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番外 探親記

作品:《下一個人間

    太和三年, 浩浩蕩蕩的車隊到了雅明城外。

    帶刀侍衛說要見將軍夫婦。

    過了一會兒,城門大開, 一個美貌婦人走了出來, 問道︰“哪來的?”

    侍衛朝東一拱手, 答曰︰“今上命我們來接將軍夫婦入宮。”

    “呸。”美貌婦人道, “狐球這小子, 淨做美夢。”

    侍衛旁邊的一名官員問道︰“你又是何人?敢對皇上不敬!”

    “你好生威風。”美貌婦人一轉身,給了他們一個白眼, 說道,“閉門閉門, 就讓他們在這里等著!”

    官員剛要呵斥她無禮, 仔細一想, 往身後的車轎看了一眼,沒敢出聲。

    皇上都沒出聲, 看來這人定是皇上親族。

    城門要合上時, 車轎里傳出一聲︰“皎皎姑姑, 多年不見,你變得好凶。”

    皎皎一笑, 回過身來說道︰“就知道你躲在里頭。來了還鬼鬼祟祟不見我,是等著我三叩九拜請你出來看我一眼?”

    狐球撩開車簾, 敲著扇子下了車︰“我哪敢。”

    “我只是想給你們個驚喜。”狐球走上前, 看著皎皎,眼楮笑彎了,“皎皎姑姑怎麼一點都沒變?我妹妹呢?”

    狐球大膽登基那年, 皎皎生了個女兒,取名紅棗。

    皎皎︰“在家吃奶,還記得你的奶娘嗎?紅棗的奶娘是她的女兒。”

    “我給她封個縣主。”

    “省省吧。”皎皎瞥他,“越來越狂了。”

    “我爹娘呢?”

    “找你爹娘啊……”皎皎就是不說。

    “我懂了。”狐球鞠了一躬,畢恭畢敬道,“皎皎姑姑,看在以前你做壞事我從不告狀的份兒上,就告訴我,我爹娘在哪兒吧。”

    “噥,你爹你娘嫌棄你把雅明城搞得吵鬧,到小樓蘭躲清靜去了,還帶著奶球一起,嫉妒嗎?”

    狐球笑道︰“嫉妒死了,哎唷,我好難受。”

    狐球的隊伍又開到了小樓蘭外,奶球早已等在外面。

    他坐在小樓蘭外的石階上啃著香瓜,身旁堆滿了各種各樣的零嘴。

    見隊伍停到自己面前,奶球才抹了抹嘴,伸了個懶腰︰“哥,你好慢。”

    躲在車轎里的狐球驚了︰“誰給你通風報信我來了?”

    “你在京城一動兵換防,咱爹就知道你要偷摸回來了。”奶球道,“國不可一日無君,等著挨揍吧。”

    狐球只好下了車︰“爹娘呢?”

    “家里呢。”奶球道,“給你備菜呢,我就沒這個待遇。”

    “過得好嗎?”

    “我應該比你好。”狐球道,“又清閑又安逸,不像你。爹說了,只有笨蛋才會去做天子,扛天下重擔。不過爹也很贊賞你,畢竟你有這本事扛。”

    狐球︰“你這嘴皮子挺溜,早年娘寫信,十行有三行都在擔心你不會說話。”

    “比不得你。”奶球回道,“你十頁佔八頁。”

    “哈哈哈哈……我那時是不想說,不是不能說。”

    “自從你做了天下之主,大家現在都爭相模仿你。”

    “哦?怎麼說?”

    “貴人語遲。”奶球笑眯眯道,“你看狐球,七歲才能開口正常說話,果然做了皇帝。”

    狐球笑得更大聲了。

    身後的僕從拘禁垂首跟著,心里一直犯嘀咕,皇上像變了個人,這一家子相處像尋常百姓,也太不正常了吧?

    小樓蘭里,步溪客送晴蘭的那個宮殿還是那個樣子,只不過進去,發現院子里養著一群雞鴨鵝,池子里除了蓮花還有□□咕噠咕噠叫著。

    一群野貓圍著池子,盯著里面的魚,意圖偷魚吃。

    狐球︰“……爹娘在這兒過得快活啊。”

    奶球道︰“艷羨吧?”

    進了門,步固正站在中央背對著門仰頭喝茶,一頭白發,旁邊放著根龍頭拐杖。

    狐球眼眶濕潤了︰“爹怎麼頭發白這麼快……”

    奶球噗嗤笑了起來,柔柔叫道︰“爺爺,我哥回來了。”

    狐球的眼淚止住了。

    “爺爺?”

    步固轉過頭,乍見狐球,竟然不敢認。

    “混小子。”步固說。

    步溪客端著一盤魚從後廚走來,把盤子往桌上一放,笑道︰“爹,快打!現在不打以後就沒機會了!”

    步固拎起龍頭拐杖︰“你以為我不敢?我一定把你兒子揍得像我孫子一樣!”

    奶球機智地躲進了廚房,跟晴蘭撒嬌,隨手又在熱糕上多撒了一把糖。

    晴蘭︰“你那傻哥哥到家了?”

    “誒,正被爺爺追著滿屋跑呢。”

    “帶了多少人來?”

    “從這里一直到城門口吧。”奶球道,“娘要給他們做吃的?”

    “才不。”晴蘭冷哼一聲,“累死娘,他小子上哪哭去?”

    不過,晴蘭卻擦了手,走出門,對狐球那一長隊的僕從們說︰“不用等著了,一會兒有人帶你們去吃飯,在小樓蘭逛逛吧。”

    隨行的官員猜出了她是誰,連連說道︰“折煞我們了,不合規矩,不合規矩,這怎麼行。”

    晴蘭道︰“沒瞧見嗎?在這里,我說的算。”

    她說完,又一笑︰“另外,在我家,沒這麼多規矩。”

    狐球慢悠悠走來,吩咐道︰“去吧,都別拘著,在我家就按我娘說的來,這就是這里的規矩。”

    隨從們遲疑地散開了,狐球彎下腰,撒嬌般說道︰“娘,好想你……想讓你揉揉腦袋。”

    晴蘭照著他的腦袋拍了一巴掌,說道︰“活該,誰讓你坐上去的!那個位置,可是下不來的!以後想我們了,自己一個人抱著龍頭椅子哭嗎?”

    “娘~”狐球撒嬌道,“可給了別人,我心里也不踏實。咱家這塊風水寶地,外人都盯著呢……”

    晴蘭心中不是滋味,她揉了揉狐球的腦袋,把他抱在懷中︰“娘知道,只是……好辛苦,這一生……聚少離多。”

    狐球正傷感著,奶球拱了進來︰“娘~也揉揉我。”

    他撒嬌可比狐球專業多了,信手拈來,一氣呵成。

    狐球驚了。

    狐球怒了︰“你天天在家,何必跟我爭這一時半會兒!”

    奶球︰“我這會兒想了,你管得著?”

    狐球︰“哦,我懂了,你這是缺長兄的管教了!”

    狐球擼起袖子︰“來來來,欠這麼多年的,哥哥我發發慈悲,今日給你補上!”

    兩兄弟正圍著晴蘭鬧,爭搶著晴蘭的胳膊,步溪客出來拉走了晴蘭,並放話︰“這是我媳婦,你們都不是小崽子了,要什麼揉腦袋,想揉自己娶妻去!”

    奶球禮讓道︰“長兄為先。”

    狐球瞪眼︰“……”

    奶球歪頭一笑︰“嗯,甭客氣,你先你先。”

    狐球︰“我還沒問,你可有喜歡的姑娘?”

    奶球說︰“我還小,咱從大到小來,哥哥呢?”

    狐球道︰“我這人,還是想等四海升平了,娶個好姑娘跟著我享福,現在時機還不到。”

    奶球說︰“我懂了,你有看中的。”

    狐球哈哈笑了起來,噓聲道︰“不要跟爹娘說,省的他們惦記。”

    奶球無害笑道︰“哥哥想多了,爹娘才不會惦記。”

    狐球一噎︰“……好不容易見一次,你是來給我添堵的?”

    “我這是體貼你。”奶球振振有詞,“在皇都,可有人敢當面如此講話,給你添堵?”

    狐球樂了,敲著扇子,夸道︰“言之有理。”

    吃飯時,皎皎小七帶著女兒來了。

    狐球請來畫師,要畫下來。

    晴蘭抬頭一瞧,驚道︰“誒,你不是之前……”

    之前給她畫像的那位畫師!

    畫師恭維道︰“正是下官,下官已老,殿下卻依然未變。”

    晴蘭一愣。

    她是沒變,當年多圓,現在就有多圓。

    晴蘭想起了步溪客給她畫的那張圓似滿月的畫像,遷怒道︰“……步溪客!”

    步溪客︰“我知道你想起什麼了哈哈哈哈哈……這不挺好嗎?多有福氣!你見誰結了親越來越清瘦的?”

    吵吵鬧鬧中,畫師畫下了這幅團圓畫。

    狐球和奶球咧著嘴,笑的一模一樣。

    步溪客拉著晴蘭的手,溫聲哄著她。

    萬俟燕跟皎皎踫了杯,面無表情喝酒,步固夾著半條魚逗貓,江樓拿著碗筷,追在女兒身後哄她喝粥。

    而她的女兒,則瞄準了一身錦衣的狐球,打算咬他閃著金光的袖子嘗嘗味道。

    狐球沒待多久,臨走前,他把車轎留了下來。

    “爹娘要是想我,就坐著這個來看我。”他說,“一定要來。”

    晴蘭眼中閃爍著淚光,說道︰“爹娘每時每刻都在想你……”

    狐球動容,背過身去忍住了淚。

    “那爹娘逢年過節,就來。”

    奶球悠悠道︰“哥哥總要給個似過節的機會,好讓爹娘著急去,比如大婚啊,生孩子啊什麼的,不然才不去呢……”

    狐球︰“……”

    他是為什麼要回來探親!

    “我……走了。”狐球笑了笑。

    步溪客和晴蘭給他揮了揮手︰“注意身體,要好好的,做個明君。”

    “嗯。”

    “哥。”奶球說,“一路平安,不要太想家,我跟爹娘都好。”

    “嗯,我知道。”

    他跨上馬,走遠了,才回頭喊道︰“爹,娘,延昭——我在皇都守著你們!”

    晴蘭哽咽出聲,步溪客輕輕拍著她的背,說道︰“他比我們威風多了。”

    奶球出了會兒神,扭頭對爹娘說道︰“我發現,你倆挺劃算。”

    “你又要亂說什麼鬼話?”步溪客齜牙。

    奶球說︰“一個兒子在外護著家,另一個兒子在家門口護著,你倆四海九州,可以橫著走了。”

    晴蘭不哭了,她使勁白了奶球一眼︰“我算是听出來了,你又在夸自己。”

    奶球又要撒嬌,被步溪客推開︰“快住口,不許再說話!”

    奶球吧唧吧唧嘴,乖乖道︰“好吧。”

    遠處,皎皎怒吼著︰“這丫頭!!又闖禍了!!奶球,紅棗把你的花給連根拔了!我已經替你在收拾她了!”

    奶球臉色一變︰“啊!!手下留情!”

    也不知道是讓妹妹手下留情,還是讓皎皎打妹妹時手下留情。

    奶球奔赴救花前,又多嘴添了一句︰“爹,娘,還有件事,你倆千萬不要給我添妹妹或者弟弟了……”

    步溪客抬起腳,送他一程︰“滾!”

    小貓們圍著步溪客喵喵討食,有幾只追著奶球要吃的。

    晴蘭抱起一只,感慨道︰“還是喂貓省心。”

    步溪客本想點頭,然而抬頭一看,貓頭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捉走了他養的錦鯉,步溪客︰“我的魚!!”

    晴蘭撫摸著這幾只賣萌的小貓,笑道︰“調虎離山啊。”

    她抬頭望著天。

    回京途中的狐球也望著天。

    晴蘭笑道︰“飛吧飛吧,只要跟我們在同一片天下,就是團圓。”

    她揉著手中的小貓,笑道︰“你說是不是?”

    步溪客轉過身,一笑,雙手合攏在嘴邊,給她喵了一聲。

    作者有話要說︰ 啊!這本正式完結了,感謝一路追隨小甜餅的小可愛們!

    就讓這一世,永遠這麼甜美吧~

    下一本,12月4號開,是幻言,就是那本《雙重生奪妻》,現在改名為《我死後,我的前任們重生了》

    輕松搞笑向爽文,重生後的兩個男主助女主從高考前虐渣逆襲的勵志故事,12月4號,感興趣的小伙伴們,咱們不見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