠,耳上戴著跟蛋面同色的翡翠耳釘,整張臉看起來清純又嫵媚,令人沉醉。

    “程太太,你真是天生麗質,我們這些人感覺都沒了用武之地。”一個造型師滿意地打量著顧知許,而後眉頭微皺,對她的助手吩咐道︰“把那只翡翠鐲子拿過來。”

    一只通透翠綠的鐲子被戴在了顧知許縴細瑩白的手腕上,整個畫面瞬間愈加生動了起來。

    造型師笑道︰“程先生真有福氣,能娶到程太太這麼美麗的妻子。”

    程東洋聞言走過來,執起顧知許的手,雙目盛滿深情,“是啊,我是世上最有福氣的男人。”

    鼎成的這次年會十分盛大,作為對全公司員工一年來努力工作的肯定和嘉獎,場地、布置、表演、餐飲,都十分奢華,抽獎的獎品也都是夏威夷豪華雙人游套餐、單反相機、水果機之類。

    顧知許被安排坐在第一排,左邊是程東洋,這會兒不在,位置空著,再過去是孔俞的妻子華淼,右邊是程東洋的師姐,公司的高級投資總監江與。九月份的時候,江與正式加入了鼎成。

    江與依然是名媛打扮,華貴大氣的讓人移不開眼。她側頭打量了顧知許片刻,笑道︰“之前我一直想不明白,現在好像明白了,又好像更不明白了。”

    這一次,她的笑容里再沒有深藏的驕矜和高高在上,而是純粹的感嘆。

    顧知許也沒有了初見她時的自卑,坦然與她對視,笑得大方,“我卻是明白了,東洋為什麼一定要把師姐留在公司。師姐的能力,讓人望塵莫及。”

    江與聳肩笑笑,“真是會說話的小師妹。”

    華淼一邊跟孔俞說話,一邊注意著這邊,聞言輕聲對孔俞說道︰“東洋的這個媳婦兒,倒是個妙人兒。你听說了吧?她是雲家弄丟的那個孩子,雲景夫妻兩個先後去找她,也沒能把她認回家。”

    孔俞輕笑著回道︰“她跟著東洋的時候,東洋還一無所有。這樣的姑娘,雲家老兩口想要認回女兒,總得有點能讓人看得上的地方。”

    華淼笑著搖頭,“果然這夫妻倆,都不是尋常人。”

    不多時,年會正式開始,程東洋上台致辭。

    今天,他衣冠楚楚地站在台上,眉目含笑,意氣風發,挺拔又溫暖,與上輩子顧知許在大屏幕上看到的那人完全不同。

    顧知許含笑望著他,听他感謝公司上下的員工,听他為公司來年的發展做規劃,听他叫到了她的名字。

    “感謝我的妻子,在我一文不值的時候對我不離不棄,她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是我努力奮斗的原動力。台下在座的各位男同事,一定能理解我的感受,對吧?”

    台下發出一陣善意的鼓噪聲。

    鼎成的人都知道程總是個寵妻狂魔,沒想到這恩愛都秀到年會上來了。

    女同事們紛紛大呼受不了,男同事們紛紛表示壓力大。

    在顧知許愕然又感動的目光中,程東洋繼續說道︰“我求婚的時候,很窮,就買了九枝玫瑰,和一個三千塊錢的婚戒。所以,我一直覺得欠她一個正式的求婚儀式。今天,在你們,我最親密的戰友們的見證下,我想問一問我這輩子最心愛的姑娘,嫁給我,有沒有後悔?”

    台下沸騰起來。

    台上有工作人員捧來了108朵水晶玫瑰,每一朵上面都刻著顧知許的名字。顧知許被人擁著上了台,程東洋捧著玫瑰,單膝跪地在她面前,右手拖著一顆碩大的鑽戒,深情款款地凝視著她,“知知,你願意接受這顆遲來的戒指,跟我風雨以共嗎?”

    顧知許哽咽得說不出話來。

    台下“願意!”的喊聲一聲高過一聲。

    在程東洋期待的目光中,顧知許含淚點頭。

    五分鐘後,張隼走上台,拿起話筒,雙手舉起做噤聲動作,“大家靜一靜,靜一靜啊!我們程總呢,就是喜歡撒狗糧,不管場合,不顧他人感受,各位同事,尤其是我這樣的單身同事,一定要原諒他!”

    “大家看到了吧,我們程總寵妻成狂,為了他心尖尖上人兒,原諒我先抖三秒,抖~~~他一定會拼命努力拼命奮斗的!所以,各位同事,鼎成未來可期啊!鼓掌!”

    台下,程東洋跟顧知許攜手坐在一起,程東洋湊近顧知許的耳邊,輕聲道︰“我承諾過你會給你幸福的生活,會幫你報李家的仇,也承諾過你的好姐妹們要補一張保證書,我都會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