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離希辰甦醒

作品:《愛到深處之何去何從

    是夜,蕭景軒坐在床邊,握著離希辰的手,竟守了一天。

    沐容端著藥湯進來,“你去休息一下,這里我照顧。”

    蕭景軒搖了搖頭,接過藥湯親自喂離希辰。

    沐容勸說,“我知道你擔心希辰,但你也不能拖著虛弱的身體這麼守著他,不等他的毒想到辦法,你倒是先倒下了。”

    “我沒事。”蕭景軒。

    沐容搖頭,蕭景軒心疼的病從昨日一直未好,看他蒼白的臉怕是又加重了,原來不僅毒藥可以殺人,情也可以殺人。

    “父王,我找到解藥了。”

    蕭念辰捧著盒子跑進來,後面跟著樓子敬。

    蕭景軒不敢置信的看著兒子,當看到兒子手上的傷後更驚了。

    “是真的”樓子敬開口,“我們今日去了李府,這是玄離給念辰的。”

    自然怎麼得到的過程也說了,不過兒子被打成豬頭被小白拎走還是別說了,太丟人了。

    小安高興,“這下公子有救了,小殿下真是公子的福星。”

    蕭景軒心疼的看著兒子的小手,“還疼嗎?”

    “不疼”蕭念辰絲毫不在意,把盒子往前推了下。

    “那只小巴狗吃了這個就好了,爹吃了也能好起來的。”

    蕭景軒抱起兒子放到離希辰身邊,“你爹會好起來的,多虧了有你。”

    蕭念辰傻笑。

    沐容上前,忍不住打開盒子,看著里面的東西愣了,“朝陽草?”

    “嗯”蕭念辰點頭,神仙說是朝陽草。

    “怎麼了?”樓子敬收起笑,“有什麼不對嗎?”

    沐容神色嚴峻,“朝陽草,龍族劇毒,生在極陰極寒之地,誤食者昏迷不醒,最後腸穿肚爛而死。”

    小安失望的抹鼻子,“朝陽草不是太子在江南中的毒嗎?公子這下可怎麼辦好?”

    樓子敬雙眸擴大,蕭景軒在江南的事他當然知道,只是不知道那毒是朝陽草,生氣不已,“這玄離真狡詐,不救人就不救,還給我們毒藥當解藥,真把我們當成傻子了不成?”

    “這不是毒藥。”蕭念辰搶過盒子抱在懷里,“神仙給的是救爹爹的。”

    沐容怕蕭念辰不小心中毒,哄騙,“念辰听話,先給叔叔好不好?”

    小安也勸,“小殿下,你就听神醫的吧,這真的是毒藥。”

    蕭念辰不動,反而向父王求救。

    蕭景軒怎麼會辜負兒子的心意,“是解藥毒藥找個牲畜試試就知道了,如果是解藥,我們也就誤會了玄離,如果是毒藥我們再想別的辦法。”

    沐容看著蕭念辰死也不松手的樣子點頭答應了。

    樓子敬沒有沐容那麼好說話,拍著蕭念辰腦袋,“玄離給你灌什麼迷魂湯了,處處維護他,好像他才是你爹似的。”

    說完樓子敬才意識自己說錯話了,離希辰怎麼能和別人比,不好意思的看向蕭景軒,後者卻沒什麼反應。

    “我覺得念辰沒有錯。”蕭景軒在兒子驚喜的眼神中又說,“玄離並不是傳言那般冷酷無情,我和他接觸過,感覺他並不壞。”

    “對,神仙不是壞人。”蕭念辰非常非常認同父王的話。

    樓子敬回想今日,那人一直面無表情,但也沒有傷害念辰,更沒有阻止他們離開,但是這朝陽草……

    還是不可信。

    不可信的人正喂著小巴狗吃東西。

    “少主,你為什麼要給念辰朝陽草?”離雲不解,“離希辰死了不是更好嗎?”

    “朝陽草是劇毒,他們敢不敢用還兩說。”

    離雲想到了沐容,對了,他是龍族人,最了解朝陽草了,一定不會給離希辰吃,可是……

    “如果他們用了呢?”

    “用了就用了。”玄離把小巴狗放走,“以毒攻毒本就傷身,活著也未必是好事。”

    小巴狗搖著尾巴在樹底下刨土,無憂無慮。

    兩日後。

    蕭景軒抱著兒子,兩人四只眼楮緊盯床上的人,那人睜開眼驚喜萬分。

    “希辰……”

    “爹……”

    “公子……”

    離希辰看著這Fu-Zi兩還有小安激動的神情,又環顧四周,眾人皆一片歡喜。

    “我怎麼了?”離希辰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在蕭景軒的幫助下坐起身子。

    蕭念辰撲倒離希辰懷里,“爹中毒了,睡了好幾日,終于醒了,我和父王都擔心死了。”

    蕭景軒讓離希辰靠在自己身上,將被子給他和兒子蓋了個嚴實。

    小安在離希辰疑惑的眼神里哭著說,“公子你吃的那盤核桃酥被下了妖毒,是小殿下求來的解藥,嗚嗚……”

    離希辰望著等著夸獎兒子,“念辰真厲害,長大一定和你父王一樣,是個大英雄。”

    “我呢?我呢?”小白湊上來。

    “你也厲害。”蕭景軒將擠上床的小白也摟在懷里,“你以後也一定是個大英雄。”

    “嗯”小白滿意點頭。

    被樓子敬抱在懷里的樓檀陽看向自家爹爹,可是他爹沒能看到你祈求的小眼神,反而感嘆。

    “這玄離也是個君子,沒有騙我們,倒是我冤枉了他。”

    想到自己的大鬧李府,又懷疑人不安好心,著實慚愧。

    “是啊”凌寒也開口,“上次他還說取離公子的性命,這次卻不計前嫌搭救,怕那次也不過是說說而已。”

    蕭景潯沒多話,抱過樓檀陽偷偷的告訴他以後也會成為一個大大的英雄,受到小包子熱烈喜愛。

    “是玄離救了我?”離希辰驚訝,完全沒有想到解救之人是玄離。

    蕭景軒點頭,“是他給了念辰朝陽草,沐容在幾只貓身上試過,確實能解銷魂香,這才給你服下。”

    沐容端著藥走進來,正好听到了蕭景軒的話。

    “沒錯,朝陽草是龍族劇毒,沒有想到以毒攻毒竟是妖毒銷魂香的克星,一物降一物,怕是妖族也猜不到。”

    蕭景軒拿過藥,喂離希辰喝下。

    小安連忙拿出準備好的蜜餞,離希辰又搖了搖頭,沒有吃,眼瞼低下,怕是在想玄離的目的。

    “爹”蕭念辰拉著離希辰的手,“神仙可好了,不僅給那只小巴狗解了毒,給了我朝陽草救了爹,以前還救活我和沐容叔叔呢,可厲害了,就這樣……”

    蕭念辰爬起來,小手一揮,頗有王者氣焰,學的玄離七八分像。

    “沐容叔叔就活了,我身上的傷也都好了呢。”

    “龍族神力?”離希辰驚訝,化死亡于生,化傷口于無形,方有神力可做的到。

    沐容也明白離希辰為何驚訝,“龍族神力族長最強,其次是大長老們,玄離身上能力純粹,不是族長就是長老們,族長已經……怕是長老們。”

    “沒有想到族里長老們都歸順了主公,還把自身修為渡給少主玄離,當真想要主公稱霸天下?”離希辰沉臉。

    “也許,玄離沒有你們想的那麼壞。”凌寒不願意和凌雲成為對手,不免為他主人說上兩句。

    “龍族被破害,想要光復龍族往日的地位也不為過,所以才千方百計的逼迫你成為龍神,與三朝為敵,打算爭霸天下。”

    沐容臉色沉重,這個想法他也想過,但是龍族主公的態度不明,凌雲更是讓人費解,重傷再解救全為龍族主公所為,用聖水逼族人叛變,又用聖水救了懷孕的離希辰,真的讓人費解。

    蕭景軒贊同凌寒的想法,“龍族的處境所迫,他們這麼做也是為了光復龍族,也許他們並非我們想象的那般壞。”

    “但願吧。”離希辰還是擔心。

    “別想那些,你剛解毒,好好休息。”蕭景軒下床,為離希辰壓好被角,帶著不情願的兒子和小白離開房間。

    其他人自然也不好打擾離希辰休息,紛紛告辭。

    小安走之前看了眼公子,眼神疑惑。

    更多耽美小說盡在www.ck101.tw

    <u>如果您喜歡本作品,請記得點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發表評論,這是對作者最好的鼓勵!</u>