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 一派胡言

作品:《愛到深處之何去何從

    正殿,蕭景軒和離希辰進入看到一位面具遮面,青絲繞頭,渾身散發著清醒脫俗的氣質的男子。

    戴著面具的人放下茶杯,站起身抱拳,“王爺,離公子。”

    蕭景軒坐下,打量著面前的男子,“你認識我們?”

    男子看了眼坐下的離希辰,點頭道,“認識,還知道很多。”

    蕭景軒和離希辰對視一眼,後者問,“你是何許人?”

    “在下玄離,龍族主公之子。”玄離落座。

    離希辰一驚,“龍族?”

    蕭景軒也皺著眉頭,“你們三年前不是已經隱世了嗎?”

    玄離笑了笑,“我們從未隱世,不知太子和離公子有沒有興趣听一听。”

    看著蕭景軒帶有殺氣的眼和離希辰冰冷的雙眸,玄離說著,“從前,龍族下任族長飲無花之情毒私自逃出龍族。”

    離希辰驚訝的望著玄離,他怎麼會知道?

    “在大蕭的土地上,他結識了在軍隊歷練的大蕭七皇子,助他封王開將軍府,兩人相知相許,卻受到賢妃阻撓,最後因賢妃急火攻心逝去而被迫分開,直到一年後才在陽關城意外重逢。”

    蕭景軒半低著頭,看不清表情。

    “二人回到大蕭皇城,又一起下江南,途中多次遭受龍族暗殺,而實則卻是救了……”

    玄離看向離希辰,“懷有皇嗣的你,龍族聖水滋養你的身體,卻解不了你的無花之毒,毒發加上暗殺,不得不集十月于一月生下蕭念辰,而你在行了龍族秘術後魂歸于天。”

    蕭景軒和離希辰抬頭,不可置信的望著玄離。

    “三年後,國師弟子尹言用計,讓太子和定北十公主聯姻,大婚之日逼你現身,你們分開了整整三年才再次團聚。”

    “我說的可有什麼問題?”玄離。

    “我不知道龍族少主從哪里听來的這些杜撰,講的確實亦真亦假,不過……”蕭景軒臉黑陰沉,“我和希辰從來沒有分開過,他的無花之毒在懷有念辰的時候就被神醫沐容和空善大師解了。”

    “是嗎?”玄離看向離希辰,“龍族大祭司和他的兒子醫術竟如此之高,連無花的都能輕松應對?”

    蕭景軒不滿玄離的態度,卻被離希辰按住了手,他笑著對玄離說,“龍族少主的意思是我和景軒經歷重重苦難,那麼為什麼我們的記憶里並沒有這一段?”

    玄離知離希辰定會問,“因為我們現在身處軒轅鏡中,你們的記憶被串改,所以你們忘記了。”

    軒轅鏡?被串改記憶?

    離希辰並不相信,又問,“敢問少主,為何你被沒有被串改記憶。”

    玄離望向窗外的藍天,同一片天卻不同的人生。

    “因為這是蕭景軒的夢境,而他的向往就是你,而我沒有在你們美好的時辰出現過,我自然沒有受影響。”

    啪……

    “夠了”蕭景軒沉不住氣拍桌子,“簡直一派胡言,阿福。”

    “在”阿福應聲。

    “送客。”蕭景軒拉著離希辰甩袖離開。

    玄離無奈嘆氣,離開王府。

    沁逸園,小安戰戰兢兢的端著晚飯站在門外,“公子,王爺怎麼發這麼大的火?”

    “沒事,你忙你的去吧。”離希辰接過托盤走進內室。

    蕭景軒看到他走進來,翻身面朝床躺著。

    離希辰把飯菜擺到桌上,“吃飯吧,你中午都沒吃。”

    “不吃”蕭景軒拉過被子蒙上頭。

    離希辰望著耍孩子氣的蕭景軒搖了搖頭,走到床邊坐下,“你這個懶散王爺做慣了,脾氣倒是和念辰一樣了。”

    蕭景軒不做聲。

    “好了”離希辰拍了拍他,“龍族少主的事不要計較了。”

    “怎麼可能不計較?”蕭景軒坐起,“他竟然說我們在一面什麼軒轅的破鏡子里,還說這不過是夢境,根本不是現實。”

    離希辰伸手,輕輕的撫摸著蕭景軒的臉頰,“你感覺到了嗎?”

    蕭景軒脾氣瞬間全無,“什麼?”

    “我的溫度。”離希辰微笑,“我能感受到你的溫度,你的呼吸,還要你的火氣,夢境會有這些嗎?”

    蕭景軒沉思,“有道理,不過不夠……”

    “什麼不……嗚……”

    離希辰的話被堵在口中,人被蕭景軒按到在床上,幔帳落下,遮住一片春光。

    小安紅著臉關嚴房門,他本打算公子和王爺打起來他好沖進去保護公子,可以這種程度的打他無能為力啊。

    更多耽美小說盡在www.ck101.tw

    <u>如果您喜歡本作品,請記得點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發表評論,這是對作者最好的鼓勵!</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