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30 大鬧李府

作品:《愛到深處之何去何從

    “玄離,你給老子滾出來”

    樓子敬站在門外大喊大罵,府里沒動靜,街上的行人都被吸引了過來,提著菜籃子看熱鬧。

    肚子的話都罵空了,樓子敬暗罵縮頭烏龜,運氣上了房頂。

    後院,玄離將離雲身上的白布剪開,看著恢復不錯的胸口,“灼燒的痕跡消去了,體內的天火也漸漸熄了,再多養些時日應該就無礙了。”

    “謝少主。”離雲下床跪地,“少主的救命之恩,屬下無以回報,願為少主肝腦涂地。”

    玄離放下手中的白布,掃了眼地板,“若你感染風寒,誤了我的行程,休怪我丟下你。”

    “是”離雲連忙站起身。

    近日他才知道原來族里來的信不是主公寫的,主公已經被人挾持多日,少主更將所有人都派去營救主公,若不是他的傷需要龍族神力壓制,少主也不會留在皇城。

    “你們這幫小人。”

    房門踢開,樓子敬生氣的看著主僕二人,“躲在後院說話,竟不理本世子。”

    “不知世子前來有何事?”玄離。

    “你還好意思問我?”樓子敬劍柄指著玄離,“交出解藥,不然別怪我不客氣。”

    “難道太子殿下沒有告訴樓世子離希辰中的是妖毒,我是人不會解妖毒。”

    “你怎麼可能不會?”樓子敬不信,“你們龍族處心積慮不就是為了要希辰的命嗎?這銷魂香也有你們一份。”

    離雲听明白了緣故,“樓世子,少主沒有騙你,妖毒妖毒自然只有妖才能解,尤其銷魂香,是妖族聖物,除了妖唯有魔才可能有辦法。”

    樓子敬劍柄指向離雲,“我還沒說你呢,你是景軒的暗衛,竟然跟了這個逮人,你對得起景軒十幾年的培養嗎?”

    “世子”離雲拱手,“在下感謝太子十幾年的照顧,但這十幾年我為太子東奔西走也償還了這份恩情,在下無愧于心。”

    “好一個無愧于心。”樓子敬冷哼。

    “現在希辰倒下,念辰剛有了爹,又要沒了爹,你對的起景軒對的起念辰嗎?”

    離雲無聲,念辰他

    “凌雲叔叔”

    蕭念辰跑進屋子,抱住離雲的腿,“你是最疼念辰的,不要念辰沒了爹好不好?”

    樓子敬錯愕,立刻拉過蕭念辰,“你怎麼在這里?”

    蕭念辰心虛的低頭,眼楮撇了眼門外。

    樓子敬臉色沉了,“樓檀陽,你又跟蹤我?”

    樓檀陽被爹一炸就炸出來了,“不是我,不是我。”

    一個兩個出來,小白也出現在門口。

    他望著念辰口中的神仙,愣愣的,傻傻的,不知道是嚇的,還是想到了龍神山上不好的回憶,又或者是其他。

    樓檀抬頭,看到吃人的神仙正看著他和小白哥哥,腳步一閃躲到小白身後。

    小白如夢初醒,抬手和眾人打招呼,絲毫不畏懼玄離。

    樓子敬把兒子從小白身後拎出來,“你怎麼帶著念辰出來了?看回去我不把你屁股打開花。”

    樓檀陽縮著脖子,弟弟啊,你可害苦我了。

    樓子敬教訓兒子,剛說了兩句就听到念辰的聲音。

    “神仙,你就救救我爹吧,我知道你能救我爹的。”

    蕭念辰抱著玄離的腿,整個人都掛在玄離的身上,還正在往上爬,爭取能與神仙平視。

    “念辰,下來。”樓子敬前去阻止,他是來算賬的,可也知道玄離不是善類,念辰還是個孩子。

    “世子”離雲擋住樓子敬的去路,不讓他接近少主。

    “念辰,過來,”樓子敬大喊,倒不是他怕了離雲,而且怕念辰受到傷害。

    “神仙不會傷害我的。”蕭念辰望著玄離的眼楮,甜甜一笑,“對吧?”

    玄離拎起爬到腰間的小人,在樓子敬緊張下放到床邊。

    “誰教的你這些?”玄離說,“上次裝傻充愣,這次賣笑,三歲就不學好的。”

    “沒人教我啊。”蕭念辰再次湊到玄離身邊,牢牢的抱著他。

    “神仙不是壞人,雖然上次凶了點,但也沒有傷害我,而且上次確實是我和樓檀陽的錯,毀了那些好看的梅花。”

    上次?梅花?樓子敬看向兒子,你還做了什麼好事?

    樓檀陽搖頭,生怕爹爹打他屁股,更怕吃人的神仙吃了他,大人的世界好難懂,小孩的世界也好難懂,弟弟不是說神仙吃人嗎?怎麼還主動送到嘴邊?

    不懂。

    不過一雙眼好奇的盯著神仙。

    “神仙,求求你了。”蕭念辰掉了珍珠豆,看的樓子敬很是心疼。

    “不哭”小白幫他擦去眼淚,頗有大哥哥樣挺起胸膛,“念辰都哭了,你怎麼這麼狠心,給他解藥又能怎麼樣?”

    玄離沉著臉,“我不是神仙,也不是神醫,不會解毒。”

    “神仙會的。”蕭念辰肯定。

    “念辰”離雲上前解釋,“少主並不會解妖毒,你”

    “神仙真的會。”蕭念辰從衣服里掏出只小狗放到玄離面前。

    樓子敬還奇怪蕭念辰怎麼胖了,原來是在衣服里藏了只小狗,還是小巴狗,瞎了只眼。

    小巴狗聞到玄離的氣息,歡快的甩著尾巴。

    “它沒事了,我爹也會沒事的。”蕭念辰一臉期待的看著玄離。

    小巴狗回應蕭念辰,“汪汪”

    小白看玄離沒有反應,說到,“這只狗也吃了那盤核桃酥,它也中了妖毒。”

    “啊”樓檀陽知道了,“弟弟你剛剛在院子里抓的這只狗是為了威脅神仙啊。”

    蕭念辰和小白狠狠瞪了眼他,後者知道說錯話了趕緊閉上嘴。

    听到這里,樓子敬還有什麼不明白的,“你果然能解毒,為什麼騙景軒?”

    玄離不緊不慢,“妖毒確實無解,我看這只小巴狗可憐,給他吃了朝陽草罷了。”

    “什麼朝陽草?給我。”樓子敬拔劍駕到玄離的脖子上,“不給我就殺了你。”

    “不要”

    蕭念辰站到床上,擋在玄離面前,伸手推開劍,不顧小手流血。

    小白也站在蕭念辰面前,一臉死也不讓的架勢。

    樓子敬錯愕,蕭念辰怎麼護著敵人?莫不是被玄離施了什麼迷心術?

    樓檀陽望著爹,爹正好看到了他,一臉的欣慰,就和他當初背出唐詩三百首時一樣。

    離雲揪心,連忙拿出金瘡藥給蕭念辰止血,心疼壞了。

    蕭念辰不哭不鬧,上藥時咬著嘴唇也不肯發出喊聲。

    玄離不知是被蕭念辰舍身救已感動了,還是被蕭念辰倔強的模樣心疼了,從衣袖里拿出一個盒子給了蕭念辰。

    “這是解藥?”蕭念辰眼楮亮了。

    玄離不答,看向小白,“你倒是學會擔當了。”

    小白撓頭,不好意思了。

    蕭念辰包扎完,樓子敬一刻沒多呆,抱過蕭念辰和兒子,拎著小白快速逃了。

    出了李府很遠,樓子敬才將人放下。

    “念辰,好樣的。”樓子敬夸著他,“知道用苦肉計了,兵法學的不錯。”

    “我沒過兵法,父王說我現在不懂,等我五歲再教我。”蕭念辰看笨蛋一樣看樓子敬。

    樓子敬給他腦袋打一下,連帶著小白,“我剛剛要殺了玄離,你們就不知道躲一下?”

    “不躲”

    蕭念辰和小白異口同聲。

    “神仙是好人,父王說我們要保護弱小,我要保護他。”蕭念辰挺胸。

    “念辰是洪荒的孩子,更是我弟弟,我也要保護他。”小白挺胸。

    樓子敬扶額,看向兒子,“你不說點什麼?”

    樓檀陽挺胸,“義父說了,爹胡鬧慣了,從小教我要保護爹,爹要殺人我給你遞刀,我全力支嗚”

    蕭念辰和小白撲了上去,你一拳我一腳。

    “叫你遞刀”

    “叫你殺”

    樓子敬無語,隨他們鬧去。

    更多耽美小說盡在www.ck101.tw

    <u>如果您喜歡本作品,請記得點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發表評論,這是對作者最好的鼓勵!</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